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418 红衣少年的身份
    千青松摇摇头,想要将那个莫名的想法甩出自己的脑子,不想多回想当年的事情。但是眼睛却还是不受控制的看过去。

    那分明是一个骄傲嚣张的少年,看起来也不过十七八岁的模样,眉宇之间一股淡然的英气,此时再仔细看两眼,那双黑色的眼睛,虽然也像是黑曜石一般,却和千筠大不相同。

    千筠有着一双极为相似的眼睛,但是那里面,却总是带着温柔狡黠的笑意,只是看一眼,便似乎可以看到她心中所有的想法,整个人都如同溪水一般澄澈干净。

    而这个少年,眼底却是深沉莫测,淡定沉凝,分明和千筠是极为不同。

    他身上的气息也非常冷淡,看着对周围的事务都并不在意,而且眸色深深,一看就是意志坚定心思成熟之人。

    就连方才千青霖和他说话,也似乎并未让他心中有所波动。

    想到这里,千青松又是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他方才肯定是看错了,这样的一个人,和千筠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他怎么会忽然联想到她呢?

    毕竟,已经那么久了…。

    千青松心中暗暗叹息一声。

    或许这么多年未曾出来理会这些事情,心态早已经苍老,以至于随便见到一个人,竟然就能想到那些尘封已久的人和事。

    不过,这个少年这般天赋,倒是的确少见,就连整个千族,只怕也只有千初凝可以和他一较高下。

    这样的天才,若是加以好好培养,必定前途不可限量!

    而场中的人,自然也都是想到了这一点,所以虽然凤长悦这样看着千青霖似乎有些失礼,但是并未受到什么责备,反而是觉得她有这个资格。

    毕竟,这样的天赋,真是别人几辈子也求不来的!

    他们想要搞好关系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在这个时候上去找不痛快?

    千青霖在位多年,已经很久都没有人这般不给面子了。

    但是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见凤长悦这样,他也并不是很介意。

    毕竟,年轻人嘛,又有着这样的天赋,脾气坏一点也是可以理解。

    如果这样的人都不骄傲,那还有谁有资格骄傲?

    倒是一旁的千初凝,眼中流露出几分好奇,看着凤长悦,嘴角似乎也带着笑意,眉眼弯弯,一看就让人放松开怀。

    “族长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夸赞过一个人了呢。你真的很优秀。”

    凤长悦看了她一眼。

    这话说的的确很好。

    很久没有这样夸赞过一个人了,而今却是给了她这样的评价,她是不是还要感恩戴德一番?

    而至于千初凝……

    方才那么多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千青霖说她比千初凝稍逊一筹,此时她笑盈盈的讲出这话,还真是将这句话坐实了。

    如果不是心中下意识的将自己拜访在一个比较高的位置,又如何说得出这番话来?

    只是谁都只看到她眉眼之间的笑意,以及那一句轻轻柔柔大方得体的话语。

    至于这其中的几多意思,又有几个人会去猜测?又有几个人去在意?

    见对方盯着自己看,千初凝微微愣了愣:“怎么了?”

    那双眼睛,就那样平静之极的看着自己,不知怎地,总是觉得好像有些不那么舒服。

    千初凝很少被人这样看着,又是玲珑心思,所以自然十分敏感,但是她并不会在这样的场合,将自己心中的这种想法说出来。

    脸上带着一丝疑惑,她询问的声音都那样温柔。

    好像这样看着她,是自己犯的错。

    凤长悦忽然淡淡一笑。

    她不笑则已,这一笑,绯红的唇角微弯,黑色的眼睛里面似乎洒下了无数的辉光,让人沉醉。

    周围的景色,都似乎在这一刻暗淡了不少。

    千初凝眸光微微一凝。

    凤长悦却是已经淡淡开口:

    “多谢圣女关心,不过我想,我还不需要别人来评价我。”

    别说她千初凝,就是那千青霖,也没有这份资格!

    她听了就厌烦!

    千初凝没想到她会说出这话,顿时愣住。

    千青霖原本还带着几分欣赏笑意的脸色,也是忽然有些僵冷。

    不过凤长悦说的话声音比较小,只有最近的一些人听得到。

    外面的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莫名的看着,忽然觉得气氛有些不对。

    千初凝反应了一会儿,才微微点头:

    “是初凝失礼了,还望公子不要介意。”

    这一套礼数,当真是做的无可挑剔。

    凤长悦不再理会她。

    今天的目标,可不是这千初凝。

    千青霖心中已经有些不悦,虽然这人是难得的天才,但是这脾性,未免也太过嚣张了!

    初凝是什么身份,岂是他可以随意这样对待的?

    也亏得初凝脾气好,识礼数,否则今天说不定会因为这红衣少年闹出什么事儿来。

    心中不悦,他脸上却是没什么波动,看着凤长悦,嘴边似乎带着几分调侃的笑意,眼底却是一片冷意——

    “这位公子,难道,老夫也没有资格评论你吗?”

    众人闻言,都是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

    虽然这是看似调侃的话语,但是说这话的毕竟是千青霖,而且看样子,怎么瞧怎么觉得…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轩辕夜之前,目光一直淡淡,并未刻意将自己的眸光投向凤长悦的身上,毕竟她不想现在揭露身份,他也就随她。

    然而听到千青霖这话的时候,他凤眸之中便是带上了几分藏匿的冷意,看了千青霖一眼。

    千青霖只觉得后背一寒,尚未来得及反应,就听到对面的红衣少年开口——

    “我不过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炼药师,实在是——担不起千族长的这番赞誉。千族长气度不凡,心胸宽和,想必,是不会跟我计较的吧?”

    淡淡一句话,顿时让千青霖的脸色有些尴尬。

    若是之前,他尚且可以拿身份给这少年无形施压,现在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这么做了。

    他都已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了这话了,他还如何当面刁难他!

    那不是自己打自己脸面吗?

    吃了个暗亏,千青霖虽然心中不爽,但是脸上还是露出爽朗的笑:

    “哈哈!小公子真是爱开玩笑!老夫只是惊叹你的这般天赋,赞赏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介意呢?哈哈!只是,总的报上名字,大家也好称呼你——”

    “凤家,凤墨。”

    凤长悦淡淡开口,状似无疑的打断了千青霖的话。

    千青霖的声音,就那样生生断掉,像是被什么东西骤然砍断了一般,再也没有一星半点的声音。

    凤长悦看着千青霖,果然看到他眼底在那一刻,飞快闪过的惊讶、意外、愤怒、最后都隐藏了起来,一派平和。

    这一切的情绪转换不过是片刻之间,若不是凤长悦一直认真盯着,只怕也是看不到。

    她心中冷冷一笑。

    她专门强调了自己是凤家人,为的,就是这个。

    千青霖眼底闪过的那一丝怨恨,她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而其他人见千青霖这个样子,也都是有些奇怪。

    一些胆小的相互交换了眼神,大胆的则是已经低声议论了起来。

    “方才你们可是看到,千族族长脸上的表情?我怎么看怎么觉得,这里面好像有什么事?我看那眼神,好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样,还带着几分怨恨和痛恨!”

    “怎么会?莫不是你看错了?那谁?凤墨是吧?不过就是说了自己的名字啊,好像没什么理由让千族长变成这样吧?”

    “嘘!都小声点!你们不知道,这凤墨也是倒霉,姓什么不好,偏姓凤!二十年前的那件事,那男人可不就是姓凤?他这也算是殃及无辜了…。”

    一人神神秘秘的开口,声音压得极低,神色却是十分兴奋,看着周围几人都看了过来,心底有些得意。

    当年那件事情封锁的很是严密,知道的人非常少,看这些人的反应就知道了,闹得那么大的事情,他们居然一无所知!

    几个人凑的更近了一些,心中也都是无比好奇。

    “什么事儿啊?当年?什么时候?那男人又值得是谁?”

    “凤?这个姓氏虽然不常见,但是好像也不算是多难以见到吧?而且不过是一个姓罢了,怎么千族长这般的人物,也会在听到的一刻面色陡变?”

    那般模样,当真是让人吃了一惊!说这里面没事儿,都不会有人相信!

    “当年…。算了,这事儿,你们还是回去自己问吧!我可不想祸从口出!”

    那人犹豫片刻,最终还是闭上了嘴巴。

    其他人虽然不满,但是也不能要求别人一定要说清楚,只得暗自盘算,一定要回去好好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场中的东方云枫等人,听到凤长悦的话,也都是心思各异。

    凌震天还好,上次千族家族大会的时候,他还不是凌家家主,正好在闭关,所以对当初的事情并不了解,也就没想那么多。

    他想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怎么挽救他们和永恒之城之间的关系。

    越剑旭则是有些惊讶,看到千青霖的脸色,心中几乎是立刻就想到了那些事情,而后,竟是不受控制的看了旁边的东方云枫一眼。

    这里面,说起来一样印象深刻的,除了千族的这几个人,只怕就是东方云枫了。

    毕竟,当年…。闹得那么大…。

    只是东方云枫脸上的表情依然平静,什么都看不出来。

    谁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千青宏在一旁,听到这话顿时对凤长悦的印象就下降了三个等次——姓什么不好,偏偏姓凤!

    脾气还这么骄傲,这么嚣张,果然姓凤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千青松手指一颤,却是闭了闭眼睛,心中有些无奈。

    就算是巧合,这巧合,也实在不是什么让人高兴的事情。

    有着这份天赋,这少年就算是脾气差一点,但是他们也不会如何,可是这名字…。

    可惜。

    这一次他只怕是白来了。

    凤长悦似乎没注意到周围的异常,面色平静:“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千青霖压下心中多年不曾翻涌的烦躁和怨恨,不断告诉自己,这少年和当年的事情没有一点关系,才终于挥了挥手:

    “无碍。你可以上去了。”

    说完,就坐了下来,眼神也没有再多看凤长悦一眼,似乎方才对他天赋的兴致,也全部消散。

    实在是,他对所有姓凤的人,都无法摆出什么好脸色来!

    千初凝在一旁看着,眸色微闪,心中已经大致猜到了原因。

    她冲着凤长悦笑了笑。

    “恭喜。希望这次炼药大赛,看到你的精彩表现。”

    凤长悦定定的看了她一眼。

    千初凝心里,那种莫名的不舒服的感觉又一次冒了出来。

    “当然。”

    凤长悦声调微冷,唇边似乎挑起了几分笑意,眼角眉梢却是带着几分料峭。

    说完,身形一动,便是已经朝着那一片漂浮着的石台而去。

    这里大大小小的石台一共有差不多一百个,凤长悦是最后一个,位置自然是别人挑剩下的。

    和以前参加炼药比赛不同的是,以前剩下的位置,肯定是最前面最中间的位置,因为大家不管心中认为自己水平如何,都想保守起见,不那么张扬。

    然而,这一次却是不同。

    所有人都争着抢着,想要占据最中间最前面的位置,因为这里,是最能引起注意的地方。

    他们想要将自己的实力完全发挥出来,展现自己的天赋和水平。

    虽然名义上,这只是一场观赏性质的炼药比赛,但是在这里的,都是炼药师,心中原本就少不了攀比,谁也不肯低人一头。

    更重要的是,这是一场看不到硝烟的战争!

    在场的这大约一百人之中,外面来的炼药师,一共差不多有六十人,而剩下的四十人,都是千族的年轻炼药师。

    双方虽然不说,但是竞争的心思是十分明确的。

    千族的子弟向来最是骄傲,自然不会允许有人帮比他们优秀,这可是在他们千族的地盘!若是输了,岂不是打脸?

    而那些从四大域赶来的炼药师们,则也是一样的心思,攒着一口气想要扬眉吐气一次。

    所以,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双方已经是剑拔弩张。

    各自看向对方的时候,都带着几分警戒和挑战。

    凤长悦的位置,正好在最偏僻的角落。

    不过她倒是没什么不满,实际上,这只是第一步。

    她安安分分的站在那里,却是忽然感觉到一股目光投来。

    不用去看,也知道是谁。

    她唇角微弯,正要抬眼看去,却是忽然感觉到另外几道目光都投注在自己身上。

    她疑惑的看去,正对上几双熟悉的眉眼——

    她心一跳,没想到竟然能在这个地方,见到这几个人!

    蒂亚,卡西尔,还有…。雪栖?

    这三个人怎么凑到一起了?!

    卡西尔在这里,她尚且可以接受,可是蒂亚怎么也在?她怎么跨越那一道结界来到了四大域,甚至来到了最为神秘的幽冥之海之中的千族的?

    而一旁神色冷冷的雪栖,更是八竿子打不着吧?他们怎么一起混进来的?

    看到凤长悦看到了自己,蒂亚心中顿时激动不已,差点跳起来,被卡西尔一把按住。

    “你想干什么?这个时候,安静点!”

    卡西尔几乎咬牙切齿,蒂亚平素性格已经是大大咧咧,面对凤长悦的时候,更是有着一股子难以理解的狂热,好像整个人都不在正常状态了一样。

    这一路上,他不知道因为这个事情烦恼了多久了!

    众目睽睽之下,难道你想给凤长悦招惹麻烦吗?

    蒂亚也知道自己有点兴奋了,差点暴露,心中略微有了一丝窥觊,但是很快就被喜悦冲散。

    没办法,她已经太久太久没有见到长悦了啊!

    她现在心里能不高兴吗?

    雪栖干脆装作没听到,往旁边挪了挪,不想和这俩人搀和。

    凤长悦微不可查的冲着他们眨了眨眼睛。

    随后就收回视线,专心准备炼药。

    千青霖此时已经将自己的情绪收敛好,就算再怎么在意,那也是将近二十年前的事情了,没什么必要再自己拿出来,给自己添堵。

    他冲着千青宏使了个眼色,千青宏便是腾身而起!

    站在那些炼药师之前,千青宏的声音格外响亮,清晰的传遍了在场的所有人耳边——

    “今天的炼药大赛,主要是为了交流切磋,大家只需要发挥出自己的真实实力即可。炼制时间为四个时辰,对丹药没有特殊要求,只要炼制出最高品级的,就是今天的第一,当然,这丹药炼制的药材,也是需要诸位自己准备的。”

    听到这话,不少炼药师的脸上都是露出几分惊喜。

    来到这里的最低的就是六品炼药师,能站在这石台之上的,更是出色,到了这个等级,炼药师都已经有自己的不少积攒,炼制一枚高品级的丹药,对他们而言,也算不上什么难事儿。

    有一些药材虽然十分罕见,但是他们这个等次的,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语。有的东西就算是自己找不到,也多得是人想主动送上来。

    所以听到这么开放简单的规则,很多人都是面露喜色。

    “在石台之上,也有着专门用来炼药的药鼎,诸位可以使用,也可以用自己的。”

    凤长悦低头看了一眼,算是不错的药鼎,不过她并不打算用。

    “最后,夺得冠军的人,也会有着丰厚的报酬!”

    千青宏故意顿了顿,等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移过来的时候,才故意扬声道——

    “这个奖励就是——一卷八品丹药的药方,一卷可以修炼精神力的心诀,以及…一次和神火接触的机会!”

    话音刚落,场中便是陡然爆发出一阵抽冷气声!

    这三项,任何一个拿出来,都足以作为今天冠军的奖赏了!千族竟然全部都给了!

    这般的手笔,当真是无人出其右了!

    八品丹药的药方,已经足够珍贵,毕竟这个等级的丹药药方,对任何一个炼药师而言,都是十分珍贵而绝密的宝贝!有的炼药师终其一生,也未必能够看到一眼八品丹药的方子!

    而修炼精神力的心诀…。

    精神力竟也可以修炼吗?

    不少人都以为自己听错,转眼看向其他人,看到和自己一样的震惊和疑惑之后,纷纷确定——方才千青宏说的,就是可以修炼精神力的心诀!

    凤长悦也抬眸,看了千青宏一眼。

    修炼精神力的心诀?

    这个倒是有点吸引力,苍离曾经似乎提到过,但是他自己也没有这东西,所以当时也只是喟叹一番,并未多说。

    若是能够得到,肯定也能加快进度。

    当然,最让凤长悦心动的,还是最后一条——一次和神火接触的机会!

    在场的人都知道,千族是有着自己的神火的,据传是从千族的师祖千流云手中流传下来的,上千年的时间,那神火一直是千族的一个绝对的秘密和杀手锏。

    没有人知道千族传承的神火,到底是十三位神火之中的哪一位,但是想也知道地位肯定不低。

    传闻当初千流云临死之前,将这神火强制封锁起来,留给千族的人圈养,逐渐的已经和千族的人融合为一体。

    这也是为什么会产生圣女的原因之一。

    千族每一代之中,必定会出现一个女子,天赐胎记,拥有着最为强横的血脉之力,对神火有着最为亲近的关系,也是最能控制神火并将它延续下去的人。

    因为神火对千族意义重大,连带着和神火息息相关的圣女,地位也是越发的尊崇。

    凤长悦脑海之中,迅速的略过曾经看到过的关于千族的一些内容,却是有些捉摸不透千族这一举动的用意。

    按理来说,神火既然是千族的,那么自然是没有给外人看的道理,何况最重要的是——

    明天千族的家族大会之上,就会举行圣女的授权仪式!神火之权,会正是交到她手中!

    凤长悦实在是不明白,这其中有什么东西,是值得让“外人”横插一脚的。

    接触了又如何?

    若是没有什么准备,贸然靠近神火,只怕是连求救声都来不及喊,就已经什么都结束了。

    凤长悦心中思虑,眸色微深。

    而其他人则是根本没想这么多。

    这三件奖赏,随便一个就已经是他们心向往之得到的!何况还是一起赠与!

    怎么会有炼药师不会为此疯狂?

    有的人脸都有些激动地泛红了,摩拳擦掌,势必要尝试拿到第一!

    而下面的不少人,则是顿生不满。

    早知道这奖励这么丰厚,真是说什么也要争取一下啊!

    就这么连努力的机会都没有了!真是可恨!

    不过,想到自己的实力,还是不少人讪讪,知道就算是上去,也没自己的份儿。

    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了,唉!

    越剑旭笑着冲着千青霖说了一句:“千族长这一次当真好大的手笔。”

    千青霖笑了笑:“哪里。”

    东方云枫沉默不语,状似不经意的扫过。

    千青霖心神一跳,早年东方云枫就不是个好相与的,当年那事儿不然也不会闹成那样,多年不见,他似乎收敛了一身轻狂,但是看着却是越发的让人捉摸不透。

    不过看样子,这一次他真的只是来看看,没什么要闹事儿的打算。

    千青霖看了两眼,随即不再关注他。

    他真正的心思,其实还是在轩辕夜身上。

    但是轩辕夜自从坐下之后,就一直没有怎么说话,那一身冷清尊贵的气息,也让人觉得难以攀谈,最后场中便是格外的安静。

    东方寒浠看了轩辕夜一眼,又看向了那一团烈焰一般的身影,心中已经无比确定。

    不知道轩辕夜怎么想的,两人居然扮作不认识的模样同时出现在千族。

    不过,那少女…。

    东方寒浠想起上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不过刚刚突破灵宗,这才多久?她居然就已经成为七星灵宗了?

    而且,她居然还是炼药师,天赋这般惊人…。

    寒浠回想起当时自己的那些话,嘴角浮现几分冷嘲。

    不过却是在嘲笑自己。

    怪不得那少女当就一身傲气,没想到除了有轩辕夜这样的天大的靠山之外,她自己也堪称绝世天才。

    就算是他,也绝对不可能有这样的修炼速度。

    垂下眼眸,寒浠心中猜测,估计是那少女有什么机遇,毕竟当时在绝龙谷之中,她的表现就十分不俗,之后的这段时间应该也是遇到了难得的机缘,从而成就了现在的这般实力。

    不过他也没什么揭穿的心思,毕竟,他还不想莫名其妙就和轩辕夜结下梁子。

    千青宏一声令下,比赛正式开始!

    很多人立刻开始动手。

    有的人是用的那台子上的药鼎,有的则是取出了自己的药鼎,似乎用的更加顺手放心。

    当然,药鼎也是有好坏之分的,一个好的药鼎,对最后成丹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所以,这个等级的炼药师基本上都有自己最看重的药鼎,平时大多也都是用自己的。

    今天的情况有一点特殊,因为千族的药鼎,比起不少人自己的药鼎还要好。

    两相权衡,很多人都选择了用那石台之上准备的药鼎。

    毕竟是千族的地盘,这东西肯定不会有什么问题,否则不是自己打脸?

    还有一些人则是已经开始取出自己的药材,在身边一一排列好。

    顿时,各种各样的药材的香气弥漫开来。

    虽然千族的这众多山峰之上,有着不少的药材,其中不乏极为罕见的珍稀药材,但是毕竟地域广阔,在这里待了一段时间之后,那股香气就比较淡了。

    而当场上百十号人通通开始取出药材的时候,还是有一股药香弥漫开来。

    不少人都是精神一震,知道这一次,他们肯定会拿出自己的全部本事,毕竟十分精彩。

    凤长悦没动,双手抱臂站在那里,神色沉静,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看着她一动不动的样子,岳小棠有些疑惑:“凤墨这是在干什么?怎么还不动?别人都开始炼丹了啊!要是晚了可怎么办?”

    岳小棠对炼药知道的不多,见她一直没动静,而其他人都已经开始动作,心中难免有点着急。

    凌朗则是丝毫不担心,拍了拍她的肩膀。

    “放心吧,这里没有几个人能赢过他。”

    笑话!凤墨现在可是实打实的七品炼药师!在场的那些人,有几个能比得过的?

    而且,方才那测试他也是看出来了一点东西,凤墨的天赋,只比那千初凝差一点,堪称逆天!

    如果这样的他都赢不了,那其他人就更加没有希望了。

    岳小棠闻言,心中稍安。

    关注凤长悦的人并不在少数。

    实际上,此时此刻,几乎有一半以上的人,都在或明或暗的看着她,等着她出手。

    毕竟,凤长悦刚才的确是出尽了风头,能被千青霖那样夸赞,已经能够证明太多东西。

    他们现在,都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这个少年,到底有没有那么厉害!

    凤长悦是在思考到底炼制哪一种丹药。

    她先前其实也不知道自己的精神力已经达到了八品,只是想在想来,之前炼制七品丹药的时候,的确是比较轻松。

    七品丹药她手上倒是有不少,毕竟《万丹图》之中,记载的这些东西是最多的。

    旁边有几个人时不时的往这边看一眼,似乎带着一些好奇。

    凤长悦眼中忽然闪过一道光!

    七品回魂丹!

    这种丹药的方子她已经看过很多遍,却是从来没有炼制过,因为这种丹药虽然是七品丹药,但是却是最上等的品级丹药,若是炼制的好,或者能和八品丹药相媲美!

    这种丹药的最大的用处,不是疗伤,不是洗髓,而是——

    回魂!

    实际上,就是传闻中可以起死回生的丹药!

    她想起黄金手镯之中,困住的那一缕灵魂体。

    自从在伽陵学院的凌云阁的小空间里面将这灵魂体带出来之后,她心中一直想着让他复生,但是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以至于一直拖到了现在。

    当然,那时候也因为那灵魂体之中,尚且存在着一丝邪念,所以她一直在消耗时间,偶尔甚至会用神火淬炼。

    以至于到了现在,他终于将那些杂志完全驱除。

    最关键的是,对她的态度也改变了许多。

    一开始他俯首帖耳,是因为凤长悦答应他有机会一定帮他复生,而后来,则是慢慢的有了些患难与共的感情。

    上次在鬼域之中,如果没有他的帮忙,只怕她不会那么顺利的出来。

    而现在,或许是最好的时机!

    这么一想,她心中顿时下了决定。

    她神识探入黄金手镯之中,找到了那一缕灵魂体。

    平素在这里,有小白镇压,也有娃娃小彩等等待着,他并不会太经常出来。

    感觉到凤长悦的召唤,他才露面,有些奇怪。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凤长悦定定的看着他。

    “我记得你说,你不记得自己的身份了?”

    那人沉默片刻,点了点头。

    “是的,我不知在那小空间里面呆了多久,而且灵魂体受到损伤,所以迟迟没有恢复曾经的记忆,大多数是一些零散的片段。怎么了?”

    凤长悦再问:“据我所知,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的。只要将你的灵魂体修复完整,并且找到复生的身体,就可以让你恢复记忆是不是?”

    “是啊,你问这个做什…。”话音忽然停下,那灵魂体满脸震惊的看向凤长悦,“你、你的意思是…。”

    因为激动,他那有些透明而虚幻的脸容,都似乎在微微颤抖。

    凤长悦点点头,一字一句:

    “是的,我打算帮你复生。这一次我准备炼制的丹药,就是七品回魂丹。”

    “这…太…。”

    这一天不知等了多久,然而真的到来的时候,却是忽然生出了几分不真切来。

    “真、真的?”

    他知道,凤长悦是言而有信的人,此时这样开口,必定是真的!

    凤长悦嘴角微勾,点了点头。

    “当初我便说过,若是有一天,你能重新让我活过来,我必报你大恩!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凤长悦抬眸,静静的听着。

    那道灵魂体却是陡然跪下,一只手放在左胸,神情虔诚,语气庄重:

    “若你能让我重新活过来,我必定认你为主,此生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雄浑有力的声音,在有些空荡的空间里,格外清晰的缭绕。

    凤长悦笑意微深。

    这原本就是她要的最好的结果。

    虽然有阿夜,但是她想要让自己变得更强一些,既然已经来到了千族,有些事情是绝对无法避免的。

    那么,不如早做准备!

    这个人,会是她手下的又一大助力!

    片刻,她微微颔首——

    “好。”

    场上的人已经接连开始。

    周围的温度也增高了不少,凤长悦抬眼看去,果然看到场上已经出现了各色火焰。

    而且,看起来都十分不凡。

    即便是兽火,也大多是神兽的兽火,温度极高,威势也足。

    在这里,几乎堪称百火乱斗!

    火焰也是炼药师水平的一个重要方面,所以虽然只是开始,但是气氛已经非常火热。

    看到自己的火焰比对方强的,自然高兴得意,一些不那么厉害的,便只得暗中咬牙,想着如何在最后压对方一头!

    总之,当凤长悦准备开始的时候,已经几乎没有人注意她了,每个人都已经开始专注自己面前的火焰,开始炼药。

    凤长悦想了想,虽然不是第一次炼制七品上等丹药,但是这回魂丹却因为有些特殊,而从来没有炼制过。

    而且她是冲着第一来的,保险起见,还是尽全力吧!

    想着,她便是从空间中取出了一个药鼎。

    砰。

    药鼎十分沉重,放在石台上,虽然动作很轻,依然发出一声闷响。

    顿时,不少人都看了过来,而一些等待已久的人,觉察她的动作,也都是眼前一亮,不自觉的坐直了身体。

    在场的大部分都是炼药师,对这些东西自然比较了解。

    所以,当看清楚凤长悦身前的那一个药鼎的时候,不少人都是愣住,而后吃惊的睁大了眼睛。

    “那是——”

    就连千族的一些人,也有些不相信的揉了揉眼睛,仔细看去。

    没错,周身漆黑,三足鼎立,上面雕刻着各种鸟兽图案,看起来古朴大气,带着一股深沉的意味。

    那、那分明是传说中的万兽鼎啊!

    世上药鼎千万,但是有名的却并不多,万千炼药师无不以能拥有其中一个为荣,没想到,这个红衣少年手上,竟然就有!

    很多人随即想到,这少年这般天赋和实力,肯定是有着一个厉害的老师的,只是不知是谁?竟然这般手笔!

    千青霖看着,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而靠的比较近的那一排评定的炼药宗师们,也都是面露惊讶,纷纷心底猜测,这少年身后的人,到底是谁?

    忽然,席间一个声音忽然想起。

    “那、那不是苍离的药鼎吗!?”

    一言出,众人皆惊!

    苍离!

    一些年轻的炼药师迷茫的看去,并未听过这名号,然而包括千青霖在内的很多名声极盛的炼药宗师,则都是面色一变。

    苍离?!

    纵然过去了这么多年,这名字依然如雷贯耳!

    当下,一个老者面色严肃的站起来,指着凤长悦,语气严厉:

    “你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有着苍离的药鼎?!他素来对这些东西最为看重,决不可能假借别人之手!而你又是从何得来!若是不交代清楚,这地方,你来得,却走不得!”

    ------题外话------

    今天最后一天,有月票的扔月票,没月票的下月再约么么哒,不要被清零浪费啦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