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414 好久不见
    千青霖站在那里,不知为何竟是感觉到一阵手足无措,眼睛热切而期盼心里却还是有一些紧张的看着远处。

    而在他的身后,站着的人并不多,但是个个都是千族举足轻重的身份。

    千初凝不在。她原本是想要亲自迎接的,但是忽然有人前来禀报了一件事情需要她亲自去解决,她虽然心中想要早点见到那人,但是心里还是知道大局为重的。

    千青霖先前只是猜测,此时却是已经肯定,沉凝肯定和那人有交情!

    否则,按照那位的脾性,怎么可能会来?

    这还是那位这几年登位之后,第一次和其他几大家族公开碰面!

    千族虽然和其他三大家族之间的联系并不紧密,这二十年也一直保持神秘的姿态,但是并不代表他们对外面的形式就一无所知。

    相反,他们反而是对这些事情知道的最清楚的,否则也不会在东方家族和凌家撞上的时候,千青霖选择了那样的处理办法。

    轻重缓急,他心里无比清楚。

    他一生经历的事情太多,见过的风浪也是太多,那双苍老的眼睛里,平淡而暗含锋芒,但是此时,他一贯平和镇定的心绪,也是变得有些起伏。

    谁都知道,这一次,那位的出现,究竟意味着什么!

    这第一次公开的出现,他来到了千族,虽然只是名义上的观礼,但是这背后代表的意义,却是足可以让其他三大家族的人忐忑不安起来!

    这可是给了他们千族一个天大的面子!不,应该是给了初凝面子!哈哈!

    千青霖双手负在身后,面上平静似水,眼底却是已经有了一分难以掩饰的热切!

    很快,眼前就出现了一道暗色的轮廓!

    仔细看去,不难看出,正是一行人逐渐靠近!上岸!

    千青霖心脏猛地一跳。

    而身后的人,见到这场景,也都是心中暗暗震惊。

    之前听说那位要来的时候,他们还都有些不相信,但是此时真的见到人了的时候,却是怎么也无法压下心中的震惊!

    几人交换了个眼神,都是从对方眼底看到了几分难以置信和狂喜!

    真的来了!

    那个传闻中的男人!终于来了!

    纵然还隔着一段距离,看不清晰容颜,在暗沉的天色之下,却依然能让人清晰的感觉到那一股从内而外的肃杀之意!

    千族众人都是心中一凛,这才陡然想起那些流传已久的传闻!顿时都是再度一抖!

    听说,那人心狠手辣,十四岁就率领着自己的手下杀出一条血路,一路屠城血流遍野!

    听说,那人残酷无情,上位之后接连用最狠决的方法将永恒之城血洗!全部换成了自己的人!

    听说,那人冷血至极,对待自己的敌人总是能够采取最狠决的方式让对方备受折磨求死不能!

    听说,那人容颜丑陋,凶神恶煞,不可靠近…。

    想到这些,千青霖的心里忽然一突,但是想到初凝的神色,似乎也不太像是这样…。

    那一行人越来越近,通通一身黑甲,尽管天色阴暗,但是依然散发出不可违逆的威严气息!

    动作一致,排列整齐,两列人身穿黑甲,在身后那依然在波澜起伏的大海的映照下,显得格外冷肃!

    千族的人不自觉的站直了身体,神情变得越发的认真起来。

    一人低声喃喃:“那些…。难道就是传闻中的黑刹吗?”

    包括千青霖之内的几人都是心中一颤。

    黑刹之名,他们也都是知道的,传闻,那是那人手上最锋利的剑,所到之处,片甲不留!

    他居然带着黑刹来了…。

    千青霖眼皮跳了跳,而后仔细看了看,只有两列人马,加起来一共也就二十几个人,心里暂时松了一口气。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黑刹来了,但是这么点人数,看着应该不像是打算来挑衅的。

    “可能…是为了表示正式?”

    一人在身后小声说了一句,千青霖顿时心情更加放松了。

    对啊!带这么二十几个人,应该也是为了看起来正式一些吧?

    这么一想,几人脸上的肌肉都是放松了不少,千青霖脸上的笑意更加灿烂。

    两队黑甲突然站定,分列两旁。

    千青霖呼吸一顿!

    一道人影,终于出现!

    身形颀长,一身黑袍,袖边绣着淡淡的银色龙纹,随着走动发出淡淡清光,腰间一条黑玉带,勾勒出极好的身形,除此之外,周身没有任何多余的坠饰。

    分明是简单至极的衣服,穿在那人身上,却偏偏无比清冷尊贵,只是这样看着,都让人心生叹服。

    而后,那人缓缓抬头,直直看了过来——

    一张纵然是男人也不得不惊艳的清隽容颜,就这样乍然出现!

    此时天色有些昏暗,雾气逐渐消散,似乎天边有一道光,静静的洒下,正映出他的姿容。

    一双无比冷清深沉的凤眸,淡淡看过来。

    千青霖心中剧烈一颤!竟是不自觉的转开了目光!

    那人的眼神!分明是平静之极额,然而他看了一眼,却忽然失去了对视的勇气!

    千青霖已经许多年没有过这样狼狈过!

    而这不过是因为对方淡淡扫来的一个眼神!

    千青霖只觉得那一霎,自己心中所有的心思都被看透了一般,被人毫不留情的劈开,暴露出来!

    狼狈。

    是他此时唯一能够想到的词。

    方才看到那人之前,他心里其实是抱着一点小心思的。

    虽然有着那样多的传闻,但是这毕竟是第一次见,他知道永恒之城这些年越发的威重,其他几大家族对他越来越忌惮,他心中虽然没有对峙的想法,但是却也想要进行一场小小的较量。

    他毕竟是千族的族长,希望能够尽量和对方保持一个水平的姿态。

    然而他没想到,这几乎浅淡的没有痕迹的心思,也被对方看了个清清楚楚!

    他确信,自己方才从那一双波澜不惊的寂静凤眸里,看到了三分冷意,一分嘲讽。

    剩下六分,是毫不在意。

    千青霖迅速调整了自己的表情,再度看去的时候,眼神再也没有和轩辕夜对视过,脸上的笑容诚挚而有利——

    “永恒之城城主能前来,真是我千族之荣幸啊!我,千青霖,代表整个千族,欢迎阁下!”

    虽然对方的年纪看起来不过二十岁,分明是他的晚辈,但是千青霖却是一点都不敢托大,非常客气。

    轩辕夜缓步而来。

    千青霖身后的人看的越发清楚,一时都是有些呆愣。

    这世上,竟然还有着这样风姿的男人…。

    “千族长客气。”

    轩辕夜淡淡开口。

    千青霖嘴角笑意微深,正打算再说两句客套客套拉拉关系:“哈哈!轩辕城主客气,你可是我们的贵客!”

    轩辕夜眉眼不动,周身气息冷清尊贵,不可高攀。

    千青霖尽量让自己不去在意,脸上的笑容是这几年最真诚的。

    “其实这一次,原本沉凝是要一起来的,只是临时有了些事情,所以没能来。她若是见到你,必定十分高兴啊!”

    轩辕夜神色淡淡。

    千青霖心中一喜,越发侃侃而谈。

    “你也知道,家族大会即将开始,圣女的授权仪式也即将举行,她这两天都一直比较忙碌,而且之前幽冥之藤暴动,她也着实费了不少心力…。”

    “神火之权?”

    轩辕夜忽然开口,淡淡反问。

    见他居然对这个感兴趣,千青霖心中越发的激动!

    这人看着虽然没有传闻中的可怕,但是那么多流言,也不可能完全没有依据,起码看着就已经足够冷漠尊贵,没想到居然还对初凝的事情这样上心!

    千青霖身后,千族的几人也是心中讶异,没想到轩辕夜竟然开口就问了这。

    神火之权是即将授予千初凝的,他此时开口询问,难道是…。

    想到这一次的请柬乃是千初凝亲自执笔,众人心中都是一阵沸腾——

    说不定,对方就是看在那请柬的份上,才来的?

    千青霖笑着点头:“是啊!家族大会之上,最重要的事情,其实就是初凝的神火之权的仪式…。”

    轩辕夜眉眼之中闪过一丝冰冷的光泽,却是无人看到。

    神火之权?

    怎么可能是千初凝的?

    呵。

    千青霖心中激动,说话也就不再那么端着,满脸笑容:“看样子,轩辕城主和初凝的确有几分交情,她之前一直没有说过,期盼你来的时候,我还一直以为那丫头是想多了呢!没想到…。哈哈!”

    没想到,轩辕夜竟然这么给面子,真的来了!

    轩辕夜面色无波,一贯的冷清,手指碾了碾,最终还是压下了心中想要直接将千青霖打飞的想法。

    而在轩辕夜身后的泽尔和赤一看着,则是敏锐的觉察到了轩辕夜的不悦。

    但是…君上不悦,什么时候竟是选择隐忍不发了?

    看来,千青霖真的死定了…。

    千青霖想到已经抵达的其他三大家族的人,心思一转,便笑道:“既然你和初凝早就认识,那我也就不客气,喊你一声‘贤侄‘…。”如何?

    咔嚓!

    话没说完,千青霖就被忽然传来的动静吓了一跳,话语被生生打断!

    他心中一惊,抬头看去,却见是轩辕夜身后的两列黑刹已经并在一起,不过是简单的转身挪动,生生的弄出了一股肃杀的血腥气息。

    那一身黑甲在不算明亮的光线下,格外扎眼。

    千青霖太阳穴突突,随后意识到自己方才那话说的过分了。

    轩辕夜瞟了他一眼,声调冷淡:

    “千族长,我唯一的叔叔,早早几年前就死了。这一声,我看你担不起。”

    早就死了!

    当然早就死了!

    谁不知道你轩辕夜一夜之间,几乎杀尽了永恒之城!

    千青霖眼角抽了抽,嘴角的笑容也有些僵硬。

    “呵呵,老夫知道…知道……那,轩辕城主,请——”

    轩辕夜长腿一迈,直接行动。

    他的身份,用不着和千青霖客气,方才容忍他说那两句话,不过是为了那神火之权。

    他走了两步,忽然问道:“这一次,人都来了吗?”

    他问的,自然是凤长悦。

    千青霖却是以为他问的是其他三大家族的人,当即点头:“东方家族和凌家的人都来了,这会儿,越家的人应该也已经抵达。”

    轩辕夜眸色微冷:“我没有问他们。”

    千青霖一愣,想了又想,除了三大家族的人,就只剩下一些炼药师了啊?

    但是那些人,轩辕夜这样的身份,应该是看不上的吧?

    虽然这么想,千青霖还是点点头:“除了他们,还有一些甄选出来的外来的炼药师,前来观摩。如此也热闹一些…。”

    说着,一行人已经越过了结界,进入了千族真正的核心地盘。

    轩辕夜忽然顿住脚步,看向某个方向——

    他眸色微深,心中却是忽然安定了下来。

    这气息,纵然隔着这样的距离,他依然能清晰的感受到——她在这里。

    看到他停下,千青霖有些莫名。

    “轩辕城主,你这是再看什么?”他扭头看了一眼,“中间是即将举行家族大会的地方,在那周围,是其他三大家族休息的地方,当然,这其中也有您的地方。”

    想到方才轩辕夜问的话,他又补充了一句:“外面的那些,是外来的炼药师休息的地方。”

    轩辕夜抬脚走去。

    千青霖连忙问道:“您现在是想要去自己的地方看看吗?就在那——”

    千青霖眼睁睁的看着轩辕夜走向了旁边的方向,心中忐忑了一下。

    那里可是东方家族的方向啊!他怎么…。

    哎?他怎么冲着最外面的地方去了?

    “您等等!不是那边!”

    千青霖喊了一声,连忙追上。

    …。

    而在轩辕夜来到的同一时刻,三大家族的人,都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

    已经在自己的地方休息的凌震天手中的茶杯差点甩出去,不可置信的抬头又问了一遍:

    “你说谁来了?!”

    因为过度的不可置信,声调都微微变化了,眼睛也瞪大突出。

    “家主,的确是那位来了。”

    凌木微微垂眸,声音一贯的平稳。

    实际上,他也是心中有些震惊的。

    毕竟,除了之前在西凌域,那人从来没有什么行踪消息,神秘莫测。

    谁能想到,他居然来到了千族?

    千族的人到底怎么想的?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这般惊人?

    各大家族就算是考虑到对永恒之城的尊重,也会在要不要邀请的时候十分纠结。

    当时如果不是因为他自己去了西凌域,他们家族大会的时候,也绝对不会写请柬去的!

    这么多年,永恒之城地位超然,他们写了请柬,被无视就算了,如果被认为是想要抱大腿招来厌烦,那才是得不偿失!

    可是千族居然写了!

    最关键的是,那人居然真的来了!

    这怎么可能呢?这怎么可以呢?!

    只怕此时,得知这个消息的三大家族都坐不住了!

    凌震天手中的茶杯差点被捏碎,慢慢消化了这个消息,脸容逐渐变得扭曲起来。

    气氛僵冷死寂。

    “砰!”

    他终于没有将那茶杯扔出去,却也是狠狠的放在了手边的桌子上,神色无比阴沉!

    凌木抬眼,果然见到那茶杯顷刻消散成齑粉。

    “千族的人真是——”

    无耻!

    凌震天的话没说完,脸上的神色已经能说明一切了。

    千族不声不响的,没想到一来就放出了大招!

    轩辕夜什么身份?他居然来参加千族的家族大会!

    他原本还因为和轩辕夜打过一点交到而暗自窃喜,想着到时候打其他家族一个措手不及,没想到!千族居然抢了先!

    现在,谁都知道,轩辕夜第一次出现,是为了千族而来的了!

    凌木垂着眼睛,心中拂过几分嘲讽,面上却是依然平静。

    他迅速平息了惊讶的情绪之后,便是迅速确定了一件事情——

    她一定也在千族!

    没有理由,凌木心里已经敲定了这个猜测。

    除了这个原因,除了那个少女,他真的想不出,这世上还有什么理由,能够请得动轩辕夜亲自出马。

    凌震天豁然起身:“这时候人应该到了,我们还是去拜访一下,已经让千族占了先机,我们不能…。”

    凌木身子没动,抬头看了他一眼,平静提醒:

    “家主,您此时不宜去。”

    凌震天当即皱眉:“为什么!比不上千族这一手,起码要领先其他两家!”

    “您忘了之前的事情了吗?”

    凌木淡淡出口,凌震天一顿,忽然想到了什么,脸色顿时难看至极!

    “虽然已经尽力抹去一切痕迹,但是,按照那位的手段,未必查不出来。”

    凌木说的,自然是之前那晶石的采集点的事情。

    凌震天当时几乎是明知下面是轩辕夜等人,却还是带着人不断的攻击!

    中间隔着一层看不到东西的结界,双方都是发了狠的。

    可是,当时看不见,不代表之后就猜不到,查不到。

    凌震天脸色变换,心中情绪纷杂。

    他怎么忘了这件事!

    就算查不出来,产生一点猜忌,也够他喝一壶的了!

    凌震天僵在那里,面色之上竟是浮现一分死灰之色。

    凌木冷静平稳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内徘徊——

    “我们还是——静观其变为好。”

    另一边,东方家族的人听到消息,却是只剩下了震惊万分和不可置信。

    房间里面只有东方云枫和东方寒浠,听到这个消息,一同陷入了安静之中。

    东方云枫快速消化了这个消息,神色有些深沉莫测,负手站在那里,片刻之后,嘴角竟是忽然浮现几分笑意。

    “有意思。”

    沉寂多年的永恒之城,终于也要搀和到这些事情中了吗?

    说起来,他对那个传闻中的男人,还是有几分好奇的。

    什么“后起之秀”,什么“后生可畏”,这些词,一个都用不上。

    因为那人的境界早已经超过了这个水平。

    他现在,毕竟已经是永恒之城的第一人。

    身份尊崇,就连他也要用最正式的态度应付。

    东方云枫和凌震天不一样,他对轩辕夜没有那样过于忌惮甚至堪称卑微的姿态。

    因为他足够骄傲,也足够强悍。

    东方云枫虽然已经这个年纪,却还是保持着一贯的自负。

    这一点,东方寒浠和他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实际上,他在最开始的惊讶之后,倒是觉得有些期待了起来。

    他忽然转身,看了坐在那里,一派平静的东方寒浠,脸上忽然浮现几分莫名的神色。

    “我记得,你曾经见过轩辕夜的吧?”

    东方寒浠神色冷淡,闻言只是颔首。

    岂止是见过,甚至算是曾经共生死呢。

    不过,这个生死,可能只是对于他自己而言。

    他知道轩辕夜比自己强,当时没摸透,现在也懒得猜测。

    反正只会更强。

    东方云枫看他的神色,心中已经猜到了一些。

    东方寒浠的资质,甚至比他还要好上一重,知子莫若父,在谈到轩辕夜的时候,东方寒浠是这个脸色,东方云枫已经可以隐约想到轩辕夜的境界了。

    不过,越是这样,他倒是越有兴趣。

    “若是有机会,你也去切磋一番吧。”

    寒浠从小天赋出众,几乎从来没有遇到过什么挫折,也几乎没有和人认输过。

    除了轩辕夜。

    所以,他这一次,难得站在一个长辈的份上,希望东方寒浠去比一次的。

    东方寒浠抬眼看了他一眼。

    “这是我和他的事情。”

    东方云枫便没再说话看着窗外的景色。

    这里是距离广场最近的地方,从这里正好可以看到那正在忙碌之中又十分神秘的场景。

    实际上,对他而言,没什么神秘的。

    毕竟他曾经见过不止一次。

    “你出去吧。”

    他忽然开口。

    东方寒浠心中冷笑一声,立刻起身离开。

    房间里就只剩下了东方云枫一人。

    他冷肃的神情,逐渐变得柔和,又带上了几分涩然,最终,还是化为了一片冷硬。

    这里,早已经没有了那人,自然就没有任何可怀恋的。

    轩辕夜也来了,看来这一次,千族也想要狠命的折腾一次。

    也不怕把自己折腾死。

    他嘴角扯了扯,眉眼之间,依稀可以看到年轻时候的风姿,眼底却是一片漠然。

    他要看看,好好的看看。

    最后抵达的越家,刚一来就听说了这个消息,顿时都感觉不太好了。

    谁来了!?

    那个人?!

    开什么玩笑?!上位几年没出现过,千族一出手,他就来了?

    还带着心腹?甚至…。黑刹也来了!

    这是要做什么!

    越剑旭头疼不已,只觉得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

    原本以为千族只是想要借此机会重新证明自己的地位,但是没想到,居然来了这么一招!

    他们怎么请得到的?

    “家主,您看怎么办?听说是千族族长亲自去迎击的。”

    说话的人有些不平。

    越剑旭皱着眉头。

    能怎么办?

    那可是永恒之城!

    千族的人都出去迎接都没什么不可能的!

    “算了,静观其变。”

    听说凌震天和东方云枫一起来的,所以才派出了两大长老分别前去迎接,到了他这里,如果换成了千青霖,反而是有些不合适了,长老就长老吧。

    至于那人…。谁比他更有资格?

    他随即坐在椅子里,想到之后的事情,又问道:“之后的炼药大赛,你可是有把握?千族毕竟是千族。”

    身后之人闻言,欢快的笑起来。

    “家主放心,飞城也已经抵达了,只是我暂时还没有和他碰面。他的水平,我不敢保证比得过千族的那些人,但是在这些外来的年轻炼药师之中,绝对算的上是佼佼者。他出场,必定不会给您丢脸的。”

    这说话的人,正是连飞城的父亲,连兴裕。

    他自己只差一点就突破八品炼药师了,所以在越家的这些供奉长老之中的地位也很高,算是非常受重视的。

    而他也对自己的儿子非常有信心。

    越剑旭这才舒了口气。

    虽然那一场炼药大赛说只是一次观赏兴致的比赛,但是谁也不会愿意输的很难看,暗中都在较劲。

    “这样就好。这里毕竟不是我们的地方,去告诉他们都收敛一些。不管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都一定不要擅做主张。”

    连兴裕连连点头。

    “对了,我们离开的这段时间,他怎么样了?”

    越剑旭说着,眉宇之间浮现几分疲惫。

    对这个儿子,他真是无奈至极,怒其不争。

    “您放心,听下面的人回禀,少爷一直呆在自己的地方,从来没有出来过。应该是上次知道招惹您生气,所以在反省吧?”

    “哼!他能知道反省?”

    越剑旭闻言,不但心情没有放松,反而是皱紧了眉头。

    卡西尔的性子,他最是清楚,就算是再被软禁五年,他也只怕学不会收敛一下那一身的脾气!更加不知道上进!

    好在他不止这一个儿子。

    下面的人见他的神色,都是不敢再说什么,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都是带着嘲讽。

    果然,家主厌烦谁的时候,看他做什么都讨厌!

    什么少爷,将来也不过是受人欺凌的命罢了!

    而此时,他们心中那个“无用”的少爷,此时正无奈的看着蒂亚,再一次将她拉着走向偏僻的角落。

    “我说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明显!你这样满是好奇的看着,谁都能看的出来我们有问题啊!”

    卡西尔现在真的有点后悔了,他带着她来,难道是脑子抽了吗?

    蒂亚看了他一眼:“我没有啊!我只是看一下那些人里面,是不是有长悦啊!”

    说道凤长悦的名字的时候,声音又压低了许多,眸色清明,十分澄澈。

    卡西尔被看的没脾气,他要怎么告诉她,在这里的这些人,几乎个个都是炼药师,个个精神力都是强悍的不行。别说她这么直直的看着,就算是有心的看上一眼,人家也会注意到的!

    “反正你如果不想被发现然后被乱棍打死,就给我老实点!”

    蒂亚撇撇嘴,却也真的不再继续那样,老老实实的跟着卡西尔身后。

    卡西尔心里叹口气。

    他那时候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真的在学院里面,答应了蒂亚的要求。

    千族举行家族大会的事情,他最是清楚的,想到凤长悦这一次也应该会来,就直接带着人来了,毕竟这是能最快找到人的办法。

    他搞了几个炼药师的徽章,终于混了过来。

    但是没想到,从一上船,到现在,蒂亚一直执着的寻找着凤长悦的身影,大有将这些人都看过来一遍找人的意思!

    这不是找死吗!

    他们现在可是偷偷混过来的!

    万一暴露了,死不死另说,光是丢人就已经够他受不了的了!

    听说三大家族的人都已经来了!

    他当然要避开点!尤其是自家那个老爹,当然,还有一些熟人。

    想到这些,卡西尔眉头皱的更紧,只觉前路渺茫。

    蒂亚见他这样子,拍拍他的肩膀,十分义气的说道:

    “你放心,真出了事儿,我帮你顶包!毕竟是我要求你带着我来的不是?”

    卡西尔默默吐血:“不用了。”

    她那点身板,还真是不够看的。

    蒂亚还想说点什么,无意间看到一道身影朝着这边走来,眼睛顿时一亮。

    “怎么样?打听到什么情况没有?长悦是不是在这里?”

    她虽然压低了声音,但是语气十分迫切,眼睛也闪烁着明亮的光彩。

    三人的脸上都带着面具,但是雪栖一靠近,那一身清雪一般的气息,就十分容易辨认。

    看到他苍白的唇色就知道肯定是他。

    方才他们派他出去查探情况,也不知道到底查到了什么没有。

    雪栖看她的样子,其实不太想回答,转眼想到自己肩膀上被拍的那两下还青着,眸色微微一冷。

    “没查到她的消息。”

    蒂亚脸上难掩失望。

    “不过这也是正常,毕竟我也觉得,她不会用真实身份前来。”

    雪栖又说了一句。

    来的那些炼药师之中,他已经旁敲侧击查找了一半还多,但是根本没有几个女炼药师,他都一一看了,都不是她。

    如果她没来也就算了,若是来了,那么肯定是混在这一群炼药师之中,以男人的身份。

    “真是…”

    伪装的太好了。

    雪栖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貌似是赞叹,但是听着怎么都有点怪异。

    卡西尔嘴角抽了抽。

    其实这也可以想到,而且凤长悦那人,装扮伪装的能力,的确是他见过的最好的。

    她若是真的想要隐藏在这里,肯定从头发丝伪装到脚趾,走路姿态说话语调等等等方面都可以改变的彻底。

    “算了,再等等看。很快就是炼药大赛了,到时候肯定能有消息的。”

    见蒂亚情绪有些低落,卡西尔忍不住安慰了一句。

    说完,就看到蒂亚陡然一拍手:“对啊!我怎么没想到!”

    一般她这样高兴的时候,都喜欢找个人抱住庆祝。

    卡西尔傲娇的站着,等人主动扑过来。

    看在她高兴的份上,他的怀抱就暂时借一下好…。

    “咳咳!”

    他一口气没喘过来,立刻被肩膀上的一股大力差点拍出去!

    蒂亚却是完全没在意,拍了拍他的肩膀,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

    长悦那么厉害,肯定可以一鸣惊人的!

    真想念她呀!

    转头一看:“咦?你怎么这个姿势?”

    卡西尔慢慢站直,面无表情,看了雪栖一眼,对上对方投过来的同情的眼神,顿时就怒了!

    看什么看!你不也是被拍了吗!肩膀还肿着的吧?

    雪栖淡定,总比你好。你可能得挨一辈子打。

    卡西尔刚打算飞出去的拳头顿时收回,瞥了雪栖一眼。

    算你会说话!

    雪栖更同情他了,摇摇头,心中竟是无比悲悯。

    “哦,对了,那些人都来了。”

    卡西尔无所谓:“我当然知道他们都来了。”

    他们,自然值得他们各自的家族。

    “我说,那人也来了。”

    雪栖的神色有些奇异,而后缓缓说了一句。

    卡西尔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而后陡然一惊:“谁?”

    雪栖不说话,给了个肯定的眼神。

    “这一次,真是要乱一乱了。”真是令人愉快的消息啊。

    卡西尔反应了一刻,嘴角抽了抽。

    想到千族中的那人,又想想还没见到的凤长悦,再看一眼正高兴的蒂亚。

    卡西尔痛苦的抱住头。

    轩辕夜来的消息,很快就像是长了翅膀一样传开。

    毕竟这是非常值得高兴,也非常长脸的事情,况且来了就是来了,也没什么好遮掩的,毕竟之后家族大会,大家都会见到,早一会儿知道更好。

    一时间,几乎所有人都沸腾了起来!

    有的人敬畏而好奇,想要一睹传闻中男人的模样,有的人兴奋而忐忑,不断猜测这后面到底意味着什么,难道千族已经打算和永恒之城联手了?那其他三大家族怎么办?

    但是来的这么光明正大,反而让人不好猜测了…。

    凤长悦一直呆在自己的住处,并没有出去,也没人前来告诉她,这个震撼的消息。

    但是她还是知道了。

    她原本正静静的坐着,还在想小白说的那些话,心情刚刚平复下来,就陡然感觉到手指之上,一股炽热的温度陡然传来。

    她心头一跳,睁开眼睛,低头看去,朕看到那一枚纯黑色的戒指,此时正散发出极致而熨帖的温度,从指间传到了心底。

    她心脏跳动的速度陡然加快,红唇渐渐弯起,形成一抹纯净而妖娆的笑容。

    约定的时间,真的已经到了!

    小白觉察到她的心绪变化,立刻知道了她心中想法,顿时不高兴了。

    那男人居然来了!在它刚刚打算和主人再单独相处一段时间的时候?

    还能不能好好玩耍了!

    小白气鼓鼓的甩了甩尾巴,十分幽怨。

    旁边一直休养生息的小彩斜着眼睛看了它一眼。

    “想什么都没用,毕竟主人高兴。”

    小白越发的气愤,却又因为这是实话而不能发脾气,最后只好坐起来,两只爪子抱在一起,怒气冲冲,质问:

    “主人高兴,我当然也高兴!但是!谁来给我解释解释,我昏迷的时候,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片安静。

    小彩扭过头去,现在它可是神兽,而且是接近超神兽的存在,更重要的是,也是主人的契约魔兽,自然不用再理会小白。

    小白爪子都在颤抖,指着娃娃:

    “你说!”

    娃娃无辜的咬着手指,水灵灵的大眼睛一眨一眨。

    “唔…。”

    “你说说!它怎么就和主人契约了!?”

    小彩高冷。

    “还有这小青蛇,到底是怎么来的?”

    小白眼睛冷飕飕的看了一眼躺在旁边的小清。

    小清不屑。

    “还有!这颗蛋!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此时的凤长悦,也很想问问,这是怎么回事。

    她站在门口,一下子就看到了那道熟悉的人影。

    那双凤眸,直直的看过来,像是要将她吞噬了一般。

    她心头一颤,嘴角笑容微勾,看着他一步步走来。

    而后,一道白色的纤细身影,忽然挡住了视线。

    一道温婉轻灵的声音,忽然飘飘摇摇落下。

    “元夜,你来了?”

    千初凝说出口才意识到自己叫错了名字,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余光看到他们眼底的震惊之色,她脸上很快浮现一丝抱歉的笑容。

    “不好意思,我…我只是习惯这样叫你…。欢迎你,轩辕城主。”

    她落落大方,身姿娉婷,眉眼之中,具是那个一身黑袍,清贵逼人的男人。

    脸上,是得体的温婉笑意,眼底,却是几分熟稔,几分情谊。

    几乎溢出。

    “好久不见。”

    凤长悦抱臂,斜斜的靠在门上,眉眼微挑。

    ------题外话------

    收藏应该破一万七了吧,庆祝一下么么哒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