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地网天罗最新章节 > 地网天罗最新章节列表 > 第73章 第一场试练
    记住,不要欺负老实人,石化考拉只是看上去老实。

    ——《魔兽图鉴·石化考拉》

    “的确,斯派德族有饲养蜘蛛的习惯,你有个‘强大’的伙伴。”维安萨满点了点头,对卡卡露出了一个菊花般的笑容,不过心里却把这个孩子看得更低了。

    两头一级的魔兽干掉了一个中级魔法师?说出去连小孩都不相信,还好意思在一群权杖祭祀面前吹嘘。斯派德族的确是有饲养蜘蛛的习惯,不过他们饲养的是巨大的蜘蛛坐骑,而不是一只巴掌大的宠物。

    “谢谢你的赞美,冕下。”欧阳显得对赞美很受用。

    “那么,孩子,你做好接受试练的准备了?”

    “是的,冕下,作为一名祭祀,我随时做好迎接挑战的准备。”

    “首先,我需要检测的‘歌力’,要成为一名战争祭祀,相应的‘歌力’是很重要的,一首狂暴战歌所需要的歌力可是不低的。”维安萨满提出他的考题。

    “需要我吟唱一首战歌吗?”

    “是的,就‘通灵战歌’,我相信你能够熟练掌握这首战歌了。”

    “好的,冕下。”

    欧阳清了清喉咙,嘹亮的“通灵战歌”就在大殿中响起。

    歌毕,他的师祖维叶娜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她这位徒孙的歌力充沛程度几乎赶上了她这位权杖祭祀。

    “很好,孩子,你歌力的充沛程度让我感到惊讶。”老模特脸上再次笑成一朵雏菊。

    “下面你要接受祭祀对你的考验,介于你曾经是一名亚龙祭祀,而且你的魔宠曾经击败一名中级魔法师,还有你的歌力接近权杖祭祀,那么我觉得你有接受权杖祭祀的试练的实力。那么,在场的各位,有谁愿意为这个祭祀新星提供试练吗?”

    “什么,权杖祭祀?”

    霍嘉丝没想到冕下会给欧阳安排这么一个越级的试练,原因仅仅就是她的学徒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同时她心里暗暗为没说出“天生灵魂歌者”而庆幸,要不然,这位老模特维安萨满说不定会自己跳出来,考验“灵魂歌者”是否合格。

    “冕下,还是让我来试一试我这徒孙成长到什么程度吧。”心疼自家孩子的维叶娜走上前道。

    “维叶娜大人,我很高兴你能给你的徒孙提供这么一个机会,不过,他虽然曾经是一名亚龙祭祀,但是我觉得他现在没有挑战亚龙祭祀的实力了,对于他来说,你这位导师太强大了。”

    维叶娜被丹齐的话说得一滞,张开口换了几个口型,却没有再说什么话,不过抖动的翅膀显示她的心情。她明白丹齐是怕她“放水”而找这么一个说辞。

    欧阳看了看这位师祖,对这位师祖的好感增加了几分,不是因为她站出来帮自己,而是读懂了她的口型。

    老乌龟!

    这位美丽的师祖要说的是这句话,他为师祖干这样骂维安萨满而感到惊讶。

    不过,如果欧阳能知道维叶娜的后半句会更吃惊。

    老乌龟!让你知道我的魔宠不是驸龙致命纳得,而是“飞龙猎手”,你会觉得更不公平!

    “那由我来吧,我的魔宠不是亚龙。”那名马脸祭祀走了出来,依然板着那张长脸。

    “我是权杖祭祀洛克斯布,我的魔宠是六阶的石化考拉。”说着手中的徽章挥出一道白光,一头土黄色的考拉出现在场中。

    石化考拉熊,六阶魔兽,这种行动笨拙的类熊魔兽具有强大的力量和锋利的爪子,平时憨态可恭,一旦狂暴起来,即使是最强壮的猛犸武士也得退避三分。

    看到这头肥胖的魔兽,欧阳哈哈一笑。

    “卡卡,上!”

    他的螺壳里正放着一颗这种魔兽的魔晶。

    刚从冬眠结界里出来的石化考拉熊,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看到一个小东西游身欺来,习惯性地释放一个“土束缚”。然后瞪大眼睛看了看那个被土元素淹没整个身子,只露出一个豆大的骷髅头和一根牙签大的骨棒——卡卡的身体对于这个四米多高的大块头来说实在是小了一点,它完全忽略了那两根握着骨棒的小手臂。

    看到是无法进口的骨头,饥饿的考拉熊不满地扭头对自己的主人吼了一声,完全没有战斗的觉悟。

    人马祭祀洛克斯布朝他的对手笑了笑,他觉着这位新手的试练到此结束了,但对方脸上那副“你中计了”的表情让这位长脸祭祀觉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

    在一道白影闪过,击向他那正不满地叫饿的魔宠时,这位长脸祭祀的笑容石化在马脸上了。

    他的石化考拉熊,被撞在脑袋上的骨棒打得一个颠趔,身体歪了歪,那一吨重的庞然大物险些被它眼中的“豆丁”打得摔倒在地。

    正在讨吃的石化考拉熊再次咆哮了一声,显然这一打扰它安慰自己空腹的攻击惹毛了它。

    可卡卡的下一次攻击把它的咆哮打回了喉咙中。

    小东西挣脱了束缚着身体的土元素,一个猫跃接回骨棒,抡向考拉熊的鼻梁,把这个完全没有醒悟过来的对手的鼻梁敲断了。

    受伤的熊顿时变成了“瞎子”,它斗着两眼看到那个小东西居然敲断了自己的鼻梁,被彻底惹毛的考拉熊温性不再,彻底变成了一头狂暴的“熊瞎子”,一道土黄色的光芒迅速从四脚向全身蔓延,它的皮肤渐渐石化起来。

    愤怒的咆哮响彻了整个大殿,把一众权杖祭祀吓了一跳,他们万万没想到菜鸟祭祀的“亚古兽”居然有那么大的力气,能够生生用蛮力把石化考拉熊给惹毛了。

    关心徒孙的维叶娜祭祀碧绿的纱翅轻轻抖动了起来,一阵清脆的声音响起,她用自己的异能奏起了战歌。

    维安萨满是唯一一个老神定在的,他转过绿豆眼看了维叶娜一眼,从旋律上他就能听出螽斯祭祀演奏的是“密语战歌”,并没有阻止。

    在翅鸣声中,卡卡落在了石化考拉熊身上,扭着尾巴跳起了动感舞,一个个舞步从熊头迈向熊尾,手中的骨棒应和着翅鸣在熊身上敲出了一阵熊皮鼓声。在维叶娜的演奏结束那一刹那,卡卡落到熊屁股后面,扬起骨棒在两根后腿上来了两记猛击,以两声响亮的“啪啦”声,结束了这场表演。

    在那道白色的安抚光环落下时,石化考拉熊吼起了最高昂的呼声,拜倒在地。

    而“密语战歌”的白色光环变成了华丽的谢幕,成了螽斯祭祀对最卖力表演的石化考拉熊的谢礼,只是这道原本用来平息狂暴的光环变成了安抚恐惧的良药,毫不浪费美女祭祀的一番好意。

    看到这一幕,老模特丹齐的一双眼变成了两颗将要发芽的绿豆,饱满凸出,这个小东西居然在一个权杖祭祀吟唱一首“密语战歌”的时间内,把一头六阶拥有石化皮肤的魔兽给敲趴了下来!

    除了人马祭祀洛克斯布以外,其他的祭祀都是很服从领导地做出了与维安萨满一样的表情,此时马脸祭祀脸上正挂着两根苦瓜,一脸心疼与愤怒地检查着爱宠的伤势。

    卡卡下手并不重,除了断了一根鼻梁和两根后腿外,可怜地躺在地上的考拉熊身上并没有多重的伤,要不然以卡卡的力量,足以把它敲成肉酱。

    欧阳笑着向卡卡招招手,“冕下,我是通过试练了吧。”

    “你的魔宠的确击败了洛克斯布的魔宠,你通过了祭祀对你的考验。”维安萨满重新眯起那双小眼。

    “冕下,我不同意,祭祀之间的战斗不是魔宠对战那么简单。而且一个低级的魔兽是怎么能从‘土束缚’中挣脱!”这时另外一名沃尔夫族狼人祭祀站了出来。

    “这位大人,你觉得我的魔宠在作弊?难道你觉得我一个灵魂祭祀与一名权杖祭祀摆开阵势进行战歌对决才算真正的战斗?别忘了,我这是在进行试练,比蒙里没有一名权杖祭祀对一名灵魂祭祀进行试练的先例吧。”

    欧阳眯起眼盯着这个挡着他的沃尔夫,把冲上前一拳打掉他那两颗突出的犬牙的冲动压下来。

    “我就是这个意思,祭祀法典里就有那么一句话‘与比蒙祭祀战斗时,千万不要忘了魔宠后面还站着一名祭祀’,祭祀的试练就不应该魔宠对决那么简单,既然你曾经是亚龙祭祀就应该拿出亚龙祭祀的实力!”沃尔夫祭祀仿佛要死死咬住欧阳不放。

    “那么沃尔夫大人想与我这个‘曾经是亚龙祭祀’的灵魂祭祀进行一场真正的祭祀之间的较量了?”

    欧阳眼中露出了笑意,虽然他不明白这个沃尔夫包括这些权杖祭祀为什么会如此针对他,但比蒙王国里规定的一名战争祭祀可以获得一块封地,对肩负着暗夜精灵那个使命的他来说十分重要,这也是他当初心里做了一番比较后选择来到比蒙王国的原因。

    他对那块封地志在必得!

    “布鲁诺祭祀,你觉得还有对路凯再一次试练的必要吗?”丹齐插口道,不过他的这番话不像是在阻止布鲁诺,反而像是在鼓励他站出来为难欧阳。

    “是的,冕下,我觉得有必要。”布鲁诺顺势爬了上来。

    “那么我也愿意与布鲁诺大人进行一场真正的祭祀之间的战斗,不知大人需要算上追随者吗?”欧阳也不服输地答应了下来。

    ps:

    正在申请签约,在看本书的各位,有红票的,万望给个。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