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武侠英雄大集结最新章节 > 武侠英雄大集结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一章 我主沉浮
    追兵,来的很快,为首毫无疑问,是大宗师级别的宋缺。

    空腾三圈,中年华发的美男子优雅的落在天赐的面前,水仙软刀反光刺目,刀意席卷,感觉面前站着的不是一个人,而是千军万马!退无可退。

    “无妄小儿,还不摘下面具束手就擒!”随着宋缺的堵截,天赐的凝滞,八方四面,转眼跟上了其余高手,北是宋缺,东西南分别坐镇:满布冰霜的宇文化及、赤焰缠臂的独孤霸、李阀第一高手李神通,三阀高手围聚,天赐成为众矢之的。

    “这就是挑拨门阀大乱的罪魁祸首,大家千万别放跑他!”李世民机谨,当下怒喝。

    天赐隔着面具暗中冷笑,他当然算到了会有人戳破,但,物极必反,越是明显的事实,反而能叫别人越不敢相信,让事实疑雾重重。

    追兵,越聚越多,四阀百人,锦衣卫、东厂、城主府等几近千人窝在小小码头上,灯火通明,天赐根本没有逃跑的机会。

    “跑?谁我要跑。”天赐故意用深沉的语气话,改变音调,在火把下通红的镔铁方纹大刀一转,木屑横飞,沙尘暴走,深夜的魅力这才展现,火把上的火焰再怎么猖獗也在天赐的刀下臣服。

    局势瞬间颠倒,天赐只有一人无牵无挂,碰到的都是敌人,敌人都要斩杀,但是四大门阀已暂时化干戈为玉帛,自己人如何能对自己人动手,可要是迎面来的是天赐伪装的银鬼面人,若不出手那岂非引颈受戮?

    黑暗的魅力在于他令人窒息的恐惧,白日的天赐是正大光明玩阳谋的,而黑夜则不然,他保留了‘夜枭’的嗜好——在黑夜中杀人!

    “大家别慌,敌人没那么容易逃出宗师高手的包围圈!”当总教头的慕容冲指挥士兵多年,即刻稳定军心。

    怎奈天赐暗器频发,清晰可闻周身不断有人莫名其妙的倒下,恐惧像瘟疫一般蔓延。

    “火龙卷!”独孤霸怒了,以高绝的内功随手在木板上一搓,火龙瞬间笼罩巨船,独孤霸面容一呆,没想到自己牺牲了独孤阀自家巨船带来了光明,将黑夜和恐惧驱散,不过他的心却很痛,来一趟江南死了侄子、恼了李阀、这艘船内供给的物资尽毁,而且,局面却更加僵硬...

    “李家公子!”

    “世民!”

    “二弟!”

    天赐长刀架在了李世民的脖颈之上,于此同时,天刀宋缺、宇文化及、李渊、李神通四人也分别挟住天赐的喉、心、腹、泥丸四处,原来对于高手,黑夜同样可以视物,这么几个呼吸的功夫天赐五人已经交战不下百招,而天赐更是擒拿住了李世民这张大牌!

    “你若不放开就要丧命,看是你一个人的刀快,还是我们四个人出招速度快!”汗水顺着宇文化及的脸颊流下,在下颌几欲滴坠之时化作冰晶,像冰晶做的胡须一般。而手心的寒冰劲气也不偷懒,悄悄的潜入天赐心房,想让天赐供血不足,反应力渐迟钝。

    “我警告你宇文化及,你的内功要是再近一步李家小子就要玩完,那可就是你们宇文阀的过失,而且,你真的以为这点寒冰劲气就能奈何的了我?”天赐气息微喘道,宇文化及不以为然,寒冰真劲依然在控制范围内,但是,唯一奇怪的是,天赐的心似乎力道不足,气息虚浮,不似少年郎该有的心脏。

    “宇文化及冷静点,嘶!你这混蛋......已经走火入魔了!”李渊大急,他已经死了一个孩子,不想死第二个,他本放下老脸希望宇文化及冷静,但他的血液似乎凝固起来,心窝哇凉哇凉的,难道不是宇文化及利用玄冰劲想要趁机加害于他?

    他突然明悟:奶奶的,什么‘东溟账簿’要挟宇文阀,我看纯粹是他两之间的阴谋!现在狐狸尾巴露出来了,想借着缉拿‘凶手’的时候隔着一人来害我,这的功力我还不熟悉?我...我早晚找你报仇!

    李渊已经有了要撒手的准备,但岂料手臂越拉,反而粘连得越紧,功力输送想要反击却如隔华山,半点不能前进,最后泥牛入海无消息。

    这一边李神通也是一样,手中古时名剑‘君子剑’只觉被一股霸道的气劲压制,这股气劲不是别的,正是宋家天刀的刀气!反击的时候一样不能动弹。

    最强的天刀宋缺这时候则最惨,刀气想要先发制敌,不然天赐有机会伤害李世民,但怎料刀气愈来愈强,抵抗愈来愈大,而且这些抵抗的劲气他都熟悉,或者熟悉而又陌生。

    陌生的是:这些劲气扭成一团,却又丝毫不会相互抵消,反而愈加强劲,隐隐有一股漩涡长流,就是经历百战的他也闻所未闻。

    熟悉的是:玄冰劲、君子剑意、甚至......自己的刀气也掉过头来攻击自己!自己居然也生出了与自己为敌的心理,莫不是我练刀走火入魔了?宋缺哭笑不得。

    并不是宋缺走火入魔,天赐在下午急忙找来还没有教完的教练‘剑主沉浮’贺静波、‘求败刀’牛寄骄两人囫囵吞枣的学习。与两人的对话天赐得知,自己既不能让‘剑主沉浮’、也不能让‘刀主沉浮’,凡是都要我主沉浮!

    无论是天刀宋缺的‘天刀’也好,慈航静斋的师妃暄、秦梦瑶所学‘剑心通明’也好,均摆脱不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手中的武器才是他们的主宰!慈航静斋的就是三个要点‘剑主沉浮’‘心有灵犀’‘剑心通明’,在天赐眼里,只不过是走火入魔的另一个形势,但她们当局者迷。

    天赐的性格决计不让区区凡铁主宰自己,眼光上,境界上,天赐几乎是这个时代的最巅峰者,也只有牛寄骄的理论支持人剑合一,但天赐认为,剑凭什么和我合一?剑乃人造,死物,乃从万物法则中演变,“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天赐在这一瞬间明悟“天人合一才是王道,我即是天,天亦是我,我,才是王道!”

    宋缺败了,虽然他本身实力的确高出自己许多,哪怕天赐恢复了螺旋劲气,系统的探测依然是显示红色预警。这次能胜利还是多亏了宇文化及、李渊、李神通的‘帮助’,但下次,天赐再领悟一条战纹道的时刻,一对一,三条战纹道对抗三条战纹道,天赐将主宰整个战场。

    现在的天赐身居四人苦战的中心却丝毫不为所动,所消耗的只不过是制造漩涡劲气的少数一些内力。

    至于宇文化及、李渊之所以会被天赐愚弄,盖因借力打力,移花接木之奇效,而且注入了海纳百川,无物不容的特性,即便高出自己本身实力许多的‘天刀’宋缺也被玩弄鼓掌之间。

    另外,螺旋劲气也是通过阴阳颠倒,将生生不息的不断转化,体内阴阳劲气同根同源,比之吸入其他人内力带来的副作用少了不知多少。

    这时,李渊长子李建成终于发现端倪,心知若不助上一臂之力,四大门阀的阀主恐怕都要栽在这神秘人手里,当下挥剑砍杀。

    当啷!

    可惜的是,李建成的剑砍在了天赐身上却纹丝不动,反而挥剑续砍的时候发现龟裂布满宝剑,一抹淡淡的金黄笼罩在天赐身上前一尺,这是九阳气墙,也是如来金身,同时运转如来、九阳、北冥、斗转的武功已经不再是分庭而立而是圆融归一,天赐称之为!

    气息卷动,黄芒大盛,天赐终于脱离了四大门阀的控制,虽然飞跃的时候还是被宋缺砍了一刀,后背火辣辣的,不过这却是值得骄傲。提起李世民跃至独孤阀巨船甲板,有这个肉盾,天赐根本不怕其余人偷袭。

    看着滚滚长江,只要纵身一跃就能逃离,天赐露出会心的一笑,抛开了李世民,天赐即将脱离战局却...噗通!

    浪花惊天起,慕容冲、岳鸣珂、段天涯朝廷龙纹官服那么刺眼,早就守候在码头水路,就担心天赐从水路逃走,化身蛟龙,只要阻挠片刻,天赐就真的在劫难逃。而身后的打算放走的李世民瞬间也变成的张牙舞爪的小老虎,一掌惊天动地的扑来。

    “逆日移星!”爆喝一声,才不管他们阻挠不阻挠,天赐化身金佛一头栽入水中,任凭鹰爪手、天山剑法、幻剑诀朝自己身上砍来,毫发无损!

    “这是我遇到的最强大的敌人,刀法高绝,内功深厚,看他年纪应该不大,天下竟然会有如此青年强者,会不会是潜龙榜第一?”慕容冲双眉紧皱。

    “绝对不是他,那个人只怕也没有资格在天刀宋缺手下存活。”段天涯淡道“不过有一个人很有嫌疑,我得回去调查一番...”善后事宜全部丢给慕容冲、岳鸣珂。

    而另一边,四大门阀矛盾加剧更不可收拾。

    “李渊、李神通,吧,那个人是不是杨虚彦!”宇文化及冷哼

    李渊一口逆血喷出“好你个宇文老贼,居然恶人先告状,没看到我儿被他捉住了?怎么可能还是我请来的?倒是你,刚刚暗中相助小贼,是不是想害死我们父子两?”

    “我恶人告状?哼哼,那为什么你家二公子没死?那人下手狠辣,你看看一出手就让我门阀下死了不少人,别告诉我是被你李家小儿服的,要想杀,不费吹灰之力就能了解!”

    宇文化及这么一大家这才恍然大悟。

    “那人抛出了独孤策,正是杀了李元吉的凶手,而后又丢出我儿宇文成祥的尸首,胡诌杀独孤策的人是我儿。我被你诬陷伙同贼人,我儿又‘杀’独孤策,独孤策杀李元吉,妙!妙!妙!保证了李阀的无辜,又为你三子报仇雪恨,最后还撇清了李阀的干系,把因果全推在我宇文阀身上,用心真深啊!”宇文化及玄冰劲不住的凝结在手。

    “你想多了!丹书铁劵在手,统统各回岗位!”岳鸣珂哪敢让他们继续争斗下去,宇文化及眼中一抹怨毒闪过,大连盟、李渊杀子之仇,栽赃之怨,必须算!动不了大的,宰小的。

    有皇命在,四大门阀就算矛盾加剧也只能忍气吞声,之间的爆发,还需要一个契机!

    清晨的大连盟门口像是炸开了锅,一群官兵里里外外、严严实实包围了院子,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天赐换回了镶着红丝边的白衣,但见一老熟人一人一剑,忧郁的在风中飘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