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413 他来了?
    当一切风浪都平息下来之后,整艘船上的人,脸上都露出了劫后余生的庆幸。

    除了最开始见到千初凝的时候,众人的情绪有些激动,此时终于等一切都结束之后,却是变得安静了许多。

    没有几个人看到周围那一片片嫣红血腥的场景,还能高声的喊出来。

    之前一阵混乱,有哪些人死了他们大都不太清楚。而此时稍微一清查,便是立刻知道了。

    又是免不了一番悲戚。

    粗略的看一眼,这一次,死去的人,竟是足足有三分之一!

    一起来的人,加上原本就在船上的,大约有五十几个人,但是方才那样的风暴之中,一下子死了十几个,此时便是只剩下了大约三十几个人。

    而这些人,也大多都是受了伤的。

    千初凝确定情况稳定之后,便是转身回去,黑船虽然破损了一些,但是有其他几个长老在一边辅助,也还算是顺利的前行。

    凌朗和岳小棠却是脸色苍白。

    岳小棠看着那逐渐恢复平静的海浪,神情绝望,脚下一动便是打算直接冲出去!

    凌朗立刻拉住她:“你疯了!”

    这幽冥海就算是平静下来,又岂是他们可以应付的?

    岳小棠眼眶一红,却是死死的咬牙,而后挣扎着要冲回去。

    黑船在逐渐的远离,岳小棠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大!

    她一定要找到凤墨!

    她这一次来,一直在给凤墨添麻烦,现在好不容易到了这什么千族,他却不见了!她如何能安心!

    “凤墨!”

    她胸膛剧烈起伏,满心的悲愤,声音极为压抑,似乎是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的一般。

    “你放开我!”

    凌朗的力量比她大了不知多少,死死的箍住她,她心中着急,便是抓着凌朗的胳膊,狠狠的咬了下去!

    一个用力,最终顿时弥漫一股血腥味!

    她一怔,这才意识到自己究竟做了什么样的事情!

    见到她终于恢复了一点理智,凌朗抓着她,而后将人带到了自己怀中,声音紧绷。

    “你去了也是没用的。”

    “可是凤墨…。”

    “我去。”

    岳小棠愣住。

    凌朗却是已经将她推开:“我的实力也还算是不错,而且我的身份你也知道,我不会那么简单的放任他死的,我自己也绝对不会死的。现在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你在这船上好好呆着,我一定,将他带回来。”

    说着,便是松开手,而后便冲向了船身的最后方!

    若是此时来得及,应该还是可以找到凤墨的吧?

    岳小棠看着他脸上依然是带着几分无所谓的模样,眼泪忽然掉下来,胸口堵得难受,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凌朗的动作一顿,而后嘴角笑开。

    “你可别哭了,不然等我们回来,看到你这样子,肯定会不高兴的。毕竟你也不是太漂亮——”

    “你说谁不漂亮?”

    凌朗下意识回答:“我说你——”

    他忽然一顿,岳小棠神色也是猛的僵住。

    方才那声音是……

    两人齐齐回头,却见到船的边缘,忽然出现了一只手!

    那只手,白皙纤细,却充满了力量。

    而后,一道人影,忽然从下面冒了出来!

    一张熟悉的面容,就这样突兀的出现在眼前!

    这艘黑船非常大,而且因为此时众人都沉浸在死中求生的喜悦和心酸之中,都聚在前面,而这船尾的地方,只有凌朗和岳小棠两人。

    两人都僵住了身形,似乎不知该如何应付。

    直到那人终于上来,而后看着他们,勾唇一笑。

    “怎么?这么短的时间没见,居然不认识我了吗?”

    真的是他!

    凌朗心中一颤,只觉得整个人都忽然放松了下来!

    他心情复杂,不知该说些什么,最后只好打算先好好的教训一下这家伙——看看他下一次还会不会玩儿这么惊险的事情!

    “你这小子——”

    话还没说完,脚步刚刚迈出一步,便是陡然看到,一道娇小的人影已经冲了过去。

    岳小棠一下子扑到了凤长悦的怀中,而后紧紧的将她抱住!

    她什么都没说,只是整个身体都颤抖的厉害,纵然这样紧紧的抱着,凤长悦也还是能够感觉到她内心的激动。

    凤长悦想要将她推开的手,就轻轻的落了下来,拍了拍她的肩膀。

    “我没事。”

    岳小棠却是一点动作都没有,就那样抱着她,头也埋在她的肩膀处。

    凤长悦抬眸,却见到凌朗的神色有点愣怔,眼底有着可能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落寞。

    凤长悦第一次看到凌朗露出这样的神色,顿时觉得先前心头的那些压抑的情绪消散了许多。

    她嘴角微勾,眼中带上了几分狡黠的笑容。

    可能,凌朗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吧…。

    “小棠,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不要担心了。”

    岳小棠停了一会儿,终于直起身体,眼中没有泪水,但是眼眶却是红的厉害。

    他大约是也不太想凤长悦看到自己这模样,所以只是抬头瞥了一眼就迅速的低下了头。

    但是很快,她就重新振作起来,嘴角绽开一抹极为灿烂的笑容。

    “你没事真是太好了!我岳小棠的朋友,怎么可能那么简单就挂了,是吧?”

    凤长悦笑着点头。

    凌朗从后面走上来,神色已经恢复了一贯的不羁无谓。

    上下打量了凤长悦一眼,确定她真的没事之后,凌朗心里松了一口气,嘴上却是不打算留情。

    “怎么样?幽冥海里面,好玩吗?”

    凤长悦认真的点点头:“当然。”

    岂止是好玩,简直是惊喜!

    凌朗却是只纯粹的以为她也是在开玩笑,顿时也笑了。

    实际上,在那样的情况下,能活着出来,已经是极大的运气了。

    但是看凤墨的模样,似乎不用太担心,想到凤墨身上的确是有着两把刷子的,当下也不多问。

    “走吧!已经快到了!”

    凤长悦抬头看去,果然,船已经过了那一片区域,逐渐靠近千族的地域。

    而前面,隐约可以看到那一抹白色的身影。

    她眼睛微微眯起来。

    “那是…千族的圣女?”

    “嗯,是她帮了我们。否则不知道现在,我们能不能安全出来呢。”

    岳小棠点点头。

    她对那女子印象很深,虽然只是一道白影,但是就连她也觉得,那女子,的确担得起“圣女”两字。

    幸好因为她来得及时,他们这些人才能得救,最关键的是,很有可能也是因为后来那幽冥海的波浪变得平静了下来,凤墨才能活下来,所以岳小棠对这圣女的感觉还不错。

    凌朗闻言,却是挑了挑眉,心中不以为意。

    他和千初凝是认识的,不过可能是气场不和,他和千初凝素来没什么交情,但是她的天赋和本事,就连他也不得不承认,的确是他见过这么多天才女子里面,最出色的一个。

    但是尽管这样,他也不怎么在意。

    这里毕竟是千族的地方,出了这样的事儿,原本就和千族脱不了关系。

    他们出手,也是理所应当。

    凤长悦挑眉。

    圣女……吗?

    似乎很有趣很厉害的样子。

    似乎觉得凤长悦的态度有些过于平淡,岳小棠看了她一眼,却什么也没看出来,当下也没有在意。

    “不过,她是谁,跟咱们终究也没什么关系。凤墨,你能活着真是太好了——”

    凤长悦抬脚。

    “走吧。”

    她倒是好奇,千族,究竟是怎样的一番模样。

    岳小棠也不以为意,当下高高兴兴的向前走去。

    凌朗在最前面,姿态有些懒散,并没有其他人的紧张。

    凤长悦走在最后面。

    走了几步,她忽然回头,看向那片一派平静波澜不惊的大海。

    昏沉的天空似乎变得晴朗了一些,白色的雾气也消散了许多,一眼看去,那一片广阔无垠的深蓝色的海水,犹如一块瑰丽的蓝宝石一般,散发出一股神秘的气息,反射出醉人的光芒。

    只是一眼,她心里就泛起微澜。

    一道蓝紫色,骤然从眼前闪过。

    她嘴角微勾。

    那一片平静的海域之上,忽然飘荡摇晃起来,一*的海浪,叠加而来。

    似是在告别,又像是挽留。

    凤长悦眨了眨眼睛,眼中逐渐泛起几分笑意。

    “凤墨,快来!”

    她应了一声:

    “我来了!”

    千族——我,来了!

    那一道白色的身影早已经消失,似乎是急着赶回去,黑船在后面,经过一段时间的行驶,也终于抵达。

    所有人陆续从船上下来。

    凤长悦下来的时候,不断有目光扫来。

    因为她先前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而她掉下去的场景,也有一部分看到,此时见到她居然活着来了,心中都是震惊不已。

    但是这样的时候,谁也没什么心思去问,也知道这不是什么讨喜的行为,所以倒也算是相安无事。

    凤长悦倒是乐得清静。

    她腾空而起,而后落在地面之上。

    脚下,是平实的土地,远处,是连绵的群山,一眼看去,还能隐约看到那结界。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那充裕的灵力,像是不要钱一样疯狂的朝着她身体之内涌去!

    在幽冥海边缘的时候,灵力就已经十分浓郁,而这里,果然比那里还要更加丰沛。

    岳小棠感叹:“这里的灵力浓度,真是堪称仙境了啊!”

    她只是在这里站着,就感觉那灵力似乎要将她包围了一般!

    通体舒畅,简直不能更爽!

    “千族的人真是占尽先机。有这样的福地,比起我们真是事半功倍了。”

    岳小棠感叹了一声,话语之中无不羡慕。

    但凡一个正常人,突然来到这里,只怕都会发出这样的感慨。

    旁边不少人也面色惊喜,眼中艳羡。

    凌朗轻嗤一声。

    凤长悦目光静静的看着。

    这里,就是千族。

    ——她终于抵达。

    娘亲,您若是能知道,应该也会很高兴的吧?

    不过也不一定,毕竟她厌恶极了这个曾经给了她最大的磨难和伤害的地方。

    觉察到凤长悦的神色有些过于平淡,凌朗和岳小棠面面相觑,都是有些奇怪。

    就算再淡定,第一次来到千族,也不应该是这样的表情吧?

    如果没看错,好像凤墨刚才眼神之中,还带着几分审视的意味?

    他可是第一次来吧…。

    “欢迎大家来到千族。一路奔波,更加没想到的是,居然遭遇了幽冥之藤暴动,让大家受惊了。还请大家跟我来,稍作休息。”

    千夏荷似乎因为受伤,在抵达的时候就已经离开。

    此时出来招待他们的,是另外的人,看起来倒是十分客气。

    众人也不敢托大,连忙表示了感谢,随即跟着上前。

    凤长悦几人也是跟在了后面。

    觉察到似乎有几道目光扫过,她眉色微敛,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却隐约看到在另一边,比较远的半山峰之上,似乎正有一行人往这边看。

    其中一道目光,格外犀利。

    凤长悦心中微凛,立刻收敛了精神力,神色不变的继续前行。

    直到凤长悦一行人的身影消失,东方云枫一行人才继续向前走去。

    他不过是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但是似乎手下的人对那些人都比较好奇。

    在东方云枫的眼中,那些实在是没什么可看的。

    “那些也是前来观摩的炼药师吗?”

    东方兰夕心中好奇,便忍不住开口询问。

    千青宏笑着点头:“是的。都是最优秀的炼药师。”

    东方兰夕嘴角一扯,不过没人看到,语气也轻飘飘的带着几分不易觉察的不屑。

    “再优秀,也比不上千族不是?真不知道请他们来有什么——”

    话没说完,便是收到了东方寒浠警告的眼神,顿时讪讪的闭上了嘴巴。

    千青宏却是不以为意,反正这话也是夸赞他们千族的,只是心中忍不住感叹,原来东方兰夕的脑子,真的比想象中的还要蠢笨,面上却是笑意依然:

    “兰夕小姐说笑了。千族许多年未曾和外界交流,这么多年,想必也是出现了不少优秀的炼药师,请他们来,也是为了相互促进。另外,也是为了热闹一些。族长对这一次的家族大会,可是十分重视。”

    自从二十年前的那一次之后,千族就一直没有什么消息,这一次既然选择这样做,自然是做好了各方面的准备,打定主意一定要给他们一个深刻的印象,并且好好的重塑名声。

    东方云枫闻言,心中却是冷笑了一声。

    在那样的事情之后,千青霖那个老家伙,是怎么还有脸面做这样的选择的?

    这圣女,他倒也是好奇的很。

    想到方才看到的那一道白色身影,东方云枫眼中冷意愈甚。

    “真可惜,方才我看初姐姐分明是打算过来的,一眨眼就不见了。”

    初姐姐见不到,却看到了一群上不得台面的乱七八糟的炼药师,东方兰夕心情很是不好,不过是碍于东方寒浠在一旁,所以不敢发脾气。

    千青宏闻言,眼底的笑意真诚了一些。

    “兰夕小姐放心,初凝应该只是回去找族长回禀幽冥之藤的事情了。等这些事情解决了,必定会第一时间赶来看您的。”

    东方兰夕扬了扬眉毛,这才满意的点头。

    “诸位请——”

    千青宏不再拖延,带着东方家族的人进入其中。

    而另一边,凤长悦等人也很快就从跨过结界,眼前的景色忽然变幻!

    原本看上去只是一群连绵的山峰,此时进来才发现,竟是别有洞天。

    第一感觉,就是——香!

    还来不起反应看到了什么,众人就感觉到一股浓郁的清香,弥漫在鼻端。

    似乎是很多药材的味道融合在一起的香气,但是却意外的让人感觉十分舒服,大家都是炼药师,自然对这最为敏感。

    不难猜出,肯定是经过了炼药宗师的认真培育和挑选,才能形成这样的香气。

    在这里呆一会儿,似乎身心都舒畅了许多,整个人都精神了很多。

    凤长悦抬眼看去,果然,入目之处,有许多的药铺,里面生长着各种各样的药材。

    就连他们脚边,也有着一些药材,生长的极好,自然,也是十分珍贵的药材。

    “竟是二百年的雪灵芝!”

    “天啊!这是、这是三百年份的黑火果吗?老夫找了那么久,都找不到,没想到在这里,居然——”

    居然如同大白菜一般普通。

    这简直是炼药师的福地!是真正的天堂!是所有人向往的地方。

    零零星星的,众人不断的发现那些令人惊叹的药材。

    对他们而言,可能半辈子也无法见到的东西,在这里竟是司空见惯一般。

    这对他们而言,简直是巨大的打击。

    走了一会儿,众人震惊的声音已经逐渐消失,但是眼底的赞叹和羡慕,却是越发的深刻。

    千族,果然是传说中天下第一的炼药世家!

    任何家族和他们比起来,简直是可笑!

    走着走着,众人也终于看到,在群山之中,有着一片平地。

    眼前的空间显然大了很多,下方可以看到有许多的建筑,中间有一个极为广阔的广场,而周围则是逐渐向外扩散,有许多零星而精致的房子。

    其实在各个山头之上,也很显然有一些人的住处。

    “那些是长老们的住处,平素炼丹都需要安静的环境,所以基本上大家互不打扰。”

    见到他们脸上的疑惑,那带路的人也好心的解释了一句。

    众人恍然,却也是预料之中。只是越发的感叹千族的强盛。

    “下面的广场,便是之后举行家族大会的地方,诸位居住的地方,则是在那边——”

    凤长悦顺着看去,见到是在广场之外,比较远的地方的一片区域。

    那些比较靠近里面的,不用说,也知道是用来给那些所谓的“贵客”的。

    众人也都是有眼色的,并未开口询问,反而是十分捧场,似乎对自己的住处十分满意。

    实际上,也的确没什么不满意的。

    若是住在那前面的地方,不小心招惹了谁,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那人见到他们这样,却也毫不掩饰,笑道:“想必各位也猜到了,那些比较里面的住处,是留给其他三大家族的人休息的。等到家族大会的时候,大家都可以一同观摩的。”

    众人笑着应了。

    房屋基本上都是分散开的,大家都是炼药师,自然最为在意空间的安静和独立。

    对于这一点,几乎所有人都十分满意。

    一路走下去,人并不多,偶尔可以看到一些千族的人,不过似乎真正有身份的人,都未曾出现。

    凤长悦并未在意,目光所及已经将这里的风貌全部看了个清清楚楚。

    远远路过那广场的时候,又是一片赞叹的声音。

    凤长悦转头看了一眼。

    距离家族大会还有两天,但是这上面却已经快要布置完成。

    那广场之外很长的一段距离不允许人靠近,纵然他们从这里经过,也不过是匆匆一瞥,却也已经足够,看到那奢华而尊贵的场景。

    “啧啧,真不愧是千族!我看到那旁边台子都似乎是黑云母做成的!那可是比前年金丝纯木更加珍贵的东西啊!现在却只是用来做踩踏的台阶!真是财大气粗!”

    “那又怎样?说起来,这整个家族大会,都不过是为了圣女举行的,东西自然都是用的最好的!我刚才看到那椅子上,镶嵌的纯色魔核,我敢肯定,那肯定是神兽的魔核!那么多颗,只是为了一个椅子…。”

    “羡慕不来啊!人家圣女,自然不是咱们可比的!还是好好想想,怎么才能参加那之前的炼药大赛,在这些顶尖的炼药宗师面前,展示一番博得青睐吧!”

    低低的议论声和笑声,在耳边盘绕。

    凤长悦神色平静,只是一眼,便收回了视线,没有丝毫留恋。

    岳小棠心里虽然也是十分羡慕,但是看凌朗和凤墨都没什么兴致的样子,便也很快收回了心,一路跟随向前。

    “这里是咱们休息的地方吗?”

    看着眼前的一排房子,岳小棠的注意力很快转移。

    这些房子都是比较零散的,虽然是最远的地方,但是房子各不相同,看着倒也有趣。

    凤长悦直接走向了比较偏僻的一个角落而去,正有一个简单大方的房屋。

    虽然算不上奢华,但是该有的东西,也都是有的。

    最关键的是,足够安静。

    别的人都是希望住得离中心近一些,但是她却只是想要住得安静一些。

    “就这里吧。”

    “我要住在这里!”

    她话音刚落的一瞬间,身后便是忽然传来一个娇蛮的声音。

    凤长悦眉色微敛,回头看去。

    却见是一个少女,此时正满脸骄纵的看过来。

    脸蛋娇媚,眉宇之间却是一股嚣张骄傲的气息,看着十分盛气凌人的模样。

    而她身后,还跟着几个人,看着都实力不错的样子。其中一个老者,更是一派仙风道骨的模样,眼睛就没低下看过人。

    听到这女子的话,那女子后面的几个人连忙道:

    “没听到吗?小师妹要住在这里,你快点让出来!”

    岳小棠当即就怒了:“你们在说什么?这里可是我们先来的!你们凭什么要我们出去?”

    大概是没想到岳小棠竟然这样强硬,几人都是愣住。

    那少女的脸色顿时难看,娇声道:“我就要住在这里!不然之后我怎么好好休息,参加炼药大赛?”

    凤长悦不再理会他们,直接往屋子里走去。

    几人面面相觑:“你——”

    凤长悦忽然回头,黑色的眸子如同淬了冰,带着让人胆寒的冰冷。

    “这地方,我已经占了。我不管你能不能休息好,总之你若是想要抢,大可一试!”

    一字一句,如同冰块砸落,让一群人的脸色都变得十分不好。

    凌朗根本懒得理会,直接扯了岳小棠进去了。

    “砰!”

    大门猛的关上,几乎呛了众人一鼻子灰。

    “这、这!这人真是——”

    那少女气急,刚要开口骂,却是忽然听到一道声音传来。

    “我劝你们,还是不要和那个人杠上。”

    扭头看去,却是一个青年。看上去实力不错的样子,长得也还算是俊朗。

    那少女调整了一下表情,眉头还是皱着:“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可不怕他!”

    能住在这地方的人,可是没几个惹得起她的!

    所以她也是毫无忌惮,即便是在别人的地盘,也依然嚣张骄纵。

    这青年,不是别人,却正是之前被凤长悦嘲讽了一番的连飞城。

    他一路上看凤长悦不爽很久了,一开始看她落入幽冥海,还很是高兴了一段时间,没想到最后竟然跟见了鬼一样,那人居然活下来了!

    眼神从那女子以及周围几个人的身上扫过,连飞城心中已经有了打算。

    他苦笑一声:“你虽然不怕他,但是那人…。的确不是好招惹的。我之前不过是跟他攀谈了几句,他就差点——”

    “差点什么?”

    那少女睁着眼睛,十分好奇。

    连飞城犹豫片刻,最终还是叹了口气:“算了,总之那事情都过去了,我和我的朋友也还活着,千族的家族大会即将开始,我们只是想要好好的学习,不想去招惹那么多事情。我是看你们什么都不知道,才来告诉你们一声的。反正,你要小心一些。”

    说完,便是欲言又止的离开了。

    一转身,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随即走远。

    “小师妹,那人真是太嚣张了!我们这就去帮你教训教训那人!”

    那老者伸出手,示意他们安静。

    那少女不满的撅起嘴:“师父,您可是东罗域最厉害的炼药宗师,他这么欺负弟子,您一定要做主啊!不然,就是没有将您放在眼里!”

    师父这一次本来是打算跟着东方家族的人一起走的,但是为了她们几个,还是选择了跟他们一起。

    果然,一来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

    这人看起来年纪轻轻,不知道有没有十八岁,竟然就这么嚣张,不把师父放在眼里!对她更是那么不客气!她自然不能忍!

    方延闻言,心中也是几分不满。

    不过他终究年纪大一些,也自持身份,不肯为这样的人降低了自己的格调。

    他才来,尚未和东方家族的人会合,实在是不合适闹出什么事情来。

    “你暂且住别的地方,不必理会这人。等之后,师父肯定帮你讨回公道。”

    那少女自然是不肯,眉头一皱便要拒绝。

    方延神色一肃:“懂事儿点,这里可不是东罗域。”

    那少女和旁边几个原本打算插话的青年都闭上了嘴巴,随即不甘不愿的走向了另一边。

    “你放心,师父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

    方延补充了一句,语气微微森冷。

    那少女这才稍微高兴了一点,冷哼了一声,狠狠的瞪了凤长悦所在的屋子一眼,而后愤愤向着另一边走去。

    方延深深的看了一眼,随即冷淡开口——

    “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是老夫还是奉劝你一句,在千族还是收敛一些比较好。”

    不然,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说完,也不管对方什么反应,转身离开。

    而在屋子里的凤长悦,盘腿而坐,闻言缓缓闭上眼睛,开始休养生息。

    在任何地方,她都可能收敛。唯独千族——不可能!

    这一次,她就打算搅他个天翻地覆的!

    岳小棠和凌朗已经各自回到了隔壁的房间,整个屋子只剩下了凤长悦一人。

    她身上有淡淡的金色光芒闪耀,身体之内的灵力飞快的涌动,浑身都似乎充满了力量。

    她能够感觉到身体之内,境界更加稳固了一些。

    灵宗之心里面,已经有了七根通道,透彻相连!

    一般而言,从六星灵宗跨越成为七星灵宗的时候,是十分艰难的一个坎儿,就连凌朗这样的天赋,也在六星灵宗停留了许久,依然没有突破的征兆。可见想要跨越,实在是太过困难。

    所谓七巧玲珑心,正式晋级成为七星灵宗之后,整个人都会变得格外通透,实力有一大截的提升不说,最重要的是,战斗力飙升的极为明显。

    七根相互联通的通道,使得灵宗之心能够最大程度的吸收力量,并且转化为自己的灵力,速率非常快,战斗力量自然也是不可小觑。

    这不知难倒了多少强者的天堑,却是因为凤长悦吞噬了白灵冰焰,而无意间轻松跨过。

    她闭着眼睛,淡淡的辉光映照,显得她的肌肤如玉,眉眼如画。

    小白不知何时出现在她掌心,乖巧的蹭了蹭,找了个合适的地方窝在了那里。

    自从醒来之后,它对凤长悦的依赖越发的浓重,不过因为这一路之上情况一直很是特殊,导致它一直没能好好的和她在一起过。

    所以此时,干脆自己跑了出来。

    当然,它不会说,还有一方面是因为小彩也在里面。

    它一醒来,便立刻觉察到小彩已经成了主人的契约魔兽,心中说没有不在意根本不可能,不过因为凤长悦一直在赶路,它也就一直什么都没说。

    此时静静的躺着,它睁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睛,怔怔的看着凤长悦。

    其实,早已经做好了准备的,毕竟主人的身份…。

    但是真的来临的时候,还是免不了会觉得有些莫名的难过。

    凤长悦忽然睁开眼,对上它的眼睛。

    小白一愣,而后突然跳起来:“主人!那些千族的人太过分了!那幽冥之藤分明是你安抚的,结果却算在了那什么圣女的身上,真是太讨厌了!”

    这件事情它是真的十分不满,故而蓬松的大尾巴一甩一甩,圆溜溜的眼睛满是怒意。

    凤长悦嘴角淡晒。

    这些事情其实并没有什么重要的,对她而言,能找到那白色玉石,将金色手镯完整拼凑起来,已经是最幸运的事情。

    至于其他……也没什么可在意的。

    “主人你才是真正的圣女不是吗?那些人都是瞎了啊!那女人占了你的位置不说,这什么授权仪式,搞得那么隆重,连个台子都那么尊贵,主人你却——”

    却还要在这里,和一群不知所谓的人争抢一个破房子!

    小白想着想着,眼睛都似乎要冒出火来。

    凤长悦却是忽然一笑,将它捧起来。

    “放心。这些对我而言,都不算什么。”

    自从娘亲和千族决裂,这所谓的圣女,就已经和她没有任何关系。至于这房子她要争,不过是因为,这是自己看上的罢了,对方就算是千族的族长,她也不会在意。

    所以这些,她真是一点都不在意。

    而她在意的…。

    “放心,那些属于我的,我这一次——都会拿回来!”

    小白高兴的甩甩头,蹭了蹭她的手心。

    “不说那些了。小白,我有事情要问你。”

    凤长悦眉眼微敛,似乎有些严肃,声调也似乎带着几分质问的冷凝。

    小白心头一跳,不知为何忽然就有些不安,不自觉的低下了头。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能契约其他魔兽?”

    死寂。

    小白闭上眼睛,脑子里嗡嗡的乱糟糟的,就知道这一天还是来了!

    凤长悦静静的看着它。

    这个问题在心里想了很久了,最后她才发觉,或许,唯有小白是最清楚的。

    只是现在才终于有时间询问。

    小白眉眼一垮,有些支支吾吾:“我、我不…。”

    “小白,我要听实话。”

    凤长悦眉眼一挑。

    小白沉默。

    许久,才终于开了口——

    “是。”

    凤长悦心中,忽然一块石头落下。

    ……

    而另一边,东方家族和凌家的人,几乎也是同时入住自己的地方。

    双方没有碰面,不过也是第一时间知道了对方的存在。

    不过,好歹是第一天来千族,双方都是相安无事。

    千青霖在大殿之上,面前一人亭亭而立,一身白衣,飘逸绝世。

    正是千初凝。

    “这次多亏了你出手,不然,这些人死了,对我们家族的名声也是一个损失。”

    千青霖脸上带着几分骄傲,几分满意。

    就知道初凝出手,肯定不会让他失望。

    千初凝红唇微微扬起一抹弧度,虽然遮住了脸容,但是那露出的眉眼,却依然是数不尽的风流姿态,风华绰约。

    只是一个眼神的流转,便似乎已经让世上的美景都黯然失色。

    “族长过誉了,这都是沉凝该做的。而且…。”

    千初凝微微一顿,想到那时候的场景,心中那种奇怪的感觉再度袭上心头。

    她总是觉得,那时候她出手,好像太顺利了一般。

    其实,她抵达的时候,幽冥之藤似乎还十分闹腾,但是她连它的面都没见到,只是刚刚出手,幽冥之藤就忽然安静了下来。

    按理说,她现在尚未经过圣女的册封,幽冥之藤应该没有这么轻易的对付……

    这种有点怪异的感觉,总是时不时的萦绕在她心头。

    “怎么了?”

    千青霖开口询问。

    千初凝抬眸,淡淡一笑:“没什么。只是家族大会即将来临,有些紧张。”

    千青霖哈哈一笑:“你是千族最优秀的女子,也是天赐注定的圣女,有什么紧张的?东方家族的人和凌家的人都来了,越家的人也已经快到了,你不必紧张!”

    千初凝闻言轻轻颔首。

    “族长!族长!”

    忽然,一人急匆匆的跑了进来,满头大汗。

    千青霖皱眉:“什么事情?好好说!”

    “那位、那位来了!”

    千青霖更加迷惑:“谁来……难道是那位来了!?”

    来人拼命的点头:“已经上岸了!应该马上就来到了!”

    千青霖睁大眼睛:“快!快!迎接!我亲自去!”

    千初凝也已经怔住,闻言低声喃喃,眼角却是逐渐弥漫开一抹难以掩饰的欣喜。

    “他来了?”

    ------题外话------

    阿夜来了,票子来否?

    东方云枫就是东方寒浠的父亲,之前的名字不好听我改啦,前面也会修改哒,前一张的最后两句我也修改了,这样看着顺畅一些么么哒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