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地网天罗最新章节 > 地网天罗最新章节列表 > 第179章 鹿死谁手
    麝香出自迪尔。龙√坛√书√网 www.longtanshuw.com    这是一句比蒙谚语,指问题出自他们本身。    这句谚语的由来,追溯起来是一个悲痛的故事,也关乎与麝人成为天生奴户的原因。    这个故事与比蒙最悲惨的一次战争有关——与人类的战争。而,迪尔族麝人参与的战斗,是其中最悲惨的一笔,这次战斗直接导致了比蒙整场战争的失败,迪尔麝人从此成为奴户的原因。    现在比蒙当中箭术最出名的是豪斯族马人,豪斯族天生对箭术的悟性可以媲美精灵,精灵族箭术的精髓在于“迅捷”,豪斯族则是讲究“多变”。豪斯射手几乎是根据每一种敌人的类型,研究出相应的克制箭技。豪斯族还是出产神射手最多的一族,不仅在比蒙中如此,甚至在洛瑟玛大陸有此优势,这些神射手被誉为“神箭哲琴”,是能够用箭术狙击法师的存在。    两千年前,在与人类的战争之前,比蒙第一神射手的宝座却属于迪尔族麝人。当年比蒙军队当中的“神箭哲琴”,大部分出自种族名称中带有“射”字的迪尔族麝人,甚至还有一些在箭术的造诣比“神箭哲琴”更进一步的“喀戎猎手”——传说中这是能够张弓射星辰的存在。    与人类的战争后期,迪尔麝人神箭手被委以重任,一支由十名“喀戎猎手”带领的三百名“神箭哲琴”级别的神箭手队伍,在潘帕斯草原通往戈多荒原的海西走廊埋下伏击,对象是追击着比蒙大部队的一支近千人的魔法师队伍,人类当时最强大的队伍。    比蒙的狙击队伍,在善于隐藏的彪玛族豹人的帮助下,很好地将身影隐藏在茂密的森林当中,就等着那些嚣张的人类魔法师进入射程,就把手中的致命毒箭没入这些魔法师的喉咙当中。比蒙的能否绝地反击,成败在此一举,这些向来淡定的神射手都不免紧张起来。    “麝香出自迪尔”,迪尔麝人平时身上就带着淡淡的麝香,在紧张或兴奋的时候,体内的香囊散发出来的香味就更浓了,这一点成为了这支伏兵致命的破绽。海西走廊向来少有足迹,这次比蒙后撤的大部队经过长时间的战斗后,一些受伤或者生病的人,再也经受不住长时间的跋涉,不少伤弱倒在了路上,这些没有时间处理的尸体,在腐烂时把海西走廊这道山谷都染上了淡淡的尸臭胃,而一千名紧张的麝人聚在一起所发出的麝香引起了那些嚣张、但是怕死的人类魔法师的察觉。    人类是洛瑟玛大陆上最善于学习创造的种族,在两千年之前,效仿比蒙祭祀与魔宠之间的“心灵契约”,人类魔法师就发明了“灵魂契约”这种契东西。得益于灵魂系魔法师,这种“灵魂契约”能够让人以强大的精神力作为后盾来奴隶一些魔兽,大部分魔法师以此奴役魔兽作为保护法师脆弱身体的护盾,其中一些精神力强大的法师甚至有着高阶魔兽作为魔宠。再加上龙骑士的存在,贪婪的人类便打起了那个一直以来对人类有着潜移默化的教导的“老师”的主意,露出爪牙,释放野心。    在这样的丛林追击当中,担心随时会丢掉性命的家伙都把自己的魔宠给放了出来,其中就有着嗅觉灵敏的狼类魔兽。得益于这份谨慎,人类法师提前发现了伏击的敌人,在有所准备的前提下,几个侦查魔法就把麝人伏击的地点摸得一清二楚。    在事关比蒙命运的压力下,原本骄傲的神射手,不得不放下身份进行伏击的麝人,遭受到了人类魔法师足以淹没森林的魔法洗礼,全军覆没。直接导致了比蒙的反击计划惨败。最后,福克斯狐族祭祀释放生命战歌召唤出闪电,阻止了这批追击而来的魔法师。也正是这种能够把几百名魔法师团队歼灭的“星云连锁战歌”,也正是圣坛祭祀的震摄存在,才阻止了人类消灭比蒙的脚步。    这一战,福克斯狐族牺牲了全族祭祀,战后获得了比蒙贵族的地位。    这一战,迪尔族麝人同样付出巨大牺牲,却因为麝人的失误直接导致了比蒙的惨败,从此沦为天生奴户,永远不得平复。愤怒的比蒙高层连麝人的骄傲都剥夺了,从此迪尔麝人不得再碰弓箭。    ……    只是在扫了一眼那些麝人后,欧阳原本愤怒的脸变得阴沉下来。    除了被捆着双手以外,人类居然还用一根绳子穿过麝人的锁骨,把一群人给连在了一起,伤口早就发脓腐烂,散发阵阵恶臭,连麝人身上的麝香都覆盖不住。    麝人的脸,因为忍受长时间的疼痛,已经拧成一团,只剩下麻木的表情。其瘦弱的样子,让欧阳心中一酸。    身体的虚弱,麝人受不得猛犸暴走的惊吓,大部分昏迷了过去,跌倒在地上,又因为锁骨上的绳子的牵引,那些没有昏迷过去的麝人也都跌成一团,锁骨上的伤口再次流出鲜血与脓液混合的液体,正痛苦地呻吟。    欧阳走上去,掏出弾簧刀将绳子切断,不忍地触碰了一下伤口。    反应过来的猛犸人们,也纷纷抽出腰间的武器上来帮忙。这些刀都是欧阳放在椒图甲壳里面的战利品,数量不多,也让猛犸们兴奋了好久,他们已经有将近两千年没有摸过金属武器了,虽然这些刀剑在猛犸人手中就起到水果刀的作用。    看到粗手粗脚的猛犸人把虚弱的麝人弄疼了,欧阳才开声叱道:“手脚放轻点!还有锁骨上的绳子不要扯下来,都跟肉长在一起了,回到领地再给他们治疗。”    欧阳突然开口,声音沙哑压抑,把一伙羞愧的大汉都吓了一跳。猛犸人下意识地“哦”了一声,动作顿时小心翼翼了起来。    猛犸人所有的迪尔麝人的束缚都松开,并帮麝人摆出一个舒服的姿势躺在地上,生活在冰雪中的铁汉,都擦起了眼睛。一直以来,猛犸人都以为格鲁普遭受了世上最不幸,下山后,才发现,这里就是“悲惨世界”!    雪山已经冰封,格鲁普的命运已经定了下来,“雪女”已经出手将所有咖啡上瘾的冰吼冰封,只剩下部分清醒的格鲁普开辟了新的村落,重新开始生活。下定心,下了山,猛犸人决定接受新的命运,就如当下,有着更多的亲人等着猛犸人拯救,等着比蒙“金冠战士”的拯救。    所有猛犸人都看向了欧阳,等待着老板的领导。    欧阳深吸了一口气,以平和的心态挥洒出“祝福光环”。“祝福光环”并不能够治疗伤口,神坛祭祀的战歌中也没有治疗的战歌,“祝福战歌”安抚心灵的作用还是能让麝人减轻痛苦的。得到战神力量加持的麝人,都缓下了呻吟,就连那些昏迷倒地的麝人,皱着的眉头都松开了一些。    在猛犸人忙碌时,欧阳又从椒图甲壳里面取出了一堆椰子,这是蜜莉恩最喜欢的水果,来到红土高坡后,人鱼公主在河边种了不少,不过因为天气的原因,并没有收获很多。吩咐猛犸妇女喂这些麝人一些椰汁,又给那些醒着的分一些雪蕉后,欧阳才开口道:“我是香多拉领主路凯,战争祭祀霍嘉丝的学徒,掌管整片戈多荒原,你们谁是这里的头,能说上话的。”    奴隶中,最瘦的一位举起了手,颤颤巍巍地想挣扎着站起来,无奈身体并不支持这个动作,“大人……我是……”    这名麝人长得很高挑,但瘦的跟竹竿一样。欧阳没有阻止麝人的动作,而是再次开口问道:“告诉我你的名字,迪尔麝人!”    听到对方称呼自己为“迪尔麝人”,而不是奴隶,高个子麝人身体抖了抖,但是长时间的奴性还是让他站了起来,马上回答道:“大人……奴名詹……”    “詹”跟大陆通用语中的“杜松子酒”的发音一样,但在比蒙语当中,这是“詹德”这个名字对应的小名,明显是一个奴隶的名字。    点了点头,欧阳给詹递过一个椰子,道:“詹,拿着,现在有一个好消息,你们自由了!不过介于你们的身份,我只能告诉你,从今天开始你们只能呆在我的领地里,以领民的身份。”    “大人……这不能……”詹努力绷紧自己的手指,不让椰子从自己手中掉落。麝人的奴隶身份并不是一个领主就能够更改的。    欧阳哼了一声,道:“我的领地不需要奴隶!或者说,你们不够资格当我的奴隶!香多拉只有两名奴隶,他们都是戈隆!跟他们相比,你们那瘦小的身板什么也干不了!我看上了你们的箭术,需要你们迪尔族麝人的‘神箭哲琴’,为我效力!”    欧阳没有见过“神箭哲琴”的箭术,但见识过豪斯族马人射手维尔伦的箭术。这也是从浣熊祭祀埃里克把维尔伦要过来的原因,虽然维尔伦还不是“神箭哲琴”。远程攻击又不一定需要弓箭,欧阳见识过更加厉害的武器,说不定等哪天,他能够在这个世界上也能够制造出枪来。    听到欧阳的打算,詹德忍不住道:“路凯大人!我们迪尔麝人被剥夺了使用弓箭的权利,两千年来,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弓箭手了,更不用说‘神箭哲琴’了。”    “麝人一族的箭术……早就丢了!”詹的眼中充满了泪水。    在泪水中,詹道出了迪尔族麝人的悲哀,也是比蒙的悲哀。    良久,同为那场战争中的失败者,猛犸重骑的后代们,才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泪水与鼻涕已经堵塞了猛犸人的鼻子,这一生叹息是从嘴中发出的,充满了冰雪的气息。    老族长科威纳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满脸悲愤,道:“真没想到啊!比蒙面对了一次次战争,却又一次次在影响了大陆格局的战争后逐步衰退。现在比蒙四大族只剩下兽族了,但他们都在做些什么?‘计划生育’抑制匹格族的人口,‘谕制之罪’把道格族最强大的战士关进监狱,‘奴户制度’把比蒙最出色的远程攻击手变成了奴隶,莱恩狮族与泰戈虎族这两个王族在干什么?真不知道我们猛犸一族回来后,会不会以‘战不利’的罪名对我们做出什么处罚!唉,都没落了啊!”    这几天欧阳跟他们讲了一些关于比蒙现状的事情,开始科威纳还不是很接受,但现在赤果果的事实就摆在面前,五大贵族居然把比蒙的一份子迪尔族麝人当成商品卖给人类!    被祖国丢弃给曾经的敌人,成为手中刀俎下的鱼肉,这对迪尔麝人是多么大的侮辱?!    心有戚戚焉,一时所有的猛犸人都低下了头。    连见识了一番的罗兰度都低下脑袋哭泣着,他突然有一种感觉,路凯真的是以“灵魂歌者”的身份被战神委派下来解救比蒙的。先是从海难中解救了霍嘉丝祭祀,接着把道格獒人从监狱里要了出来,把俄勒芬猛犸人从雪山的阴谋拉了出来,现在又解救了落到人类手中的迪尔麝人。    难道战神真的看不下去了?终于派出使者了?    罗兰度一直觉得,老板的“神使”身份,肯定是跟自己的“冰川勇士”一样,都是杜撰出来吓唬人的。    现在,他罗兰度真的成了“冰川勇士”,不由觉得老板的身份也成真了。    罗兰度盯着欧阳。    欧阳对科威纳的话并没有发表什么,也没有做出什么反应。    只是静静站着。    欧阳突然发现,这个月的推荐还是零。    是时候,带着猛犸人做一些事了。    于蛛网上吹鼻笛跳《月之灵》的猛犸人以及倒挂在蛛网上做立定跳远的欧阳——    求推荐!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