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地网天罗最新章节 > 地网天罗最新章节列表 > 第78章 龙自风流
    上梁不正下梁歪,自圣龙殿下择偶风波掀起后,族内所有雄龙龙性大爆发,亚龙谱系变得更为繁杂,福兮?祸兮?

    ——《巨龙本纪》

    面对獒人,欧阳再次觉得自己很傻。

    他一直以为,即使没有老兵库伦那么骁勇善战,但比起库伦训练的那些毛头小子,獒人总有过人之处吧,毕竟两米三的身高与比尔族棕熊人也差无几了。

    可现实却狠狠抽了他一记耳光,五个鲜红的指印对应五个字:叫你想当然!

    体重四百磅的二阶魔兽棘刺野猪,这些家伙居然需要六个人上前围殴!而库伦持着两把车轮战斧,可是能够单挑再重两百磅的食人魔!

    是武器的差距?还是人的差距?欧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看上这些家伙,想着让他们追随自己,还想把完成试练的重任交给他们。

    是的,獒人们并没有答应当欧阳的追随者。单凭炫耀武力和一番训斥,就想让别人卖命,或者替别人卖命,在獒人看来,都是傻逼才会做的。

    他们獒人是憨厚些,但并不傻!

    獒人们跟随欧阳进入高原,并不是开展试练,而是进行冬狩!

    冬狩是千针石林一个重要的节目,为了准备过冬的食物,每年在入冬前一个月,都会进入高原狩猎以储备雪封后的粮食。

    冬狩的主要猎物,是高原上体形最大的草食魔兽,挪威脊背,一种亚龙!还是巨龙中少见的光系巨龙“光明圣龙”的后裔!

    “黑色鳞片,青铜的犄角,遍布尖刺,脊背上特别招摇地竖起了一条黑色脊隆。

    除了带毒的尖刺,挪威脊背的一大能耐就是“威慑”,深得龙族的遗传,颇有“龙威”的气势。”

    《祭祀法典》上,如是介绍。

    根据权杖祭祀埃里克的说法,挪威脊背虽然是亚龙,但并不强大,并没有继承光明圣龙的魔法,就连“威慑”都是以光系魔法模拟而来的,更像是幻术,给它们五阶的阶位,都是给光明圣龙面子了,虽然龙族并不承认它们是光明圣龙的子嗣。

    库伦总结的评价十分恰当:就好比比尔族中的浣熊人,长胡子也不是真睿智。

    脸转黑的埃里克选择无视损友,继续给年轻人讲述了一段有趣的传说:

    传说受神圣巨龙的影响,龙族中的热血青年和猥琐大叔,对“以一己之力创造一个种族”抱有巨大的兴趣。一头光明圣龙瞄准了有着“高原尖刺”之称的科罗拉多巨猬,迷恋她们柔软的腹部,要在高原上建立了一个“尖刺后宫”。凭借旺盛的精力以及出色的治疗能力,用一生的时间创造出了“挪威脊背”这一族亚龙。

    在獒人们熟门熟路的带领下,翻过又一道山梁,柳暗花明又一村,眼前豁然开朗的,却是一片郁郁葱葱的绿,水流冲积而成的平地就掩藏在几道高耸的山梁间。有水流过,水生的节节草,喜潮的桫椤,以及陡坡上的铁线蕨等等,挤满了整个山谷,这原本宽敞之地居然显得拥挤起来。

    要猎杀挪威脊背,就不得不深入这个山谷。

    看着队长熟练地指挥熊人武士,人马射手,以及两位牛头人有条不絮地融入郁郁葱葱的树林,欧阳对这位叫瓦邦的比尔族的棕熊人颇为感兴趣。

    欧阳想不明白,彼尔族熊人脑筋直,反应有些迟钝,做起事来都是一副懒洋洋懒得思考的样子,但无论是落叶松营地的军士长,还是千针石林营地的狩猎队队长,都由比尔族熊人来担任。

    “库伦,比尔族担任军官在比蒙中常见吗?”欧阳拍了拍东张西望的黑熊人。

    “当然常见了,军队中的低级军官基本都是由比尔担任的。”库伦正一手握着战斧,一手捏一截甘蔗一样粗的蕨尾,往上涂抹粘液当润滑剂。

    这个比尔显然没有听明白自己的潜台词,欧阳只好直白地问道:“比尔不都是脑袋迟钝的吗?怎么让你们上?别的种族呢?不是说福克斯族挺聪明的吗?”

    库伦抽抽鼻子,把半截肥蕨扔进嘴里,咔咔地嚼着,仿佛其中的苦味能够帮助思考,过了好一会,才道:“其实,比尔也有开窍的时候,像我,跟随维叶娜大人走的地方多了,自然就能当军官了。不信你问问瓦邦。”说着,黑脸的比尔还真的招手把棕熊队长叫了过来,把包袱丢给对方,显示自己聪明一回,道:“瓦邦队长,路凯祭祀有问题要向你请教。”

    黑脸大汉的狡猾,惹得几位采蕨的女子嬉笑不已。在森林精灵的指导下,她们学会了如何巧妙地去掉粘液,裁出一块块清脆的蕨方,学着黑熊的样子,粗鲁地嚼得咔咔作响。

    欧阳当然不敢冒昧地问一脸严肃的棕熊队长那么白痴的问题,转开话题道:“瓦邦队长,你能跟我们说说挪威脊背吗?”

    山谷中,河流附近密布着硕大的脚印,稀疏的节节草凄惨地生长着,这里显然被庞然大物践踏得泥泞不已,草难过寸。

    数头嶙峋巨兽涉河汲水,背上的尖刺密密麻麻,衍射着阳光的七彩,看上去就让人觉得十分坚硬,尖刺末端发白的部位,还带有一种“光灼之毒”。沾上这样的毒素,伤口附近的皮肉会发干皲裂,如同晒干的稻田,真要被尖刺捅破身体,别想活了,光明之神都救不了你!

    在安宁的午后汲水中,最为高大的尖刺巨兽翘起尾巴释放出成堆物质把一大片河水染成黄绿色,然后转过头用一如河马那样丰硕的鼻孔嗅了嗅,不满意地挥动脖子,把那一方河水拨到旁边一头尖刺巨兽面前。对方显然被这无礼的举措惹恼了,抬头吼了一声,一对弯曲的牛角射出一道亮光击在恶心人的家伙身上。如同没入水盆的童子尿,亮光在高大者身上荡起一圈圈光的涟漪,瞬间笼罩住了其全身。然后,坏家伙身体就变了颜色,墨玉一样的尖刺变得跟那一片水一样颜色,高大兽整个看起来就像是大号的大号。原本靠在它身边的两头漂亮雌兽吓得轰地躲开了。

    变成黄绿的巨兽也回敬一道光,对方被染成了黄白色。

    “那就是挪威脊背遗传自光明圣龙的光系魔法‘裁决之光’,我们称为染色魔法,据说是一种光学上的染色,经月不散。”棕熊人脸色棕红地解释道,对几位美女解释这样的事情,就算脸皮再棕也不中用,免不得红了起来。

    欧阳看着一黄绿,一黄白的两头巨兽碰撞在一起,一边想用自己的尖刺扎对方,一边怕对方的尖刺扭着身体躲闪的样子,脸上的肥肉不由得抽搐起来,向寇沙问道:“这些家伙就是我们的猎物?它们的肉很美味?”

    寇沙苍白的脸泛红,无奈地点了点头。不说要吃这样的家伙,就待会要到那河里打滚,都让人心塞。

    “怕个锤子!”库伦啐了一口,仿佛是在壮胆,但他忘了自己在咀嚼着一根汁液尤为饱满的蕨勾,粘液喷了旁边的牛头人一脸,道:“这野兽怎么都比软泥怪好吧?”

    “你吃过?!”

    “怎么可能!”库伦满脸后怕地否认道,“当年杀了一窝,仙人板板的,格老子臭了一个月!”

    挪威脊背察觉到了这边的异动,头纷纷戒备起来,掐架的两头也停了下来,怒气冲冲地看着这边,然后同时吼叫着冲了过来,要把怒火撒在这些入侵者身上,又像是在相互竞争一样,卯足劲冲了过来。

    在奔跑过程中,它们背上的尖刺合拢了起来,由尖刺葳蕤的板栗变成了鳞次栉比的松塔,只是身上的颜色让人不愿直视。

    “战斗!分散拦截!”瓦邦恢复狩猎队长的本分,吼道。

    獒人们听到命令,六七人一组,如同渔网般分散了出去。

    双方碰撞在即,两头快速奔跑的挪威脊背突然跃了起来,那些合拢的尖刺在身体两旁组合成两支鱼鳍的形状。张开,再迅速合拢,竟然如同翅膀一样把它们往高里送。

    空中,两头挪威脊背咬住尾巴把身体蜷成一团,借助两个翅膀的助力,在空中旋转了起来,速度越来越快,身上的尖刺也再次散开来,呼呼切割着投下的阳光。

    “欧比斯拉奇!是肉彈针战车!”库伦吼了一句,从背上取下那对车轮战斧。

    “散开!找掩护!”瓦邦吼道!

    天上的挪威脊背如同两轮灿烂的谛波罗,组成万道光芒的,不但有那一米多长的尖刺,还有从尖刺上射出的一道道光线。这并不是错觉,而是一种光系魔法,最基本的“舞光术”!

    魔法学徒的“舞光术”只能够用来制造火把照明,但源自巨龙的“舞光术”,在挪威脊背葳蕤的尖刺上舞动,就成为了游走的利刃。光线类魔法的“穿透”效果将会演变成为切割魔法护盾,钢铁护盾的利刃!

    挪威脊背是很好捕捉的魔兽,它们身上虽然满布尖刺,但这些尖刺跟刺猬一样往后生长的,身体的正面就是弱点,那里除了两根圆秃秃的“龙角”外,就一张河马一样的大嘴,这些对比蒙武士来说,都不是什么问题。

    可现在!正是道格咬刺猬,无从下口了!

    这还是刚才用脸拨粪水的蠢萌巨兽吗?

    还是小孩子用木炭打架胡乱涂鸦的样子吗?

    这样的战术分明就是“扬长避短”的极好教材!

    如果另外几头挪威脊背都会这样的招式,到底会是谁狩猎谁?

    ps:

    高原上游荡着一头活在噩梦与史诗里的怪物,是所有生命的天敌,任何有机物在其口中都形容为嘎嘣脆,这就是“格里尔斯吞咽者”,为了生存而吃的存在,于食物链的低端。据说只有红票才能封印其牙齿,只有足够厚的红票才能缓冲其咬合力!俺去也,汝当助俺!

    其实,在找房子,这几天才写了两千多字,嗯哼,大家都能谅解的!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