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423 千初凝,你找死!
    场中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陡然陷入一阵死寂之中,千青宏原本还在尖声嘶吼,但是在东方云枫喊出那一句话之后,整个人也愣怔在了原地,浑身冰冷!

    ——我才是真正的千族圣女!

    这句话,那些年轻的炼药师门或许不懂,但是但凡对当年的事情有一星半点的了解的,这句话都像是当头一棒,猛的斩下!让他们都瞬间脑子一片空白!

    东方云枫说完,便是紧紧的盯着面前的人。

    “我、我…。”

    那少女被他这样的目光看着,原先的勇气似乎一瞬间消散不少,那双眼睛里面,霎时间盈满了慌张和错愕。

    东方云枫神思顿时恍惚了一瞬,而后才缓缓清醒过来

    筠儿从来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的。

    他心中一沉,这才让自己抽离,后知后觉的打量着眼前的人。

    ——不是筠儿。

    虽然这张脸和记忆中的人极为相似,五官精致的不可思议,甚至那一双眼睛,都一样如同黑色玉石一般辉光熠熠。

    但,不是她。

    他的眼神从她左边脸颊上的那暗紫色的胎记扫过,心中终于肯定了什么。

    他闭了闭眼,将心中翻滚的情绪全部压下。

    那少女似乎也看出来他似乎明白了什么,神色越发的不安。

    东方云枫见此,仍然难免疼惜。

    无论如何,看到这样相似的一张容颜,他都不可能袖手旁观。

    “放心,今天我一定护你到底。”

    他语调恢复了原先的平稳,带着绝对的威势,一字一句,清晰无比。

    在场的人都是一震,知道他这话是说给所有想要对这少女动手的人听得。

    那少女似乎没料到东方云枫会说这话,短暂的愣神之后,犹豫的点了点头。

    东方云枫看出她眼底还有着几分戒备,也并未在意。

    这孩子看上去并不认识自己,心有怀疑也是正常。

    这时,其他人才终于反应了过来。

    千青宏脸色青白,喉咙发紧,一切的一切都在已经超出自己的掌控,他多想立刻将那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少女杀了!也就不用此时面对那么多震惊怀疑的目光!

    最重要的是,初凝尚且在那上面!

    若是她能晚一会儿到也行,可偏偏,是这个时候!

    千青宏心中恨极,但也知道已经失去了最合适的时机。

    他此时做什么,说什么都会有无数人看着,并且产生无尽的联想和猜忌!

    他胸口一阵憋闷,身体一阵发冷,而后他下意识的看向了千青霖。

    千青霖此时的脸色,也分外难看。

    他在千族族长的位置这么多年,早已经习惯将自己的一切情绪都掩藏,但是此时,他却是一点表面功夫都没有心思去做了。

    他心里,恰如他此时脸上表现出来的一般——震惊!不可置信!

    他甚至有那么一瞬间,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然而那少女就站在那里,一张清丽而诡异的容颜,和那个人那么相似!

    他脑海中,骤然闪现出来昨天晚上,一闪而过的那双黑色的眼睛!

    那时候,他尚且以为自己是眼花了,现在,这一切却都被人狠狠撕开,而后鲜血淋漓的呈现在他眼前!

    他胸口一阵钝痛,也不知道是在为这个人的出现打乱了今天的千族大会,还是因为发现那些强迫自己去忘记的东西,原来一直深深的刻在心中。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以至于他脸色青白一片,竟是一时之间不知去说些什么。

    他不动作,千族的其他人自然不敢动作。

    而在场围观的人,大多也都不曾了解这其中的缘由,只是震惊于那少女的那句话,却不知为何千族的人都这个反应,但是这场景,傻子也知道肯定有什么猫腻了,搞不好还是千族的秘辛,大家自然十分有眼色的保持着沉默,恨不得立刻消失!

    千族的秘密,岂是他们可以随意去探究的!

    这种东西,知道的越少越好!

    当然,其他两大家族的人,却不是这样认为的。

    越剑旭看东方云枫那般反应,其实心中倒是一点都不意外。

    当年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他虽然没有怎么搀和,但是对这其中的事由,还是比较了解的。

    东方云枫年少轻狂,现如今早已经收敛了锋芒,但是唯独在对待千筠的事情的时候,依然是义无反顾,毫无道理可讲。

    有他撑腰,那少女今天纵然不能全身而退,起码也不会被怎么样。

    不过,这倒也不一定是坏事。

    千族若是出现内乱,或者干脆和东方家族产生间隙,那才是最好不过。

    想到这里,他垂下眼睛,掩去心中所思。

    凌震天看的也是一惊,当看到那少女的面容的时候,他就直觉要出事儿,今天的事情只怕不能善了,果然下一刻,就看到了东方云枫已经站在了那少女身前。

    哼,真是一场好戏。

    凌震天心中冷笑,他原本以为自己的处境足够糟糕,现如今东方云枫竟然为了一个来路不明的丫头这般行事,他自然乐见其成。

    乱吧,越乱越好!

    他下意识的看向上首,却见轩辕夜清贵冷淡的容颜之上,竟是带着一分冷笑。

    不知为何,看着那笑容,凌震天不自觉的打了个寒战,立刻收回了视线。

    他心有余悸,仔细想想,那冷笑似乎是对着那刚出现的少女的?

    可是,好像没什么原因吧?

    凌震天当年虽然知道千族动乱,但是却并未见过千筠,但是此时看东方云枫的模样,还有什么猜不出来的?

    此时,最慌张痛恨的人,应当是千族的那些人吧?

    这一点上,凌震天倒是真的美想错。

    这么多年,千筠的名字在千族是一个禁忌,但是不代表那些人都已经将她忘记。

    千青松已经完全愣在了当场,看着那张相似极了的容颜,简直觉得这一切都像是在做梦一般。

    “筠儿…。那是筠儿的…。女儿?”

    他喃喃出声,心里却是已经确定。

    除了极少数人知道千筠当年其实是怀有身孕的,其他人包括千族的大部分人都以为她已经跟那个男人一同死去,所以此时看到这少女,冲击力不是一般的大。

    他们都以为千筠死亡,她体内的血脉之力自然消散,直到千初凝出世,才让千族人的心落会到了肚子里——一个千筠死了无所谓,只要血脉之力依然存在,圣女依然存在就可以!

    也正是因为千初凝的出世,他以为千筠必定已死,而且连腹中的孩子都未曾保全,心灰意冷之下,终于闭关,自此不再过问族中事务。

    这一去,就已经是那么多年过去。

    他不想去和千青宏争夺什么,一方面是因为当年的事情伤透了心,再也不想理会那些肮脏至极的东西,一方面就是因为以为千筠死亡,新的圣女诞生,那么再纠结以前的事情,也没什么意义。

    毕竟,他再疼惜千筠,她也已经死了。

    而他,终究是千族的人。虽心中早已经失望之极,但是他也不可能盼着千族消亡。

    所以,甚至连这一次的家族大会,他都已经做好了准备,一切结束之后,彻底的辞去一切职务,专心炼丹,自此闭关不出。

    万万没想到,居然会出现这样一幕!

    那张脸,就凭着那张脸,那少女的身份,几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觉察到周围的气氛有些不对,他知道这少女的出现,对于今天的千族而言,绝对算不上什么好事。

    “青松长老,那人…真的是…。”身后的人依然一脸的不可置信,毕竟当年传闻千筠死亡,根本没听过她有后代的事情啊!

    难道是千筠没死?

    可…族中千筠的命牌,早已经碎裂了啊…。

    千青松没有说什么,整理了脸上的表情之后,便是大步向前走去,直接走向了那少女。

    看到他动作,千青宏脸色越发的难看!

    千青松越是走近,心脏就越是剧烈的跳动,整个人一阵热一阵冷,心中依然满是不可置信。

    他甚至可以感受到自己微微颤抖的手掌。

    他一步步走去。

    东方云枫却是立刻拦在了他身前,语调冰冷。

    “青松长老,有什么话,直接在这里说吧。”

    虽然知道青松长老当年并未对千筠赶尽杀绝,甚至堪称是千族唯一最后关头还对千筠施以援手的人,但是在东方云枫心中,这些千族的人都该死!

    当年整个千族和千筠为敌的那一刻起,千族就已经是永世的罪人!

    在他心里,这些人都没有什么差别。

    千青松苦笑一声。

    若这孩子真的是千筠的女儿,此时站在千族的地盘上,竟是一个身为外人的东方云枫在保护她。

    多么可笑。

    千青松果真停了下来。

    他看向那少女,觉察到身后的那些阴狠的目光,神色并未有什么变化,眼底却是涌起一抹慈和疼惜,还带着几分小心翼翼。

    “你是谁?”

    那少女闻言一愣,而后咬了咬唇,眉间微微蹙起。

    千青松苦笑一声:“你放心,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你在这里闹,总要说一下你的身份。你到底是谁?又…。为什么说你才是我千族的圣女?”

    纵然他猜得到她的身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话也是要问的。

    那少女闻言,神色一动。

    千青霖等人,也都是紧紧的盯着她。

    “我叫凤雅儿。”

    “我是…千筠的女儿。”

    她的声音并不大,嗓音清亮,然而这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却是再度让场中陷入一片死寂!

    千青宏几乎恨不得立刻冲过去杀了她!

    “你有什么证据?”

    千青松压下心中的情绪,再度开问。

    那少女却似乎已经镇定了下来,看着千青松,眼神从周围扫过,而后道:

    “我这张脸,难道不是最大的证据?”

    众人无言以对。

    是的,就凭这张脸,她已经占据了最大的优势。

    千青宏上前一步,厉声道:“不过是一张脸罢了,且不说你这脸容是不是你真正的模样,就算是,也不能说明什么!天下之大,长得相似的人多了去了,单凭一张脸就想要来千族继承圣女的身份,你未免也太天真了!”

    千青宏虽然气急恨极,但是也知道越是这个时候,就越是要保持镇定。

    初凝还在上面,只要再拖一会儿,再坚持一段时间,她真正得到千族血脉力量的认可,那么一切就都无法更改了!

    他们先前做了那么多的准备,绝对不能在今天功亏一篑!

    而这番话也听得不少人暗中点头。

    一些不知道千筠是谁的人,纷纷低头打听,一些知道的人此时都十分激动,自然将自己听过的一些传闻添油加醋的说了。

    听得不少人都是一阵唏嘘。

    还当是谁,却原来是千族上任圣女的女儿!

    若是别的身份也就算了,偏偏是…。

    在场的人都知道,千族当年因为千筠的“叛变”,对她是赶尽杀绝,而今竟是忽然冒出来了一个千筠的女儿,如何不让人震惊?

    这本身算是千族近些年来最大的秘辛,却是被人生生的揭开,当真是一场好戏!

    不少人都是竖起耳朵,想要听听那突然出现的少女说什么。

    她听了千青宏的话,神色未变,伸出纤细的手指,指向自己左边脸颊的暗紫色胎记。

    “这,便是最大的证据!”

    千青松心头一跳!

    他看到的时候,其实也有一瞬间怀疑那胎记是不是圣女的封印,但是一方面这个猜测没有任何依据,一方面千族已经有了千初凝,他也就一直抱有怀疑之心,但是并未抱有多大的希望。

    谁都知道,千族每一代都会出现一个女子,诞生的时候就有苍天赋予的封印,而那封印也会以胎记的样子出现。

    最重要的是,每一代之中,只会出现一个圣女!

    千初凝从出生的那一刻,就已经认定是圣女,怎么现在又冒出来一个?

    可,如果千初凝是假的,那这么多年她怎么骗过千族上上下下那么多人的?

    就连千青松都出现了瞬间的怀疑。

    他虽然心中对千初凝没有什么好感,但是却也从未怀疑过她的身份!

    那手腕上的莲花胎记,那令人惊叹的炼药天赋…。

    她怎么可能是假的?

    但是这个怀疑一旦产生,就像是落下了一颗种子,立刻在心里生根发芽,迅速缠绕住了千青松的心。

    甚至因为这怀疑,以及那渺茫的可能性,他心脏的跳动都变得有些快了起来。

    周围人闻言,也都是反应了过来,而后纷纷脸色变换。

    他们虽然对千族不了解,但是那关于圣女的一些传闻却还是知道的。

    先前没注意,这凤雅儿一指,他们才忽然发觉,她左边脸颊上,竟真是一块胎记!

    而且跟千初凝方才露出来的那莲花般的胎记,极为相似!

    虽然这有些破坏美感,但是如果是真的……

    那千族,可真是闹出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千青霖脸色越发的阴沉,心中却也是惊疑不定,视线在千初凝和凤雅儿身上来回转换,十分阴沉。

    千青宏见情形不妙,立刻大声道:“你说这胎记是圣女的封印?你又有什么证据!若你是真正的圣女,那为何初凝的手腕之上,也有一朵莲花般的胎记!”

    他的声音铿锵有力,像是信誓旦旦的宣告——

    “若她不是圣女,为何她一出生就有那样的胎记?若她不是圣女,为何她自小天赋惊人?若她不是圣女,又怎么可能在前几天还轻易就平复了暴动的幽冥之藤!”

    “若是你坚持你是圣女,而初凝是假的,那么,就拿出证据!比如——你现在就让那血脉之力停下来!”

    千青宏最后一句,气势十足,清晰的传遍了整个广场!

    所有人精神一震!

    是啊!若千初凝是假的,那怎么可能这么多年都没有露出分毫的马脚?

    千青霖是千族族长,难道就真的没有一点觉察吗?

    而且听千青宏的那些话,也的确很有道理——如果不是圣女,怎么可能做得到那些?

    何况,就在此时,圆形祭坛之上,那血脉之力依然没有分毫停下来的感觉!

    千初凝眉心的火焰,已经完成了三分之二!

    看不到的笔锋落下,第三笔即将开始!

    这才是,比任何话语都更有说服力的证据!

    千青霖的脸色终于好了一些,看了那上面的千初凝一眼,看到那尚未停下的第三笔,心中安定了不少,再看看千初凝的脸上,依然是一派镇定从容,似乎分毫没有说了谎被人揭穿的尴尬窘迫和惶恐。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假的?

    不仅仅是千青霖,在场的不少人看着这一幕,都被千初凝脸上的神情感染,纷乱的心情都变得安定了下来。

    要真是假的,还能这么淡定?

    怎么看,这个突然出现的少女都才像是假的!

    千青宏心中稍安,尤其是眼角余光看到千初凝一脸沉静的模样,顿时更加放心。

    他就知道,初凝肯定不会让他失望的!

    就算这凤雅儿真的是千筠的女儿又如何?她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自己的身份!

    初凝做到的那些事情,她未必做得到,那么这圣女的名分,自然还是初凝的!

    千青松闻言,内心也有了一刻的动摇。

    凤雅儿闻言,却是并不惊慌,反而是微微挑眉。

    那原本妖异的容颜,因为这个表情,而显得有些挑衅,顿时让那张脸容看着多了几分不同的光彩。

    最近的几个人看的都是微微恍惚。

    当年,千筠性格活泼聪慧,性子极好,却也带着几分调皮的劲头,但是每当遇到什么事情的时候,她从来不会慌乱,最常见的表情,就是这样。

    那眉峰微微一挑,眼角一扫,便带上了几分审视,仿佛看透一切,让人无所遁形。

    “我知道你们不会轻易相信我的话,但是…如果我说,我身上,有娘亲的遗物呢?”

    凤长悦眸光一沉!

    这个赝品还真是够胆大,不仅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冒充一个假的身份,更是大胆放话说自己有娘亲的东西,她是以为自己不会被严格的检查,还是…。

    她真的有恃无恐?

    凤长悦唇边的笑意越发的冷厉。

    看来这段时间,她消失的并不是毫无道理。

    当初在大沼泽看到这少女的时候,她尚且惶惶不安,颠沛流离,那时候看到那张和自己五分相似的容颜的时候,她心中虽然不喜,但是并未来得及将一切都调查清楚,这少女就已经消失。

    没想到再次见到,那五分,已经被她训练成了六分半。

    一开始的时候尚且不明显,此时和众人对峙,她站在那里,神态,表情,言行举止的习惯,甚至连眼神…。都是十成十的在模仿她!

    如此一来原本的五分相似,变成六分半,倒也一点都不稀奇了。

    就连她在看到的那一瞬,都有了一刻的恍惚,何况其他人。

    她倒是想看看,她能拿出什么证据来!

    凤雅儿神态安然,对周围怀疑的目光毫不在意,而后忽然取出了一样东西。

    千青宏原本笃定的神色,在看到那东西的时候,瞬间崩塌。

    千青松眉眼骤然激动起来!

    千青霖立刻上前!

    别人不知道,他们却是清楚的!

    凤长悦在看到那东西之后,脸上的笑意却是缓缓收敛。

    一瞬间,她甚至没有控制好,周围的气压都瞬间下降了不少。

    旁边的司徒正感觉到了什么,转头看她:“…你怎么了?”

    凤长悦不动声色的将气息收敛,而后摇头:“没什么,只是刚才听了那传闻,没想到此时就有人出来了。”

    司徒正闻言也十分感慨,目光从凤雅儿的身上扫过。

    “是啊!谁想得到,千筠竟是生下了一个女儿?而且,居然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这一次,只怕千族不会安生了。”

    千筠当年那件事情闹得多大?而现在她女儿出现,还是在这样的场合,千青霖只怕已经气得要炸了。

    凤长悦轻笑一声,极冷。

    在凤雅儿手中,静静的躺着一朵黑色的火焰。

    若是之前,凤长悦尚且不知道那是什么,此时是再清楚不过。

    那是千族的传承神火!

    想起之前看到的那双红色的狠厉至极的红色眼睛,凤长悦闭了闭眼,眼底似乎即将掀起一阵风暴!

    “主人,那真的是千族的神火!她是怎么弄到的?”

    小白感受到神火的气息,顿时清醒了过来,感觉到凤长悦的心情,顿时有些急切的开口询问。

    昨天晚上回去之后,她就已经和小白沟通过,那有着一双诡异至极的红色眼睛的东西,必定就是千族传承神火的神火之灵了。只是可能圈养的时间太久,神火之灵已经有了自己的神智。

    凤长悦对上那双眼睛的时候,无比清晰的感觉到了那里面的凶戾残暴。

    那是非常人性化的情绪,虽然狂暴,但是已经带有了自己的意志。

    凤长悦身体之内的五种神火,之前从来没有一种达到了这般境地的。

    那其中的怨愤和狂暴,凤长悦现在仍然印象深刻。

    而此时,那个凤雅儿的手中,就静静的燃烧着一朵黑色的火焰!

    神火榜——排名第四的黑金流炎!

    当那黑色的火焰出现的时候,周围的温度就骤然升高!

    无人不知那是什么!

    “这、这怎么可能……”

    千青宏脸色瞬间煞白!就连在那圆形祭坛之上,一直淡定的千初凝,觉察到那不同寻常的温度之后,也定睛看去,而后眸色顿变!

    她就是再有把握,觉得自己做的完美无缺,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都不可能无动于衷!

    因为真正的黑金流炎,此时其实正在这祭坛之下!

    她昨天晚上还刚刚看过!

    怎么可能这一瞬间,就出现在了这什么凤雅儿的手上?

    凤雅儿手掌微动,那一簇黑色的火焰便是乖巧的在她掌心翻腾,似乎十分服帖听话。

    她指尖一动,那火焰便是再度消失。

    场中,死寂!

    凤雅儿看向周围——

    “如此,可算是证据?”

    当然算是证据!

    有什么东西,比这个更有说服力的!

    千青宏依然不可置信,转眼看到千青霖神色,顿觉不妙,当即厉喝:“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手上会有我千族的神火!神火多年未曾动作,你怎么可能有——”

    “当年,筠儿手中,的确有子火。”

    千青松忽然开口,千青宏的声音戛然而止,而后愣在那里。

    这、这、他怎么不知道?

    他看向千青霖:“族长,这怎么可…。”

    话未说完,就看到千青霖深沉的脸色,眼底波涛翻卷,顿时心头一跳,剩下的话都咽了回去。

    “当年,她身上的确带有子火…。”

    千青霖缓缓吐出一句话。

    意思再明显不过!

    如果这凤雅儿不是千筠的女儿,如何能得到这子火?

    而她脸上的胎记…。

    想起之前她喊出的那两句话,不少人再度看向了千初凝,眸色惊疑不定。

    “真是奇了怪了,这两人,到底谁是千族圣女?”

    司徒正疑惑低语。

    凤长悦向后靠去,身体却依然紧绷,眼睛在那几个人的脸上不动色花的扫过,心中却是已经有了另一层想法,心中却是蒙上了一层阴霾。

    她心中的猜测,几乎已经可以确定十之*。

    这凤雅儿身后的人,就是囚禁了娘亲的人!

    若非如此,她绝不可能拿到这子火!

    神火一旦认主,除非主人死亡,否则绝对不可能认下第二个主人,而如果是子火,虽然不至于如此,但是既然是娘亲当年带走的子火,那么必定是她坚持做的。

    而且,极有可能是她用来自保的。

    这样的东西,她怎么可能随便的就松了出去?

    除非——是被人强行剥夺的!

    凤长悦心尖儿微微一颤,几乎不敢去想象那画面。

    脑海之中,却是浮现很久之前,出现的场景——

    那时候,她刚从西索城出来,进入魔兽森林,在那里面找到了一个盒子,而且第一次“看到”娘亲。

    那是她依靠强大的精神力留下的线索,虽然一切都看不清晰,娘亲被黑色的锁链死死困住的场景,却深深的刻在了她的脑海之中!

    那些神秘的咒文,那些阴暗的场景,那些仅仅是看一眼,都会让人觉得灵魂颤抖的一切的一切…。

    而娘亲,就是在那样的地方!生死不知!

    凤长悦手放在扶手之上,死死捏住!

    她不知花费多少力气,才能控制住自己不要冲过去!问问那个什么凤雅儿,她背后的人,到底是谁!

    “可是,即便你真的是千筠的女儿,也不能证明你就是圣女。只要初凝完成那最后一笔,封印解除,血脉之力完全觉醒,一切都…。”

    千青宏仍然想要做最后的挣扎。

    凤雅儿忽然抬眼,嘴角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

    “哦?那我真的要看看,她是如何完成这最后一笔的。”

    说着,她便是再度看向了千初凝!

    这摆明了是要挑衅!

    无数人随之也看了过去,而后便是纷纷色变。

    怎么这么长时间,千初凝那最后一笔,仍然没有任何继续的趋势?

    那无形的笔锋像是停住了一般,最后一道落下一点,却迟迟未曾出现!

    再看看凤雅儿一脸认真笃定的模样,无数人心中开始猜忌——

    难道…千初凝真的不是?

    谁也不知道,此时的千初凝,到底在经历着怎样的折磨!

    她对自己的身份再清楚不过,但是她从未觉得有什么错,千族需要一个圣女,她天赋惊人,就算手上那胎记之中没有所谓的封存力量又如何?

    不需要那个,她依然可以成为千族最优秀的圣女!

    所以她一直非常努力,加上那样的天资,和手上的胎记,根本没有人怀疑她的身份!

    而她自己,其实也早已经将自己当做了圣女!

    所以,在幽冥之藤暴动的时候,那么顺利的解决了之后,她虽然心中闪过片刻的疑惑,但是更多的是高兴,她以为,自己真的可以做到。

    以至于,她在登上这圆形祭坛的时候,心中无比坦荡安定!

    可是她没想到,居然会杀出一个所谓的千筠的女儿!

    千筠?

    那是千族的耻辱!那是千族永远无人想要提起的过去!

    她的女儿,又算得了什么?

    加上那血脉之力在眉心挪动,缓缓刻下那两道,她心中更是雀跃不已——只要完成最后一道,谁也无法动摇她的地位!

    可是,就在她以为即将成功的时候,却忽然发现还是出现了问题!

    那血脉之力像是忽然顿住了一般,再也没有继续下去!

    她一开始以为是速度慢了,毕竟越是最后,所需要的力量就越大,而对她的考验也越大。但是安心的等了一会儿之后,她终于发现——那是真的不动了!

    而就在此时,那凤雅儿的声音,又分外清晰的传来!

    无数人的眼睛,都看了过来!

    千初凝心神顿时有些慌。

    但是她性格素来稳当,不会在这样的情境下让自己难看,所以脸上的神色还算是淡定,甚至从容。

    而脑海之中,也是瞬间浮现了千青宏不久前曾经说过的话——

    “血脉之力对圣女的检测十分严格,虽然你天赋极好,但是毕竟没有那天生的封印。不过也不必担心,到时候,你只需要提前储存一些力量即可,若是血脉之力真的出现问题,你就用这个办法,一定要撑过去!”

    那血脉之力刻下的那两笔,外人根本无法想象,对她而言是多大的折磨!

    因为那就像是两把真正的匕首一般,死死的刻进了她的眉心,而且在拼命的搅动,头痛欲裂!

    而第三笔,迟迟不动,疼痛却是越发的剧烈!

    她的脸色逐渐有些苍白。

    凤长悦冷眼看着,周围议论声渐起。

    “不是说那一共要三笔吗?怎么最后一笔一直没动?”

    “好像是要描绘一个火焰的,我看啊,今天这火焰,是出不来咯!上任圣女的女儿在这里,谁是圣女还真是不好说!”

    “也不知道当初那圣女做了什么?竟是让血脉流落在外。千族对圣女不是最为看重的吗?”

    “听说,是和外面的‘野男人’…。”

    最后一句话,那人未曾说完,就立刻觉察到自己脖子上似乎凉凉的,他心头一惊,立刻觉得喉间一阵剧痛!

    他什么也没说,直接捂住了自己的喉咙,挣扎着倒下。

    然而此时,无人理会他。

    凤长悦冷冷收回目光,指尖微凉。

    一道目光,忽然投来。

    凤长悦回头看去。

    千初凝正看着她,唇色有些苍白,眼睛却是一片幽深,而且似乎有诡谲的光泽在闪烁。

    凤长悦心头一跳!

    而后,就立刻感觉到身体之内的精神力,疯狂的涌出!

    她当即神色一变!

    因为那精神力,是被一股诡异至极的力量疯狂席卷走的!

    无形之中像是有一股力量,在疯狂的拉扯她!

    她灵力瞬间涌动起来!神识倾泻而出,将精神力封锁!

    然而消耗溜走的速度,却是依然没有减下去!

    千初凝看着她,神色是前所未有的平静。

    然而谁也不知道,那平静之下,到底有着怎样的贪婪和疯狂!

    凤长悦心中仿佛有什么东西猛然崩断!

    所谓的和神火接触的机会…。

    那一双血红的疯狂的眼睛…。

    千初凝欲说还休的眼神…。

    “千初凝——你找死!”

    她陡然一声厉喝!身形已经消失在原地!

    所有人都被这一声惊住,转头去看的时候,却只看到了一道迅速消失在眼前的红色身影!

    轩辕夜凤眸沉厉!当即也直奔而去!周身裹挟着无尽杀意,周围三尺之地顿时一片冰寒!

    泽尔和赤一都是一惊,想要出声阻拦,却见轩辕夜已经飞出!阻拦不及!

    越剑旭看了一眼,当即傻眼——这、轩辕夜怎么出去了?!

    凌震天冷笑的看向千青霖:这一次,千初凝可是真给他们千族招惹了最大的麻烦!

    动了轩辕夜尚且还能留个全尸,若是动了那人…。

    千初凝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整个千族来陪葬,也未必不可能!

    东方云枫觉察到那冷厉的力量交锋,当即将凤雅儿护在身后。

    凤长悦顷刻间就已经抵达了祭坛之上!

    轩辕夜却是比她更快,立刻出现在了千初凝面前。

    千初凝看到他,有一瞬的恍惚,心中霎时间涌起一刻的欢欣。

    “你、你是来帮我…。”

    下一刻,看到那双冰冷的凤眸,以及那毫不掩饰的杀意,她顿时一慌,立刻喊了一句——

    “你别忘了那旧锦囊——”

    砰!

    轩辕夜一脚狠狠的揣在了千初凝的心窝!

    她的身体顿时倒飞而出,正落在赶来的凤长悦脚边!地上留下一道深深的痕迹,还有零星的血迹洒落!

    那血脉之力留下的两道痕迹,就那样留在她眉心,却远不及她嘴角不断涌出的血液鲜艳!

    她手迅速探出,一把死死的扼住千初凝的脖子!

    ------题外话------

    原本说今天凤老爹出场哒,求个评价票,咱们也上一次新人榜第一呗?明天出场啦啦啦啦。另外,最近看到很多陌生的小伙伴投月票,投喂钻石和花花,二月君觉得整个世界都有爱了哇么么哒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