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地网天罗最新章节 > 地网天罗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196章 威猛先生
    在戈多荒原,不要相信所看到的,有些事或物会欺骗你的眼睛!

    在戈多荒原,不要怀疑所听到的,一则大话可能是史实或预言!

    ——来自《催人泪下的言情小说·青蛙王子》

    欧阳却是当局者迷!

    云雾山谷袭击红土高坡时,不择手段,使得欧阳对戈多部落充满了戒备,特别是戈多荒原一把手。【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登上剃刀山后,对方层出不穷的手段,坚韧不拔的斗志,更是让欧阳留下了一百个心眼。

    渔郎的眼神,充满对胜利的执著,有着豁出去的觉悟。

    鱼篓中,到底装着什么?

    云雾山谷的巴里说过,剃刀山上有着“热辣土豆”。

    剃刀山前,轰炸牛二的那一把火,不是驯鹿油脂就能够烧起的。

    真如猜测,就麻烦了。在索桥上,根本无法躲避。

    待到近身,欧阳才发现这些地精长得有些不一样。这几名地精敢死队,不仅嘴巴宽阔,都快赶上河马人了。绿油油的脸,涨鼓鼓的,带着道道棕色条纹,又与灰地精的褐色斑纹不同。他们普遍都比绿皮地精高大,看起来与灰地精相差不远,但大部分身高,都在一双长腿上。穿着一条鱼皮短裤,就更显这双腿的长,以及比所有地精都饱满的大腿肌肉!

    “你们是河马人的族人?鱼篓中装的是地精炸彈?你们觉得,凭借那种东西,就是真的胜过河马人吗?”

    “河马人有着比蒙水族最大的潜力,我们曾在泷江河与河马人打过交道,清楚我们的差距。可惜河马人浪费了这份潜力,而我们剃刀山的生存之道,弱小者借助外力,是智慧,也是实力的一种。现在,我们拥有击败河马人的力量!”

    长腿郎,也有着说不出的苦。

    为了将敌人逼入湖里,剃刀山上下在绿水湖设下种种埋伏。这些手段原本是用来对付河马人的,只是没料到敌人只有一人,还冲破了城防军与大地懒骑士的封锁。这样的战果,让地精感到恐慌!但士兵们还是毅然选择执行计划,将这名敌人逼入湖中。

    “很可惜地告诉你,地精炸彈已经失传了,你必须面对我们豁出性命的攻击!”

    长腿郎从鱼篓中掏出一枚鸵鸟蛋,紧紧地抱在臂弯中。

    布置在铁索桥上的地精城守军,并没有灰地精城防军的战力,甚至没有长腿郎的身体素质。

    渔郎们十分清楚这一点。城守军没有停下脚步,不是为了将敌人拦截在桥上,而是协助渔郎们将臭蛋砸在敌人身上!必要时,不惜舍身而上,抱着敌人,为渔郎制造机会!

    奥兹国王格外开恩,给长腿郎改变命运的机会,但仅此一次!

    成,长腿郎将会是城守军的一员!

    败,剃刀山将再无其立足之地!

    长腿郎们的肌肉绷得更紧,静立在桥面上,如同一尊雕像,静候一击必中的机会。

    土柱上,弓箭手编队却开始了新的攻击。

    那个胖子能够通过好汉坡,通过沸水与弓箭的封锁,能够飞檐走壁。已经传到地精弓箭手耳中,他们中有一部分,还是从好汉坡撤下来的。弓箭手依然坚守土柱,以一波波弓箭阻挡敌人的的脚步,给桥上的城守军压制敌人!

    弓箭手们再次张弓,瞄准空中的胖子,却不能松开弓弦。在胖子落下的地方,有地精士兵涌至,速度是那么快,连晃荡的桥面,都阻止不了他们的脚步!

    弓箭手们目光牢牢锁在敌人身上,如果目光能够代替他们手中的箭,胖子早就千苍百孔。这些目光不能伤害欧阳,却在审判着欧阳的命运——是胖子先落到桥面,蹦飞地精士兵;还是地精先扑到,将臭蛋砸倒胖子身上?

    在命运审判的时刻,地精的队伍却发生了骚乱。队伍的尾巴上,接连响起嚎叫。桥板像是突然变成了弹簧,一个又一个地精从桥面蹦飞,撞在护栏上,撞在缆索上,飞落湖里。

    站在高处的指挥官,清楚看到,一只奇怪的小兽,比地精还矮小,划拉着六支细腿,丝毫不在乎晃动,如同水珠滚荷叶,在桥面上哗哗滚动,每滚到一名地精身边,这名地精就猛地飞起来!

    指挥官挥动令旗,示意城守军改变进攻方向。

    吹号手鼓足劲,号角再度发出命令。城守军反应过来,连忙调转头,白蜡长矛抖出白花花的弧度,漆黑矛头弹出点点锋芒,搂头劈向小兽。

    地精城守军中突然响起一阵惊呼。空中的胖子,突然弹出一股蛛丝,粘住桥面,下坠的速度突然变快了。

    桥面空间有限,没能插手攻击的地精,连忙用手中白蜡矛勾住锁链,迎接到来的晃动。

    攻击小兽的城守军,手中的力道用得更狠辣,势要在抛飞之前,将精钢烤漆的矛锋,刺透小兽的身体。

    而扑向胖子的长腿郎,眼看自己赶不及,一声怒吼,豁了出去,双足狠狠踏在桥面,肌肉丰硕的大腿,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力量,将身体远远弹射出去,撞向尚未落地的胖子。

    欧阳正盯着这几名渔郎,对方决死的怒吼,勾起了他的战意,不禁五指张开,要兜巴掀飞对方!虽然心中腾起狂傲,他还是在意那些鸵鸟蛋,当目光落到对方的手时,欧阳不禁惊讶了起来。

    这几名渔郎,都抱着一颗鸵鸟蛋,稳稳地夹在弯曲的臂弯里,张开的五指将其锁得纹丝不动,丝毫不受运动影响,也不影响他们的运动。欧阳不是惊讶这独特的抱蛋姿势,而是他们的手!

    地精渔郎的手指都很长,纤长的手指间,张开一块块蹼膜!紧紧地包裹着鸵鸟蛋!

    指间长蹼膜,这分明就是比蒙水族分支,佐丹奴族蛙人的标志!

    居然有蛙人投靠剃刀山!

    欧比斯拉奇!

    欧阳都忘了攻击!

    欧阳不得不惊讶,他可是见过佐丹奴蛙人的,威瑟斯顿城就生活着佐丹奴蛙人!

    在离开威瑟斯顿时,维叶娜导师的一番告诫,让本打算落地生根的欧阳关注起比蒙的形势来。

    比蒙五大神庙,镇守四方。

    座落威瑟斯顿城的南部神庙,由费比恩水族负责。南部神庙的维安萨满丹齐,另外一个身份就是费比恩水族的族长。丹齐父子能够长久盘踞威瑟斯顿城,占的就是水族负责镇守泷江河流域便宜,王国不能将模特族龟人挪开,才让其坐稳威瑟斯顿城几百年。

    在与海族的“海陆大战”过后,费比恩水族成员大减,现在人口较多的,就模特族龟人、佐丹奴族蛙人、敏克族貂人仅三族而已。龟人出盾兵,蛙人出水兵,貂人出祭祀,是现在比蒙王国水军的主要构成。至于“牛高马大”的河马人,只是在泷江河流域打打秋风的流浪汉罢了。

    模特族龟人背负着沉重的甲壳,行动速度过慢,在战斗上,防守有余,进攻不足。

    敏克族貂人身体瘦弱,腰身还没强战种族的胳膊粗,抡起砖头修房子可以,拍人则少了熊心豹子胆,幸好貂人出祭祀,给每个营地带来安定军心的战神力量。

    所以,水军的主要兵力,就落在了佐丹奴族蛙人身上。也就是为什么佐丹奴族蛙人能够发展出水中作战的大马哈鱼骑兵,以及少数的锦鲤骑兵的原因——舍我其谁!

    供养一只骑兵并不是容易的事情,比蒙王国贫瘠,根本不出产什么资源,拥有的骑兵团,一只手都能数的出来。佐丹奴族蛙人能够赡养骑兵,有一部分是占着河流优势。另一方面,也说明蛙人的防守责任重大,不得不发展骑兵。

    选择溯流能力极强的大马哈鱼,以及拥有跳跃能力的鲤鱼,才能应对泷江河湍急的水流。

    可以说,佐丹奴蛙人不仅负责从爱琴海到大沼泽的千里流域,还在一定程度上,是守着南戈多与杜隆塔尔边境的边防军!

    现在,居然有一批边防军,投靠了强盗头子!

    佐丹奴蛙人投靠了剃刀山!

    这可是危及到比蒙王国边防的事情!

    这个消息,炸得欧阳愣住了!

    欧阳顿时想到了一个人!

    也只能想到那个人!

    丹齐这老模特!在搞什么亡灵!

    掌管水族边防的,是这名老模特,现在却有一支蛙人落草当强盗!

    以神庙的名义,将欧阳师徒发放边境的,是这名老模特,现在正与蛙人强盗遭遇!

    一时没注意,欧阳重重落在桥上,险些没真的掉进湖里。

    手抱鸵鸟蛋的长腿郎,把握这个难得的机会,扑到欧阳身上。

    鸵鸟蛋壳破碎,飞溅出坨坨奶油般的半凝固物,灰绿灰绿的,溅了欧阳一身!

    顿时,欧阳觉得自己置身最恐怖的街道,通街的臭味同时钻进鼻孔里,那味道,就像是有人用榴莲做了油炸臭豆腐,再用鳐鱼片裹起来,发酵三天后,塞到他鼻孔里!

    这是一种让人狂喷鼻血的臭!

    这是一种让人灵魂出窍的臭!

    地精制作的这种臭蛋,名字叫“基维亚克”,又称为“威猛先生”。与“重拳先生”一样,在戈多荒原上获得“先生”的称呼,足见其威望!

    “威猛先生”散发难以言状的臭,光其制作方法,就让人想象得到——先准备一头驯鹿的尸体,挖去内脏,让后在驯鹿肚子里放上七八十只乌鸦,再埋起来发酵,接着听起来更不可思议。三个月后,将驯鹿尸体挖出来,再从乌鸦的菊花吸出其中物质,封在鸟蛋里,就是“基维亚克”!

    “基维亚克”的气味,就是将所有发酵物混合在一起的气味!

    就是将所有半消化物混合在一起的气味!

    欧阳只是吸了一下,就觉得自己的脑袋炸了!头皮酥酥麻麻,就像淋了“生命之泉”,瞬间白发三千丈!

    欧阳更觉得自己是“缘愁似个长”!

    欧比斯拉奇!这已经是第二次了!第二次被恶臭彈攻击了!上一次是人类的“涕泗横流彈”!

    为什么比蒙战歌里,没有驱散臭味的战歌!

    这是欧阳滚出桥面时最后一个念头。

    管它绿水,还是氯水!就算变成骸骨一副,欧阳也不想在忍受这样的臭味了!

    ps:

    上一次更新是1月4日,这次更新,但愿能持续长一些。

    ~~b~~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