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415 他眼中只有她一人
    他看着她的眼睛,片刻之后,嘴角却是忽然勾起一抹笑意。

    他眸色深深,里面却像是有漫天的星光,璀璨无比。

    凤长悦被看的心头一跳。

    “你这是…在吃醋?”

    他低声,话语缓缓,却带着几分欣悦的暧昧。

    轩辕夜原本就嗓音略微低沉优雅,此时听来,更像是暗夜之中忽然传来的琴声,带着蛊惑人心的力量。

    他不说话的时候,就已经是姿容绝世,清贵从容,此时眉眼之中都流淌出风流韵色,带着长久的思念和缱绻,几乎将凤长悦卷入自己心中,融化在骨血之中,越发的魅惑妖娆。

    他若是刻意勾引,自然是天下最美的景色。

    凤长悦分明是打算质问一下的,但是看到这样的绝世姿色,却也是愣了一下,心跳忍不住加快。

    尤其是此时,他就躺在这里,就在她的身下,两人肌肤相贴,呼吸相闻,周围的光线很是暗淡,可是他在这里,仿佛玉石生辉,两人黑色的长发纠缠在一起,更是平添了几分暧昧。

    凤长悦心中暗叹,真是男色惑人。

    听了轩辕夜的问话,她冷哼一声,忽然翻身而起。

    “她没那个资格。”

    他是什么样的人,她最是清楚,所以自然不会因为一点有的没的就随便猜测。

    她既然从一开始就选择相信他,就绝对不会随便猜忌。

    不过,看着终究还是有点不爽罢了。

    这毕竟是她的男人。

    轩辕夜斜斜的躺着,闻言脸上笑意更浓。

    他就知道,她相信他。

    “早几年的时候,我曾经去过某个地方,无意间遇到了他们黑铁时代全文阅读。当时我不过随便说了个名字。他们当时也都是化名,但是身份后来也都是清楚的。”

    “他们?”凤长悦挑眉。

    轩辕夜眼底闪过几分冷意。

    “卡西尔,千初凝,东方兰夕,以及他们随行的长老。差不多十个吧。不过最后都死了,只剩下这几个,你都见过了的。”

    凤长悦想到千初凝的神情,不由得感叹。

    如果不是阿夜亲口说,只怕谁也不会相信,他们之间看似深厚的情谊,其实也就是大家一起打过一次怪兽吧…..

    这份心思,还真是难得。

    见凤长悦不说话,轩辕夜手肘支撑着身体,就那样看着她,嘴角依然噙着几分笑意。

    虽然因为她的信任而宽慰欣喜,但是见到她吃醋的模样,竟是更加欢悦。

    这种感觉很微妙,心底像是不断溢出温热的泉水,让他整个人都十分舒畅。

    他眸子紧紧的盯着她,而后道:

    “这么长时间没见,你只有这一句想要同我说的吗?”

    凤长悦瞥了他一眼,看到他那一身风流身段,压下心中想要再度扑上去的念头,认真点头:

    “不然呢?“

    轩辕夜静静的看着她,而后忽然靠近。

    “可是……“

    他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脖颈,整个人都靠了过来,一只手已经揽住她的腰身,向自己怀中一带。

    “白天你把我拒之门外,难道…晚上也要这样?嗯?”

    凤长悦耳尖陡然一红,只觉得温度忽然高了许多。

    一段时间没见,这男人真是越发的…..

    若是被泽尔等人听到轩辕夜这话,只怕一口老血都要吐出来!

    君上!说好的高大上呢!说好的冷静自持呢!

    以前那么冷酷残暴的君上,怎么好好的,就忽然变成这样了?!

    凤长悦反应了片刻:“那你想怎么样?”

    轩辕夜剑眉微扬:“要补偿。“

    “什么补偿?“

    凤长悦问出这句话,顿时后悔了!

    他们两个之间,还能怎么补偿?!

    看着轩辕夜陡然暗沉下来的凤眸,有那么一瞬间,凤长悦是想要收回自己方才那句话的,但是已经晚了!

    轩辕夜哑声——

    “就这样——“

    说着,已经再度吻上凤长悦的唇瓣。

    两人都在一张床上,凤长悦方才坐起来之后,就挨着墙壁,姿态懒散,轩辕夜这一起来,一靠近,顿时将她逼入了角落。

    她的脊背紧紧贴着有些冰凉的墙壁,面前却是那张清贵而魅惑的容颜灵武逆天最新章节。

    耳边,似乎还萦绕着他黯哑的声音,她眼前就忽然一片暗影袭来。

    一个反应不及,唇瓣就已经被含住。

    她心神一颤,却是没有躲闪的意思。

    轩辕夜原本揽住她腰身的手臂,往前了一些,将她的双手反剪到身后,另一只手则是捧着她的脸,指尖微动,便是已经将她脸上的面具取下,一片滑腻柔软。

    窗边清淡的月光洒进来,正映亮她墨玉般的眼眸,一片澄澈,此时又因为连番的亲吻而沾染了几分情动。

    轩辕夜看的心头一紧,身上都仿佛起了火,整个人都压近了几分。

    两人紧紧相贴,周围一片静谧,唯有微微的喘息,平添几分暧昧。

    许久,他才松开。

    他身体一动,将人揽住,自己斜躺在那里,让凤长悦躺在自己的怀中,垂眸看了她一眼。他的凤眸之中一片炽热,带着压抑,声音却是黯哑的不成样子。

    “睡吧。”

    凤长悦眨眨眼。

    “你不睡?”

    轩辕夜沉默。

    他现在怎么可能睡得着!?可是又舍得不离开,只好就这么受着。

    看到凤长悦眼底的晶亮,他唇角微微勾起,几乎满室繁花盛开。

    他伸出手,捂住凤长悦的眼睛。

    “乖。”

    他怕再看下去,再多看一眼那双澄澈纯粹而只有他一人的眼睛,他就真的控制不住了。

    凤长悦睫毛微颤,他掌心微痒,却闭上了眼睛,让她依偎在怀中。

    片刻,她才低低道:

    “好。”

    这一夜,睡不着的当然不止轩辕夜自己。

    轩辕夜休息的地方,虽然距离广场很近,但是和其他三大家族的距离却并不是很近,所以相互之间也并未有什么交流。

    因为尚未确定轩辕夜到底为何会带着黑刹前来,态度并不明确,所以各大家族虽然心中忐忑而不安,但是最终却是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按兵不动,静观其变。

    这也让泽尔和赤一少了许多麻烦。

    然而两人也并没有睡。

    黑刹的人分为两队,在外面看守着,泽尔和赤一则是在轩辕夜的房门外,看似严格坚守,实际上,里面空无一人。

    抬眼看了看天色,赤一脸色依旧冷硬。

    泽尔在一旁,见到他这动作,心中好笑。

    “这已经是你第十三次抬头看了,你什么时候也这么沉不住气了?“

    泽尔话中带着揶揄,赤一这人向来心志坚定执拗,但是性情也十分沉稳,他面上看着虽然没什么,但是频繁的抬头确定时间,已经算是极大的波动了。

    他在不安或者在意什么?

    泽尔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全职仙师。

    赤一没说话。

    泽尔脸上浮现几分了然的笑意:“我说,你也不用看。反正今天夜里,君上是肯定不会回来了,你看一百遍也没用。“

    君上白天遭受了那样的待遇,刚刚安顿好就趁着夜色走了,想也知道是去干什么了。他们等着就好了,瞎搀和什么?

    赤一心里当然知道这些道理,但是这不代表他接受。

    “她胆子未免是有些大…..“

    他的话刚说了一半,泽尔就像是见鬼了一样看他:“你疯了吗?这脾气不还是咱们君上宠出来的?“

    否则,换成任何一个人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君上不都要刮下对方一层皮来?

    君上喜欢,这就够了。

    赤一再度沉默,眉宇之间却是浮现几分冷色。

    泽尔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虽然一开始他也觉得那么一个废柴丑女配不上自家君上,但是这么长时间,已经足够看清楚那是个怎样的人。

    她如今已经是七星灵宗,而且似乎炼丹也非常不错,这样的进步,这样的天赋,绝对可以了。

    再说,有君上那么坚决的庇佑和疼宠,她是必定会走上那个位置的。

    还不如开开心心接受。

    而且,来之前和林远聊了几句,似乎林远已经打心眼里认同了她,虽然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但是林远毕竟是黑刹大统领,他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他若是肯定了凤长悦,那么就说明她的确是值得这一切的。

    泽尔心里,总归已经是乐见其成,所以虽然对自家君上竟然半夜溜出去找自己老婆这事儿有点无语,但是也觉得素来无情冷血的君上能变成这样有血有肉的模样,也挺好的。

    以前那样冰冷狠决的君上,仿佛什么都不会影响到他的君上,虽然强大,却也孤独。

    现在这样,有个人可以在他身边,让他沾染七情六欲,让他牵挂想念,真的是一件好事。

    想到这里,泽尔看赤一的表情就越发的嫌弃。

    “君上毕竟是君上,赤一,你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

    这句话已经带上了几分严肃,赤一扭头,看到泽尔眼中的认真之色,微微一愣,而后眉头微皱。

    他自然知道这个道理,甚至他也并不反对君上去喜欢并且疼宠一个女子。但是…..

    他对那女子,又岂止是喜欢?岂止是疼宠?

    他分明将她看的比自己的性命还重要!

    这样的君上,若是她的身份一直不暴露也就算了,若是一旦被有心人知道…..

    到最后,遭受最大危险的,终究还是君上!

    泽尔见他这样,也不再说什么。

    反正他觉得,那女子,有一天一定可以站在君上身边,正大光明,光辉无限。

    ……

    “真的?你确定这个消息是真的吗?”

    凌朗再度开口询问了一遍,以免自己没听清别笑哥抓鬼呢。

    雪栖走到桌子旁坐下,入夜有些寒气,况且这时候已经没什么外人,他就将外面的黑衣换掉,换上了自己的那一身银白的狐裘。

    毛茸茸的领子包裹着他修长的脖颈,却衬得他愈发的容颜似玉,昏黄的光照耀在他脸上,一贯苍白的唇色沾染了几分暖色,看起来越发的温润。

    他淡淡点头:“这消息是从凌家传出来的,自然不会假。白天的确是有一个红衣少年将那人挡在了门外,听说极其不给面子,千族众人都惊呆了。不过,最后那人也没追究。“

    也真是奇怪了,那男人可没这么好的脾气,被人这么对待,还能忍住?

    卡西尔嘴角却是已经咧开了大大的笑容,肩膀一抖一抖,就差没有拍桌子笑了。

    雪栖瞥了他一眼,心中似有觉察:“怎么?你知道什么?”

    他没见过那男人,但是传言也听过不少,怎么想这个事儿都有点不正常。但是看卡西尔的神色,却似乎另有隐情….

    卡西尔终于大笑三声——

    “哈哈哈!他也有今天!”

    实在是太爽了啊!

    轩辕夜那小子竟然也有这一天啊!真是天道好轮回!平时总是在他面前秀恩爱,差点没闪瞎眼,现在可好,被自己女人挡在门外,爽了吧?高兴了吧?哈哈哈哈哈!

    卡西尔绝对不是因为自己追妻之路太辛苦,而对一早就在一起的轩辕夜和凤长悦产生嘲笑!绝对不是!

    雪栖看着已经傻笑的不行的卡西尔,默默的往旁边挪了挪。

    想想自己也是够辛苦的,拖着这么一副病秧子的身体,居然还要跟这个奇葩,不对,这两个奇葩在一起行动,他都怕自己还没来得及让凤长悦给自己治病就先去了。

    不过,看样子,卡西尔似乎和那男人很熟悉?

    “怎么?你和轩辕城主认识?他是做了什么事,让你耿耿于怀?”

    雪栖随后一问。

    卡西尔终于逐渐收敛了一些,眼角眉梢还带着几分得意,看着雪栖摇了摇头:

    “我和他,算是见过,不过至于这件事,暂时还是不要宣扬出去。”

    雪栖点点头。

    既然千族和凌家同时选择了忽略这件事,那么他自然不会愚蠢的将这件事情主动说出去。

    到时候,指不定自己就被人拿出来当靶子了。

    “我知道分寸。不过,就是有些好奇罢了。”

    敢这么做,凤长悦还真是胆子忒大了。

    当初伽陵学院最后和奥斯帝国一同迎敌的时候,轩辕夜已经被卡西尔带回去,最后才去观战的雪栖,自然是没见到轩辕夜和卡西尔两人,也就不知道这其中关系。

    卡西尔笑容神秘:

    “不用着急。反正很快,大家都会知道的——”

    哈哈恶魔超正义!想到轩辕夜竟然被凤长悦甩了个闭门羹,他心里就无比畅快!

    雪栖不再看他,原本以为好歹是越家的少爷,气度修养还是一等一的。

    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个…..

    雪栖微微叹气,觉得自己终究是这些年不多在意外面的事情,也常年都呆在那边,不怎么回来,所以竟是对这些人,这些事情都毫无了解。

    “你们在笑什么?

    蒂亚忽然从外面探头看来。

    卡西尔的笑顿时止住!

    蒂亚睁着双格外明亮的眼睛,语气带着点兴奋:“我好像听到你们在说长悦的事情?怎么样?找到了?不如咱们这就去看看?“

    雪栖默默转头。

    卡西尔深吸一口气,认真的看着蒂亚,语气诚恳。

    “不,你听错了。我们只是在讨论明天要怎么应付炼药大赛的事情。“

    蒂亚有些失望,却也很快恢复,听到这个事情,疑惑道:

    ”这个有什么问题吗?“

    卡西尔顿时被人狠狠打了一拳,有些胃疼。

    ”…蒂亚,你难道忘了,我们是冒充的炼药师吗?明天炼药大赛….“

    如果应付不过去怎么办?

    最关键的是,如果他们暴露了,岂不是要当着那些人的面把脸丢光了!

    他想想就觉得一阵头疼。

    雪栖也叹气。

    他也是假冒的,可是明天炼药大赛,似乎是所有人都要参加的选拔。怎么办?

    蒂亚奇怪的看了看他们两人一眼:“很简单啊!就说肚子疼啊!受伤了啊!他们总不能亲自来验伤吧?“

    两人呆住。

    雪栖看了卡西尔一眼:这就是你看上的女人?

    卡西尔硬着头皮:怎么了?够聪明!够干脆!

    雪栖淡笑:是啊,还跟你一样,够厚脸皮。

    卡西尔得意:那当然!也不看看本少爷是谁!

    雪栖:……

    真是白瞎了这一身好皮囊!

    ……

    第二天,炼药大赛就在广场不远处的一处山峰之上举行。

    凤长悦抵达的时候,才看到这地方竟是正对着广场,半山之上有一片平地,上面竟是漂浮着无数的石台!

    那些石台的大小都差不多,但是都是可以容纳四五个人的样子,似乎是用特殊的阵法维持,静静的悬浮在那里。

    看来,那就是今天炼药大赛的地方了。

    而此时,广场之上,也已经聚集了很多人双魂战最新章节。

    广场边缘的地带,是早已经设计准备好给众人观礼的,除了最上首的位置,此时依然被一层结界封闭着,无法窥视其中形貌,其他地方倒是都已经安排好了人。

    最靠近上首的,自然是几大家族。

    千族虽然是主人,但是在进行家族大会的时候,为了顺利进行,延续了一贯的习惯,将自己的位置也和其他三大家族都放在了一起,但是这一次,却是稍微有些尴尬。

    因为谁也没想到,轩辕夜竟然真的来了!

    不过在他来之后,千族的人就已经以最快的速度将现场的位置重新布置了一番,原本四大家族两两相对,倒也正好,轩辕夜来了之后,他们便是将现场的位置变作了近似圆形的场所,而轩辕夜的位置,甚至隐隐在中间。

    毕竟,只有这样安排,才是最合适的,其他家族才不会产生什么不满情绪。

    毕竟,论起实力身份来,谁也比不上轩辕夜。

    而外面的位置,也有一些,不过却是留给那些不甚重要的人了。视线也算不上好,估计只能看到个大概。

    不过现在倒是不影响,因为大家的视线,都是放在了那不远处的半山之上。

    准确的说,是那些漂浮着的石台之上。

    凤长悦三人抵达的时候,场上的人已经很多了,大约是因为已经在这里休息了一天,而且炼药大赛着实让不少人都心中激动,所以整体上比前一天来的时候倒是显得热闹了许多。

    三人的出现,也并没有引起多少注意。

    凤长悦看了看,便是找了一个比较偏僻的角落带着了。

    一眼看去,那最中间的位置,倒是还没有人来。

    想也知道,这样的场合,贵重身份的人必定是最后才登场的。

    凤长悦的目光不动声色的扫过,已经将现场的位置都摸了个清楚。

    凌朗找了一圈,看到那空着的位置,忍不住有些讶异,毕竟在他看来,虽然这场合,对轩辕夜的确是没什么吸引力,但是这里好歹是有着一个凤墨的啊!

    他居然没有第一时间来?

    别人或许会为了所谓的场面或者面子拖一拖,但是轩辕夜却绝对不是那样的人。

    毕竟,这里也的确没人比他的身份更加尊贵了。

    他悄悄的捅了捅凤长悦的胳膊:“喂,那人怎么还没来?是不是昨天生气了?“

    语气还带着几分调侃。

    凤长悦瞥了他一眼。

    凌朗嘿嘿一笑。

    昨天轩辕夜吃闭门羹的事情,他当然也是知道的,为此他先是震惊,而后就感觉到十分的爽快,毕竟不是谁都有这份运气看到这场景的!

    他心里也一直想着这个事儿,轩辕夜到底会不会追究呢?

    凤长悦没理会他。

    阿夜半夜翻墙的事情,只有她知道,也没什么解释的必要。

    看到那个空着的位置,她嘴角微微一挑,随后将视线投向了中间的位置我的左手里有一个帝国全文阅读。

    一个有着一双精明眼睛的男人,缓步走到了最中间的地方,一下子将众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他咳嗽了一声,目光从周围扫视了一圈。

    现场的人也都逐渐安静下来,心中变得激动起来——

    来了!

    那男人咳嗽一声,脸上带着合体的笑容:

    “老夫千青宏,乃是千族右长老,欢迎各位远道而来!”

    一声出,众人惊。

    右长老!

    虽然对千族不甚了解,但是能来这里的,也都不是等闲之辈,右长老的名号,他们也都是听说过的,那可是千族真正举足轻重的人物!

    听说整个千族,除了族长,就这位右长老的权力大了!

    现在,果然是他出来住处大局!

    一时间,众人看去的目光,再度多了几分仰慕和敬佩。

    “哼,什么右长老。分明是不满上面有咱们青松长老压他一头,才不肯说自己是第二长老,反而称呼自己为右长老——心思真是够多的!“

    某处安静的角落,千青松等人,都静静的看着这一幕。看着千青宏脸上得意的神色,都是心中不爽。

    而听到那一句“右长老“的时候,更是开始觉得恶心。

    千青松面色不动,对这些早已经不在意。

    若不是因为不忍心看到千族最后落到这种人手中,他也不会一直挂着第一长老的名号。

    多年前的那事情之后,他对这些东西都已经带上了几分厌恶,多看一眼都觉得费心,此时千青宏的这番话,心思昭然若揭,他心中却并无多少在意。

    反正,如今的千族,也已经和以前大不相同了。他也不再愿意多费那么多的心思。

    千青宏收到那些目光,心中满意,脸上的神情自然就变得好了一些,爽朗一笑:

    “想必诸位也都知道,在家族大会之前,我们都会进行一次炼药大赛。而这这些参加者都是从四大域邀请来的最顶尖的炼药师!炼药,需得不断学习,才能精进。所以,诸位能够前来,我千族实在是欢迎至极!“

    话说完,短暂的停顿,不少人都听得满心激动,鼓起掌来。

    对他们而言,千族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存在,是一个只有传说中才能接触到的等级,而现在,他们居然已经站在了千族的土地上,听着千族的右长老在这里讲话,并且即将在这么多身份尊贵的人面前炼丹,这是何等的荣誉!

    场中的气氛,因为这几句话,已经充分的调动起来。

    千青宏对这样的反应很是满意,稍微停顿了一下,才继续道:

    “诸位想必也都已经看到,在那边的山峰之上,有许多漂浮着的石台。那些,都是今天留给诸位炼丹的地方!”

    “参加炼药大赛的人,等会儿都可以直接上去,挑选一个位置。为了保障诸位炼丹的时候,能够不被外力干扰,那些石台之外,其实都已经各自设置了结界,诸位大可放心炼丹。”

    众人又是一阵议论纷纷,能做到这一步的,恐怕也只有千族了无限之升级系统全文阅读。

    虽然只是一场观赏兴致的炼药大赛,但是显然也是花费了不少心思。

    “今天,能够邀请到诸位,也是我千族的一大盛事!以往,参加评定的人都是我千族的长老,以及从四大域之中选出的绝对优秀的炼药宗师!但是这一次,却是稍稍有了一些改变——”

    看着众人好奇的目光,千青宏停顿了一下,脸上的笑容带着绝对的骄傲。

    “这一次,我千族族长,也会参加最后的评定!前三名,都是可以得到重大的奖赏!”

    众人惊呆!

    千族族长,竟也是要参加最后的评定?真的吗?

    那可是真正传闻中的人物!

    千族长老是什么样的身份,他们原本以为,这一次有幸能够见到一次就已经是极好的,没想到…..

    正在众人震惊的时候,忽然有一人惊讶出声——

    “快看!”

    这一声带着极大的惊讶和惊喜,以至于众人都是下意识的扭头看去。

    这一看,当即便是有不少人呆愣住!

    果然看到一个身穿白袍的老者,不知何时竟已经出现在了中间!

    他虽然发须皆白,但是脸容看着依然精神矍铄,一双淡然深沉的眼睛,仿佛历尽沧桑,包含了太多东西,让人捉摸不透。

    仅仅是站在那里,便带着一身气势,威严却又不会让人感觉压抑!

    这人出现的悄无声息,而且又是正中间的位置,身份已经不言而喻!

    凤长悦先前已经见过千青霖一次,但是因为当时站的比较远,而且她的心思大多放在了阿夜身上,所以对千青霖的印象并不深刻。

    而此时,却是可以看个清楚。

    她的眸光从他身上扫过,清清淡淡,像是在打量一棵树,一朵花一般平淡无奇。

    谁也不会想到,就是这个人,当年,将她的娘亲逼到了绝境!并且曾经对她的父母赶尽杀绝!

    对自己的女儿都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的人,又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凤长悦嘴角微微挑起,似乎在笑,眼底却是一片冰冷。

    千青霖站在那里,一身威严,周围无数仰望崇拜好奇的眼神,他早已经习惯。

    某一刻,他的心脏却是猛的一跳,一股寒意陡然从脊背升起。

    好像正有人冷冷的看着他一般。

    他心中一动,忽然抬眸。

    在这一刻,强大的精神力忽然散开!

    凤长悦却在之前的一刻就已经收回了目光,看向了别处。

    心里却是忽然想起方才看到的千青霖胸前的那一团火焰。

    形态逼真,只是一眼,就似乎可以感觉到那一股炽热的能量一般!

    她心中一凛,千青霖的实力,必定已经是八品炼药师之上异士居最新章节!

    她见过的这么多炼药师之中,只怕也只有苍离老师可以与他一较高下!

    不过可惜,师父的火焰和神火并没有可比性,同样的境界,千青霖肯定比师父更胜一筹。

    千青霖的精神力实在是太过强横,以至于凤长悦都在那一瞬间感觉到了一股压抑的感觉。

    不过她神色未变,早已经将自己隐匿在人群之中,完全不显眼。

    不少人也是觉察到了千青霖汹涌广阔的精神力,顿时都是心中一震。

    千族族长,果然名不虚传!

    千青霖收回目光,眼底却是多了几分深思。

    没有找到。

    他居然在自己的地方,被人暗中窥探却没找到人。

    他不会认为方才那一刻的感觉是幻象,到了他这样的境界,只会对一切都越发的敏感,而绝对不会产生这样的错觉!

    何况,还是这样重要的场合!

    没找到,并不影响什么。他的脸上波澜不惊,仿佛方才只是随意的看了一眼。

    虽然这一动作引起了不少人心中的波澜,但是看千青霖没什么动作,也都各自按兵不动。

    他苍老的眼睛从那些人身上淡淡扫过——

    “欢迎诸位——“

    众人屏息,生怕错过了一点,眼睛里面的神采都不太一样了。

    这和方才千青宏出来说话的场景,还是非常不一样的。

    千青宏在一旁满脸笑意,但是心里却是生出几分不舒服来,不过却没有表现出来。

    “这一次的炼药大赛,方才青宏已经说得非常清楚,我只是有两点补充——“

    ”第一,因为这上面的台子数量有限,所以其实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上去,而只能是实力最好的一批上去。“

    ”第二,今天这一次,诸位务必发挥最好的实力,因为这一次,各大家族都打算前来观看!“

    说着,顾不上去看众人惊讶的目光,他手微微一抬:

    “诸位,请——”

    话音刚落,旁边便是走来了一道魁梧的人影。

    “这样的场合,如何能不来看看?哈哈!千族长可真是客气了!”

    伴随着这一声爽朗的笑容,率先出现的,竟然是凌震天。

    他身后只带了几个人,满脸笑意的走到了自己的位置,还冲着千青霖拱了拱手:

    “多谢千族长相邀!“

    千青霖也笑着拱手回了一礼。

    “凌家主客气。“

    两人你来我往两句话,便是已经将一切都交代清楚。就算是一开始不认识凌震天的人,此时听到这名号,也都是震惊不已。

    原来那人就是凌家的家主?看着倒真是气势不凡……

    凌朗抬了抬屁股,打算往后面坐一点,被凤长悦一把拉住皇牌龙骑。

    “你要去干什么?“

    凌朗面色有点扭曲:”我往后一点,省的被认出来!“

    凤长悦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你以为,现在谁认得出来你?“

    况且,这一会儿,恐怕还真是没人会将目光放在他身上。他这么担忧,未免是有点想太多…..

    凌朗脸色红了红,不过在面具之下,看不太出来。

    这才想起,自己现在已经是另一张脸了。而且只要隐藏的好,绝对不会被发现。

    不过,就算被发现也没什么,毕竟这里不是西凌域!他凌震天就是想闹,也得问问千族的人是不是愿意!

    这么一想,他心里顿时安定了不少。

    而随后,东方云枫和越剑旭的出现,也是让场上的气氛一度变得无比安静。

    等三人都落座之后,加上最前面的千青霖,看着这一幕,无数人都在心中震惊咆哮——

    千族族长,东方云枫,越剑旭,凌震天…..

    四大家族的当家,此时竟是齐聚一堂!

    这已经是多少年没有过的事情!

    要知道,这些年,四大家族看上去相安无事,彼此之间井水不犯河水,但是私下里,早已经都是蠢蠢欲动,只是差一个最佳的时机挑破罢了!

    现在,四方霸主竟然同时在千族相会,只怕,也会掀起狂风暴雨来!

    还有一些人,则是悄悄的将目光放在了千青霖旁边唯一的空位之上。

    那个地方,可是比千青霖的位置更加中心的地方,也就是说,坐在那里的人,必定是身份地位高于千青霖的!

    而此时,其他三大家族的当家都已经落座,竟是都避开了那个位置!

    那个空位,一时间就显得越发的突兀。

    但是无人敢说,甚至连看也只是偷偷的瞟一眼,不敢多注视。

    因为大家都知道,那个位置,全天下,只有一个男人能坐!

    千青霖几人心中其实此时也都是几分忐忑。

    因为他们谁也不知道,轩辕夜会不会来。

    虽然人已经到了,但是这样的场合,那人只怕是没什么心思来看的。

    千青霖等东方云枫等人都落座之后,见轩辕夜依然没来,心中已经认定他今天是不会出现了,心里竟是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实际上,从昨天见到轩辕夜对千初凝的态度之后,他心里情绪就没有一开始那么乐观了。

    此时见他不来,心里竟是也觉得略微轻松了一些。

    而其他三人,见一直没人来,心中也是各自思量。

    场面一时有些过分的安静。

    千青宏接到千青霖的眼神,便是再度站出来,洪亮的声音传遍整个场地——

    “想必诸位先前也有所耳闻,想要上去那上面,要么有自己老师的推荐信,当然,老师的品级起码是七品中等炼药师足球皇帝。要么自己的实力足够强悍。而这个实力的底线,就是——四十岁之下,并且有着六品上等炼药师徽章!”

    一言出,众人都是傻眼!

    四大域之上,除了千族,一共才有多少七品中等炼药师之上的炼药宗师了?还要得到他们的推荐信?

    这里满足这个要求的,只怕是不够三十人!而另一个……

    四十岁以下的六品上等炼药师?

    这样有资格参加的人,更少!

    要知道,这些人之中,不少都是血气方刚天赋绝佳的年轻炼药师,他们大多是抱着一展身手的心思来的,就算比不过,好歹也算是参加过这一场大赛。

    但是他们都是达到了六品炼药师的水准,但是六品炼药师,和六品上等炼药师,根本是两个概念!

    突破六品之后,每进步一点,对炼药师而言,都是绝对的挑战!

    这里大多数人,其实都是初等或者中等六品炼药师!

    七品炼药师的是有,可是年纪却大多都已经超过四十岁了。

    能够有资格上去的,真的不多!

    这一道门槛,顿时去掉了百分之八十的人!

    凤长悦面色无波。

    凌朗在旁边忧心忡忡:“凤墨,你好像这两点,都不符合啊….”

    凤墨一直跟他一起,从来没见过那什么推荐信,而且身上也从来不会带着炼药师徽章。

    他上次见到的那个,也不过是才六品初等炼药师,根本够不着人家的门槛!

    虽然凤墨有着轩辕夜这个巨大的靠山,但是也不知道两人昨天那么一闹,今天轩辕夜会不会来还两说,又怎么在这样的事情上帮他?

    “凤墨,你是不是一定要上去的?“

    岳小棠在旁,也低声问了一句。

    凤长悦静静的点了点头,目光沉静而执着。

    两人都是有些头疼。

    就他们现在这条件,凤墨怎么上去?要什么,什么都没有啊!

    难道要当面甩出七品丹药,说这是自己炼制的?也太不靠谱了。

    凤长悦却是神色淡定。

    果然,看着场上一片愁云惨淡的样子,千青宏手掌一挥,忽然有人抬上来一块一人高的黑色台子。

    “鉴于一些炼药师常年闭关,或者忙于炼丹,没时间去更换自己的炼药师徽章。所以,我们准备了最后一个东西——“

    他的手指向那一块黑色玉石,通体晶莹,看着令人莫名的安定。

    “这是检测精神力的玉石,只要把手放在这上面,就可以迅速显示出精神力的等级。若是满足要求,自然也是可以有资格参加的。“

    “诸位——谁先来?“

    现场先是一片安静,很快,便是有一个年轻男人率先站了出来——

    “我先来我的手机连着塞伯坦最新章节!“

    那人看起来大约三十岁,身上的徽章是六品中等炼药师的徽章。

    他一步步走过去,看起来有些紧张,但是也有着几分信心。

    毕竟,他曾经也是炼制出六品上等丹药的,这测试对他而言,应该不算是什么问题!

    他先是冲着在场的几人行礼,千青宏已经站在了一旁。

    他将手放在那上面,闭上眼睛,精神力倾泻而出!

    那黑色玉石,隐隐发出一丝光芒,而后上面陡然浮现六颗星星!

    然而最后一颗星星,却是有些暗淡。

    这短暂的过程,那男人的额头之上,已经冒出了细密的汗珠,可见这一过程并不轻松。

    他睁开眼睛,看到那六颗星星,脸色一白。

    果然,千青宏遗憾的摇头:

    “不好意思,你并不满足要求。“

    那男人脸色越发的苍白,而且有些不甘,但是千青宏已经判定,他自然也是没有办法,最终只好就那样苍白着脸色走下去,脚步还有些摇晃。

    而后,陆续有一些人上去,但是能够过关的实在是少之又少。

    场中的气氛,几乎堪称悲喜两重天。

    终于,几乎所有人都已经试过。

    千青宏抬眼:“还有没有人要尝试?最后一个名额!”

    凤长悦从自己的位置上站起来。

    同时,一阵骚动,却是忽然传来。

    她扭头看去,一道白色人影,正朝着这边而来。

    “是圣女!”

    “她居然来了?不是说今天她不会来的吗?”

    千族的子弟今天不少参加的,但是唯独千初凝没来,因为她明天接受神火之权之后,会当着所有人的面炼丹,完成最后的仪式。

    没想到,她居然来了!

    她走进,脸上依然带着面纱。

    而这份涌动的气息尚在沸腾,就忽然消失,场中忽然莫名的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看向了另一个方向。

    一道颀长挺拔的黑色身影,也在逐渐靠近!旁边的人自动让开一条宽阔的道路,让那男人顺畅而来。

    无数人震惊了,怀疑了,猜测了——

    永恒之城城主,居然紧跟着圣女的脚步而来?

    他们是商量好的吗?

    凤长悦掀起眼帘,便对上一双暗黑深邃的凤眸。

    天下人追随他,而他,眼中只有她一人。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