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地网天罗最新章节 > 地网天罗最新章节列表 > 第76章 千针石林
    科罗拉多高原在比蒙祭祀中被定为权杖祭祀的试练之地,自有它的原因。从杜隆塔尔望去,这片高高隆出地面的高原如同屋脊般。表面被流水冲刷出一道道沟壑,纵横交错,整块的地形被划得支离破碎,这些水流汇聚成科罗拉多河,流向大陆中央的爱琴海。

    科罗拉多高原是半荒芜地带,除了靠近水流的地方生长着一簇簇的小树林,那些高高暴露在阳光下的隆起基本上没有什么树木,唯一生长的只有一种生命力顽强的巨大的荆棘——锯齿荆。这种荆棘有着百年大树树干一样大小的枝干,巨大藤条就那么生长在地上,毫无攀附,腾蛇一样扭曲生长成一堆,藤蔓间形成的间隙便成了高原土著们的最好庇护所。

    高原上同样生活着土著,只不过割裂的土地,**的荆棘丛,高原土著有着独特的邻里关系——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除了能够飞翔的鹰身女妖,与脚力惊人的土地精以外,其他的鲜有见到别的部族的机会。

    对于高原的旅行者来说,这两支土著却是非常恼人的存在。

    哈耳庇厄鹰身女妖飞翔在空中,一边发出刺耳的叫声一边扑向旅行者掠夺他们的财物,风托着她们的翅膀赋予敏捷的身手,往往等人反应过来,这些掠夺者已经嚎叫着远去了。

    土地精则是以另外一种形式烦恼着旅人。他们是行走高原的行脚商,背负沉重的货物,以热情而亲切的问候招揽生意。土地精往往过份的热情,只要碰到任何一个旅人,他们都会认为是生意上门,会以坚毅不拔的精神跟在其身后,用细碎的语言说服其购买或交换自己的商品。往往,土地精总能够以高原上常见的,又让外来者想不到的东西换取值钱的物品,或者钱币。土地精这种推销式的生意,总会让人咬牙切齿咒骂这些强盗,但交换回来的东西又往往有用,才不会有人把这些土地精当强盗给灭了。

    不过有趣的是,这两种高原土著却是世仇,而造成这两种生命之间的仇恨的,就是两族以不同的方式对待赖以生存的“锯齿荆”。鹰身女妖们把巢筑在锯齿荆上,而土地精们则在锯齿荆根部种植寄生菌汲取其养分。除了拥有共同的洗劫习惯以外,这两个种族一个翱翔于天空,一个挖掘在地下,所以谁也未曾战胜谁。

    当然,这两个种族对于强壮的比蒙来说,并不是什么威胁,更不用说比蒙当中的实力翘首权杖祭祀了,科罗拉多高原作为权杖祭祀的试练之地自有能够作为他们的试练对手的存在。

    是的,魔兽。

    这个千沟万壑的高原就是一个迷宫,许多魔兽聚集或游荡在那些沟壑之中,人们永远不知道下一个拐弯会遇到什么样的存在。总之,在这里,转角遇到的,不会是爱。

    而我们的主人公欧阳,便迈向了杜隆塔尔通向这个迷宫的门口,开始他们的旅程。

    千针石林。

    欧阳在维瑟顿呆了了三天,便告别的师祖维叶娜踏上了试练之旅,同行的除了有意向成为欧阳的追随者,并对自己的未来大人考察一番的比尔黑熊骑士库伦以外,欧阳身边的四女无一例外的跟在他身后,而面对欧阳的拒绝,四女给的理由让欧阳无言以对。

    “路凯,作为你的导师,我应该对你的试练进行观察,而且这个试练也有我的一部分,我不放心自己的学徒一个人去冒险!”小雪貂霍嘉丝站在自己的导师与学徒面前,摆出了一副导师的架势。

    那么你的导师又放心你去。欧阳看了看自己的导师与导师的导师,把话咽住了。

    “作为你的妻子,我更应该与你同甘共苦,‘双子座结界’就是海神与海后对我们感情的最好见证与考验,路凯,我们应该一起面对一切。”人鱼公主蜜莉恩说得大义凛然,但她拖着欧阳的手的动作与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撒娇的味道。

    她的这一番言行惹来了小雪貂的大大的白眼。

    欧阳叹了口气,无意辩驳。

    “路凯,遵循长老的意志,我作为你的追随者,面对冒险,抛弃自己作为追随者的责任,森林精灵的荣耀让我做不到。”森林精灵拉兰迪雅盯着欧阳说出这番话,但语气并没有作为一名追随者应该听从大人的意志的觉悟。

    欧阳盯着这名游侠,点了点头,并没有拒绝,要重建精灵帝国,需要除了暗夜精灵以外的其他精灵的意志,这正合他意。

    “路凯大人,作为你的奴隶,我应该时刻跟随你的脚步,抛弃自己的主人会让乌瑞恩家族的荣耀蒙羞。”这时,小丹尼丝也站了出来。

    成为比蒙的奴隶,你就不觉得是让你的家族蒙羞?欧阳为之气结,他身边的都是些什么女人啊!

    “好吧,好吧,都一起去吧!”欧阳无奈地点头同意,其实他也不放心把这些女子留在维瑟顿,一切都是由于那个好色的八王子。

    “噶拉噶啦!”听到欧阳点头,一直没有动静的卡卡欢叫一声跳到了欧阳的肩上。

    “我能帮助你们的,就是六头双足飞龙了。”只有维叶娜正常地表现出长辈应有的关心。

    欧阳却在心中呐喊,师祖,我最希望的是你能陪我去啊!

    可惜,这只是期盼而已,任何一位导师都不能干涉学徒的试练,或许只有霍嘉丝这倒霉的孩子是例外的。

    就这样,一家大小六人四兽踏上了欧阳的试练之途。从维瑟顿经过近十天的飞行来到了比蒙王国的矿产来源地,实际上是矮人控制着的千针石林。

    驻守在千针石林的比蒙驻军早已收到神庙关于有祭祀前往科罗拉多高原试练的通知,做好了迎接未来“权杖祭祀”的准备。

    欧阳等人在哨兵的带领下走近了营地,在整齐的比尔族大汉面前迎来的是一名穿着黑色祭祀袍的矮小长胡子老头,欧阳认得这身打扮的人的身份——权杖祭祀,在帝都神庙中给他下马威的那些祭祀就是清一色穿着这样的黑色祭祀袍。

    在他的记忆中,所有的权杖祭祀都是一身黑色的打扮,除了他那位美女师祖以外。的确,在比蒙的权杖祭祀当中,也只有维叶娜祭祀是一身翠绿色的打扮的,其他的祭祀都是一身符合自己地位的祭祀袍。

    “霍嘉丝大人,路凯大人,这位是驻守千针营地的权杖祭祀埃里克大人。”一位哨兵轻声提醒道。

    “哈哈,一名浣熊人!”后面的库伦一见到这位浣熊祭祀,哈哈笑道。

    那位哨兵隐秘地瞥了一眼这位放声大笑的同族的黑大个,无奈地抽了抽嘴角。

    在他们比尔族中,除了强壮的黑熊人、棕熊人等少数几个强壮的种族以外,还有其他诸如浣熊人、考拉熊人等体格瘦小的种族。在比尔族中“哈哈,一个浣熊人”“哈哈,一个考拉熊人”这类的说法是他们这些体格强壮的比尔对体格娇小的比尔的打招呼方式,类似于“哈哈,一个小鬼”的意思。

    “埃里克大人,这是霍嘉丝大人与路凯大人,他们是这次接受试练的祭祀。”棕熊哨兵憋着笑意上报到。

    “嗯,不错,果然是‘天才一系’的,年纪轻轻就接受权杖祭祀的试练,不愧是维叶娜大人的弟子。”浣熊人埃里克伸出手摸了摸胸前的长胡子,打量着两位访客,眼中尽是满意。可当他的眼光扫过高高站在后面的库伦时,眼中突然爆出两道精光:“大黑库,你的嘴还是那么黑!”

    “黑嘴”一词出自道格族,原话“黑嘴狗”是骂嘴巴不干净的。(ps:记得小时候有“黑嘴狗,偷吃不知羞”这么一句俏皮话)

    “埃小鬼,长着一撇长胡子就在那里卖老,你小子年纪比我还小呢。”库伦对对方的话毫不在意,反而再次笑道。

    “哼。”埃里克顿了顿手中比他还高的长杖,并不答话,他一直想不明白,比尔族黑熊人出了名的直脑筋,为什么库伦在面对自己的时候话就那么多?

    “埃里克大人,我想您弄错了,我们是来接受战争祭祀的试练的,并不是来接受权杖祭祀的试练的。”霍嘉丝恭敬地道。

    “战争祭祀的试练?你们还是灵魂祭祀?怎么会跑到这片高原来接受试练?”浣熊人圆脸上堆起的怒气顿时烟消云散,惊讶震撼着他的胡子脸,有两三根崩地脱离了圆下巴。

    “我连风语祭祀的称号都没有呢。”欧阳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毕竟遇到这样的“优待”还不是因为他自己。

    “这是什么回事?难道你们走错地方了?”埃里克那属于比尔族的脑袋开始迷糊了。

    “他们没走错,只是这小子惹恼了神庙里的那些老家伙。”库伦开口解开了自己的老朋友的疑惑。

    “可怜的孩子,进来吧。”埃里克叹了口气,把一行人引进了营地。

    这些年来,神庙已经变了,居然学帝都臣子们的那套“平衡”!不需要解释,埃里克已经了然个中弯弯道儿。

    那些高大的比尔壮汉让开路后,露出了后面一排的豪斯族人马弓箭手,他们同时引弓对着天空放了一轮响箭作为欢迎仪式,欢迎这两位祭祀的到来。

    其实从这里的士兵的安排,就可以看出帝国对这里的矮人并不放心。比尔族在比蒙当中是出了名的大力士,也是少数几个能够镇压住矮人的力气的种族之一。而豪斯族则是盛产弓箭手的种族,显然是用来预防那些飞翔在天空的鹰身女妖的。而且这里还有一名权杖祭祀压场,一般来说在比蒙的营地里只会派遣一名战争祭祀留守,而一名权杖祭祀足以看出帝国对这个矿场的重视。

    埃里克也是看不习惯神庙现在的那一套才选择离开神庙,留守在这个荒凉的地方的,毕竟这里的比尔们当面吼一句“哈哈,一个浣熊人”时,起码肚子里没有那些勾心斗角。

    ps:

    反正也没人看,我决定暂停几天,撸顺后面的章节再说,写的不满意,索性任性一把。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