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地网天罗最新章节 > 地网天罗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185章 此地无牛三
    兔子急了会咬人,莱伯特族兔人骨子里流淌的是比蒙的血!    ——里大嘴觉得这句比蒙谚语也适合形容地精。【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剃刀山实行坚壁清野的策略,预防的就是有敌人偷偷摸近。戈多荒原杂草丛生,七十多年前,剃刀山就在矮人那里吃足了亏。    埃罗女王尖锐的啸声,奏响了进攻的号角,展开香多拉特殊的袭击战。    剃刀山前面,平整的地面突然露出了一个地洞。泥土凭空消失露出一个四四方方的黑洞。似一个棺材坑,要埋葬剃刀山前伤亡的先锋军。    一名名壮汉,从里面跳出。嚣张的呐喊响彻四方:“我们是地底族人,这个世界将由我们掌控!”    四处逃窜的强盗先锋,急急停下,鼓足风开溜的腿,突然都泄了气,在比野牛还强壮的地底人面前,絮絮发抖。    欧克在上!天上飞的敌人会喷火,这些壮汉肚腩比肥龙还大,该不会喷水吧!    河马人确实会喷水,口水!    率先登陆的里大嘴做了一个深呼吸,将四周的状况尽收眼底,不禁灵感迸发,张开大口,口水四溅,吼道:    地上强盗鸡飞狗跳,天上肥龙嗷嗷乱叫。    背后突然递来一脚,踹在屁股上,将里大嘴憋了许久的灵感给踢了回去。    寇沙扫了一眼天上的飞龙,最后将目光定在强盗身上。“里大嘴,好马不挡路!”    “明明是好狗……”里大嘴向前走着。    “以后作诗不能带狗字!”寇疤手中哨棒作势捅去,捅去两片屁股之间。    里大嘴一声怪叫,蹦到前面,嘴里还念着:“古道瘦马,夕阳西下,断肠天涯……”    在南方方言中,“西”与“逼”谐音,这句古诗在里大嘴口中吟出,显得别有一番骚气。    一大群獒人跳了出来,吓得里大嘴连忙闭嘴,躲到一边去,刚才的诗句,没含有“狗”,但“古道”……獒人属于道格犬族。    一百来名獒人与河马人,闹闹哄哄的,突然出现在地面上,却在几句话间,排出了冲锋阵营。    河马人盾牌手两侧,獒人哨棒手在中间。库伦的训练颇有成效。    霍嘉丝为一只大手托出,娇滴滴地挥下了手,“冲锋!”    牛二的大手一送,将霍嘉丝放在神箭手维尔伦身边,目光便被天上的肥龙吸引了。    偷偷摸近剃刀山并不是容易的事情,幸好牛二还懂得高级魔法“大地之源”。    “大地之源”能够打开地面,制造一个容纳施法者和随从的洞穴,然后地面恢复如常。“大地之源”安全地将人带到离地面三米的地底,在地底保持安全及空气流通。不过,施法者只可以进入松软的泥土,不能进入石头或岩石里,施法者可以额外带上生物到“大地之源”,所有进入“大地之源”的人都必需接触对方。    带生物的数量视施法者的阶位而定,牛二是九阶魔兽,能够携带额外一百二十八名生物。    “大地之源”制造的空间可以移动,且不影响地面。不过移动非常费力,牛二的本体是撼地神牛,才有足够的力气带着一百多人在地下移动。    听不到、看不到,幸好埃罗的声音穿透力足够,再加上龙啸,牛二才受到进攻的消息。    香多拉的军队从地下出来,恰好是火势正盛。    趁火打劫!    无辜强盗先锋军还做着美梦,肥龙的一个熔岩球彻底打破了他们的美好想象。    什么击杀比蒙男人后大卸八块,炸炸灼灼蒸蒸焖焖,炒炒滚滚焗焗炖炖……    什么抓到比蒙女人后,不给她吃饭,用全戈多强盗的“牛奶”来喂养……    这些从泥里钻出来的“地底人”,彻底打破了强盗们的美梦,如同戳破一个泡沫。    强盗人如何不认识这些壮汉?    那些大嘴巴的,是每年都在泷江河游荡的河马人!一张大嘴能够生嚼鳄龟!    那些金毛的,是十字路口让人闻风丧胆的獒人,战斗起来能够将食人魔撕成碎块!    他们只是爱打秋风的小强盗而已,哪有想过挑战比蒙的强战种族?    他们的腿在絮絮发抖,在筛糠!    先锋军在比蒙面前丧失勇气,不代表着别人也会。先锋军背后,站着的,可是剃刀山,戈多强盗的龙头老大!    进攻的号角声再度响起,事先混进杂牌军的地精,开始吆喝起来,举起武器率先朝比蒙进攻。    这些隐藏在先锋军里的真正先锋,要用气血,带出戈多强盗深藏在骨子里的彪悍!    一名饥饿的地精能够在鬣狗群中抢夺腐肉!    一名暴怒的食人魔能够咬碎犀牛的独角!    一名顾家的巨魔敢于追逐迁徙的角马群!    戈多住民的彪悍,并没有在万年前丢失,并没有在两千年前消退,它就在强盗的日常生活里,在每一块拼命夺来的肉食里!    或许强盗没有成为战士的觉悟,但都有求生的意志!    剃刀山懂得这个道理!所以地精重新建立了王国!所以地精七十多年前成功驱逐了三千人的山地矮人部落!百十年的教化,百十年的薪火相传,这些已经烙在如今年轻的科赞地精身上。    有觉悟的地精先锋,要将强盗们的彪悍给带出来。对方不过百来名比蒙而已!    “欧克!不过是一撮比蒙!”    “欧克!冲过去!白刀子进!”    “欧克!红刀子出!就是一百堆肉!”    地精先锋在冲锋,背后的山壁上,一直控制杂牌军的弓箭,开始成为他们的支援。    不知何时汇聚起来的一队地精弓箭手,不顾滚滚浓烟,抵挡灼灼火光,朝着比蒙冲锋的方向泼洒下一波箭雨。    阻挡了比蒙如同地崩山摧的冲锋势头。    香多拉民兵有些惊讶,作为卧底的地精狗头应该还没抵达剃刀山才对,怎么这些地精就现有弓箭手了?    很快,对弓箭手十分在意的维尔伦就发现了原因。    这些箭矢,不同于黄皮地精狗头的仙人掌刺,也不再是之前散落在四周的木箭,而是有着金属箭头的羽箭!    也就是说,剃刀山不仅有着金属箭矢,还早就培养了弓箭手!    “该死的云雾强盗!”里大嘴骂道。    箭矢夺夺,香多拉的盾牌手,第一次感到了压力。    地精弓箭手没有足够的膂力,也没有豪斯的箭术,但那些箭矢居然出奇的锋利,深深扎进了藤盾之中。甚至能凭借高处优势,有那么几根竟然穿透了锯齿荆的纤维。    里大嘴正骚气地夹着盾牌写诗,一根箭矢钉在他手中的本子上,透本而过的箭矢,几乎就扎在他的小河马上。    “欧比斯拉奇,点子扎手!”里大嘴扔掉用厚木片做封面的诗稿,嚷道。    “加速冲锋,贴身战!”寇沙大腿被一根箭矢擦过,擦出一道藤蔓似的伤口。    河马人扯开嗓子,吼出震慑人心的战吼,“风在吼,马在叫,泷江在咆哮~~”    冒着箭雨,獒人河马与冲得最快的食人魔撞在一起。    得益于用土地精的土方子熬制过的荆棘纤维,以及老板娘蜜莉恩提供的“螺旋藻三维”编织手法,香多拉的藤甲都致密而坚韧。    香多拉的藤甲一直都是无袖半身甲,在与云雾强盗作战后,又增加了肩甲和裆甲。    里大嘴被箭矢问候小弟弟后,还那么淡定,是因为他的裆甲里装了两枚鹅卵石!    吟游诗人的理由很简单,“男人走路不会咔啦咔啦作响,还敢说自己有卵吗?”    其实这是河马人的风俗,河马人在河里游荡是,腰间都会挂一条鱼或者其它的水产,上到岸上后,都会在腰间挂着一枚鹅卵石。意头是,鹅卵石干了,河马人该回到河里湿润皮肤了。有点像土地精的幸运兔脚。    将鹅卵石挂在裆前,纯粹了里大嘴的别出心裁。    一个冲锋后,不少人身上都带着箭矢,金属箭头深深扎进藤甲,獒人竟然拔不出来。    獒人折断箭杆,操起哨棒,与举着铁砧仙人掌的食人魔撞在一起。    在与食人魔卡鲁对练一段时间后,獒人已经摸索出一套与食人魔对战的方法。    战场上,寇沙架开食人魔的仙人掌枝桠,使其空门大开。在寇沙身后,已经有另一名獒人迅速钻进食人魔的怀里,手中的利刃在食人魔滚滚肚皮上一划。    湛蓝的污血喷出,食人魔捂住肚皮发出惊恐的吼声。寇沙已经一棍砸在食人魔的鼻梁上,将吼声连带牙齿,砸回食人魔肚子里。    獒人们发现,食人魔并不怕痛,也不怕受伤,即使将其喉咙割断,受伤的食人魔依旧会大吼着挥动手中的武器,直到与敌人同归于尽,才会倒下。    但伤口在肚皮上,却会引起食人魔的惊恐。无论伤口多深,只要足够宽,就能够让食人魔放弃攻击,转而捂住肚皮叫痛。    如此的破绽,食人魔再也不是獒人的对手!    河马人让过冲在前面的食人魔,对上紧接而来的巨魔。大嘴巴舔舔嘴唇,目光却盯着巨魔脸上那对十分不顺眼的长獠牙,一手盾牌格开巨魔的长矛后,河马人在腰间一抹,一柄斧头就朝巨魔的獠牙削去。    河马人这是要削下一对獠牙,用来迎接即将来到领地的猛犸人。    匹格鼻子插葱是装象,河马嘴长獠牙,也是装象!    人们都说,诗人的灵感是可怕的。    河马诗人的灵感,恰恰就抓到了巨魔的弱点。    如同大角鹿的大角是雄性地位的象征,巨魔的长獠牙,也是他们本钱的象征。    据说巨魔能够断肢再生,却终生不换牙齿。    得此灵感的河马诗人,怎会不趁机写出一篇诗章?    ……    火势已经蔓延开来,剃刀山前成了火海,滚滚浓烟,炽热的气息,暂时遏制了山壁上的弓箭。    獒人与河马人还担心着剃刀山会不顾及杂牌军的性命,继续放箭。    剃刀山上的指挥官,看着滚滚浓烟,撤下了弓箭手。    剃刀山让杂牌军收割干草,本来就是准备火攻的,虽然不是明面说的,“带着干草去烧红土高坡”,而是烧剃刀山,不让比蒙一瞬间就冲到山脚下,给山上赢得准备时间。    只可惜,葛伦科一个熔岩火球,将这一手笔变得可有可无了。    不仅这样,比蒙出现得太突然了,已经准备好的投石机,都使用不上了。    现在交战的地点,太靠近了,投石机反而用不了。    不过,事先准备好的滚石、擂木,却是合适的距离。    剃刀山的指挥官,是个聪明的家伙,并没有马上投下滚石滚木。剃刀山知道,这样可以压死不少比蒙,但也会压死更多的戈多强盗。    指挥官明白,剃刀山立国的根本,是什么。剃刀山可以煽动所有的强盗去送死,但不能让强盗死在剃刀山地精的手下。    如果引起众怒,剃刀山将失去立足的根本,反而会被多如牛毛的游散强盗推到。    剃刀山就等着,等着山下的战斗分出胜负,等着大火熄灭。    等着比蒙上山。    等着鳖如瓮!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