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422 我才是千族圣女!
    空气僵冷到了极点。

    轩辕夜闻言,却是没有再度出手,凤眸之中闪过几分锋锐。

    而后,他脊背更直,和对方直视。

    片刻,他终于缓缓开口:

    “我比任何人都想要跟她一起去,保护她的安全,让她免于一切风雨。”

    “但是,正因为是她,所以我选择让她去。因为这才是她要的。”

    轩辕夜玉刻一般的容颜在黑暗之中也依然风华绝世,眉眼一挑,便是清贵无双。那双深沉的凤眸之中,如同黑洞一般,几乎将所有的光都吞噬进去!而此刻,他容色平静,说出的话,却像是在平静的湖里砸入一块石头,激起涟漪。

    “我爱重她,必让她与我并肩而立,而非折断翅膀。”

    他盯着那陷入沉默的暗影,一字一句——

    “相信,这也是您所希望看到的吧?”

    “——岳父大人。“

    对面的人挑了挑眉,语气依旧淡淡却含了几分锋锐和威压:

    “我还没有承认你的身份。你这一声,我可受不得。”

    轩辕夜唇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霎时间姿容潋滟生光,就连窗外渗进来的那一丝清亮柔和的月光,也似乎暗淡了不少。

    “她承认就好。”

    “呵,你倒是有信心。”

    “不过事实而已。”

    “倒是没想到传闻中杀伐果决的轩辕城主竟然是这般死皮赖脸之人。”

    “您过誉了。”

    “……”

    轩辕夜淡淡的看着对方,虽然看不到完全的容颜,但是那一身岁月沉淀出来的气势却不容人怀疑。

    他早就觉察到不对劲,但是因为悦儿在修炼,而对方也并未表露敌意,他便是一直等悦儿离开了才摊牌。

    果然,对方和他想到一块儿去了,等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的时候才出来。

    不过这样也好,有的话,是男人之间才能说的。

    他身体之内灵力流转,迅速将那一丝沉闷感消散。

    他的实力倒是超乎他的预期,但是这样对悦儿来说,也算是一件好事,所以没什么可计较的。

    对方虽然只是试探,但是想必也明白,他刚才是已经给了面子的。

    如此,两不相欠倒是正好。

    看着那张堪称绝世的清贵妖娆姿容,凤琛觉得就算是心性坚定如自己女儿,可能也难免一时为色所迷。

    他收敛了故意放出的威压,周围空间都似乎骤然放松。

    “话虽如此,但是那也只是眼前的情况。日后她见得多了,喜欢上别人,也大有可能。你这一声,我看为时尚早。所以,还是免了吧。“

    轩辕夜却是忽然笑了,笑的十分诚恳。

    “您说的对。能抓住现在也是不错,毕竟,现在她眼里只有我,您只怕还需要好好努力。晚辈在这先祝您成功,早日得到她的承认。”

    “…..轩辕夜!”

    “岳父大人,夜深人静,您还是小声些为好。她可能两个时辰之后回来,您到时候再来也是一样。“

    凤琛顿了顿,最后只留下一句话——

    “现在先容你高兴两天!之后若是没有我的承认,你永远都别想进我们凤家大门!”

    说完,就再度消失。

    轩辕夜唇边笑意微敛,指尖微微摩擦着戒指,片刻之后看向外面,暗沉的夜,谁也不知道,这里发生过什么。

    谁来都是一样。

    谁都别想将她从他身边带走。

    就算是她自己,都不行!何况别人?

    他眼中似有暗沉诡谲光泽闪过,不可喟叹。

    另一边,凤琛迅速回到了自己的地方。

    千族的地方并不小,但是对他而言这里简直是一览无余,在这其中行动,只怕千族的人都不会比他更加熟悉。

    他回想着轩辕夜最后的话,都觉得一阵气闷。

    若非是看在那小子尚算是一片痴心,他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松的放过他?

    只是他最后那话,实在是欠揍至极!

    他自己的女儿,如何会不认他?

    人都已经来了,只是迟早的问题罢了。

    想到这里,他唇边又略过一丝笑,摇了摇头,心中却是无限疼惜。

    她居然能自己跑来千族……

    这么多年,不知她一个人,是如何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天下的父亲都一样,在看女婿的时候,总是各种挑剔各种不满的。

    就算对方是轩辕夜,也依然如此。

    他原本想过更加尖锐的对话,但是最后还是作罢,只是警告了他一番,就没有继续追究。

    毕竟,他不在的时候,是轩辕夜在她身边的。

    他也听闻了一些事情,故而才会对轩辕夜手下留情。

    其实,就如同轩辕夜所说,他已经是她承认的人了,而他却还没有。

    她甚至连他的存在都不知道——

    “王?“

    一道低低的询问声传来,带着十足的谨慎和恭敬。

    凤琛挥挥手,语调已经恢复了一贯的粗粝冷厉——

    “传令下去,加强戒备,明天——一定要给千族一个难忘的家族大会!”

    “是!”

    ……

    凤长悦一路前去,终于抵达了广场之上。

    此时,千青霖已经在这里等着了。

    旁边,千初凝也在。

    看到凤长悦来,千青霖看起来并没有白天那般慈和,反而是带着几分严肃。

    千初凝也只是看了她一眼,并未说话。

    见只有这两人,凤长悦就知道,他们说的那第三个奖励,是要兑现了。

    “你来了。”

    千青霖抬眼看了她一眼,而后便是再度看向前方。

    凤长悦走上前去,也顺着那视线看去,看到那原本一片空旷的广场最中间,已经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圆形祭坛。

    她心中一动,却是对这一幕再熟悉不过。

    当时从季明城手中取回那紫檀盒子的时候,她就曾经看到过这样的场景,不同的是,当时那祭坛之上,还有一块黑色的石碑。

    而站在那祭坛之上的人,却是她娘亲,千筠。

    此时,这祭坛之上一无所有,旁边的那些浮雕看着也十分平淡。

    谁又知道,这祭坛,才是千族最大的依仗呢?

    凤长悦心中冷笑,面上却是波澜不惊,似乎不为自己眼前看到的场景惊异。

    千青霖也没在意,毕竟这凤墨脾性的确古怪,好像对什么都不在乎似的。

    千初凝看了凤长悦一眼,露出一个和善的笑,也没说什么。

    千青霖上前一步,双手伸出,周身灵力忽然暴涨!

    因为这周围早已经布下了结界,所以不会有人注意到这里的情况。

    一道极强的精神力,陡然从千青霖眉心而出!

    凤长悦眸光一定!

    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有人的精神力竟然能够凝成实质!并且随心所欲的指使!

    千青霖身为千族长老,也果然是有几手。

    而后,凤长悦就看到那一道精神力飞去那圆形祭坛之上,片刻功夫,便是传来了一阵嗡鸣之声!

    那圆形祭坛,竟然是在微微颤抖!

    果然,下一刻,那圆形祭坛,竟是真的倾覆了过来!

    一个巨大的黑洞,骤然出现在面前!

    “初凝!”

    千青霖陡然喊了一声,千初凝立刻向前一步,而后伸出右手,袖边微微翻起,月光澄澈,一朵莲花胎记,无比清晰!

    凤长悦看到那胎记,心中涌起波涛,面上却是一点波澜没有。

    千初凝凝目看着那已经倾覆的祭坛,而后集中精神,看着那一道黑洞一般的存在,骤然一声清喝!

    “醒来!”

    凤长悦隐约听到,一道尖锐的啸声,忽然从那下面传来!

    仿佛蛰伏已久终于醒来,带着铺天盖地的狂暴气势!

    凤长悦心头一跳,千青霖却是已经喊了一声:

    “来!”

    凤长悦不再犹豫,大步上前。

    但是同时,身体的各部分都已经做好了警戒,背部肌肉紧绷,掌间一道淡淡的紫金色光芒闪烁。

    一旦有异常,她绝对不会坐以待毙!

    她终于走到了那一道祭坛的旁边,垂眸看向那里面——

    一片漆黑。

    仿佛宇宙中最为暗沉的黑色,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听不到。

    如果不是旁边的千青霖和千初凝两人,她可能都会以为这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

    但,那一道尖锐的啸声,如此清晰——

    吼!

    正在思虑间,那一片黑暗之中,忽然出现了两道红色的光!

    又是那尖锐的几乎让人耳鸣的声音!

    凤长悦耳中一阵轰鸣,然而却也不及那两道红光给她的震撼大!

    那是…..眼睛!

    那居然是一双红色的眼睛!

    虽然看不清晰,但是凤长悦在这一刻,却是清晰无比的感受到了那双红色的眼睛里的凶戾之气!

    一瞬间,那股暴戾的情绪,几乎强硬无比的进入了凤长悦的脑海之中!

    凤长悦心头陡然窜上一股凶暴之气!这一瞬间几乎想要将周围的一切都摧毁!

    然而只是一瞬,她身体之内的天堂火早已经运转起来!

    凤长悦眼神陡然清明!

    再去看的时候,那一双红色的眼睛,却是已经消失在眼前。

    一旁的千青霖见此,也是心中一惊,周身灵力暴涨,一道透明的结界再度封印其上!

    那红色的眼睛,终于完全消失,甚至空气中也没有了那种焦灼凶残的气息。

    一切都仿佛是梦靥一般,悄然而来,倏尔消散。

    千初凝在结界封印的那一瞬间,也立刻松开了手,袖边垂落,掩住了那一朵莲花胎记。

    千青霖控制着那祭坛重新合上,再度恢复平静。

    一切都在片刻之间恢复了平静,如果不是激烈跳动的心脏,以及身体之内那依然在不断奔涌的天堂火,凤长悦都要以为在一切不过是一场梦。

    千青霖擦去额头的汗水,脸色有些难看。

    千初凝眉间微蹙,似乎有些忧愁。

    “几年时间,它居然变得越发的嚣张了。“

    半晌,千青霖终于沉声开口。

    千初凝顿了顿,劝道:“族长,您不必担忧,明天就是家族大会,一切都会顺利的。“

    千青霖闻言,脸色稍霁,刚想要说点什么,眼角就看到了一旁静静站在那里的凤长悦。

    他心头一跳,喉间的话就那么咽了下去。

    不知怎的,他总是觉得这少年似乎有一点不太对劲,以至于他无法完全以平常心看待他。

    连警戒心,都比对别人更多一层。

    凤长悦觉察到他的目光,带着十足的审视和怀疑,却是不动如山,毫不在意。

    她还在回想刚才看到的场景。

    虽然只是一双眼睛,但是那般的气息…..

    看来,千族倒是隐瞒了不少东西啊。

    传闻千族传承一种神火,外人都以为那神火必定是十分温顺的,毕竟就算是再厉害的神火,这千年时间的驯养,怎么也得养出点感情来了。

    可是现在看来,却是完全不是。

    千青霖看她这沉默的样子,就觉得心里毛毛的,忍不住开口:“虽然有点意外,我们也没想到几年时间,它性格越发的乖戾,故而脾性十分暴躁,不过也算是完成了对你的承诺。你方才….看到了什么吗?“

    凤长悦摇摇头:”我没看清。“

    语调一贯的冷淡,似乎还带着几分不太满意的挑刺。

    千青霖却是长舒一口气——这样就好。

    若是真的给他看到那是什么,才是惊悚!

    那样的暴戾气息,就连他都不敢过多直视,这凤墨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十七八的少年,能站稳已经是不错了。

    这样才是最好。

    “虽然没看清,但是想必你也猜到了,这下面,的确就是我千族的神火。但是因为近些年它脾性越发的暴躁,所以就连我们也轻易不会打开这祭坛。今天若不是为了你,我们也不会这样。“

    千青霖说完,看了凤长悦一眼,见对方脸上一副淡然的模样,丝毫没有感激的样子,胸口一闷,却也只好继续说下去。

    “虽然你没看清,但是你自己可以感受一下,自己的精神力是不是有一些不同?“

    凤长悦终于看了他一眼。

    千青霖唇边略过一丝骄傲的笑意。

    “就算是这样看一眼,对炼药师而言,也是有极大的好处的!因为,它可以提炼炼药师的精神力!看一眼,它便是会飞快的分出一缕力量进入你的身体,而后将精神力之中的杂质清除掉!这对炼药师而言,可是可遇不可求啊!”

    凤长悦微微眯起眼睛,这才知晓为何千族竟然拿这个条件作为最重要的奖励——

    呵,他们也真是舍得。

    “既然如此,还真是多谢。”

    凤长悦似笑非笑。

    千青霖被看的心头一跳,一瞬间以为自己的那些心思被看透,再去看的时候,却见那少年眼睛里已经一片澄澈,顿时暗笑自己想太多。

    就算是聪慧绝顶,他又怎么可能猜得到那些?

    他脸上浮现几分和善的笑意:“既然如此,你今日就先回去吧。这对你日后的炼丹也有极大的好处。“

    凤长悦点点头,随即转身离开。

    动作流畅干脆至极,似乎一点都不留恋。

    千初凝看了凤长悦一眼,眸中似乎有几分担忧。而后她上前几步,追上了凤长悦的脚步。

    “你…没事儿就好。“

    凤长悦略微有些奇异的看了她一眼。

    千初凝被她的眼神看的有些尴尬,但是也不能装作看不到,只好转过眼去。

    沉默。

    终于,千初凝还是受不住这气氛,又低声道:

    “你…我知道他记挂你…你没事儿,他自然放心些….”

    凤长悦神色忽然淡了些。

    千初凝有些艰难的说完这话,转身就走。

    凤长悦却是忽然叫了她一声。

    千初凝疑惑回头。

    凤长悦眉目舒朗,似乎在聊今天的天气一般随意——

    “你若是喜欢他,大可以去表露心迹,你若是没信心争取到他,那就死了这心,这样将我扯进来,想装作对我好一些,从而也觉得似乎是在对他好了…..这样做,你问过我同意不同意了吗?“

    千初凝唇色霎时间煞白!

    “我、我不是……“

    她想说,她只是觉得这么多人,轩辕夜似乎只对他态度好一些,他们也许关系不错,她不想去一次次的招惹他烦躁。

    “你是他的朋友…..你…..我只是不想他有什么烦心事儿….“

    千初凝说完,就发现自己这简直是在不打自招!

    对方方才淡淡的讽刺,像是一根针一样刺在她心里!

    可是,她分明不是这样想的,怎么被他一说出来,就完全变了味?

    她下意识的摇头,不想承认。

    凤长悦也无心理会她。

    整个千族她都要闹腾一番,何况这小小的千初凝?

    她还看不上她的这些小心思。

    “下次,做什么事情之前,先想想自己配不配。”

    千初凝唇色尽失。

    凤长悦的身形,迅速消失在夜色之中。

    千青霖站的距离有些远,没有注意到她们两人的谈话,见千初凝回来,一门心思在那神火之上,也就没发现她表情有些不对劲。

    “初凝,你方才感觉如何?明天有把握吗?”

    千青霖急忙问道。

    以前,这神火都是在圣女手中掌控的,所以就算脾气不好,也总会收敛一些。

    但是现在,二十年没有控制,它居然已经嚣张成了这般模样!

    若非是他竭尽全力控制,方才只怕它都会闹出大动静来!

    千初凝闻言几乎是立刻点头:“您放心。”

    “那就好。你先回去吧。”

    千初凝点点头,转身离开。

    千青霖回身,看着那已经恢复了平静的祭坛,面色逐渐沉了下来。

    良久,才响起有些虚幻的声音

    “怎么样,这个,你满意吗?”

    无人应答。

    风声飒飒。

    他忽然眉眼一动,骤然看向某处黑暗之处:“谁!”

    风声愈甚,似乎有一道影子闪过。

    匆忙之间,一双带着几分惊慌的墨玉般的眼眸,似乎闪了过去。

    千青霖如遭雷击!

    那眼睛、那双眼睛!

    他嘴张了张,差点喊出了那多年未曾提过的名字!

    因为巨大的震惊,他竟是一时愣在了那里,没有反应。

    怎么可能?

    一定是他眼花了!

    看着那一片沉静的地方,他闭上了眼睛,再度说服自己——

    一定是他眼花了!

    …….

    第二天,千族的家族大会正式举行。

    比起前一天,今天的气氛明显变得严肃了许多。

    毕竟这一次是千族十分看重的,所以大家也都十分有默契的收敛了许多。

    经过前一天的试探,凌朗和卡西尔等人已经十分默契,一同来到了这里。

    当看到凤长悦到来的时候,几个人都是眼睛一亮,而后冲着她而去。

    除了岳小棠和蒂亚之外,其他三个人都带着面具,所以也不担心会被认出来。

    凤长悦一眼看到那几个人,顿时挑了挑眉。

    蒂亚一看到她,顿时心情都激动了起来,立刻奔着她跑了过来。

    而后一把将凤长悦抱住!

    卡西尔顿时眼不是眼,鼻子不是鼻子。

    雪栖同情又鄙夷的看了他一眼。

    凌朗除了还不知道凤长悦的真实身份,其他也都是猜到了一些,见到这一幕,转头看了卡西尔一眼,顿时有种同病相怜之感。

    卡卡西可不愿意和他同病相怜!

    让他自己痛苦去吧!居然到现在还不知道凤长悦的身份,也怪不得要承受这些了。

    耸了耸肩,卡西尔没有上前将蒂亚拉回来的意思。

    凌朗顿时觉得,卡西尔这么多年的名声真不是白来的,这份忍耐力,真是一般人比不上的!

    岳小棠撇撇嘴,也立刻跑了上去!

    蒂亚慷慨的让出了一只胳膊,两人顿时将凤长悦牢牢的抱在怀中。

    这一幕,顿时惊呆了无数明里暗里正看着这边的人。

    这、这…..光天化日之下,这凤墨也太…..

    太有艳福了吧!

    不少女子飞过来眼刀无数,男人则都是羡慕不已。

    蒂亚却是不管那些,看着凤长悦,不知靠多大的力气才忍住了即将脱口而出的欢呼!

    因为太激动,那些想了很久的话,此时却是不知从何说起。

    她想要跟她说,学院很好,长老们和学生们都很好,她和西泽也很好,她失踪的这段时间,他们一直在努力的寻找她。

    她更想要问问,她这么长时间到底都去了哪里?过的好不好?有没有受伤?孤立无援的时候,有没有人帮她?

    但是看到凤长悦的时候,对着那双沉静如初的眼眸,那些话顿时显得无比苍白。

    蒂亚脸上璀璨的笑意依然,眼眶却是忽然红了。

    凤长悦见此,心中一暖,纵然她再杀伐果决,心性淡定,但是面对蒂亚他们的时候,依然会动容。

    她心里是有多少东西,才会什么都不说,却红了眼眶?

    “放心,我很好。真的很好。“

    她低声安慰,蒂亚也立刻意识到自己这样有点不太好意思,道:“老娘当然知道你好!你要是敢不好,老娘肯定揍你!“

    一旁的岳小棠也拽着凤长悦的胳膊不放。

    蒂亚见此,顿时想起了什么,忽然笑了。

    “看你还有心思勾搭无知少女,就知道你肯定过的不错!“

    凤长悦:”……“

    岳小棠瞪了她一眼:“谁无知少女?!那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

    蒂亚笑的更欢快,同情的看了一眼正脸色沉沉的看着这边的凌朗,差点大笑出声。

    ”是啊是啊!“

    昨天两人聊起来,一开始她还担心对方不知道长悦的身份,说话还十分小心,后来才觉察,这丫头根本就是在装啊!

    她根本也是知道长悦是女人!

    想起岳小棠说起凌朗时候愤愤的神色,蒂亚乐不可支。

    真可怜啊!

    凌朗被看的莫名其妙,那眼神几个意思?

    凤长悦闻言,就知道她们两个已经都通了气,而且看起来相处的不错,心情也好了很多,眉眼舒展。

    “是啊,真可怜啊。”

    凤长悦却是抬眼,看了卡西尔一眼。

    比起凌朗,这位才是最可怜的吧?

    卡西尔悲愤的扭过头去。

    雪栖不忍直视。

    说了几句,凤长悦便是离开。

    因为昨天夺得了冠军,今天她的位置是非常靠前的,正好和司徒正挨着。

    司徒正见她来,颀长消瘦的身姿并不让人觉得柔弱,反而越发的坚韧,缓步走来,如同一团热烈燃烧的火焰,又像是一柄即将出鞘的锋利无比的剑!

    他苍老的脸上露出几分笑意,却也带着几分遗憾。

    “若是苍离看到这一幕,不知多高兴。“

    他忍不住再次低声感慨。

    凤长悦坐下,闻言微微一笑。

    “您放心,会有那一天的。“

    司徒正笑笑,转而问道:”对了,昨天怎么样?“

    问的,自然是那第三个奖励,关于神火的事情。

    凤长悦眸色一顿,唇边泛起几分意味深长的笑意。

    “还行。“

    司徒正笑着看了她一眼。

    这丫头,身上有神火,却是隐瞒的滴水不漏。

    若不是他早就见识过,只怕也难以想象,她纤细的身体里,封印着那样无敌的存在!

    他可并不觉得千族会无缘无故给一个这样的机会给外族的人,所以心里一直有些担忧,但是此时看凤长悦表情,便知道事情必定没什么可担心的。

    正说着,四大家族的人已经各自入席。

    因为这一次的仪式是在那祭坛之上进行,所以其他三大家族的人都坐在旁边,最近的位置。

    而千族则是在最上首。

    轩辕夜的位置则是在千族旁边,这毕竟是千族的事务,自然不能他在最中间,但是那位置,却也是比其他三大家族稍微高一些的。

    嗡!

    一道清亮的鸣声,忽然响起!悠然传开,清晰的落入每一个人的耳中!

    凤长悦心神一动,随即看向那中间的圆形祭坛。

    所有人也都同时安静下来,看向那最中间的位置。

    凤长悦认真的看着,和那一次见到的幻境,几乎一模一样。

    一样的九层台阶,一样的圆形祭坛。

    千青霖身形如鸿雁,轻轻落在上面,沧桑的视线扫过下面众人,心情有些激荡。

    终于,又一次!

    千族的鼎盛时期,终于要再度到来!

    他声音洪亮,脸上庄重又骄傲,甚至带上了几分神圣的意味。

    “今天,我千族家族大会,欢迎诸位不远万里前来,我千青霖,再次再次谢过诸位!”

    所有人都集中精神听着,大多是好奇忐忑,还有一些激动。

    毕竟,他们能来这里,也是身份的一种证明!

    “今天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正式册封圣女,授予神火之权!烦请诸位见证!“

    说着,他右手忽然比出了一个奇怪的姿势,短暂的沉静之后,一道滔天的精神力,便是陡然扩散开来!

    与此同时,他掌心一片黑色火焰颤动!

    “起!“

    他一声低喝,掌心火焰越发的雀跃!

    一道黑色石碑,骤然出现在他身边!

    凤长悦看着,就连那石碑,都和幻境中的一模一样。

    然而这周围的一切,却早已经是换了天地。

    她气息微敛,眼睛紧紧的盯着。

    “天赐灵赋,血脉传承!圣女之资,无可撼动!‘

    千青霖这话说完,千青宏便是在下面陡然跪下——

    “恭迎圣女!”

    这一声,嘹亮至极,立刻回荡开来!

    千族人早已经准备好,听到千青宏的声音,顿时齐齐跪下!

    “恭迎圣女——”

    仿佛潮浪一般的声音,在耳边激荡!

    纵然只有一声,但是却奇异的在耳边环绕,仿佛刻到人心中去!

    这显然是他们一同动用精神力喊出了这话,故而才会让人觉得长盛不衰!

    不少人面色微变,为这阵势,更为千族这般的实力!

    千族,果然还是千族!

    随着众人这一声落下,一道白色的娉婷人影,从那九层台阶之下,缓步上去。

    她背对着众人,一步步,走的很是缓慢,却极为坚定。

    莲步轻移,微风拂来,她白色的衣裙飘然,几欲乘风飞去!

    一头黑发此时已经挽起,上面带着繁复华丽的圣女之冠,一眼看去,仿佛阳光都要暗淡三分。

    无人及她飘然若仙,无人比她尊贵无双。

    这一刻,所有的声音都消失,只有那一道白色身影,遗世**!

    一步步,她终于登上那圆形祭坛!

    彼时,千青霖已经下去,那九层高阶之上,唯有千初凝一人!

    她飘然转身,终于呈现出真实的容颜!

    一阵倒抽冷气声,骤然响起!

    无数人在此时,骤然愣住,眼中闪过惊艳之色!甚至连呼吸都不敢,生怕亵渎惊走了这般飘渺的人儿。

    肤白胜雪,冰肌玉骨,鼻梁秀挺,红唇水润,一双秋水剪瞳,只是一眼,便似乎让人沉沦。

    最动人的还是那一身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只是站在那里,衣袂飘飘,便似乎会乘风而去一般。

    她的容颜,似乎真的会发光一般,却又是一种无害的温婉,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只会第一直觉的感觉到她的美,并且十分舒服。

    不少人眼睛都不敢眨,生怕一眨眼,那人就消失了。

    而后,她莲步轻移,便是走到了那一块黑色的石碑面前,而后将自己的手轻轻的覆盖其上——

    一道璀璨的光芒,骤然散发出来!

    和之前凤长悦的测试不同,这一次,那黑色石碑之上并未出现星芒,娿依然大放光彩,光亮映照在她的脸上,干净动人。

    千初凝闭上眼睛,精神力倾泻而出!

    而就在这时,她的眉心之处,忽然出现了一点痕迹!

    像是有一道无形的笔在她眉心细细描绘,一点而落,随后舒展开来——

    那无形的笔锋落下,她的眉心处,忽然出现了一道浅浅的红色光芒!

    不远处的千青松看着这一幕,眼底闪过一分复杂。

    这一幕,那么熟悉,脑海之中的记忆,仿佛昨天发生的一般鲜明。

    然而那事情已经过去了二十年了。

    千青宏热切的看着,满心的激动几乎要溢出来!

    只要、只要完成这一项,她就是真正的圣女!

    那石碑之中,封印的是千族上古留下的血脉之力,只要用手触碰,就可以召唤那力量。

    每一任圣女的体内,都有着天赐的封印,所以才会有那胎记,而册封圣女的仪式,也正是为了将那封印解除!

    只要得到那血脉之力的承认,在眉心完成一道火焰的描绘,那么他就可以彻底放心了!

    他心脏剧烈的跳动,眼睛一眨不眨,生怕错过了什么。

    一般而言,那火焰的描绘,都需要三笔,现下,第一笔已经即将完成!

    一道浅浅的红色,赫然在她眉心!

    千青松看着,摇了摇头。

    终究,还是比不了千筠。

    千筠是千族数百年来最出色的天才,即便是她之前的几任圣女,也没有一个可以比得过她。

    这也是为什么,当时她年纪那么小的时候,就完成了圣女的册封。

    他们所有人都以为,她会带领千族走向下一个辉煌,却没想到……

    千青松叹息,那些事情,却是真的永远都只是回忆了。

    凤长悦看着那一幕,手掌不自觉的收紧。

    司徒正未曾觉察到她的异常,只是感叹一声——

    “听闻上一任圣女乃是千族最优秀的天才,小小年纪就获得了千族血脉之力的承认,荣登圣女之位,手掌神火之权。册封圣女的那一天,更是声势浩大,堪称绝世之景。如今看千族的这一任圣女,虽然也很不错,但是比起那个,却还是差了一些。“

    ”可惜,不能看到那般场景了。“

    有些遗憾的摇摇头,司徒正心中的确是觉得有些慨叹。

    “若不是那件事情…..千族也不会有这样天大的变化。“

    凤长悦眸色微闪:“哦?您可是听说过什么?”

    司徒正犹豫了一下:“倒也不算,这个事情知道的人也不少。当年的圣女,喜欢上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男人,违背家族的意志,硬要和那人在一起,最后甚至背叛千族,做出了许多过分的事情。不过传言如此,真实的情况如何,我却也是不知道的。“

    若不是千族的授意,司徒正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知道当年的事情?

    而且这般颠倒黑白,是非不分!

    千族真实好本事!

    凤长悦心中越是愤怒,面上就越是平静。

    “可惜那位在后来流亡的时候死了。若是能有个后代,想必,应当是天赋也非常不错的。不过也幸好,千族这一任的圣女,竟然是在另一脉之中产生了。也或许,千族的确是受到上苍的眷顾,圣女虽亡,血脉不断啊。“

    凤长悦看着那即将绘制完成的第二笔,唇边忽然掀起一抹冷笑。

    圣女虽亡,血脉不断?!

    真是天大的笑话!

    然而就在这时,凤长悦余光却是忽然看到了一道纤瘦的人影闪过。

    她眸色一凝,却是觉得那道人影分外熟悉!

    她素来对见过的人都有深刻的印象,这个人虽然穿着一身宽大的黑袍,而且头上戴着兜帽,但是凤长悦还是觉得无比熟悉!

    她脑海中似乎闪过一道光,却是没能及时抓住。

    而后,她便看到那道人影竟是直接冲着那中间的圆形祭坛而去!

    此时众人都在看着千初凝,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人动作已经非常快的靠近了那九层台阶!

    “拦住她!”

    千青宏脸色一变,顿时下令!

    一群人立刻蜂拥而至!

    那人却是忽然站定,而后伸出一只纤细的手,直直的指向千初凝,清喝道——

    “她不是千族圣女!”

    凤长悦眼眸顿时眯起!一道冷光闪过!

    喧哗四起!

    千青宏脸色青白:“抓住她!立刻赶出去!不!这等人应当就地斩决!快!杀了她!”

    然而却是来不及了!

    那人忽然将头上的兜帽取下,露出一张清丽无比的妖异容颜!

    原本堪称绝色的脸容,因为左半边脸颊上的暗紫色胎记,骤然被破坏了美感!

    一半绝美,一半魔鬼!

    她一双墨玉般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千初凝。

    “因为——我才是真正的千族圣女!”

    她清亮有力的声音,顿时传遍整个场地!

    所有人当即噤声!

    一切的声音像是被突然掐断一般,死寂无声!陷入一片僵冷!

    千青松骤然站起身,震惊不已的看着那少女!那张脸!那张脸!实在是像极了!

    千青霖也是心头剧烈一跳,这一瞬间似乎以为看到了千筠,然而当看到那双眼睛里面一片澄澈的时候,才骤然回神——

    不,不是她!千筠已经死了!她早已经死了!若是她活着,必定是用怨愤至极的眼睛看着他的!

    千青宏则是霎时间慌张起来!

    他几乎是脸色立刻煞白,下意识的看向了千初凝!

    却见千初凝的脸上虽然震惊,但是并无慌乱之色,更是镇定至极的接受着那血脉之力完成第二笔!

    他心中稍安——不管怎样,只要初凝完成这一步,谁也无法阻拦!

    一切都会就此定论!

    只要、只要再等一会儿!

    而另一边,越剑旭震惊的看着,那张脸他虽然不熟悉,但是印象深刻至极!

    他看了看千初凝,又看了看那突然出现的少女,最后竟是看向了一旁的东方云枫。

    东方云枫已经奔出去!身影一闪,已经出现在那少女的面前!

    千青宏还在尖声嘶喊:“把她抓起来!这人突然出现,必定意图不轨!杀了她!“

    ”我看谁敢动她!“

    东方云枫骤然一声厉喝!

    千青宏的声音戛然而止!惊愕又怨毒的看向东方云枫,却见他已经站在了那少女的身前,厉声喊出这一句话之后,便看向了那少女。

    东方云枫觉得自己眼花了,又或者是在做梦,不然怎么可能又看到了筠儿呢?

    他豁然回身,看着那少女,没有错过那双湛黑的眸子里闪过的一霎的惊慌。

    他顿时觉得自己有点过了,立刻收敛了周身气势,他早已经不再年少轻狂,见到她却还是觉得整个人都似乎手足无措起来。

    “筠儿…筠儿是你吗?你回来了?是不是那个男人对你不好?我早就知道!你跟着他肯定不行的!你回来了、你回来了….我带你走,好吗?“

    最后一句,说的虔诚而卑微。

    凤长悦远远看着那张和自己极为相似的脸,看着周围人的反应,心绪忽然平静了下来。

    她静静的,缓缓的,勾起唇角。

    ------题外话------

    今天有没有睁开眼睛就更新咩哈哈哈哈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