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乡村大凶器最新章节 > 乡村大凶器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二百三十八章 想睡你妹妹了

正文 第二百三十八章 想睡你妹妹了

作品:乡村大凶器 作者:日落孤城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吧嗒吧嗒滋溜”

    到底是开成人用品店的,杨婷这技巧还真不赖,一双扶着毛茸茸大腿,一手抓着大棒子往嘴里塞,舌头缠着大蛇脑袋儿,猛地一缩,顶到喉咙,牙齿贴着大棒子一刮。本书{首发}仙界、小说网www.xianjie.me 喜欢本书的朋友多多宣传宣传

    “呼呼....”龙根终于吐了一口气,可憋死了。

    折腾了一天,都快神经大条了。一天之内,多了俩娃,正牌女朋友不理自己了。何静文又把自己调戏了一回,憋成内分泌失调了都。

    “滋滋滋”

    杨婷不知道小混蛋心里想啥,抓着大棒子吃的香甜,或吸或舔,忙得不亦乐乎。大蛇脑袋儿都吸红了,还没吐的意思。杨婷扯出大棒子,往上一推,两颗大鸡蛋现了出来,包在黑黢黢的皮囊里,晃晃悠悠,跟两颗原子弹似得!

    没半点儿迟疑,杨婷小嘴儿大张,一口含了颗鸟蛋,入口冰凉,猛地一吸一扯。

    “啊.....”

    龙根腰背一震,一股莫可名状的舒爽冲向大脑,整个人都酥麻了。深深吸了两口气,抚摸着小脸蛋儿,闭上眼睛享受起来。

    舌尖儿舔着炮弹壳,一吸一抿,牙齿轻轻一刮,龙根虎背猛地一震,给雷劈过似得,擎天巨柱忍不住一弹,

    “小龙,还舒服不?滋溜.....”杨婷媚眼一眨,抓着大棒子往嘴里一塞,又含了下去,单手在腿缝儿里掏了两把。

    小龙深更半夜寻炮友,自己又何尝不是孤枕难眠呢?男人一出门儿就是半个月,回来休息一晚就要走,少有兴趣干床上这事儿,天天就琢磨着赚钱赚钱,也没看见他挣了多少钱。有时候也掏出那玩意儿钻钻洞,硬不了五分钟,立马完事儿!不疼不痒,难受死了。

    烈火遇见了汽油啊,欲.火呼呼烧腾,小缝儿早就湿漉漉的,都能溜船了。

    “爽!”日得多了,都熟悉了,就跟自己人似得。抱起杨婷往床上一扔,扑了上去,“你让龙爷爷爽了,龙爷爷就早点儿让你生个大胖小子!”

    “咯咯咯,那快进来啊,下面都淌水了,小缝儿都潮乎乎的呢......”杨婷乐得咯咯直笑,小手抠弄着下.体,发出阵阵媚惑之声,春天未来,却已经开始叫春了。

    “嗯哼....嗯嗯....痒,好样,热啊,小龙,嗯嗯,好热哦.....”丰腴腰身一扭,两团硕大的奶.子猛地一晃,大白兔惊得四处乱窜。

    浑圆双腿间,一捧清泉细流缓缓滑出,滴答在床单上,鲜美如豆浆。

    “sa婆娘!大棒子来也......”

    大蛇呼呼啦啦,大马金刀猛地刺入,“哧”的一声,丰满双.峰随之一颤。伴随着杨婷婉转而悠扬的浪.叫之音.....

    “啊...啊.....啊.....”

    音量由小变大,随着大棒子的刺入深度有所不同。

    “蓬!”大棒子骤然深入,脑袋儿顶到花蕊。

    “啊......”

    “啪啪啪”

    “啊啊啊”

    幽暗的房间里,谱写着一场气壮山河,却又惨绝人寰的肉搏战,浪.叫连连,白沫横飞,与一次又一次上演着暴力冲撞....

    ...........

    冷月入钩,寒风刺骨。

    李小芳一个人独自坐在教学楼顶,迎着寒风,翻看着手机上发来的消息,信息来自小龙龙:

    “亲爱的小芳,请原谅,我需求实在太大了。脑子也不好,容易犯傻,一犯傻就管不住裤裆那玩意儿.....”

    “亲亲好老婆,求求你了,给我回个电话嘛,我想你了,真的.....”

    “哎呀,媳妇儿啊,你在哪儿啊?我想死你了....”

    “啪”!

    合上电话,李小芳冷哼一声,低声骂道:

    “混蛋小龙,坏小龙,气死我了,气死我了。为什么为什么啊?为什么要跟我的好姐妹发生关系啊,气死我了啊!!!”

    “哼,不理你了,打死我也不理你了!”李小芳恶狠狠道,清冷的眸子隐隐有些狰狞。

    ......

    孤枕难眠,辗转反侧,许晴从床上爬了起来,打开灯,近乎奢华的卧室,干净而温馨,只是,心里没那么甜蜜,甚至隐隐有些失落,伤怀。

    离家出走转眼间快三年了,没了父母的爱护,本就是人生最大的悲哀,好不容易有了知心朋友,自己却恬不知耻,跟朋友的男人上了床,并且怀孕了,自己怎么那么不要脸呢?

    “哎,孩子,妈这都是为了你们啊.....”重重叹息,许晴轻轻揉了揉小腹,忧伤的脸上带着母性光辉。

    抬头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摸出电话,找到“小芳”,犹豫许久,终于摁了拨号键,有些事情再难,也得去面对!

    只因为——不想被人戳一辈子脊梁骨!

    “嘟嘟嘟”

    等了许久,那边终于接电话里,紧张、愧疚,手心都捏出了汗水。

    “喂,小芳,小芳,你在听吗?”许晴的声音有些沙哑,带着点点哭腔。

    电话那头许久才回了一句,“许老师,什么事你说吧,我听着。”声音同样有些沙哑,带着点点疲累。

    “小芳,对,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呜呜...”许晴捂住小嘴儿哭了起来,“是我,是我先勾引他的,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他裤子湿了,我给他烤,结果,结果就看见他那个了.....我...对不起小芳.....”

    电话那头却突然冷漠道:“许老师说完了吗?说完了我要休息了,再见。”

    “喂...等等,小芳,我....”许晴愣了,电话里传来几声忙音,再打过去,已经关机了。

    “呜呜呜......”许晴放声大哭,直到保姆来询问,这才止住。偏着脑袋,看着外面的月亮,心里一阵泛酸。

    哎,自己这贱人名头算是背上了!

    .......

    兰竹苑。

    何静文还没睡,很疲惫可就是睡不着,一闭眼,脑子里全是小混蛋的痞子笑容,一想起小混蛋快要当爹了,自己不是娃他娘,心里莫名一阵烦躁。

    自己是个正常而悲情的女人!

    自己需要美好的夫妻男女生活,带着美好向往结婚干事业,不到一年,离婚了。男人在外面不仅有了野女人,还有私生子。却三番五次原谅小混蛋在外面乱搞,甚至当着自己的面搞别的女人,亦或者当着别的女人面儿日自己,自己肚量怎么那么大?

    不仅如此,二话不说,鞍前马后的为小混蛋服务,甚至差点儿落下了“挪用公款”的罪名!

    方才小混蛋一出门,更是联系表哥何北平帮忙处理茶叶那一摊子破事儿,并且要求利益最大化!

    “自己这是怎么了?”何静文常常这么问自己,自己是不是太犯贱了呢?

    明明可以利用父亲的关系当更大的官儿,偏偏呆在穷乡僻壤;自己这脸蛋儿,身条子,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为什么就要喜欢这个三心二意,妻妾成群,二.奶扎堆的乡下傻小子?自己脑子短路了吧!

    “哎,小混蛋啊小混蛋,老娘一辈子可就栽在你手里了!”想了很久,何静文揉了揉额头,自语道:“你要是敢对老娘不好,老娘就是做鬼也得把你蛋蛋捏爆!棒子剪断!哼!”

    拉过被子沉沉睡去........

    ........

    “哥三个,你们都是柳河乡老大,这事儿我也就不找别人办了,黄家三兄弟,那都是有口碑的!只要保证把这小子废了,二十万一分不少,这是十万块钱的定金!”桌子上,突然多了几叠厚厚红色老人头。

    而老人头下面,压着一张照片,赫然是龙根!

    “呵呵,曹医生好大手笔啊,二十万呢。啧啧啧,真有钱,都能买栋小洋楼了,哈哈哈.....”黄虎爽朗一笑,右边脸庞一道伤疤,显得格外狰狞。

    刀疤狭长从眼睛拉到嘴角上一点儿!不少人都说,为了这道疤,曾经有人赔了一条命,至于真假就无从考究了。

    “敢问曹医生,这小子也不大啊,怎么会惹着你呢?一出手就二十万。”一旁的黄豹捏着照片,淡淡道:“二十万,足够买下一条命了!”

    曹树嘴角微微一抽,还有些疼。

    “哼!这小子让我丢了脸,我要找回场子怎么了?不行啊?”

    “哈哈,不是不行,只要你乐意出钱,让老子把乡长给你绑来,老子都敢!你敢出那个钱吗?”黄虎一贯的嚣张跋扈,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蓬”!

    桌子上多了一把刀,直挺挺的插在上面!黄虎大手一挥,

    “曹医生请吧,这单子咱们兄弟接下了,三天之内必定给你满意的答复!”

    曹树闻言一笑,要得就是这句话。学着电视古装剧似得,冲黄虎三兄弟抱抱拳,这才离去。

    “老三,这事儿你咋看?”

    曹树刚刚一走,黄虎三兄弟便嘀咕开了。

    老三,黄家三兄弟最小的,讲黄鼠狼,身份证上就这名儿,盖因这小子狡猾奸诈,瞧着细胳膊细腿儿,算计人很有一套。

    “先查查这个叫龙根的人吧,什么身份,背景。点子太硬就不接这一单了。”黄鼠狼淡淡道,看都没看那十万块钱。

    黄豹顿时不干了,“啥?就这臭小子,跟傻帽儿似得,还用得着调查?老三,你脑子有泡儿吧?”

    “二哥,如果龙根真的这么好对付,曹树能二话不说,掏出二十万来?二十万呐,咱们少说得干两三月啊。”黄鼠狼眯了眯眼睛,照片上那小子,咋看咋觉得不对劲儿。好像在哪儿见过似得。

    “......”黄豹不吭声了。
推荐阅读: 都市奇缘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村长的艳福生活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青春性事: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