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433 他保护你
    他眉眼一沉,将那奏折扔了出去,落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打开第二份。

    “君上在位多年,后宫空虚,如今是时候立妃纳妾,还请君上早日做出决定。”

    “附属七部为表衷心,已献上一百美人,请君上挑选。”

    “君上之事便是永恒之城最大的事,君上后宫之安稳,也是城中之安稳。若是君上能早日广纳后宫,也必将让城中数万之众安心。”

    …。

    轩辕夜从一开始的眉眼冷沉,翻到最后一本,已经面无表情。

    除了第一份被他扔出去,剩下的都零散的堆积在了桌子上。

    这上面摆着的,十本有九本都是在说这件事情。

    他们倒是学聪明了,这一次没有一个人直接开口说反对凤长悦成为王妃的,但是也没有一个提到这件事情的,反而是都将注意力放在了让轩辕夜“广纳后宫”之上。

    毕竟,在千族的时候,当着四大家族那么多人的面,宣布了凤长悦的身份,他们若是继续直接反对,那无疑是在打自己君上的脸。

    但是就这样让一个来历不清不楚的女子,坐上那个位置,几乎所有人心中都有些不舒服。

    说凤长悦来历不清不楚,倒不是说他们不知道后来凤琛前去,并且和凤长悦相认的事情。

    关于她千族圣女的身份,他们也都是听了不少。

    但是,在不少人眼中,凤长悦依然是没有这个资格的。

    她虽然有着千族圣女的身份,现在也是八荒云王的女儿,但是她之前的身份,他们也都是有所耳闻的。

    她来自那边,而且出身废柴,如果不是后来有了什么机遇,并且遇到了君上,那么此生说不定都会继续呆在那个偏僻的地方,碌碌无为甚至凄惨一生。

    据说她小时候父母就失踪,没少被欺负。

    这样的一个女子,从小在卑陋的环境之中长大,说到底,还是配不上君上的。

    即便她现在的身份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在很多人的心中,对凤长悦的印象,还停留在那个想象中“废柴,可怜,懦弱,丑陋”的形象上逍遥侯最新章节。

    因为之前想了太久,以至于凤长悦这一次在千族大放异彩,他们也完全无法感受。

    容貌恢复了?天下美人多得是!君上若是愿意,无数美人召之即来!

    实力上升了?那之前为什么是废柴?是不是因为有君上的帮忙才到了今天的这一步?

    父亲是八荒云王?

    虽然这些年,八荒云王的名声也在逐渐上升,但是说到底,还是和四大家族有着差距的,更何况他们?

    至于千族那边…。她似乎也已经和千族决裂了,甚至因为这让君上和千族之间的关系也变得紧张了起来。

    所以在大部分人心中,虽然还没有见过凤长悦,但是却已经对她的印象十分不好。

    当然,有了上一次的经验,他们现在已经学得乖巧了许多,所以提的时候,只提到了让轩辕夜广纳后宫。

    虽然王妃的位置至关重要,但是既然君上坚持,也为了永恒之城的面子考虑,他们也可以勉强接受凤长悦。

    但是其他的女人,却是一定要比她好上十倍百倍的!到时候,坐在王妃之位,她心中必然也会意识到,自己是多么不合适待在这个位置。

    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城中的大臣都已经达成了共识,所以才齐齐上谏。

    于是,当轩辕夜回来之后,看到的便都是这些东西。

    泽尔在一旁,自从方才君上将第一份直接扔出去之后,他就始终维持着低头的姿态,一动不动,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生怕被那些不长眼的东西给拖累!

    看来这些家伙还是太将自己当回事儿了!

    君上上一次的态度已经十分明确,这一次居然还敢做出这样的事情,他们当真是以为君上这两年未曾大开杀戒,所以就忘了君上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吗?

    泽尔心中暗暗叫苦,他这一次随着君上一同前往千族,城中的事情都是交给了墨四他们去做。这些东西能放在这里,分明是墨四故意为之。

    他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泽尔知道墨四心中,早已经是承认了凤长悦的,加上这一次她出人意料的身份,墨四心中必定对这些人十分不满,所以故意将这些都放了上来。

    他这分明是想让君上大杀四方啊!

    泽尔冷汗涔涔,已经决定如果今天能活着出去,一定要狠狠的教训那家伙!

    砰。

    轩辕夜将最后一份看完,姿态随意至极的扔出去,落在那已经堆积成一座小山的奏折之上,发出一声细微的声响。

    他越是一言不发,泽尔心中就越是慌乱,空旷的大殿之中,似乎连呼吸都变的多余。

    泽尔额头冷汗逐渐冒出来,却一动都不敢动。那僵冷的气氛,几乎让他立刻跪下来。

    君上…真的怒了……

    “将这些奏折都收起来。”

    轩辕夜忽然开口,声音平静,嗓音带着一贯的低沉,然而唯有泽尔听得出来,那微扬的尾音之中,带着的一丝冰寒彻骨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全文阅读。

    “是。”

    泽尔连忙上前,小心的将那些奏折都收了起来,整整齐齐的叠了起来,甚至连最开始被扔出去的那一份也放在了上面。

    “让他们都进来。”

    泽尔连忙应了,而后立刻朝着门口而去。

    而此时,在外面等待着的众臣,也都在屏息以待。

    虽然刚才君上经过的时候,他们都未曾敢抬眼看一下,但是也依然能感受到君上身上不同寻常的气息,知道这是为什么,大家面面相觑,都是心思复杂。

    漫长的等待,并没有消耗掉他们的耐心,相反,他们甚至因为这份等待变得更加有信心起来。

    因为在这里等待的人,几乎都是城中最为位高权重的大臣,而且这段时间,一个都没有离开。

    不用说,大家也都知道,彼此的心思都是一致的——

    绝对不能让那个女人,单独霸占王妃之位!

    就算她登上那位置,他们不承认,她也毫无办法!

    现在,只要君山答应广纳后宫,或者只是打算纳两个贵女,他们的目的就算是完成。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众人也逐渐生出几分好奇来,但是终归是不敢随便在这里开口议论。

    但是人群中的气氛,却是越来越高涨。

    就连远远在一旁看着的墨四,都几乎可以感受到那其中涌动的氛围。

    好像他们已经完成了什么厉害的事情一般,也或许认为凭借着这么多人,他们肯定可以让君上采纳他们的意见。

    毕竟,他们不是不让那女人当王妃,只是想让君上多在身边留两个女人罢了。

    天下怎么可能会有男人拒绝这样的事情?

    以前君上不近女色,他们忧心忡忡,现在终于打破了各种流言,那么就可以放心大胆的提出这件事情了,不是吗?

    一些人甚至已经开始盘算自己家族是不是有合适的女子…。要知道,君上可是多少女子的梦中人…。哪怕是呢个有一个近身服侍的机会,只怕都会紧紧抓住。

    墨四饶有兴致的看着,满脸的漫不经心,但是心里却已经乐开了花。

    他眼底闪烁着莫名的光泽,恨不得立刻看看君上到底有什么反应。

    啧啧,这些人,安逸的生活太久了,居然敢在这个事情上开口,而且那么理直气壮自以为是。

    不好好的给他们一个教训,他们就绝对不会安生。

    正这么想着,就看到大殿的门忽然打开,泽尔忽然走了出来。

    “诸位请进。”

    见泽尔出来叫他们进去,不少人的脸上已经压抑不住心中的欢喜。

    众人鱼贯而入。

    泽尔却是忽然抬眼,看了墨四一眼。

    “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太浩全文阅读。”

    泽尔面无表情,心里已经恨不得揍他一顿。

    “你知道你这样,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吗?”

    墨四顿时裂开嘴,嬉皮笑脸笑的十分欢畅:“当然!我当然知道这么做意味着什么。”

    不然他干嘛这么费尽心思,苦苦等了这么久,就为了等这一天。

    泽尔挑眉看了他一眼。

    墨四无奈摊手:“你也知道,城中的日子太无聊了…。”

    泽尔转身就走!

    就因为无聊,你就要将那些折子全部都挑了出来,然后整整齐齐的放在君上眼前!

    你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泽尔已经不想和他说话,现在虽然他也很不想进去,因为他知道今天君上肯定会出手了,但是却又不敢不进去,如果君上真的一怒之下,将那些全部杀了怎么办?

    泽尔可不想凤长悦还没来,城中就因为她闹出这样的事情。那样对她并不好。

    所以泽尔还是硬着头皮打算进去。

    见他神色严肃的样子,墨四终于也意识到似乎事情比他想象中的严重,拉了他一把:“哎,怎么了?”

    看泽尔这样子,君上是打算大开杀戒?

    泽尔回头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

    “你知道,君上这一次是好不容易从凤琛手中抢到的机会吗?”

    墨四一愣,而后顿时心头大惊!

    “凤、凤琛居然看不上…。”

    看不上君上?!

    这是在开什么玩笑!

    天下间,哪有人会这么不长眼!论权势,论实力,论风华,君上都绝对是这世上绝顶的男人!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听这意思,难道君上竟然在凤琛那里被泼了冷水?

    看着墨四结巴的样子,泽尔忽然冷笑一声。

    “如果这次,有什么不好的消息传到那边,导致凤琛那边产生什么变故的话…。墨四,我可不想再见识到君上从黑狱之中杀出时候那般的样子了。”

    墨四浑身一抖,即刻明白自己一时恶作剧,惹下了怎样的麻烦!

    君上是铁了心要以最盛大的仪式将凤长悦迎娶而来的,从前是,现在更是!

    但是,以前虽然凤长悦的身份为人诟病,但是君上坚持,那么也无人可以反对。况且按照两人的感情,那些都没什么所谓。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凤长悦的爹出现了!

    天下间,没有任何一个父亲,会愿意看到自己的女儿还没嫁人,就被对方的人各种嫌弃的!

    何况现在,八字还没一撇,这边的人就已经联合起来上书君上,让君上广纳后宫…。

    如果但凡有一点消息传到那边凤琛的耳中,只怕…超级科技霸主。

    他顿时有点心虚:“那、那怎么办…。”

    墨四有些烦躁的挠挠头,道:“你也不是不知道,就算我不这样,城中的反对之声,绝对也是不会小的。我也只是想要给君上一个契机,让这些人都看明白些,我也没想到…。”

    也没想到,居然是这个情况!

    泽尔叹口气,摇摇头:“算了,这个事总是免不了的。”

    说完,便是直接转身进去。

    墨四在外面守着,也不敢私自进去,只好忍着心中的不安,焦躁的等待着。

    而泽尔一进去,就垂着眼睛一路走到了轩辕夜的身后。

    下面的这些人,原本还兴致勃勃,但是从一进来,就发觉气氛似乎有些不对,一时间,心中想了许久的话,竟也是不知道怎么说出口,感觉到那一丝僵冷诡异的气氛,都闭上了嘴巴,恭敬行礼。

    “参见君上!”

    轩辕夜坐在上首,凤眸微垂,里面暗沉没有一丝光彩,像是最黑的夜,带着让人心悸的森然冷意。

    一时间,无人敢抬头,更加无人敢起身,纷纷俯低了身体,心头逐渐生出几分不安。

    “看来,本君不在的这段时间,你们都过的十分安然舒服。”

    轩辕夜淡淡开口。

    下面的人都是浑身一抖,下意识的觉得似乎情况不太对,都紧闭着嘴巴。

    “怎么不说话?你们不是很能说吗?这奏折写的都文采斐然呢。”

    死寂。

    轩辕夜冷清的声音回荡在大殿之上,像是深冬之时,厚厚的冰层之下涌动的深流,虽看不到,但是却隐隐让人心生忐忑。

    “明日,本君会正式宣布,即将求娶八荒云王之女,凤长悦。”

    众人一惊,虽然早已经听闻消息,但是真的听到君上宣布的时候,还是难免心头一震。

    而泽尔则是眉眼一跳。

    求娶。

    君上居然用的这个词…。天下只怕也唯有那一个女子,能让君上如此放低姿态了。

    “而且,她会是本君唯一的女人。”

    当下立刻不少人震惊抬头:“君上三思!”

    唯一的女人?这意思再明显不过!可是,身为永恒之城城主,君上怎么可能身边只有一个女子?

    “君上!您身份贵重,原本就应当后宫三千,如何能只有这一个女子?”

    轩辕夜凤眸微沉,而后忽然勾唇一笑。

    不少打算搭话的人都立刻闭嘴,心中一寒。

    “本君的话,不想说第二遍。”

    他声调低沉,此时听来更是带着让人不自觉畏惧的威压。

    无人应答。

    他目光淡淡扫过那些人重回八零末。

    “你们反对也好,抵制也罢,都不在本君的考虑范围之内。本君说要娶她,谁若是想要阻止,大可一试。”

    他忽然抬手,将那堆积的高高的一堆奏折全部推了下来。

    散落一地。

    他清冷的声音,泛着彻骨的寒意,在大殿之上徘徊——

    “从今天起,谁再说出这些话,便以他的血,滋养王城之外的弥桑花!”

    一字一句,如同惊雷落下!惊得众人心头大骇!

    他真的是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的人!

    “本君承诺过她的千里红妆,不介意从你们的血开始!”

    ……

    此时已经远在八荒之地的凤长悦,对此一无所知。

    纵然已经有了一些想象,但是真的到了这里之后,凤长悦才知道,如今的凤琛,究竟已经走到了怎样的一个高度。

    而身后的卡西尔等人,见到眼前的阵仗,也都是齐齐愣住。

    他们在来的路上,也曾经想过八荒之地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更曾经想象过凤琛手下到底都跟着一些什么人。毕竟八荒之地在传闻中实在是太过荒凉孤寂,进去的人几乎没有活着出来的,所以在他们的想象中,难免觉得这里肯定是一片荒芜,更甚至是危险重重。

    而凤琛虽然这些年的名声逐渐增大,但是到底在这种地方,想必打拼的也是十分艰难。

    但…眼前这…。

    “恭迎云王归来!恭迎公主回归!”

    刚一出来传送阵,眼前就忽然闪过数道人影,而后无比恭谨的来到眼前,单膝跪地,无比崇敬。而在那之后,更是有着无数的密密麻麻人影,一眼看去,更是乌压压一片,简直看不到尽头!

    感觉到那些人身上隐晦而强大的气息,卡西尔凌朗等人,都是忍不住面面相觑,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绝对的震惊!

    这些在前面跪迎的人,居然…。都是灵尊强者!?

    而那后面的人,气势虽然稍弱,但是也都是十分强悍的修炼者!目光所及,似乎最差的也是九星灵皇!

    几人都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原本以为,八荒云王手下十三尊者已经十分强悍,万万没想到,手中还有着这样的强横力量!

    就连素来淡定的雪栖,都忍不住抬眼看了一眼在前面的凤琛。

    这个男人,到底手下有着怎样的力量…。

    看来,四大家族的人,都统统低估了他们!

    凤长悦眼中也是闪过一丝诧异,虽然想到老爹的能力应该比表现出来的那些强悍,但是也没想到,居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

    四大家族之中的尊者,只怕也未必有这里的多!

    凤琛看向凤长悦,沧桑的眼底,满是温柔宠溺。

    “悦儿,欢迎回来。”

    凤长悦抬头看他,心中涌出一股奇妙的感觉绝代狂妃,腹黑王爷傲娇妻。

    虽然前两天才是第一次见到凤琛,他们在一起的时间还非常短,但是她心里却是莫名的信任他,而且有种非常踏实安心的感觉。

    这大概就是,血缘的力量。

    凤琛看了下面一眼,低哑粗粝的声音,迅速清晰的传遍了整个场地——

    “从今天起,八荒之地将迎来第二个主人——本王的女儿,凤长悦!从此后,她的话,便是本王的话!她的命令,便是本王的意志!所有人尊她为上!不得违背!”

    “是——!”

    洪亮的应答声,几乎震天响地!

    “有爹在,日后绝对不会再让别人欺负你!我凤琛的女儿,当得起这天下,最好的一切!”

    凤长悦愣了一下,而后缓缓勾起红唇,弯起一抹绝美的灿烂笑容。

    她明白,这是他要她立威,为之后的一切打下基础。

    她看向下面的众人,浑身气势陡然一变!

    原本看着她,只觉得容貌极美,但是并未有什么特殊之处,但是忽然间,那周身的气势就立刻变幻!

    不用去仔细看,也能感觉到那一股凌厉之极的气息!

    后面的人感觉不清晰,但是看着那一道昂然而立脊背挺直的少女身影,都是心中一凛。

    而在最前面的那些人,则都是心中无比震惊。

    这般气势…真如同从地狱之中出来的杀神!

    果然是王的血脉!

    “我知道你们都是随着父王一路走来的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所以,我只有一个要求——你们此生,必须完全效忠于父王与我!对于忠诚,我会给予最高的奖赏,对于背叛,我也会给出最残酷的惩罚!你们可懂?”

    下面的人愣了一刻,看到她那凛冽尊贵的气势,立刻觉得一阵沸腾,当即道:“懂!”

    凤长悦满意点头:“我知道你们想要问问奖赏是什么。忘了说了,我是一个八品炼药师。”

    这一次,众人是彻底的愣住了!

    八品炼药师!

    因为凤琛这一次是暗中前往,而且十分严密,所以在千族的那些事情,他们也大多只是知道了一个大概,最重要的事情是恭迎公主回归。

    可是,他们却不知道,这个公主,居然是一个八品炼药师!

    她方才那话是什么意思?

    再明显不过!

    一阵短暂的沉寂之后,巨大的喧闹声,顿时响起!

    场中气氛顿时狂热无比!

    “属下必将效忠云王,效忠公主!”

    看到这般的场景,就连凤琛都有些意外。

    他看了凤长悦一眼,眼中无不赞叹和疼惜。

    她当真是,太优秀了。没有他们在身边,她到底是如何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她可以毫不理会,却也可以轻松让这些人为她狂热重生日本做游戏全文阅读。

    而这一切,也都是为了他。

    “云王万岁!公主万岁!”

    下面的人齐齐一喊,声音几乎震天!

    蒂亚和岳小棠瞧着,眼睛里几乎冒出光来!

    太帅了!

    这样的长悦,简直太帅了啊!

    而卡西尔等人,则是忍不住咋舌。

    半晌,卡西尔终于长叹一口气:“果然…这么多年,他的眼光,一直这么好。”

    原本以为他只是看上了一个丑陋无比又废柴的女子,纵然她身上的那股韧劲儿十分罕见,但是谁又想得到,曾经那样落魄卑陋的一个人,短短三年时间,便是可以成为如今这般模样?

    天赋逆天实力惊人,虽然冷清但是言辞了了却依然可以让无数人狂热追随,轻松掌控全局,所谓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也不过如此了吧?

    正如轩辕夜曾说,她是一枚蒙尘的珍宝,终有一天,尘埃散去,她终将绽放属于自己的万千风华!

    凤长悦原本以为,八荒之地,应该是一片荒芜,人迹苍凉的,但是看到眼前的场景,却是瞬间推翻了心中所想。

    一眼望去,天空辽远,地面广阔,只觉心神舒畅。

    正看着,忽然有一道人影飘来。

    真的是飘来,身姿矫健,动作飘渺,如同一片云一样,眨眼间就忽然到了眼前。

    感受到那一股非同寻常的气息,凤长悦眉色微敛。

    那道人影已经飘到了凤琛的身前。

    凤长悦这才看清,这是一个少年。

    一身灰色的粗布衣服,分明是十分简单甚至粗陋的装扮,但是看起来非常干净。

    是的,干净。

    凤长悦看他一眼,因为动作太快,甚至只留下一个不甚清晰的剪影。

    可是那一股清流般的干净气息依然非常清晰。

    “浅兮,以后你的任务,便是保护悦儿。”

    凤琛开口,带着一丝对其他属下不同的温和。

    凤长悦一愣。保护她?

    却见那少年已经抬起头。

    凤长悦心头一震。

    ------题外话------

    二月:我们的凤浅兮少年,以后都要贴身保护小悦儿的(纯洁脸)。相信大家都不会有意见的。

    阿夜(无表情):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二月:救命啊!阿夜要杀人啦!

    小悦儿(思考):我觉得吧…姿色尚可…

    阿夜(淡笑):我绝对不会打死你,真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