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地网天罗最新章节 > 地网天罗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05 章 牧树人坑我!
    欧阳眼前模模糊糊,将手凑到眼前,想看看罗宾有什么变化。∈↗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手里毛茸茸一团,却不是罗宾。其颜色棕褐,纤毛柔软,捏起来,底里**的,不知是何物。

    乍看像貂尾,仔细一看又像是狼头,感觉起来似是一团枯草。

    狼头枯草沾着血滴,鲜红之下,欧阳竟然感到纤毛泛着绿意。

    欧阳眨了眨眼,认为自己被大蚯蚓勒得不轻,竟产生了错觉,不但发绿,还看到血滴在缩小。

    并不是错觉,血滴迅速缩小,绿色快速蔓延,纤毛也游动了起来,在手掌上抹去更多血液。如同霓虹灯般,绿色眨眼间染遍了全部,狼头枯草在膨胀,纤毛迅速伸长,缠绕出欧阳手指。

    纤毛的生长速度非常快,就像雨后春笋遇到生命之泉,在变长,便大。欧阳意识到不好时,那东西已经长到脑袋大小,纤毛绿莹莹,细长如柳条,摇摇曳曳,在探寻着。

    欧阳伸手去扯,却如同磁铁靠近铁丝,一缕缕长叶子迅速缠住这只手,吸食着上面的血液,继续生长、纠缠。如同水碰上浓硫酸,瞬间爆发出大股雾气一样,吸食敏霍曹的血液后,草球的叶子以爆炸般的速度疯狂生长。

    又如一团绿色焰火爆发,眨眼间,淹没双臂,笼罩身体,将欧阳整个人裹在了里面。

    长叶舞动交织,贪婪地舔舐欧阳身上的液体,敏霍曹的体液、血液,欧阳的汗液、血液。

    生长还在继续,刺破空气的绿叶,落到欧阳脚下,落到敏霍曹的半截尸体上,顿时整团草都抖动起来。似乎它瞬间就拥有了感情,并且全都是难以抑制激动。

    乱糟糟生长的草叶,全都调转方向,一致攀附在敏霍曹的尸体上,急不可耐,以至于,其生长力度足以拖动草球,带着大胖子,向敏霍曹尸体移动。

    移动过程中,草球膨胀的速度,越发迅速。

    像一直蜗牛,草球的重心从欧阳双手,移到肩背,移到敏霍曹尸体上,却仍然束缚着欧阳。

    在这个过程中,草球形状渐渐变化,重新变化为狼头的形状,一个巨大的绿色的狼头。

    看起来就像是,狼头把欧阳吃了,吞到肚子里,又卷起起敏霍曹半截身躯,似乎得到它最钟爱的美味,在细细咀嚼。

    欧阳再次被束缚,却怎么也挣扎不了。他扯断了一部分草叶,却快不过它的生长爆发速度,挣扎的空间越来越小。他发现,随着生长,草叶也变得越来越坚韧,捆绑得越发结实。更可怕的是,欧阳感到力气在慢慢消失,手脚发软,站立不稳,最后甚至从狂化中退了出来。

    带着万般无奈与不甘,欧阳再次倒在地上。

    感到身上让人提不起一丝力气的束缚,不由心生凄凉。这到底是什么怪物,让人不能抵抗一丝一毫!连上古异种,神之血脉敏霍曹,他都能与之角力,并借助工具,最终获胜。

    欧阳觉得,虽然敏霍曹弄得他狼狈不堪,可期间让人竭斯底里的较劲,却是一种酣畅的享受。

    可眨眼之间!

    当下忧郁!

    敏霍曹有着神的血脉,那这鬼东西难道是神的孩子吗?

    哪位神祇会有这么缠人的孩子啊!

    失败者在无声呐喊,胜利者却叹了口气。

    终于抓住他了!太不容易了!

    剃刀山手段用尽,兵种尽出,硬的软的,依旧被他一人从山脚杀到山顶,从山前杀到山后,所有士兵都倒在他脚下,精锐全歼,国王被擒,护山异兽被扯作两段。

    举国上下,竟无一名士兵,能站起来为眼前胜利欢呼。

    全都倒下了,或死或伤。

    作为龙族的她,也几乎底牌尽出。除了无法用魔法对付他,她能够想到的,全都用尽了,只剩下最后的保命底牌。

    芬里尔,太古遗种,是她从牧树人处得来的,唯一的种子。不知多少年头,芬里尔再没出现在世上了,牧树人觉得芬里尔过于霸道,会影响森林的平衡,一直没将芬里尔投放世间。

    不过,牧树人对芬里尔所知甚多,桃丽丝觉得牧树人肯定是做过培育的。

    芬里尔吸收动物的血肉生长,寄生在动物的伤口,尤其喜好体型庞大的古兽。寄生主的体魄、体质,影响芬里尔的质地;寄生主的生命力,影响芬里尔的长势。换句话说,寄生主越是肉身强横,芬里尔就长得越坚韧、茂盛。

    敏霍曹是远古异种,身体被大地挤压得瓷实。比蒙领主更是残暴,连敏霍曹都能掰断。

    芬里尔本来就坚韧,加上两者的体魄,滋长出来的质地,恐怕给敏霍曹与比蒙领主拔河,都堪当大任。用来束缚退出狂化、陷入虚弱的比蒙领主,桃丽丝想到一句比蒙谚语,恰好能够形容:杀鸡用牛刀。

    敏霍曹也不简单。敏霍曹不是蚯蚓,也不是蛇,而是一种远古蝾螈。在巨龙时代,敏霍曹确实被称为“沃土龙”,曾是元龙的一员。可惜,有翼的元龙都进化成了巨龙,顽固的沃土龙,依旧我行我素,百万年都一点都没变化,在巨龙时代末期,彻底失去了龙族的身份。

    沃土龙的“沃土”之称,在于其粪便与血液。

    粪便能够让任何种子发芽的特效。桃丽丝向牧树人请教时,牧树人说,曾有族人用一颗种子化石做过试验,在敏霍曹粪便催发下,竟然长出了一棵石质的植物!剃刀山能够自产粮食,很大程度是敏霍曹粪便的催发效果。

    血液,则能够助长,帮助植物快速生长,与生命之泉媲美!桃丽丝认为,敏霍曹的濒临灭绝,或多或少都跟这点有关。敏霍曹是靠挤压泥土,在地下开拓生存空间的,而泥土里免不了有格外坚硬是矿石,一不小心就让敏霍曹受伤流血,如果这时碰到树根,在血液的影响下,树根咻地一声,爆发式生长,还不把敏霍曹给缠住?尽情地汲取血液?这条敏霍曹之所以生活在贫瘠的戈多荒原,为地精驯服,桃丽丝也觉得是这个原因。

    所以,凭借一动一植,两者特性结合,是桃丽丝zhì fú比蒙领主的倒数第二张底牌,最后的底牌是她的保命手段。

    过程充满艰辛,结果还遂人意。桃丽丝故而有一叹。

    从狂化状态退出后,欧阳恢复大胖子体型,被芬里尔束缚得紧紧的,别说动弹,连肥肉都没空间放。

    万幸的是,大概芬里尔为敏霍曹半截尸体吸引,为保持寄主新鲜,才不立即绞杀欧阳吧。欧阳还能保持呼吸,意识也清醒多了。

    欧阳道:“这就是你最后的手段吧?果然是束手就擒。”

    桃丽丝道:“这是太古植物,名叫芬里尔,与传说中吞天噬地的巨狼同名。”

    欧阳感叹道:“居然连力气都吸走了,没想到你居然有这么神奇的东西。我见过不少神奇植物,自己也有不少史前种子,可将它们所有杂交在一起,也不如你这一颗啊!坚韧无比,井喷式生长,我想不到有什么人能够逃脱。”

    桃丽丝道:“芬里尔是吞食巨兽为生的植物,吸收鲜血发芽,汲食皮肉生长。不妨想象一下,太古时期,巨兽横行,斗争不断,流血不止,死亡不息。芬里尔的种子遍布每一个角落,待鲜血滴落,迅速生根发芽,攀附到巨兽身上,钻进伤口里,吸食其血肉成长,然后再将种子散布四方,等待新的猎物。这就是吞噬之草,食物链的逆反者。”

    欧阳脸色难看起来,问道:“这东西会把我吸干?”

    “你运气好,旁边正好有敏霍曹的半截身躯,不然你早就死了。我做过试验,连地行龙都挣脱不了。而且,它放过你的脑袋。”

    “是吗?我感到背后痒痒的,它似乎从我伤口钻进去了。”

    “投降吧,说不定我还能挽救你的性命。”

    “怎么挽救?”

    “我可是白银巨龙,一个空间剥离的魔法就行。”

    “条件是,我投降?”

    “并保护剃刀山的利益!”

    “似乎我没得选择了。”

    “你可以拒绝,然后让戈多联军灭了红土高坡。”

    “不,我还有一个选择,那就是……”

    “抓住你!”一个模糊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桃丽丝背后,利爪切割着风。

    桃丽丝反应迅速,一个瞬移消失了。

    艾谱莉身形浮现,一爪抓着撕破的斗篷,一爪提着卡卡。卡卡手中骨棒扬起,两只大眼睛转来转去,寻找出手的机会。

    桃丽丝消失的地方,罗宾并没有随之瞬移,即使以蛛丝裹着,空间的法则还是将其排斥,留在原地。

    咬了桃丽丝一口,从吸食的血液中,罗宾获得了一些桃丽丝的体质。因为材料不足,噬变并没有完全发动,或者说罗宾并没有主动发动。这点改变还是让它幸免于难,没有因为排斥,而被空间法则压扁。

    罗宾不会说话,智力也不及卡卡,却也由于“元素丹”的改造,明白自己的能力。

    噬变,不是获得目标的能力,而是获得目标的体质。

    罗宾的原能力是“染疫”,能改变别人体质。

    元素丹改造罗宾时,也赋予罗宾一个祝福,获得一次改变自己体质的机会,可以说,“噬变”就是“染疫”的反转。破茧后,罗宾的身体一直在成长,“噬变”能力却没完全成熟。

    就算现在,罗宾吃了白银巨龙,也不会让“噬变”完全发挥效果。否则,在狩猎尘世巨蟒后,罗宾就选择发动能力了。那山岳一般的体型,罗宾光看着就觉得威风。

    元素丹的药效一直持续,罗宾便选择了巨龙的强大肉體。

    小小的一点肉,给罗宾一些改造。

    只是昏睡中,罗宾不知道。

    脱离魔爪,罗宾浮在空中,喷出大量蛛丝,再次将自己裹成一个茧。

    结成茧后,罗宾似乎才受到重力的作用,向下掉落。

    艾谱莉连忙接住,在卡卡的帮助下,藏在她脑后的发根下。

    艾谱莉将卡卡投到肥龙背上。

    “去吧,宝贝!”

    卡卡那贴在耳边的骨片,再次恢复为罩着脑袋的骨盔,骨盔还有着新的变化,延伸出斜斜向后的骨板,形成两片滑翔翼,托着卡卡飞向肥龙。

    两个小东西,都有着各自的变化了。

    ps:

    芙蕾亚作生命归还,融入植物,恩泽四方。出于思念,我开始关注植物,走走停停。走时走马观花,停时追根究底,领略芙蕾亚带给世间的姹紫嫣红,气象万千。

    芬里尔,后世称为狼草的植物,吸引过我颇多的关注。

    芬里尔的种子像狼首,满布长毛,柔顺软滑。

    我看过哈斯特巨鹰用来筑巢,保护脆弱的幼子。

    我看过剑齿虎将其收集,给虎崽子练习撕咬。

    我看过猛犸巨象鼻子将其卷起,囫囵吞下。

    芬里尔是寄生植物,于巨兽的伤口,扎入根须,吸收血液发芽,吸收血肉成长。

    倘若运气不好,猎物过于瘦小,幼苗营养不良,它会停止生长,静待下一个猎物。或者为鲜血吸引,转移到另一头野兽身上,继续生长。

    成熟的芬里尔,轰然炸开,种子如炮弹,断树裂石,扫荡阻挡,飞向远方。

    种子时守株待兔,幼苗期如狼似虎,成熟后狼奔豕突。

    一旦寄生,我未曾见过挣脱者,獠牙凿运河的利加鲁猛犸、扭身辟峡谷的尘世巨蟒、四鼻撼地的暴君鼻行兽、大尾的夯井泰坦尾跃兽、昂首吞云的长颈兽……没一个能够逃脱。

    真相只有一个,芬里尔坚韧异常。

    没有任何巨兽能挣脱!

    这是多美妙的进化啊!

    我不禁为芙蕾亚留给植物的智慧感到惊讶!

    生命之树诺达希尔、魔树奥克沃特、魔法植物波塔尼亚、牧树人恩特、兽形植物巴鲁……

    各种形态的植物,比野兽也不遑多让。

    ——《诸界:芬里尔》</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