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地网天罗最新章节 > 地网天罗最新章节列表 > 第75章 差别
    雕像四周围了不少人。

    等得百无聊赖的人鱼公主跟米莎雕像较起了劲,“湛蓝倒影”双手抵在巨熊屁股上,纵使憋足力憋得身上水花四溅,可这尊在风中摇摇晃晃的雕像就是未能移动分毫。

    “这雕像简直比深海蓝鲸还执拗!”人鱼公主不服气地嘟囔着,想着是不是该让路凯加上小戈隆也试试。

    正好看到路凯从神庙中走出,马上扑到了欧阳面前,准备怂恿他替自己试验。

    “让你久等了。”欧阳对这个姑娘抱以歉意一笑。

    “你成功晋升为战争祭祀了?能拿到封地吗?啊,你怎么受伤了?不只是简单的试练吗?”人鱼公主执起起欧阳的右手,脸上由晴转雷。

    导师维叶娜颦起眉头,与单纯的小姑娘不同,狮虎王子的心思她明了得很。原本还想让年轻人自己处理这种事情,但看到胖子徒孙同样听得专心致志的样子,心头就直叹息。从大堂里的那句“别把我当笨蛋”,就知道他的聪明,难道他在这方面真的迟钝?

    自己要不要把霍嘉丝拉回身边呢?

    莱恩祭祀奥克斯是当今陛下的第八个孩子,在他的二十多个兄弟中,他是唯一一个成为祭祀的。与他的兄弟一样,八王子完美地继承了萨尔陛下年轻时的英俊与风趣,同时他也从他父亲那遗传了莱恩族的风流,与对美色的喜好。

    敏克族雪貂女子有个习俗,每年中秋月夜,未出阁女子结伴采撷与自己年龄相符的菊朵,寻一方平静清澈的水,在水底编织一个花环,戴在头上,跃水而出。守候在岸边的貂族青年紧紧盯着水中的月亮倒影,那个从他眼中的月影中跃出的女子,将会是他今夜追求的对象。

    所以,比蒙中把敏克族女子出嫁称为“出月”,也有人把雪貂女子称为“月映”。

    奥克斯讲述天狼啸月的故事,就是暗示他眼中只有自己那美丽的雪貂学徒的清影,八王子的魔宠恰恰就是啸月天狼。

    看到自己的学徒为奥克斯的讲述而满脸欣慰,脸上挂着品尝到最美味美食的满足,身为导师的她叹了口气。

    除了这一对刚到的师徒,全维瑟顿的祭祀都知道,八王子奥克斯是一名“天狼祭祀”。

    看来该开导开导自己的小姑娘了!跟莱恩在一起是没有幸福可言的,莱恩天性风流!

    走出神庙大门的暗影,外面阳光明媚,维叶娜突然觉得外面的阳光有点刺眼,一如八王子的笑容。

    是我在神庙里呆得太久了么?她心里有点烦躁,自己最亲爱的孩子就要落入狮子口中了。

    有点失神的权杖祭祀突然觉得前面有两个人向他们迎了过来,而且是两个形成强烈反差的男女。

    女的一头金色的卷发在阳光中跳动,如同童话里高贵的公主。

    男的一脸漆黑的汗毛在微风中颤动,如同童话里凶狠的强盗。

    金发公主迎向了她的徒孙路凯,亲切地捧起那受伤的右手,带着责怪的语气询问他的伤势。她手上凝聚出清水让权杖祭祀有点错愕。魔法师?

    黑脸强盗却是迎向了自己,站在她面前行了个骑士礼,满是横肉的脸上尽力扯出一个的笑容,勉强而亲切,随即瓮声瓮气的问候灌入她耳中。

    “维叶娜大人!”

    沉重的喉音把她从错愕中拉到了一个失神的状态,黑眸从高贵的金发扫到肥胖的血手,接着转到草莽的黑脸,最后落到自己娇小的双手。

    一种强大的差别感从她心中升起,让她突然醒悟过来,开口道:“库伦,我的骑士,好久不见了。”

    这她才醒悟在这里等候的,是她曾经的骑士库伦以及她徒孙的追随者们。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乱来是管不了的吗?而且他总没有你那么乱来。”旁边传来霍嘉丝的声音,暗自嘲讽蜜莉恩那夜的乱来。

    维叶娜看看自己的学徒,从她的语气中感受到不一样的东西。

    “你怎么把手弄成这样?”蜜莉恩从包包里掏出布条把欧阳的右手缠了起来,从没包扎过伤口的她手法显得十分生疏。

    “我把地板砸了,一个大坑。”欧阳伸出另外一只手替这位人鱼公主理了理渍满汗水的刘海,九月的阳光并不热,常年泡在水里的她却额上布满了汗珠。

    “反正你就是乱来。”蜜莉恩细心地缠好布卷,满意的看了看,“好了!”

    “王子殿下,请问维瑟顿那个地方能够购买到我们需要的东西呢,我们需要一些衣服、武器,或者出售一些魔晶。”欧阳看了一眼蜜莉恩身上的淡绿色的衣服——这还是多亏了森林精灵拉兰迪雅,美丽的公主才告别了把丈夫的衬衣当成裙子穿的尴尬。转过身对这位一口答应霍嘉丝带他们逛逛维瑟顿的王子,心里却对他一见到美女的两眼放光,风流之性表现明显有着几分鄙视。

    蜜莉恩不满地瞪着这个风光的家伙,阻止了对方的询问。王子?她见多了!

    “那当然了,维瑟顿里有一条人类商人开设的购物街,那里有最漂亮的衣服,会让几位女士满意的。”听到欧阳的话,莱恩王子从几位女士身上收回目光。他心里有点羡慕这个肥胖的斯派德的狗屎运,有幸让这几位美丽的女士跟在身边,如满月般的敏克雪貂,高贵如公主的人类法师,充满清新气息的森林精灵,还有一个青涩的人类萝莉。

    说到人类商铺,莱恩王子还是露出了一个自信迷人的笑容,他相信自己能在那些漂亮的衣服中获得几位女士的好感的,特别是身边的敏克族祭祀,她的美丽与天分让莱恩血液中的风流因子活跃到极致,他有一种恋爱的冲动。

    维瑟顿的东北区原本是最穷困的一个区,但自从人类商人进驻这里后,这里却成为人流最多的地方了。

    人类商人带来了制作精良的铠甲武器吸引了比蒙武士,精美的装饰饰品吸引了贵族的夫人小姐,这里甚至还有沙漠国度的玻璃制品,和来自遥远的远东大陆的陶瓷与茶叶。

    奥克斯昂首挺胸地带着一众人来到了街口的第一间商铺,商铺的名字叫做“布兰克收购”。据八王子的介绍,这一条街道的商铺都是属于多洛特公国的“布兰克家族”的,这里所有的商铺都以“布兰克”来命名,而这间“布兰克收购”则是从事收购事项的,专门收购魔晶、矿石、皮毛、魔兽幼崽等原材料。人类商人把这些原材料运回人类国度,制作成各种精良的武器、漂亮的衣服,再运回这里高价出售,从中谋取暴利。

    “布兰克收购”的店主是一名肥胖的人类中年。丹恩·布兰克,布兰克家族的一个外围成员,此时他正坐在摇椅上端着一壶比蒙特产的苦弥茶小口地品尝着,这种茶叶远远比不上远东茶叶的清香,反而带着一种让人喝了皱脸的苦涩。

    但丹恩却十分享受这种苦涩过后喉间酝酿出的甘爽,这样能让他记住自己十多年前从一个瘦巴巴的少年发展到今天的心宽体胖。

    十月,并不是一个有生意上门的季节,比蒙都忙着收割粮食,猎取野兽过冬。而那些靠猎取魔晶与皮毛在冬前在为这一年添加一些收入的猎人,会在下个月初才回来把东西卖给人类,然后他们的商队会赶在第一场雪来临之前把一年的收成运送回人类国度。所以现在丹恩清闲得很。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自己有事要忙了,一个金发的莱恩带着一群人走进了他的店门。

    店主有点好奇地放下手中的茶壶,迎了出去。

    他知道莱恩是比蒙的王族,而且走进店门的那个莱恩还穿着一身战争祭祀的白色祭祀袍,以来人的身份,丹恩有点不明白对方来这里的用意,就算是为了讨女孩子欢心,对方应该去的是隔壁的“布兰克服饰”。

    “请问在下能给大人什么帮助吗?”丹恩在肥脸上堆出笑容。

    人类都瞧不起比蒙这些野蛮的家伙,在人类国度大部分人对比蒙的认识还停留于“茹毛饮血,野蛮至极”的阶段,即使是在这里呆了十多年的丹恩,也难以忍受这些粗鲁的家伙每次都把店里的椅子坐坏。但是对于这些所谓的比蒙贵族,他还是欢迎至极的,因为这些“贵族”为了学习贵族风度,从来不会讨价还价,那可是一名来送金的金主啊。

    “我要出售一些魔晶。”

    丹恩看到一个比他胖上几倍的胖子从门外挤了进来,他从来没见过这么胖的人。

    “这个莱恩祭祀居然找一个如此肥胖的侍从,难道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帅气么?”

    丹恩心里诽谤着,把目光落到桌上那堆魔晶上。一次出售几十颗魔晶,还是他第一次遇到,他目光飞快从中扫过,发现这些魔晶从三阶到六阶不等。

    店主伸出两根肥胖的手指拨拉了几下桌上的魔晶,才抬眼问道:“请问大人,这些魔晶全都出售吗?”

    “当然,请店家算一下价钱吧,我相信你会给这位大人一个合理的价格的,他可是帝国的八王子殿下哦。”

    欧阳瞥了瞥正随意扫视着的奥克斯,用一种“你会做的”语气提醒着店家。

    “这个当然了,我们法兰克商会向来都是诚信对待每一个客人的。”丹恩同样笑了笑,开始把桌上的魔晶按照阶位、属性分类统计价格。

    欧阳接过金币,乐呵呵地招呼众人到别的店铺购物。不过,临走时,他神秘搭着店主的肩膀走到一旁询问了七阶的龙鹰蛋的收购价格。

    在丹恩轻声报出二十倍于怀里的金币的价格后,欧阳哈哈笑了两声,拍了拍这位店主的肩膀,说了句“下次照顾你的生意”后便向外走去。

    不过,在挤出门时,却被故意逗留在后面的霍嘉丝狠狠地踩了一脚,显然她是听到欧阳方才的对话了。

    面对小雪貂的白眼,欧阳哈哈一笑,拉着蜜莉恩走进了旁边的服装店……

    欧阳把一部分魔晶换成了几人的衣服与武器,至于螺壳里那些带有明显人类标志的武器的战利品,他实在不敢拿出来卖给人类商人。

    欧阳买了一柄千磅重的大砍刀,同时给两个魔法师各换了一根法杖。

    愉快的购物结束,维叶娜一个眼神把识趣的莱恩王子支走,带着一行人走到构成城墙的其中一株榕树下。

    “路凯,那位金发的女子是你的妻子吧。”维叶娜看着自己的徒孙。

    “是的,她是一名人鱼公主。”欧阳抬头看着榕树,老实答道,大概吸足了一位位勇士的血汗以及食人魔的血肉,这棵榕树变得异常茂盛。

    “那么你呢,我的小姑娘。”维叶娜握着霍嘉丝的手,“不要试图隐瞒,导师看出了你们两人之间的不寻常。”

    “导师,我,我并不是故意的。”看着导师严肃表情,霍嘉丝辩解道。

    “你还是忘了我曾经的教导。”维叶娜有些无奈地道。

    “师祖,这并不能怪她,是蜜莉恩这妮子施展了‘诱惑之歌’。”欧阳插话道。

    “霍嘉丝你这傻孩子,”美女导师语气更无奈了,“不过也好,起码你有借口避过八王子。”

    “避过八王子?难道……”霍嘉丝有点转不过来。

    “事情的复杂超出了你的想象,我的姑娘。莱恩族的风流你是永远无法猜测的,我也不希望你有所体会。”维叶娜的延伸充满担忧,更包含了不让两人提问的严肃。

    “你们应该了解这榕树的成长吧,库伦不会放过吹嘘功绩的机会,这是他进入军方后养成的坏习惯。不过,你们可想过,是什么造就了这些恐怖的榕树?比蒙战士好战而且善战,无论敌人是什么样的战士,都抱有很大的敬意。而在维瑟顿,为何会出现这些亵渎敌人尸骨,亵渎战士荣耀的榕树呢?”

    “难道不是因为土地贫瘠,而维瑟顿又需要这些树吗?”霍嘉丝眯着眼,一缕透过树叶的阳光落在她扬起的瞳孔上。

    维叶娜握住霍嘉丝的手,似乎在安慰,她知道小学徒的单纯,所以她看向欧阳,想了解这个徒孙到底到了什么程度。

    “还以为是要锻炼比蒙战士的血性呢,与小戈隆交过手,我知道他们的战斗力,库伦那样的战士对付几位食人魔没问题,但对上戈隆就难说了。”欧阳敲了敲树干,摇头道,“又或者是建立南方战士的信念?但这里既有神庙,也有战神的雕像,多此一举的意义在哪?”

    维叶娜叹了口气,似乎为自己的考验无用叹息,也可能是为她将要说出的答案感到痛心:“你们毕竟对比蒙了解还不多。五大神庙,莱恩、泰戈两族控制一个,东北神庙由祭祀最多的福克斯镇守,西部交给博得鸟族,临近泷江河的东部由费比恩水族监管,为何掌管南方神庙的维安萨满会是模特族的丹齐?”

    “费比恩水族掌控了两座神庙?”欧阳目光变得深邃起来,他嗅到了强权的味道。

    “不错,当年提出祭树的,正是丹齐的父亲,一位战争祭祀,可以说,维瑟顿是他们父子俩一手建城的,前后五百年时间,南方维安的冠冕自然就落到他头上了。而且你们前往科罗拉多高原的试练是不公平的,那是权杖祭祀等级的试练之地,这是一个很不公平的试练,路凯,你的身份令王国权利的分布受到了影响。”

    “为什么?就因为一块封地?还是路凯打赢了那两位祭祀?”霍嘉丝低下头,情绪有些低落,她不笨。

    “这些都是,但不是最主要的。现在比蒙王国五大贵族,其中莱恩狮族与泰格虎族是王族,沃尔夫狼族拥有最强的兵力,福克斯狐族祭祀的出率最高,而斯迈天鹅族则拥有最强大的祭祀。但你们是否发现,比蒙四大种族——兽族、鸟族、水族、虫族,比蒙五大贵族中兽族就占了四个。比蒙自从经历了三次大战以后,虫族、水族、鸟族相继没落,而路凯身为斯派德族的回归,已经影响到了王国的权利。水族好不容易在神庙中获得重要的话语权。而我们一系,却是属于鸟族的。最后,我,与你,却又是虫族的。他们害怕你崛起,与我联手建立起虫族的势力。所以你被神庙排挤,现在的神庙不再是千年之前的神庙了,他们已经开始介入权利之中了,战争祭祀能获得封地就是一个开始。”

    维叶娜有些心痛地看着自己的徒孙,这些压力会随着他的成长都压在肩上。

    “我明白了。但我不是他们眼中看到的那么弱小的。”欧阳转过头,嘻嘻一笑,

    “什么‘战争祭祀’,什么‘亚龙祭祀’,我并不在乎,我只是想要那块封地而已,其实我的魔宠并不是什么亚龙……”

    “什么!难道你们说谎,欺骗神庙?”维叶娜一听,吓得跳了起来。

    “不,是没对你们说实话,”欧阳举起右手,“我的魔宠是一头真正的巨龙,而且,它还活着。”

    “什么?!”这次维叶娜被吓得翅膀徒然张开。

    “没什么好惊讶的,我的导师!只是我的龙宠受了重伤而自我封印了,所以你也不用上报给神庙,他们不公平对待我,我也不需要暴露的的实力。”

    “好吧!”看着徒孙的目光,维叶娜点了点头,这孩子给自己的惊讶太多了。

    ps:

    “布兰克”一段剧情,是有凑字数的嫌疑,不过后面情节会有这个商业家族出现的。

    比蒙四族:安尼缪兽族、博得鸟族、费比恩水族以及法布尔虫族。

    莱恩是狮族,泰戈是虎族,模特是龟族,福克斯是狐族。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