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地网天罗最新章节 > 地网天罗最新章节列表 > 第45章 心灵锁链战歌
    此时蜜莉恩的情况并不乐观,从腰间到臀背,一道触目的伤口正不停地流着鲜血,把她自己的身体以及多拉艾波的身体染红了一大片,还不断地淌到地上,此时美人鱼公主已经因为疼痛与失血昏迷了过去。

    多拉艾波背上也被开了一道伤口,但伤得并不严重,想必是它身体表面的那一层骨骼抵挡了不少伤害。可海马身上的情况也不乐观,一把匕首插在马腹,这是一把没开血槽的匕首,没有鲜血流出,但那发黑的创伤,已经说明这把匕首的歹毒。

    蜜莉恩没有告诉欧阳,作为地地道道的海生魔兽,多拉艾波在登上陆地后,已经失去了水元素的控制能力。“御土珠”的神奇力量能够庇护她与海马在陆地上生存,但海生魔兽在陆地上却无法保留水元素使用能力,这是海神来了也无法改变的,多拉艾波没有了那个能够庇护她的“水幕护盾”。

    捂着蜜莉恩身上的伤口,欧阳悲愤得眼龇欲裂,这已经是因为自己而受伤的第二个女人了!首先是爱尔琳妮,因为自己没拿出辟水珠,而令到她遭遇海难后至今杳无音信;现在是蜜莉恩,自己答应了带她上岸,却不能保护她,让她受了重伤,自己却无能为力。

    看着蜜莉恩苍白的脸,一对巧眉因为疼痛而蹙在一起,凝脂般的皮肤上的斑斑血迹,还有她那一头漂亮的金黄的头上染上的鲜红的血迹,还有那个自己无能为力的狰狞的伤口。

    难道要自己眼睁睁地看着一条生命在自己面前香消玉殒?

    回想自己第一次见她的情形,她那让自己迷失的充满诱惑的歌声,她那在指挥鱼儿跳舞时脸上的雀跃,她那对着满月微笑时瞳孔中的金波,她那在摇头时跳动的金色的卷发,她那因为第一次喝果酒而微醺的脸庞……

    现在,这一切都要在自己面前慢慢消逝了。

    抬头无力地面对天空,只有浓浓的阴云,连谛波罗都看不到,更不用说月亮了,空气中弥漫着从山间飘来的薄雾以及刚才那一场战斗扬起的尘土,而身边的小河依旧流淌,慢慢地洗刷着河里的污浊以及血迹。

    他觉得自己的心里被悲愤堵得慌,只想大声地吼出来,可是等他张开口,吼出第一个“啊~”以后,情况突然发生了变化,欧阳只觉得自己心灵里突然涌出了一股奇妙了力量,那是一种用心灵歌唱出自己所有的感情的力量,这股力量让他的怒吼变成了一首歌曲唱了出来:

    “啊啊啊~~~

    狼牙月\伊人憔悴\我举杯饮尽了风雪\是谁打翻前世柜\惹尘埃是非\缘字诀\几番轮回\你锁眉\哭红颜唤不回\纵然青史已经成灰\我爱不灭\繁华如三千东流水\我只取一瓢爱了解\只恋你化身的蝶\你发如血\凄美了离别\我焚香感动了谁\邀明月\让回忆皎洁\爱在月光下完美\你发如血\纷飞了眼泪\我等待苍老了谁\红尘醉微醺的岁月\我用无悔刻永世爱你的碑!”

    随着欧阳最后一句歌声结束,一道金色的光圈从他身上亮起,绕着他的身体转了两圈,然后化为六道金色的光带,把站在一旁的霍嘉丝、卡卡和他自己,以及躺在地上的蜜莉恩连接了起来。

    随着六道光芒的连接建立,蜜莉恩身上的那道触目的伤痕竟然慢慢愈合了起来。

    这一情形,把两人一兽都看呆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随着伤口的愈合,那光带也在伤口彻底愈合的那一刹那消失不见了,随着光带消失,两人顿时觉得一阵脱力,腰间还隐隐作痛,而霍嘉丝甚至跌坐在地,却依旧保持着一副惊呆的表情。

    这里只有她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坎珀斯在上!

    “那是‘心灵锁链之歌’!”

    “霍嘉丝,刚才是怎么回事?”欧阳呐呐地问道。

    霍嘉丝回了回神,继续解释道:

    “通过心灵间的联系,让最多四个接受战歌的战士的生命变成互相分配的资源,每个人都平均分配伤害。即使遭受最重大的超重伤害,心灵锁链崩溃,也能为受分配战歌的四个战士留下最后一丝生机,不至于命丧当场,通常重要人物的旁边总要跟一位会此技能的祭祀来保护重要人物的安全。”

    “可我什么时候学会这首战歌的?难道是你给我施展‘智慧启蒙’时带来的?怎么你没跟我说过?”

    “当然不是,‘智慧启蒙’只是知识的传承,而通过‘智慧启蒙’传承下来的只有上半阙的‘通灵战歌’,并不会附带其它的战歌,而且,连下半阙的‘通灵战歌’也是祭祀自己领悟的。”

    “可是我已经会下半阙的‘通灵战歌’了啊,我还以为是‘智慧启蒙’带来的呢。”

    “什么?!你会下半阙‘通灵战歌’?”

    欧阳的回答让霍嘉丝更是大吃一惊,“什么时候的事?怎么没听你说啊,你唱一遍给我听听。”

    “哦。”欧阳装模作样地清了清喉咙,开声唱到:

    “当我握住\你和战神坎帕斯的双手\就把\冬天的故事抛在身后\岁月中承载着\战神的慷慨\时间里有数不清\你的美德\半空中飘落的\半片枫叶\那是我灼热的鲜血和勇气的化身\哦\坎帕斯的荣耀\由你我开始。

    如何面对\曾一起走过的日子\现在剩下我独行\如何用心声一一讲你知\从来没人明白我\唯一你给我好日子\有你有我有情有天有海有地\多少风波都愿闯\只因彼此不死的目光\有你有我有情有生有死有义\不可猜测总有天意\才珍惜相处的日子\道别话亦未多讲\总指引我这个彷徨的孩子\哦\与坎帕斯一起走过的日子!”

    歌毕,一阵银色的光芒落在了霍嘉丝的身上,身为“灵魂祭祀”,霍嘉丝完全能够清楚地体会到这的确是完整的“通灵战歌”!

    “啊!赞美坎帕斯!路凯,你居然是‘天生灵魂歌者’!”

    “什么情况?”欧阳问道。

    “天生灵魂歌者!”霍嘉丝说出了这个名词,双眼盯着自己的学徒,希望能从他的脸上看出他与众不同的地方,但她失望地发现,那一张胖脸上,除了那一双被肥肉挤成两条缝隙的眼睛如同星空般深邃以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难道是因为他是斯派德族蜘蛛人?

    “灵魂歌者?那是什么东西?”欧阳脱下上衣裹住蜜莉恩的身体,头也不抬地问道,对于这个世界上神奇的东西层出不穷,他早已习惯了,想到蜜莉恩那愈合的伤口他对自己的新身份感到好奇。

    “‘天生灵魂歌者’是战神卡帕斯对自己的地上行者的一种赐福,他们对战神的旨意拥有过人的理解能力,是战神最虔诚的信徒,战神赐予他们用心灵歌唱的能力!最明显的是‘天生灵魂歌者’对战歌拥有独特的理解,在特定的时候能够自行领悟战歌,而不需要经过特殊的学习就能够领悟高阶的战歌!说真的,路凯,我都有点妒忌你了,我在族人倒在血泊中只是领悟了狂暴战歌进阶为战争祭祀,而你却能够在蜜莉恩受伤时却能够领悟权杖祭祀级别的心灵锁链之歌,这就是‘天生灵魂歌者’与普通祭祀的差距。”

    说到自己的惨痛遭遇,霍嘉丝脸上明显地露出了伤感,但很快就被她掩盖过去了,如果“天生灵魂歌者”是她,说不定她就能够拯救自己的村民了。

    正低着头的欧阳并没有发现霍嘉丝的神色的变化,此时他正在心里纳闷。他是战神最虔诚的信徒?他这个身份真的来得莫名其妙,要知道在原来的世界因为成长的环境,他信的是佛。刚来到这个世界上时,又被暗夜精灵说成是月神的使者,是月神派到地上行驶月神旨意的使者。而现在在霍嘉丝口中自己又成了战神坎帕斯的最虔诚信徒,阿弥陀佛,在遇到霍嘉丝之前,他连世上有战神这么一档事都不了解。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欧阳摇摇头,抛开思绪,对着抽搐不已的多拉艾波再次唱起那首《发如血》,要施展“心灵光环”治疗蜜莉恩的坐骑。可才唱出两句,眼前突然一黑,一股昏阙感让他险些跌坐在地,连忙做了几个深呼吸才稳住精神。

    霍嘉丝见状,连忙阻止道:“路凯,别再吟唱了!你的歌力根本无法支持两首心灵锁链之歌!”

    “歌力?”

    “圣坛祭祀召唤战歌光环需要歌力的支持,就跟她的魔力一样。你只是低级别的灵魂祭祀,纵使天生灵魂歌者歌力浑厚,你成为祭祀的时间还短,根本无法支持两首权杖级别的高阶战歌!况且刚才平分了生命,你身体还虚弱,如果勉强的话,你会变成白痴的!”霍嘉丝严肃地解释道。

    变白痴么?欧阳苦笑了一下,道:“难道眼睁睁地看着它死去?多拉艾波可是蜜莉恩的坐骑!”

    ps:

    跑到一个无法上网的地方待了半个月,抱歉。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