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地网天罗最新章节 > 地网天罗最新章节列表 > 第4章 第三类接触
    迟来的“月光洗礼”出现了,这本是在“祈神仪式”结束后,伴随着元素生物出现的洗礼,会把艾露恩的旨意,以及祈神祭司的思想、愿望传递给初来乍到的神使。

    在过往的记载中,顺从月神旨意降临的元素生物,不一定是拥有智慧的高级元素,而这种带有神旨的洗礼则能够给与使者一些改变。

    魔法师能够召唤元素仆宠,月神祭司也召唤元素生物,虽则魔法师召唤的是只接受命令的半生命体,而月神祭司契约的是实实在在的元素界生命,但高阶段的魔法师能够召唤元素领主降临,那不就是跟“月神使”一样的存在了吗?

    其实不然,一个种族的祈神仪式独自传承,其中奥秘不为人知。暗夜精灵的祈神仪式在其繁荣时期,本来就是直指元素领主,只有高贵的出身,才能够配得上“月神使者”的身份。还有一个更隐秘的重点是,“月光洗礼”给降临者带来的是质的改变——月光化。月光化的元素生物会进化为新的生命“月灵”!月灵在其天生的性质上增加了“月光”的特性,火元素生物进化为“月火精灵”,水元素生物进化为“月霖精灵”,气元素生物进化为“月风精灵”,土元素生物进化为“月岩精灵”。

    月光洗礼带来的变化,还会开启使者的“灵光”,这道“灵光”指元素生物的天生特质,简单来说是天赋,每位元素生物的“灵光”都是不同的,精灵历史上出现过的,火焰领主的“锻造”灵光,大地公主的“滋养”灵光,风之王子的“雷电”灵光。

    只是这次伴随着月光洗礼出现的月之眼,着实是一个太大的惊喜了。上古时期,暗夜精灵蓬勃发展时出现过一次,到现在,到底过了多少万年了?

    这个问题的答案,刺激着在场卡多雷的泪腺。泪眼婆娑,数不出这隔断的时间有多长,多长……

    原本坐在珊蒂斯的肩膀上的小东西卡卡,看到月之眼没入了欧阳的眉心,跳到欧阳的肩上,好奇地想摸摸,正好看到那从水潭里冒出来的大鳄鱼。

    毫无察觉间,旁边的水潭涌动起来,再次爬出一个庞然大物,一个足以吞下之前的蜥尾鬃鳄大嘴巴从水下探出,悄然噬向背对水潭的欧阳。

    嘎啦一声惊叫,提醒走神的众人,手中的骨棒已经飞向鳄鱼的眼睛。

    大鳄鱼脑袋一摆,躲开了骨棒,整个身子从水里爬了出来。

    众人都被惊醒过来,欧阳回头一瞥,一张血盆大口朝自己咬来,吃惊之余,已经单手一把搂住珊蒂斯,跳到旁边去。

    几名精灵中,速度最快的,是游侠丽雅,身体原地一摆,把长弓从背上甩到左手,右手同时从背上的箭囊抽出一根长箭,嗡地射了出去。长箭没入巨鳄口中,准确刺破喉管,卡在扁桃体(鳄鱼有吗?没有吧)。

    紧接着发动攻击的是娜萨兰,这位暗影守望者身体没入暗影之中,无视地上嶙峋的石头,发动突袭瞬间来到了巨鳄咽喉下面,手中环食月刃一扫,刃锋划破巨鳄皮甲的防御,在皮肉上划出一道血槽。

    攻击过后,娜萨兰从阴影中跳出来,不着烟尘地轻飘飘落到巨鳄的头上,手中月刃不停,划出一道雪亮的弧线,削向巨鳄的眼睛。

    巨鳄被一箭射在喉间,疼痛地把嘴巴闭上,而娜萨兰的一击,却又让它痛得张开嘴巴发出怒吼,这时,魔法师的攻击又来到了。

    爱尔琳妮双手握着法杖,从绿色的魔晶中挥出一个同样绿色的巨大火球,拖着长长的尾焰,没入巨鳄的口中。

    嘭的一声,火球在巨鳄口中爆开,把巨鳄刚来得及闭上的嘴巴再次炸开,青烟从它两个巨大的鼻孔中喷出。与此同时,娜萨兰的月刃落下,把巨鳄的一只鼓眼从脑袋上削了下来。

    一路上,口中说个不停的战士埃尔夫也握着弯刀冲了上来,借助石头跳向巨鳄的另外一只眼睛。

    而巨鳄连连吃亏,不再持谨慎的态度,四脚在地上一撑,竟然把笨重的身体弹到空中,旋转了起来,使出了在水中撕扯猎物的绝技。

    娜萨兰敏捷地从巨鳄头上跳开,一手把无处借力的埃尔夫从巨鳄身边拉开,让他免受巨鳄的波及。

    巨鳄这一旋转,不仅把两人从背上甩掉,而且把地上的石头卷到了空中,甩向两边。

    欧阳一看不好,连忙护住珊蒂斯,躲到大块的石头后面。相比他的谨慎,正对着巨鳄的三名精灵并没有作躲闪,继续酝酿下一波攻击。

    但巨鳄的攻击比她们更快!

    巨大的尾巴在地上一撑,把巨鳄的整个身体弹离水面,旋转着撞向三女。再次张开鲜血淋漓的大口,一波蓝色的水箭在它口中酝酿,以更快的速度,如同密集阵一般袭向她们。

    唯一拥有近战能力的埃尔夫,握着双刃的战刃抵在前面,舞动得如同风车一样,把那些水箭一一砍破,重新变为水元素。

    这就是精灵破法者的力量,每一位破法者都能够借助手中的战刃,把魔法砍破,破坏魔法的结构,让它重新化为基本的元素,失去伤害的效果。

    魔法攻击被轻易破解,但紧接而来的巨大鳄鱼身体,却不像是三位娇滴滴的女子能够抵抗的。欧阳看得急眼,大吼一声闪开,冲出去要拦在三女面前。

    旁边突然飞来一块百斤巨石,像是有一张超级巨大大弹弓把它弹出来,迅猛无比地撞在巨鳄脑门上,嘭地把巨鳄前冲的身体撞得一歪,三女躲过了巨鳄的正正撞击。

    欧阳瞥向一边,更惊讶地看到那个顶着骷髅脑袋的小东西站在不远处,正举起另外一块大石头,做投掷的准备。

    这怎么可能?这小东西哪来那么大的力气?!

    得卡卡的援助,三女也做出了躲避。

    丽雅双膝微微弯曲做了一个后跳,上半身却丝毫没有摆动,依旧张弓搭箭,稳稳地射出一箭,长箭拉出一条直线,不可思议地命中了正在旋转中的巨鳄的还在的那只眼睛!

    爱尔琳妮是一名法师,身体较为羸弱,虽然懂得移动施法,但在这满是石头的嶙峋石滩,却把她给困住了。高挑的拉克莱斯二话不说,一把楼主法师腰肢,让她能够空出双手施展魔法,退了开去。

    爱尔琳妮双手横握着法杖,一道火焰在她两手间出现,不再是绿色,红色的火焰在空中旋转着,慢慢拉成一道圆环状的利刃,呼呼切割着空气。

    “去吧,火焰轮锯!”爱尔琳妮用法杖推出火焰的轮锯,使它切向巨鳄的脖子。

    切割血肉的声音响起,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强烈的血肉焦臭味,巨鳄脖子上夹着火焰轮锯,轰然跌落。

    卡卡的第二块石头也脱手而出,砸在了巨鳄的后半截身体,使之摆向另外一边。

    很快,巨鳄的整个身体轰然着地,脖子被已经消失的火焰轮锯切掉了一大半,再经这么一砸,彻底歪倒一边,看样子这巨鳄是活不成了。

    欧阳看着巨鳄的惨状,血肉模糊的大嘴,断掉的脖子,一只眼睛被削掉,另外一只眼睛上插着一根箭羽。那三个女子在巨鳄身上造成了不同程度的伤害,特别是那个黑发的女子,她手中释放出来的火焰攻击,更是可怕得变态!

    这些都是什么人啊?!

    沿着河流一路走来,欧阳没有吭声,静静地思考着脑中的问题。

    那只顶着骷髅脑袋的小兽正爬在他肩上,探着大眼睛不停观看他的眉心,别在背上的那根能把那头鳄鱼敲趴的骨头,在他余光中晃来晃去。

    他身边还跟着六个人,六个能够干趴一头公交车一样大的鳄鱼的人。

    这时阳光已露出它的威力,开始驱散林间的雾水。

    这本是个让人感到朝气蓬勃的早上,但欧阳脸上并没有丝毫的生气。

    他刚重伤痊愈,现在又沦为阶下囚,更要紧的是他已经饿的慌了,身材变化后,消化能力也跟着改变了。昏乱的脑子让他的眼睛也失去了昔日神采,那些突然蹦出来的词汇,思想,愿望,及诉求,甚至是命令,让他脑袋涨得胸口发闷。

    大概是感觉到欧阳的饥饿,他身后的女孩到他跟前,递上了一个小巧的饼。

    那的确是一个小巧的饼,在女孩小巧的手上仍显得小巧的饼,肯定大不了哪去。

    欧阳转过头,眼神恢复了一些精神,深深地看着女孩,仿佛能够看穿她银色的眸子,看到一张深深烙印在脑海里的肖像。

    艾伦妮塔,珊蒂斯的姐姐,每天在月神殿里祈祷完后,她都会在后面加上这个名字。

    闻着饼干传来的淡淡的花香,欧阳咽了咽口水,但食物的体积却让他暗暗苦笑,即使是压缩饼干,这分量也是不够啊。

    但他还是接过饼干,并对女孩报以感激的一笑,他略扫了其他人一眼,然后别过头,把食物塞到嘴里,稍微咀嚼,三下五除二的咽了下去。

    他是在是太饿了。

    然而吃东西的人却忽略了旁边的人的表情,更听不懂她对同伴说得话。

    年轻的祭司对她的同伴说道:“艾露恩在上,他居然把苏提整个吃了下去!”

    游侠笑着摇了摇头,她觉得这人类的脑袋长得跟他外表一个样,怎么看都像一头灰熊。但她还是递上自己的水袋,这一路肯定不会枯燥。

    不能整个吃吗?

    欧阳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没有问这句话,他脑子里有太多问题了,觉得先问这个不合适。

    接过马尾递来的水袋后,欧阳在接下来的一段路总是不停的喝水。而他身后的几人也总是笑声不断。

    一直等到他把整袋水喝光,还是觉得口渴,他一直就这样郁闷地走着,现在不仅仅是脑袋发涨,肚子也发胀了,这比空着肚子满腹疑虑还难受。

    可能是肚子填饱了,也可能是喝水的动作做多了,欧阳觉得自己心中的烦闷松了许多,他开始转动眼睛打量四周,打量这个陌生的地方。

    阳光已把林中的雾驱散干净,欧阳隐约觉得前方有人迹,然后他们遇到了另外两个卫兵。

    从女孩表达的意思来看,他们时到达目的地了。

    走上一座桥,桥两边各长着一棵巨大的树。那树长着三根树干,中间的主干显得十分矮壮。而三个树干却顶着同一个巨大的树冠。

    两树中间是一个拱门,门上悬着藤蔓一盏灯,花朵映着灯光,显得别致。

    门后是一座延伸开去的木桥。

    欧阳把注意力放到脚下的木桥上,桥身是朱红的,踩在上面给人一种厚实感,完全没有木桥的空廓感,仿佛游踩回寺院前的青石台阶。更让欧阳吃惊的是这桥本身是活的,完全由两边的行道树的根纵横交错生长而成。

    桥的尽头是一座楼阁,或者是水榭,欧阳说不出它的风格。建筑的门正对着长桥,门后是一扇巨大的屏风,两个卫兵就站在门两边,两个卫兵都有着俊美的相貌,和高傲的神色。

    欧阳在门前停了下来,他在犹豫是不是该走进这扇门。

    而他身后的人在欧阳停下脚步时走了上来,两个卫兵对对众位女士行了行礼,然后相互交谈着什么。

    在那个释放火焰的女子——曾经和欧阳交谈的那位——说了些话后,两位卫兵都在欧阳身上扫了扫,脸上表情并没有改变的迹象,只是点了点头。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