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武侠英雄大集结最新章节 > 武侠英雄大集结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一章 空白
    命,保住了,人却陷入极度的昏迷之中,天赐这一回战天山童姥的消耗的实在是大,拥有道的先天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治疗之气、灵丹妙药几乎用尽,凤血的逆天同样到了饱和期,修复速度急剧下降。

    夜枭终究是动物,不懂得天赐到底要去哪里,没有目的,本能的向着东偏北的陕西飞去,一飞就是三天三夜,已经飞度到长江流域。

    “八哥你看,天上有一只好大的鸟儿,这身形放在面前估计又四个人那么高!”喝的烂醉如泥,软趴趴的骑在枣红马之上的醉汉晃悠悠的指道。

    那个被他称为八哥的人,白衣玉.面,身着如书生,却腰背乌龙玄铁弓“公旦,少喝点酒,还记得那日因你酒后乱来,我们瓦岗围剿银面人不利,害的密公被痛斥。”

    这些人约莫五六十人,均是当年围剿天赐的瓦岗群雄,八哥者是神箭手王伯当,另一人则是给天赐一度带来好感的醉汉吕公旦。

    “八哥!我是真的,你看!”王伯当无奈顺着他所指方向看去,果真看到万里高空都明显看出庞大的巨鸟。

    “穿云箭!”王伯当见猎心喜,立马抛开教,静静的瞄着天上大鸟嗖的一箭射将出去。

    吕公旦哈哈一笑“八哥,那只鸟飞的太高了,你射不中的。”

    依王伯当的目力,若隐若现看出箭矢明明射中,但不知如何有折作两段。

    “再来!”又是一箭穿云射.出,力道更甚之前,这一次闻得惊天枭鸣,射中却没有射下。

    “三箭齐发!”王伯当不信邪,以生平最强绝学三箭齐发,百发百中例无虚发,夜枭两只羽翅、腹腔分别中了一箭,还一箭穿过夜枭右胸膛,躺在背后的天赐旧伤未愈左心再添新伤,心脏骤然减缓跳动。

    长鸣之下,众人视线中,夜枭终于坠落,天赐则与之分两道下坠,噗通两声,一枭一人,分别坠落在树林、长江之中,即便他们均是不死,这疼痛也非凡人能承受。

    “一箭双雕,牛啊八哥!”

    “废话少,去缴获战利品。”

    滔滔江水东流去,天赐坠落其中溅起的巨大浪花只是惊鸿一瞥,长江继续恢复原本的流势,只是江底的一切翻了天。

    江内气泡不断升腾,仿佛河水煮沸,围绕天赐的几乎是一个真空的球体,炽.热的高温起先还有冰丝游荡,两相制衡,但随后只剩下炽.热。

    若是天赐清醒便会知晓,他从欧阳锋、洪七公那里吸取的内力已经损耗殆尽,除却天山童姥吸取的部分,这些真气本就不是他本源力量,无法同九阳功一般生生不息。

    也就是今后或许天赐不再会有刀割一般飓风内力这般奇门妙劲,但取而代之的是纯粹的九阳,同样会有飓风,但杀伤力少了不少,先天境界还保留着,虽然要想同原来那么疯狂的强大不太可能。

    然而,有失必有得,福兮祸所伏,境界的拔高,异种内功的消散,九阳功自然而然的取而代之,此消彼长之下,九阳功隐隐突破了大成境界,达到了九阳极致大圆满,练就金刚不坏之身。

    虽没有古三通所学那般无坚不摧,可其更加可贵,九阳功最后关头须承受烈火焚身之苦,若成功,平常状态就能刀枪不入,就不行,普通状态下依如凡人,只有运功变身后才能天下无敌。

    所幸这里是长江内,灼烧的温度能降低不少,天赐又是不死之身无惧燃烧,内呼吸方法早已掌握长江内憋气时间长久,九阳功最后关头能侥幸突破,换做其他人,早就化作飞灰。

    金老爷子全书无一人完完全全练成九阳真经,盖因最后一关极难突破,没有突破的人平常运功极为小心,稍一抽空丹田,会导致九阳功如癌细胞一般不断生成,无法停滞,直到真气耗竭而死,觉远因此圆寂,张无忌没有遇到这等窘迫情形,但的的确确没人练成,天赐能练成算是沾了综武大世界的便宜。

    天赐就这么,一边自主修习,一边飘飘荡荡往下游流去。

    半月后~

    “弟弟,快到家了,你这次京师六扇门会派谁来捉拿爹爹。”一个漂漂亮亮、清清亮亮甚至让人觉得金金亮亮的女子,皓月丽日浸出来,渗出来的女子。

    郎才俊貌的公子哥擦拭额角汗渍道“我不知道,爹爹人称‘惊怖大将军’谁能抵挡?咱们回去估计也就跑个过场罢了。”

    “对了姐,咱们在外面不要姐弟称呼,你叫我小骨,我叫你小刀,不要让人以为咱们两是初出茅庐达到毛头小子。”

    “好好好!”清亮的小刀笑了,笑的是那么的灿烂。

    “那边有江水,咱们取点来饮吧,我好渴。”小刀抿了抿樱.唇道。

    “好嘞!”两人抬步前去,步履沉重,不知是武功不好还是跋山涉水累了。

    江水清澈甘甜,并非现世那么污浊发涩,水岸交界明虾点点,勃勃生机,两人乐在其中。

    “啊!小骨你看,有死人!”小刀惊吓莫名,指着下游数米一尸体道。

    小骨也是战战兢兢但依旧显出男儿本色“爹过,闯荡江湖杀戮不断,无时无刻不死人,没什么好怕的,我...我...我看他死的不久,做一做好人,埋了他免得生了瘟疫。”

    小刀恩了一声,远远不动盯着小骨埋尸,那‘尸体’披头散发趴在那里,衣衫褴褛除私.处遮蔽部分,几乎赤.裸,但结实的臂膀,背阔有菱有角,‘生前’应是一好手,只可惜死的太早,不然可做一番事业。

    “好烫!好烫!小刀,他...他...他是活的!”小骨反不能淡定,连滚带爬回来。

    “那我们应该救他!”小刀坚定道。

    “怎么救?一没有药,二没人。”

    “咱们刚刚不是路过一破土地庙?先把他拖进去吧。”小刀摇摇头,指着‘尸体’示意小骨拖。

    “为什么是我?”小骨哭丧脸道。

    “难不成你要姐姐我一弱女子...”小刀凄婉的看着小骨。

    “行,谁让你是我姐!”小骨咬着牙,背着‘尸体’往回走,而这尸体浑身炽.热,不是九阳功正运行极致的天赐又会是谁?

    小骨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拉着天赐入了破庙,咕咚咚滚地葫芦的丢下他骂道“这野小子好沉!”

    “你干什么,快给他遮住!”小刀杏腮含嗔,玉手遮住俏目,原是天赐这么一滚已经衣不蔽体。

    “好好好。”小骨撤了自己外衣给天赐披上,随口又骂了一句“怪不得沉,原来那玩意儿这么大。”

    “什么玩意儿大?”小刀依旧遮着眼问。

    “没...没什么,你可以睁开眼啦!”小骨双耳赤红道。

    “他左胸口有箭头,但箭身没了,好像灼烧的,真是奇怪,明明在水里会被烧掉?”小骨奇道。

    “先取出来吧!”小刀递了把匕首让小骨挖出箭头,这时天赐的心脏渐渐增强搏动,血液不断加速的溢满全身每一处角落。

    丁零当啷~箭头取出,小骨、小刀均是惊骇,因为他们手中匕首、箭头均渐渐熔软、变形,不知道这人是不是走火入魔了,身体温度这么高。

    “姐,咱们还是早点走吧,我看他没什么事了。”小骨抽了抽嘴角。

    小刀正要话,外面传来了咚咚马蹄声,一刀疤脸男子下马大喝“哈哈这里有座破庙,咱们正好歇歇脚,偷这五毒教的‘千蛛万毒鼎’真是废了老子一番功夫,回去咱们好好大吃一顿。”

    “大哥你看,那有个漂亮姑娘!”他喽啰一话所有人的眼中均发出幽光。

    “给我放尊重点!”小骨一剑拔.出护在其姐身前。

    为首一人哈哈笑道“小毛孩,毛都没长齐就来行侠仗义,告诉你,你的女人今天归我了,不想死的,给我滚!”那人显然当两人是恋人关系。

    “休想。”小骨双眼微凝仗剑急出,那人咦的一声没有料到小骨的剑法那么稳、那么老练,显然是出生名门,训练有素,不过对于这刀疤满面的江洋大盗来,还不够看。

    江洋大盗粗指一弹震开了小骨的剑,另一只手紧扣小骨神门迫其弃剑。

    “小刀快走!告诉爹爹来救我!”小骨泥菩萨过江还念念不忘其姐。

    “走?这里都是我的人,你们走的了么?乖乖脱了衣裳给大.爷享用,我还会放了你们俩,嘿嘿......”大汉的大笑,在小骨、小刀两人耳里听来如同魔鬼的咆哮。

    “滚蛋!”小骨呸了一口唾沫在大汉脸上。

    “不识好歹,我就先废了你,先从...恩,左手开始。”大汉阴沉着脸道。

    “啊!!!”

    “不要!”小刀面色痛苦的遮住了双眼,然而惊叫却不是她所熟悉弟弟的声音,而是略微粗矿,她急忙开眼一看。

    没错!哭号不是小骨,而是江洋大盗,只是,是谁救了他们呢?

    “你,吵到本少爷睡觉了!”身后凉风徐徐,那是他们刚刚救下的那个‘尸体’,一个悬空而立的‘尸体’!

    “你......你你你是什么鬼?”

    “我...我是...?”围着小骨衣服的天赐眼中略带迷茫随后又坚定起来“我不知道我是谁,你也不配知道,我只知道,再不滚蛋,你就要变成鬼!”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