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地网天罗最新章节 > 地网天罗最新章节列表 > 第38章 魔宠物语
    也就是霍嘉丝现在可以更换魔宠了?欧阳瞥了一眼旁边被掏空的蟹钳,早知道就留着这只大螃蟹了,虽然被辟土珠压制,轻易就被自己大卸八块,但毕竟也是七阶魔兽啊!

    “一个不行,那就多试几次不就行了?实在不行那就找一大堆魔兽蛋来试,总会遇到吧,反正魔宠是可以更换的。”

    “那个绝对不行,随意抛弃自己的魔宠的祭祀会受到战神的抛弃,从此以后就不能召唤魔宠了。”

    “那把它宰了呢?”欧阳顺着霍嘉丝的话问出一个更吓人的想法。

    “那更不行!蓄意陷害或者谋杀自己的魔宠会受到诅咒的。”听到自己的学徒存在这样的想法,霍嘉丝大吃一惊,连忙制止他继续想下去。

    “诅咒?什么诅咒?”欧阳想起以前尔琳妮跟他说过诅咒的可怕。

    “‘血之祭奠的诅咒’,魔宠在含冤而死时会向他的主人发出这个诅咒。”霍嘉丝此时的神情像是在吓唬小孩的老师。

    “中了这种诅咒会怎么样?”

    “中了这种诅咒的祭祀会获得魔宠的魔法能力,但是歌力却会下降到很低的水平,而且终生不会增长。”

    “拥有魔法能力?这也不错啊。”欧阳想到精灵龙帕克。

    “但事实并不是那么一回事!这种通过诅咒获得的魔法能力是不会成长的,而且王国里的祭祀大部分的魔宠只是低阶魔兽,这种损失自己可以进阶的能力,换来更低的能力的事情根本划不来!而且被魔宠施加‘血之祭奠的诅咒’的祭祀会被神殿驱逐,王国不再承认他的祭祀资格,并且这样的祭祀会被人们唾弃,再也没有人会信任他,因为连祭祀最信任的伙伴都可以抛弃的人,他的信誉可想而知!没有人愿意跟这样的人相处的!”

    “比蒙里出现过这样的祭祀吗?”霍嘉丝说得煞有其事,欧阳也有点好奇了。

    “有,在比蒙万年的历史中,总共出现了三个被魔宠诅咒的祭祀,第一个是首例被诅咒的祭祀,他嫌弃自己的魔宠弱小,就把魔宠给抛弃了,最后他一辈子都不再拥有魔宠,歌力也下降到几乎没有,换来的只是最憋足的魔法‘泥弹术’;第二个祭祀在战场上丢下自己的魔宠独自逃生,她的魔宠满是怨恨地死去,最后这个祭祀受不了国民的鄙视,在三个月后自杀了;第三个是欺骗了自己的魔宠,他把自己的魔宠卖给了人类,他的魔宠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郁郁而终,在临死前对自己原主人发出了诅咒。”霍嘉丝扳着手指说道,“抛弃、背叛、欺骗魔宠都会受到诅咒!”

    “听起来挺可怕的,听你这么说来,那祭祀不就是得确保自己的魔宠不能战死?要不然一不小心就弄了一个诅咒,现在的你……”欧阳奇怪地看着霍嘉丝,她那可以变化的尾巴是不是这么来的?

    “也不是这样的,魔宠是祭祀的战斗伙伴,值得信赖的伙伴是愿意为保护主人而献身的,我的雪儿就是为了保护我而牺牲的,我不也没中诅咒。其实,凡事都是相对的,有诅咒也就有祝福,有些忠心的魔宠在牺牲后仍旧希望能过守护自己的主人,就会对主人施加祝福。我的导师就受过她前任魔宠的祝福。”

    “那我明白了,作为一名祭祀,对自己的魔宠要给予最大的的信赖和足够的尊严。”

    “路凯你的悟性挺高的,我相信我的学徒一定会成为一名伟大的祭祀。”霍嘉丝用一种长辈看待晚辈的目光看着路凯。

    被一个十五岁的丫头用这种目光看着自己,欧阳顿时心里觉得别扭。

    “噶拉噶啦。”

    就在欧阳感到别扭时,林子里传来卡卡愉快的叫声。

    听到卡卡回来,两人转过头向卡卡看去,火光照处,只见卡卡正挥着它那根作为武器的骨头向两人打招呼,一副凯旋而归的模样,而在它身下,则是骑着一个更为奇怪的小兽。

    那小兽就像是一只放大了很多倍的蚂蚁,体形比卡卡略为大,圆滚滚的腹部和六根细长的节肢跟一般的蚂蚁没什么区别,但它却是长着一颗狮子一样的脑袋,并且脑袋上长满蓬松的鬃毛,更为奇怪的是它口边长着两颗长长的象牙,还好它的鼻子是短的,却也不是一个正常的狮子鼻子,反而更像是一个鸟喙。

    此时卡卡正握着拴在两颗长牙上的一根藤蔓,如同一个将军一般凯旋而归。

    原本卡卡就长得奇怪了,卡多雷一直就没弄明白它到底是什么魔兽,现在却弄了一个长相更为另类的小兽当坐骑。

    “霍嘉丝,卡卡骑着的是什么魔兽?”

    欧阳询问道,希望自己的导师能给自己答案,毕竟比蒙祭祀是最了解魔兽的了。

    “不知道。”霍嘉丝回答却也干脆,熟读《祭祀法典》的她也不知道卡卡的坐骑到底是什么,同样她也不知道卡卡是什么魔兽。

    “卡卡,你在哪弄来的这个坐骑?”没办法,欧阳只好自己询问的,卡卡的坐骑给他一种很诡异的感觉,他必须自己弄明白。

    “噶拉噶啦。”卡卡伸手向椰林深处一指,两只大眼睛眯成一个弯月。那方向正是霍嘉丝所指传来兽吼的方向。

    “哦,来吃东西吧。”欧阳给卡卡递了一串肉,也用椰壳盛了一些放到那只小兽面前。

    卡卡接过肉串,捧起一个椰子抱在怀里就坐在地上吃了起来,他的坐骑也埋头吃了起来。

    “卡卡,你的新伙伴叫什么名字?”霍嘉丝看着这个诡异的小兽,问道。

    “噜噜”卡卡和它的坐骑同时发出了一个声音。

    “鲁鲁?”

    欧阳问道,卡卡把一块肉塞进嘴里,小脑袋猛地点了点。

    “那好,以后它就叫鲁鲁吧。”

    第二天清晨,日出依旧。

    从海平面照来的阳光没有树叶的遮挡,径直进入树林中,罩在人鱼公主身上。蜜莉恩睁开了眼睛,只觉得头疼欲裂,她打量了四周和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身上正穿着一件陆地上才有的皮草,腰下裹着一件亚麻布衬衣。四周是一片树林,而自己正泡在一个水洼里。

    自己被陆地上的人救了?

    心里疑惑着,蜜莉恩再四处打量着,终于在一个残余着灰烬的火堆旁看到了两个人类的身影。

    她挣扎着坐了起来,却发现自己浑身发软,一点力气都使不上。

    必须离开这里!

    蜜莉恩明白一位美人鱼出现在陆地上,对人类意味着什么。

    她挣扎着爬出水洼,用鱼尾支撑着身体立起来,从腰间的挎包里掏出一个贝壳,她扳开贝壳,只见从贝壳里飘出了一个气泡,一接触到空气,那气泡渐渐的变大起来,她用手引导着气泡裹在腰间,如同套着一个救生圈,她的身体慢慢地漂了起来,离开了地面,她煽动鱼尾,就这样在空气中向海面游去。

    这是美人鱼预防搁浅在海滩而利用泡沫系魔法制造出来的逃生泡泡,只能持续半个小时,她必须在半个小时内逃到海里去,但这对浑身无力的她来说是件多么难的事。

    然而未等她游动多久,一只怪异的小兽诡异的出现在她面前,那小兽一头圆滚滚,一头松蓬蓬,给她一种十分诡异的感觉,吓得她惊叫了一声。

    “啊?!”等她醒悟过来连忙捂住嘴时已经晚了,一种无力感突然充斥她心中,因为她看到原本躺着的那个很胖的男性人类已经被她惊醒,并且跳了起来。

    “咦,蜜莉恩公主殿下,你醒了?”欧阳听到声音跳起来一看,原来是美人鱼公主蜜莉恩醒了过来,看样子她正要悄悄地离开,却被鲁鲁吓了一跳。

    “嗯?!”蜜莉恩听到那人叫出自己的名字,不禁有点错愕,定神一看,觉得那人有点熟悉,

    “你是,路凯?”她认出了这个前几天跟着一名暗夜精灵的人类,毕竟她一辈子见过的人类也没几个。

    “是我,你醒过来了,那太好了。你饿了吧,先吃点东西吧。鲁鲁,回来,你吓着公主了。”欧阳斥责鲁鲁回到身边,俯身去剖开一个椰子。

    蜜莉恩与鲁鲁都迟疑了一下,一人一兽就那么愣在那里。

    鲁鲁或许是听不懂欧阳的话,并没有多大反应,依然瞪着双眼看着蜜莉恩。

    蜜莉恩对欧阳的邀请愣了一下,虽然之前她敢于登上欧阳的船只,但那是在海上,而现在却是在陆地,而且在这个人类的身边并不是暗夜精灵爱尔琳妮,而是一位比蒙!

    “噶拉噶啦”,被吵醒的卡卡一看是蜜莉恩,呼的一声跳到鲁鲁的背上,不知从哪里掏出一颗桑葚,递给蜜莉恩。

    “谢谢。”蜜莉恩接过桑葚,她放下了心中的顾虑,以她现在的身体情况,根本就跑不了,况且对方也不像是对她有恶意。

    “你好,美丽的特里同美人鱼公主,我是比蒙祭祀霍嘉丝·拉维尼,路凯的导师,很高兴认识你。”

    “导师?”蜜莉恩向递过一个椰子的欧阳问道,明显是在问那位暗夜精灵去哪了。

    “嗯,我现在成了一名比蒙祭祀,霍嘉丝是我的启蒙导师,她也是遇到了海难。对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你会遇到海难并且出现在岸上?”欧阳避开爱尔琳妮不谈,就是担心蜜莉恩会揭开他的谎言。

    蜜莉恩接过椰子,重新落回水洼里,喝了几口,道:“是沧海兽,我们遇到了沧海兽并与之发生了战斗,这次海啸就是它掀起的。”

    说着,她露出了一个苦笑,这次王国猎杀沧海兽可以说是损失惨重了。

    “什么!沧海兽!”难怪这次海啸来得那么突然。

    欧阳对这个世界的危险程度算是有了一个重新的认识了,想起那让他感到自己如此渺小的天地之威,并不是什么天灾,而是一头野兽引起的!

    只是不知道现在艾儿怎么样了。

    “嗯,我们猎杀了那头沧海兽,海啸是它临死反抗引起的,我也是被它最后一击击飞而撞到礁石上晕过去的,真不知道这次皇室损失任何。”

    说完,蜜莉恩脸上见了愁容,指挥这次猎杀行动的可是海族王子,她的哥哥,真不知他如何了。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