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武侠英雄大集结最新章节 > 武侠英雄大集结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章 天下第一全才(求首订!)

第一章 天下第一全才(求首订!)

作品:武侠英雄大集结 作者:狂東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莫非你白日出的糗还不够?晚上还来找晦气?”秦天对这个情敌没有一点好感。

    柴绍冷笑“是找晦气,不过我当然不会自找晦气,丢脸的,只会是你们两个。”柴绍已经想到了自己扒光秦天、武飞两人的衣裳吊在树上等待明日被人围观嘲笑的模样,嘴角泛起一轮邪笑。

    “这里是飞马牧场,不是你柴家的别院,你最好不要乱来,否则,哼哼!”秦天并不想和柴绍动手,跟随天赐往后山寻找机缘才是最重要的,自从他跟着天赐闯荡眼界开阔,柴绍这种纨绔子弟他根本不放在眼里,当然,他并不怕惹事,要是柴绍再死缠烂打,秦天就干脆一刀砍下他的脑袋,让他永远别想碰到自己心仪的女人。

    但见柴绍并不在意,淡淡笑道“秦天你还算不算一个男人,要靠着女人,靠着别人的势力耀武扬威。没了这些人的帮助,狗还是狗,永远改不了吃.屎。”

    “你!”是可忍孰不可忍,比较淡定的武飞也忍不住发火了,不过却被秦天拽住,与他相反,秦天此刻却冷静异常,长生诀的内劲运转一个周天愤怒急.喘的胸膛平复,武飞也依样画葫芦,压制了怒气。

    “你的没错,男子汉大丈夫,就应该自强不息,不要整天靠着祖辈的余荫,不然只不过是穿着华丽点的狗而已,来吧柴狗狗,我们去一处僻静的地方单打独斗!武飞你跟上天哥,我稍后就来!”秦天微眯双眼。一直以来都是借着天赐的帮助,武飞的合作战斗,今天。他要凭着自己的力量出人头地。

    “哼!跟我来。”柴绍没有白日的浮躁,对于秦天的辱骂不闻不问,心中暗道‘秦天你别嚣张,等会儿有苦头给你吃!’

    武飞察觉到了不对头,冷静的他偷偷道“秦少小心,可能有埋伏。”

    “我知道,大丈夫敢作敢为。别暗藏伏兵,就是明摆着要围殴我,我又有何惧?少爷我也学一学汉高祖。赴会鸿门宴”秦天豪气干云。

    武飞对秦天有信心,天赐诸多强大武功加诸其身,要是再不能独挡一面,真的没有资格继续跟着天赐混下去。

    ※※※

    天赐提气疾奔。跃过一个又一个屋檐。

    但闻流水淙淙的响音。是以后山不远,加快步伐,再不落到瓦片之上,转运足一口真气呼呼的直飞入后山前。

    “此处有人工开凿月洞,必然是去鲁妙子小院的入口,我还是慢行一番,谁知鲁妙子是否会暗布机关。”天赐想起白日入牧场见到的碉堡哨楼,终于笃定步行。

    进入月洞门后。花园豁然而出,最妙是有道周回外廊。延伸往园里去,开拓了景深,造成游廊穿行于花园的美景之间,左方还有个荷花池,池心建了一座六角小亭,由一道小桥接连到岸上去。

    此时瀑布流水理当轰鸣若雷,此处却不受干扰,天赐感觉还是宁静异常,盖因有竹林阻隔,鲁妙子构思巧妙让人叹为观止。

    且行切观间,临崖台地上,二层小楼已在面前。

    “贵客临门,何不上来与老夫一聚?”鲁妙子苍老的声音由楼上传下。

    “后辈小生无意闯入宝地,前来叨扰过意不去,还请前辈见谅!”抬步上楼,撇过正门牌匾上的‘安乐窝’,踩过楠木阶梯,步履咚咚,终至楼上。但见鲁妙子站在窗前,寂寥萧索,道“是偶入,是必然,都不重要,三十年了,除了秀珣,这里没人敢来,也算有个人让老夫倾诉一番。”

    天赐默然片刻,微捋青丝昂然道“鲁先生的不错,来的原因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已经在这儿,我可以听你倾诉。”

    鲁妙子放在刻着窗台的食指微动,淡淡道“桌子上还有老夫酿的六果酒,请品尝一番。”

    天赐入门之时早闻酒香四溢,看着还塞着瓶口的小酒坛,天赐并不急着品尝“好一个六果酒,光是隔着塞子就酒香四溢,小生所料不错,这是采石榴、葡萄、桔子、山渣、青梅、菠萝六种鲜果酿制而成,经过选果、水洗、水漂、破碎、弃核、浸渍、提汁、发酵、调较、过滤、醇化的工序,再装入木桶埋地陈酿三年始成!”

    对于有系统的天赐,早将各路宝物用系统牢牢刻录在脑子里,此时一提便如滔滔江水一口气背诵出来。

    鲁妙子终于惊动,猛然转身。

    那是一张很特别的脸孔,朴拙古奇。浓黑的长眉毛一直伸延至花斑的两鬓,另一端却在耳梁上连在一起,与他深郁的鹰目形成鲜明的对比。嘴角和眼下出现了一条条忧郁的皱纹,使他看来有种不愿过问的世事、疲惫和伤感的神情。

    “你是谁?怎地既知我是名讳,又知我得意佳酿?”鲁妙子鹰目犀利的盯着天赐的瞳孔,好似只要天赐一句假话他便能戳穿。

    “你放心,我不是敌人。”天赐没头没脑的了一句。

    鲁妙子深深喘了几口大气,什么都没。

    天赐,没有谎。

    “我还知道,您老的六果酒也是吊着您性命的玩意儿。”天赐俯鼻闻了闻瓶中六果酒的味道微微叹息“佳酿虽好,只可惜功效已经逐年下降,鲁先生,哎!”

    即便鲁妙子是一代宗师,也不免被天赐吓到,为何此人连我的身体情况都知道。祝玉妍不可能知晓我在此处,更不收男弟子,除非......他医术高超?可我分明感受到他也武功绝伦,如此年纪居然已臻至先天,一心二用,世界上莫非真的有堪比我的绝世奇才?

    原本的震惊转为了欣喜,谁不想毕生所学能有所衣钵。鲁妙子自知时日无多可又没有相中的人杰,这件事情一直深埋于心,没有挖掘。今日见到天赐一表人才,他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所有能在他手里发扬光大,而且天赐武功造诣高,活的更久,青出于蓝轻而易举!

    “小朋友我问你,你可有师傅?”天赐在为鲁妙子气息奄奄而叹气,鲁妙子却眼神一亮。完全不放在心上的样子。

    天赐自然猜到了他想什么拨浪鼓一般的摇着脑袋“我没有师傅,也不会有师傅。”

    “这......你既然知晓我是谁,你就该知道我的。我的造诣,你莫非是看不起我?”鲁妙子半边长眉吹起,看起来有些滑稽。

    “额,不是看不起您。实话。您在小生眼里算是一个神话。”天赐由衷的敬佩鲁妙子,也很想得到他的真传,可并不想拜师。

    “那为什么不拜师?”鲁妙子抢步走进。

    “不想。”天赐甩甩手。

    “为什么不想?老夫......”鲁妙子还欲话却被抢白。

    “我主要修武,您......虽然悟性高,体会多,可是境界还是压制的您的眼界,最关键的是......”天赐顿了又顿。

    “是什么?”鲁妙子扶着空空的六果酒瓶,一口喝尽。为的是增添一分精神,整个老脸几乎要贴着天赐。

    天赐看到这一幕幽幽笑起“因为你欠我一个人情。比你全身的资本还要重要。”

    鲁妙子不明所以,但聪明如他看到天赐盯着自己的酒瓶时幡然醒悟“你在我酒里放了什么?”

    “治疗身体痼疾,延年益寿的药。”天赐不会告诉他自己有治疗真气和凤凰精血,这六果酒里早就透入了系统的治疗之气、自己一滴普通的血液。

    鲁妙子逐渐感受到一股暖意席卷全身,原本经常酸痛异常的腰间、左肝、脾、胸下一直短促的心跳渐渐拉长,平缓......

    ※※※

    月明星稀,又枯叶遮光,柴绍和秦天选定在树林决斗,这里没有牧场的巡逻兵适合两个情敌的‘生死相搏’。

    “秦天,你现在磕头求饶还来得及,我不会杀你,不过有的是办法让你丢人现眼。”柴绍只当秦天还是混混,一只手便能撂倒。

    秦天倒是没了急切感闭目感受着微风“五个人,都出来吧。”

    武者到了秦天这个境界,黄庭立,膻中藏,五感通灵,很难有什么东西能瞒得过他们,也就是柴绍境界不达,才不知秦天的有多么恐怖。

    “你在什么?这里除了我们还能有谁?”柴绍干笑。

    “一口气解决,比一个一个的干掉,五个人,快一点。”秦天深邃的眼眸直勾勾的看着柴绍。

    “你真是疯了,我一个人就能干掉你,还需要其他人帮忙么?”柴绍也不再劝他磕头,我打败了你,就是强按着你跪地,又有何不可?

    狭长透亮的长剑映着月光的确凌厉无比,要是换成小混混时期的秦天,避之不及,就是当年秦天他们崇拜的‘推山手’石龙也不会直面这一剑。

    可是现在却截然不同了,秦天眼中的剑比乌龟爬的还慢,外人眼里看上去闪烁的朵朵剑花变成了干涩的兜圈,变化太少!招式拙陋!破绽百出!

    秦天都懒得动起来,但在柴绍眼中却以为是害怕的动惮不得。

    “混混就是混混,这点阵势就吓成这样,这种窝囊废杀了好不足惜。”心中鄙夷的同时再度加速。

    嗤!

    “怎么会这样!”惊讶的不仅有柴绍,还有藏在暗处的五人也是差点惊呼出来。

    秦天仿佛根本没有动,可柴绍和细剑整个人穿过了秦天,但秦天别被一招杀死,就是半根汗毛都没吹起!

    “怎么会这样?我明明是往他胸口刺的!”柴绍陷入茫然之中,手中长剑已经深深嵌入笔直的白杨树内,拔不出来。

    “还看不出来?”秦天转头哑然失笑,果然实力的差距的确太大了,他不是没有动,而是动了又回到原处。

    “为什么?你为什么变得这么厉害?”柴绍不笨,他终于发现了对方实力远超自己。而且这个距离简直骇人听闻。

    秦天不屑“为什么?这你得问我大哥,不过现在嘛?嘿嘿......”

    秦天的笑容愈发的灿烂,但却并没有如沐春风的感受。反以一种腊月寒冬的冷意侵袭着柴绍,没有拿熟练的长刀,秦天一拳,一拳的往柴绍身上砸,这样的打击感才更能发泄!

    每一拳,都是奉还当年柴绍对自己的鄙视;每一拳,都是奉还当年对自己和武飞有过的欺凌;都是发泄心中对李秀宁求而不得的怒火。

    ※※※

    “唔!”武飞在路上漫步。舒坦的伸了一个懒腰“秦少那小子现在估计打得很爽,不过他也可怜,心爱的女子成了别人的未婚妻。没有躲在茅坑大哭一顿已经是很坚强了。”

    想着秦天的境遇,武飞也想起了单婉晶,他和原著的徐子陵一样对这个刁蛮的东溟派公主有着朦胧的情愫,不过此刻他才发现。商秀珣更适合自己宁静的心。只不过出来是否会让人觉得花心大萝卜?

    所以这个只能藏在心里,即便天赐、秦天早就发觉他的小秘密,他也打死不承认。

    他正自嘲,但见远方房脊处人影一闪即逝。

    “夜深人静,莫非是天哥?”武飞摇摇头随即否定“天哥轻功那么好还能被我慢悠悠的速度赶上才是见鬼了,我看这人多半不是在鸡鸣狗盗,美人儿场主她待我们挺好,可不能让她失了什么牧场宝物才好。”

    当下武飞疾步跟去。速度提升至极限,在地面游窜。

    “辣块妈妈。差点忘记了,内堡城池十五丈,这毛贼能进来,我得小心之极!”武飞这才幡然醒悟,急忙保持距离,更保持最低限度的呼吸,尽量保持内呼吸。

    毛贼登墙后立则伏地前窜跃入一方大宅,武飞依法炮制,在墙上探头往外望去,看到无人方才跃入大宅,穿过一道长廊,到了前后.进间的天井处,拔身而起,在屋瓦处没作片刻停留的跃落地面,移到屋宅西窗下的暗影里。

    房间内一男子发出一阵充满淫.亵意味的笑声,搂腰的手移到黑衣人香.臀上,道:“时间不早了,老家伙宴罢就要回家,我也要去作报告,今赵如若事成,包保你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原来黑衣人是女子!

    武飞惊讶。

    女子不依道“老鬼还要处理很多事,那有这么早回来的,时间尚早哩!”

    她的声调语气都充满了暗示性,连偷听的武飞亦感觉到那挑逗力,不由暗求老天爷使这男人把女的留下,那便可多知道点他们的秘密了。

    岂知大汉不为所动,奸笑道“迟些再整治你这骚蹄子,等我爹和四大寇合兵一处,攻下飞马牧场之时,我天天整治你,现在快回去!”

    “要是我再听闻这个女子的声音,我必定能认出来!”武飞心中想道,不过所闻所见真当骇人听闻,四大寇要攻打飞马牧场已是极大的威胁,他居然还有联盟,能与之联盟的,其兵力自然不会少,本是来飞马牧场这世外桃源避难的,这回却又要染上血光。

    ※※※

    “恩人!我的的确确没有资格做你的师傅,我毕生所学你可以随意挑选,一门或多门。”鲁妙子几欲跪下,他第一次如此佩服别人。

    敢问,谁能有本事救死回生,更延长寿命呢?

    对鲁妙子有着救命之恩的天赐,如同再造父母,就算让他拼了刚救回来的老命给他做一件不违背原则的事情,他也乐意。

    “先生不必行如此大礼!能得先生如此大才,小子所付出的不足挂齿。”天赐淡笑扶起鲁妙子。

    “不!或许对于你来只是小事,可这对于我来,没什么比性命更重要,这条命我留着有大用!”鲁妙子认真道。

    天赐轻捋发丝微微笑了笑“性命的确是有大用,不过我只给您延长了三年的寿命,您恐怕做不了什么事情,您的身子基本是功力散去一半,本来就后天极致的内功,只怕在这高手辈出的时代,事情没做成只怕半路就被杀了。”

    “额......是啊!我经常偷跑出去见见日月乾坤风云变幻的外界,高手,的确数不胜数!”鲁妙子也是感慨万分。

    “所以我只给您三年时间,三年时间内你只为我做事情,做任何事情,没有自由,不能反驳。但只要这三年过后,我会再给你延年益寿十年!以您的本事只怕早就恢复境界,更甚至达到先天也不一定。”天赐手指节紧捏,就盼着鲁妙子答应。

    “我三年内本就要精心养气,更是答应了青雅,也就是秀珣的母亲要居住此处寸步不离,我在此运筹帷幄,便答应你又何妨?”

    鲁妙子的目的早被天赐洞悉,他是要去找’阴后‘祝玉妍报仇!这个爱愈深,痛愈彻的女子,鲁妙子一辈子都难以忘怀。

    不过鲁妙子也看得出来,天赐并不是用性命要挟自己,反而是保护自己!好时刻警戒自己不要冲动。

    “妙极!先生助我,比之刘邦得张子房更胜十倍!”天赐眼前雪亮,天下第一全才当自己的军师,天下还有谁能阻挡?

    “恩人,好像又有人来了,是不是您的同伴?”鲁妙子抬头远眺。

    “天哥!”秦天和武飞的声音重叠,三人终于齐聚鲁妙子院内!(未完待续。。)

    ps:  第一章vip~心情忐忑~花了好久的五千字大章~求月票~么么哒~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