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地网天罗最新章节 > 地网天罗最新章节列表 > 第106章 鹰身女妖
    readx;    “那些丑恶的哈尔比正是在这里筑巢做窝,

    她们曾把特洛伊人赶出斯特洛法德斯岛,

    因为她们对他们的未来做出不详的预告。

    她们有宽大的翅膀,有人形的颈脖和面庞;

    她们双脚带勾,硕大的肚皮长满羽毛;

    她们栖息在怪异的树木上发出凄厉的吼叫。”

    ——嘹亮的歌声响彻高原,人类修女丽莱安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因为唱着这首歌的,正是哈尔庇厄本身。而这首歌的来源却是跟修女有关。圣廷中曾有神甫把歌唱万事万物的民间歌曲汇编成集,编撰成《申曲》流传至今。

    其中就有这首特洛伊人传唱的《复仇使者》,丽莱安曾带领过唱诗班,很熟悉这首歌。

    明月下,哈尔庇厄已经唱了整夜的歌了,由古至今,唱遍所有有关她们的歌曲,却依旧没有停歇的意思。

    看着那棵“怪异的树木”,银装素裹,裹着的是皎洁月光,装着的是闪亮电光,还有点点宝石的光芒点缀其中。这是一个虔诚的朝圣仪式,哈尔庇厄以光拜祭月神。

    丽莱安突然有个很荒谬的想法,如果圣廷的人员目睹此时此景,会怎样?

    肯定得有个人跳出来,大声斥责鹰身女妖,斥责鹰身女妖正以她们的邪恶亵渎光明。应给予惩戒与净化,以救赎光芒的圣洁。

    救赎光芒的圣洁?丽莱安看看四周,幸好,此地唯一存在的圣廷人员只有她一个。

    荒谬中衍大荒,另外一个可笑的想法生起,丽莱安却想哭。修士的信条本应该是“在圣洁的光芒中得到救赎”,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已经调转过来,奉行”救赎光明的圣洁了“?

    啊,异端裁决!

    信仰,让丽莱安有种冲动,要一头扎进其中阻止别人朝拜光明。

    可眼前所见的身影中……

    浑身白光的鹰身女王有着极致的速度。

    全身肥肉的比蒙祭祀有着巨大的力气。

    还有着龙鹰的火,神箭手的箭矢,比蒙战士的板斧!

    她只有卡洛儿。不,卡洛儿也不会帮她做这些事情。认知中,似乎无论是优尼康斯,还是佩加速斯,所有水晶系的魔兽都与月神有着关系。

    丽莱安垂下脑袋。她不知道,在这美丽、多彩、圣洁的光芒中,自己为何会有着这些想法。她只得以这个动作,让不安通过眼角从脑海中滑落。

    “很美丽!不是吗?”

    森林精灵走近,她的声音惊醒了人类修女。

    丽莱安抹了抹脸,掩去表情,应道:“就像霓虹一样,舞蹈的霓虹。第一次看到,不是白色的光,也如此神圣!”

    “听到你的赞美,我挺吃惊的。”拉兰迪雅盯着黑色头巾下姣好的脸庞,似是要把所有情绪发泄,“你们特兰不是不能发现异域风情,而是不能容忍!一切美好的事物都应收入囊中,而不能在别人手上出现!妒忌之心,掠夺之意,构成你们特兰的对外方针!”

    “你这是在质问我对圣光的虔诚,精灵小姐。世界如此危险,我们的人民必须通过武装才能保证生存,像刺猬一般,虽然其中不乏愚昧或偏执。信奉圣光,劝化世人,正是圣廷修士的职责。”

    “修士都纯洁吗?”拉兰迪雅问。

    丽莱安思考一下,点点头肯定着。

    精灵笑了起来,道:“圣光之下,世界大同。追随光明的脚步,你们如同晨曦扫过大地。圣光教化向上,你们持剑之人却如饥蝗。”

    光洁的额头下,修女的眉毛皱了起来,道:“有偏见的不是我,而是你,精灵小姐!”

    让她惊讶的是,精灵没有反驳,而是点点头同意了这个评价。

    “我知道。因为我见到的第一名圣廷修士就是如此。威逼利诱,恫吓,凌辱,那位修士对我做了一切,目的只是把一位遭受海啸的落难者折服成奴隶!”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丽莱安眉头没有松开。

    “其实很简单。”又有一个声音插了进来,人鱼公主抖着湿漉漉的头发走了过来,“她曾被人类抓去当奴隶,是路凯解救了她。似乎调教她的正是一位嬷嬷。”

    “你是说,圣廷出去的嬷嬷?”丽莱安有点不相信。

    “或许是吧。”蜜莉恩眨眨眼睛,睫毛上还挂着水珠,“小雪貂也被抓过,我也差点被抓了。都说我们海族封海霸道,只是守住家门口罢了,而你们人类,特喜欢把手伸进别人口袋。”

    “善与恶,在每一处都是并存的,人类并不都如此,为浴望驱使。”丽莱安试着解释。

    蜜莉恩摇摇头,一针见血道:“我们都无权评判别人信奉的神祗,光明的教义也是向善,只是人类将其当成伪善的外衣,行诸般恶事。”

    “我明白!”丽莱安睁大眼睛,“我就是为此游历的,看遍各个部族文明形式,点亮生命标的!”

    “如果你没有路凯的包容,一切理念想法都是空的。”

    蜜莉恩抛下一个建议,拉着拉兰迪雅就走开了。

    “没想到你挺了解圣廷牧师的。”拉兰迪雅道。

    蜜莉恩笑了笑,道:“这是人鱼公主的传统。”

    拉兰迪雅知道她在说五千年前的人鱼公主与人类牧师的故事。

    “你为什么要帮我?”

    “因为我穿过你的衣服啊。一只迷途的小羔羊,碰到了大灰狼。”

    拉兰迪雅露出苦笑,道:“我不喜欢人类,抑制不了报复之心。这不符合游侠之道。”

    蜜莉恩松开她的手,道:“不妨换他们的角度思考问题。哈,人类是精灵的敌人,你心灵就可以放开了。”

    “非我族类吗?”

    “哈尔庇厄就是把杀戮当成了负担,才那么累。在大海里,征战四方方男儿。这个世界,本来就是部族利益高于一切。要不是路凯,我们也不会走到一起。他说要建个大家庭的。现在,哈尔庇厄要获得救赎了,你怎么不看开?连土地精都要求这么一次救赎了。”

    蜜莉恩顺手一指,指向那群动作怪异的土地精。

    土地精们都解下了头巾,老老少少排成一个方阵,背着幼儿。个个双手合十,扎着马步,朝加尼尔挪去。左脚跨一步,身体左右扭三扭;右跨一步,身体左右扭三扭,活像一只只人立的大青蛙。

    这是土地精的仪式。

    在脱离亡灵气息的影响后,土地精们渴望一场仪式,得到心灵上的救赎。慢热手便向欧阳祈求得到展开一场仪式。

    土地精本无信仰,或者说只相信运气。

    伺奉月神?

    伺奉战神?

    欧阳抓抓脑袋,把选择权交给了神。

    丹尼尔,树干挺拔,枝桠盘托,节节而高。

    每一节处伸出的枝桠上,都镶嵌上了月眼黑曜石。由下而上,由繁而简,形成一个个或圆或方的图形。从树顶端俯瞰,这些图形重叠在一起,就是一个复杂的“月之法阵”。

    法阵中,双月图案代表着法阵的运行借助了别的力量,也就是月光的能量;三个方形叠成的十二角形,让这股力量不停循环,代表着生生不息。

    “法阵中心的那个眼睛,圆滚滚的,刚好能塞下你。”艾谱莉在笑,丝毫没有祈神时的严肃。

    “你这是要把我献祭了吗?”欧阳也笑道。

    “是啊,我都嫌弃你胖了。”

    “月之眼”将会是驱动整个法阵的力量。欧阳并不知道如何使用“月之眼”,不知道如何驱动这份来自月神的力量。

    按照艾谱莉的吩咐,他站在树梢,静静等待着。

    不禁想起艾谱莉谈及的诅咒——

    “神魔大战”战况最激烈期间,洛瑟玛上最后一批半神陨落殆尽,其中就有哈尔庇厄一族的祖先,受到时间祝福的“永恒者”艾维娜,这位本应不死不灭的存在。

    据说,在半神们参战之前,艾维娜曾经作为信使,把信息传递给了各族,邀请各族参战,伏击魔族尊者。

    可,作战当天,到场的,只有数位半神,自诩大陆守护者的巨龙、凤凰二族,以及一些与强大魔兽结为战友的比蒙祭祀。其他各族强者,居然自扫门前雪,没有投身此战。

    之后,所有的半神之裔,都认为半神的陨落,归咎于各族,其中以哈尔庇厄为甚!

    她们的祖先,艾维娜应该是不死不灭的存在!而不应在那一战中自我献祭,给“魔兽争霸小队”的那几位菜鸟制造机会!

    在悲伤中退出战场的哈尔庇厄一族,立下了一道誓言:风暴不停歇,纷争不休止,永恒的雷电将永远惩戒背信弃诺者!

    时间是把杀猪刀,誓言演变成为诅咒,杀戮与复仇渐渐吞噬了哈尔庇厄一族。当年先祖们义愤填膺立下直到殆尽最后一名族人的誓言,对活在当下的哈尔庇厄们来说,是无法抛弃的负担,是不适何去何从的诅咒。

    当下,她们是争取着种族的繁衍,还是一意孤行一战定生死从此万般清静?

    谁都生而自由,都有生活的诉求!昔日荣光消耗殆尽后,就应背负永世诅咒?世道无这般理由,逼迫生灵永不得抬头!

    我问云上九天,可开一线!我劝月下天公,当重抖擞!

    艾露恩啊!擦拭汝眸!以吾之名,恳请以月之皎洁,洗涤哈尔庇厄的过往,荣耀及罪恶!荡涤在时间长河中,让她们从零开始!

    不知不觉间闭起双眼祷告起来的欧阳,双眉间,张开了竖眼,银白无瞳,射出一道亮光,直冲明月。

    恍惚间,通过这个原本毫无关联的眼睛,欧阳似乎看到一个人,背着月亮悬浮当空,其背后有无尽丝线连接着冥冥。那人似乎叹了一口气,带着一只电光萦绕的乌鸦,消失在月影当中。

    下一刻,无尽的光芒充斥着欧阳的感官,其中的刺目感觉,让欧阳不由得睁开双眼。幻觉消失殆尽。

    映入眼中的,依旧是光芒。不知什么时候起,加尼尔都笼罩在洁白的光芒中,幽幽的,并不刺眼。那些由月眼黑曜石衍射出来的七彩光芒全都转化为月光一般,在这片空间镀上了一层霜。

    哈尔庇厄们,悬停在哪,背着小孩,搀着老弱,沐浴在月光中。

    欧阳由心喜欢这样的景致。他感到脚下的加尼尔抖动着,然后是猛地抖动了一下。接着无数电光,从树下游走到空中,游走到哈尔庇厄们身上,然后从她们身上激发出一团团电光。

    月光中,电光中,她们翅膀上的颜色开始褪去,不再是斑杂的色彩,而是像艾谱莉一般,纯粹起来。白的如同月光皎洁,蓝的如同天空明净,绿的如同翡翠剔透,黑的如同黑曜石镫亮!

    顿时,所有穿着花衣裳的花姑娘,都换上了颜色统一的制服。

    变化不仅如此,她们的爪子开始褪去,羽毛开始褪去。尖叫声响起,空中落下一大群穿着性感,划动修长肢体的尖耳朵女郎。

    欧比斯拉奇!天上掉下一群林妹妹!

    处于正下方的胖子觉得幸福无比!

    但幸福是那么短暂!欧阳马上意识到,姑娘们都失去了飞行能力!

    他惊慌地伸出手,想弹出蛛丝接住那么一两位。但刺痛马上又遍布整颗心脏,他只能接住一两个,其他人呢?!

    这个高度摔下去……

    不!!!

    欧阳失去了思考能力,只有泪水无声滑下。

    异变顿生,他伸出的手上,弹射而出的,不是一根蛛丝,而一张硕大无朋的蛛网!

    一根根蛛丝,毫光莹莹,已经不是白花花的蛛丝,而是由光编织而成,如同昙花绽放,兜住了所有突发空难的哈尔庇厄。

    绝处逢生,欧阳那颗揪着的心,还紧紧地收缩着,甚至拉着他脸上的皮肉,一张嘴咧开,露出两排牙齿!

    欧阳都不知道自己露出了一个很傻的笑容。他的心里正忙着问候谛波罗与蒂米斯!

    这真的吓死宝宝了!

    还没来得及庆幸,欧阳直觉双手一沉,网中一大群女子的重量几乎把他拽下树。硬是进入自主狂化才拉住她们。

    手脚抱着树干,欧阳已经被拽的滑下一大段距离,他敏感地感觉到,屁股离树桠只有一毫米的距离!

    欧比斯拉奇!有这么一大群小姨子,真是沉重的负担!

    一群惊魂未定的哈尔庇厄回到地上后,艾谱莉重新飞到空中,她看到丈夫脸上挂着两道泪痕以及血痕,不禁笑了起来。

    鹰身女王抬首对月,神情肃穆,高声道:“艾露恩在上!艾维娜之灵!吾等风暴之子嗣!复仇之使者!今夜褪去凡杂,重归风暴之名!吾以女王之名!诰之月神!奉之天下!此后世上再无鹰身女妖!”

    “哈尔庇厄亦逝去!吾等重归时间!是为风暴精灵!”

    “吾名,埃罗!”

    风暴精灵埃罗!

    嘹亮的呼声响彻科罗拉多!

    此情此景,欧阳靠在树干上,笑了。

    我心系雄鹰,且试天下!

    一根树枝从树梢延伸而下。一颗果实垂在欧阳面前。上面满布雷电的符文。

    月光消逝,这里的异常消逝,恢复正常。

    太古时期,诺达希尔结出两颗果实,是为光暗两支精灵!

    太古时期,诺达希尔树上落下一颗鸟蛋,是为风暴乌鸦!

    今夜,雷霆古树加尼尔诞生一位子嗣!

    今夜,加尼尔树上落下一群女郎,是为风暴精灵!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