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地网天罗最新章节 > 地网天罗最新章节列表 > 第150章 左岸天王 上
    九只牛的想法,再加一根毛的努力,便能聚集一个部落戈多由此而来

    老卡鲁回顾一生

    这一次强盗的入侵是由迷雾山谷里的贪狼强盗团发起的,而熊地精首领只是炮灰,至于幕后主使是谁,其实并不重要。

    正如克拉苏斯长老一开始就介绍的,对付外来者,戈多荒原上的强盗会联合起来打压,为了粮食美女,为了戈多荒原上各个势力的稳定,为了戈多荒原没人能扛起大旗称王。

    这次是迷雾山谷联合了熊地精,下一次说不定就是剃刀山上的地精、刀塔石林里的刀塔食人魔或者是白头鸦河口的野蛮人,兵临城下未有时,只待那一阵东风。

    倘若计算一下香多拉现在的战力,任何一个强盗部落都不足以构成威胁。

    唯一顾忌的,是整个戈多荒原的联合。

    这种全民皆敌的四面楚歌,每个吼声溅出的唾沫,足以淹没任何一座“三代城”。

    没有城墙的红土高坡,抵挡不了这股潮流。

    通过装备来快速提升香多拉的实力,每一个民兵都到达“比蒙战士甲天下”的程度,是欧阳迫切的祈求。鸟枪换大炮,光是鲜衣怒甲的气势都够吓人了。

    奈何此路不通,欧阳才发现自己走进了一条胡同,只想着与虾头硬嗑

    拟定新计划后,香多拉人员经过一天休整,出现在了红土高坡几十里外。

    领路的是熊地精俘虏。目的地,正是其老家,科森丘陵。

    香多拉领主打算让熊地精攻下自己的老窝

    对此,熊地精在抗拒沉默中爆发出了反抗。但在獒人们的大棒镇压下,反抗成为一句效忠

    “奴才愿意为大王征服荒原效力”

    在獒人们的驱赶下,几十名熊地精作为向导,带着狼虎之师,落拓还乡,引狼入室。

    欧阳不禁笑了起来,笑声振奋得熊地精更热情澎湃。

    笑声中,欧阳沉下心,想到自己这么走下去,能不能完成卡多雷的嘱托

    甚至还萌生了一个更滑稽的念头,会不会有一天也有人逼着自己去攻打精灵呢

    在戈多荒原无际的荒草深处,长着一顶顶土丘,乍一看像一群趴下的哈巴狗。形似狗嘴的洞穴中,正传出阵阵呻吟。

    忍受了几个月饥饿的生物瘦骨嶙峋,衣不蔽体,在寒风中瑟瑟发抖。长久食不裹,干瘪的肚子突然经过两顿油水充足的填充,强大的压力把体内的所有力气都炸了出去,在恶臭中蹲了一天,所有熊地精都变得虚弱不堪。

    病从口入,熊地精能够消化恶臭腐肉,却敌不过油水充足

    小丸子不得不走出温暖的洞穴,再次来到面包树下。洞穴中连绵不绝的吧唧舔手指,熊地精崽子实在是无法忍受了,饥饿感像是变成一百只蝎子与蜘蛛的杂交体,在胃里相扑。

    不满的情绪早已充满熊地精崽子内心。“尊老爱幼”从来不会出现在戈多荒原上,更不会出现在科森部落战士们吃完,婆娘们吃完,最后才轮到这些崽子时,小丸子只觉得自己只吃了三根爪子饱。

    聪明的小丸子,趁着大人们没有再次把目光转回猴面包树林,第一个再次进入了这里。

    猴面包树上早就没有面包了,隆冬已经到,连叶子都掉光了,当然也不会有猴子。就连长在泥土里,嚼起来像湿水棉花一样,会炸出一股甘泉的果亚,也没有了。小丸子还是满怀希望。

    几天前,人类住在了猴面包树林的另外一端,在金属武器的威胁下,没有熊地精能再次踏入猴面包林。

    小丸子知道,人类狩猎到驯鹿,会先吃掉肥美的鹿脯,把其它制成烟熏肉。烤鹿肉的香味像蝎子尾勾,勾住了每位熊地精的鼻子。小丸子亲眼看过一位巡逻的人类啃鹿排,啃了几口就扔掉了。

    当时一名胆大的熊地精抢了过来,美滋滋地塞进嘴里,还惹得人类哈哈大笑。

    小丸子觉得那些人类根本不懂得好好享受一根鹿排。

    “鹿排是欧克赐给熊地精的美食”,年长的熊地精都这么说。

    小丸子得偿所愿地找到几根鹿肋骨,黏在骨头上的肉筋已经松软,不怕冷的蚂蚁成排成排在上面检阅。

    小丸子喜滋滋,黏答答的舌头舔掉所有蚂蚁,塞进牙缝中,享受酱汁挤出的美妙。据说,钓蚂蚁吃,是某位熊地精先人从猩猩那里学来的。

    清除所有的蛋白质后,小丸子举起石块,竭尽全力,却又小心翼翼的敲碎肋骨。

    鹿髓,只有熊地精和蚂蚁才懂得享受的美味。

    科赞土丘外,喧喧闹闹的一片“欧克”之声响起,惊动了每个饥饿的生命。

    狩猎的战士们回来了小丸子欢喜地撇掉手中的石块与碎骨,想了想还是把最后一根完好的骨头塞进裤头,朝外跑去。

    现实的骨感,能消去所有人的念想。

    一群黄巴巴的地精

    挤在洞口的熊地精们脸色瞬间由白转青。

    “大魔王”卡鲁

    食人魔矗立在两群人前面,两颗脑袋发出狂笑,一声比一声高,在相互较劲。

    滑稽的独角秀,却没人敢笑。两颗脑袋,代表着这个主子在食人魔中的实力

    旁边一名黄皮的地精推了推粗壮的腿,吸引了主子的注意。

    “什么事,狗头”

    “你在惊慌”

    两颗脑袋同时盯住了唯一没佩戴弓箭的地精,卡鲁的狗头军师。

    “大王”狗头左半边脸露出了揣媚,右半边脸露出了奉承,笑嘻嘻道,“就这么进攻,会引起熊地精战士的报复的,那样太浪费我们的弓箭了”

    一颗脑袋骂道:“蠢货”

    另一颗脑袋问道:“我们能打赢熊地精吗”

    “我们这是先削弱敌人一部分实力,然后吞并科赞”两颗脑袋异口同声。

    “左岸天王”所有地精都在起哄。

    河之南为左。“左岸天王”这称号,昭示着卡鲁统治戈多荒原的野心

    手下的地精是卡鲁野心的第一步,食人魔大王还把自己的部落命名为为“夏洛特黄蜂”,里面的每一只“黄蜂”都是经过训练的出色弓兵

    地精弓兵前所未有

    卡鲁似乎要彰显自己的武力,冲到黑压压的熊地精前面,手中的青铜柱一起一落,一名熊地精就啪在了泥土里,一半儿完好,一半儿肉酱

    “我是谁”“快回答”

    两颗脑袋嚷嚷着,手中的铜柱毫无阻滞,又把几名熊地精撩倒。

    卡鲁没有得到面前这群废物的回答,远处却传来一阵辱骂。

    “分叉脑袋”“欧克”怒吼从猴面包树林里响起,阻滞了食人魔的威风。

    地精们愣住了。

    对面冲来一群熊地精

    欧阳让熊地精俘虏们杀个回马枪,是想伏击可能留在面包树林里的人类。可惜,那里静悄悄的,没有半个人影,只有孤零零的一个熊地精崽子在砸鹿排骨。

    熊地精并不知道这一层,在车轮战斧与铁箭的威胁下,强忍着上前喝退大胆崽子的冲动,不敢吱声。心里却恐惧着,比蒙领主会点他们的任何一个上前,把那个崽子变成第一个棒下亡灵。

    远处的骚动,崽子的离开,让所有熊地精都松了口气。可骚动的缘由,以及比蒙领主下达的新命令,却又让俘虏的心重新跌落谷底。

    食人魔卡鲁居然敢攻击科森

    “给你们一个机会一个地精的脑袋,一位受你们保护的熊地精,带来见我做不到的,踢出香多拉谁能够带来食人魔的脑袋,就是你们新的首领”

    挂在面前的萝卜,让战斗的心再次热腾了起来。熊地精不再为向妻儿下手而恐惧,另外一个念头马上占据了脑袋被踢出香多拉会怎样

    对新生的热切,熊地精们忘了询问另外一个问题,食人魔卡鲁有着两颗脑袋,难道是两名领袖吗

    脚步已经带着熊地精冲了出去,“欧克”的吼声却先一步告诉了敌人,伏击者的身份

    “该死的科赞毛头”“该死该死”卡鲁同时发出两个怒吼。

    这些该死的熊地精居然以妇幼为诱饵,伏击夏洛特黄蜂

    敌人战意如火,一双双通红的瞳孔,深深震撼着每一个地精的心

    从没面临过熊地精冲锋,平时自我感觉良好,鼻孔朝天的地精弓兵们,发现自己的手脚居然不受控制地摆起了八字舞

    “黄皮们鸳鸯阵形”“挟持人质”卡鲁两颗脑袋下达了不同的命令。

    手下那批黄皮地精顿时一改热锅蚂蚁本性,两两分成一组。一个跳到熊地精妇女的脖子上,两只泥脚蹬着丰满的胸脯,手中的铁砧仙人掌刺抵住人质的喉咙;另一个却掩到人质背后,张弓搭箭对准冲来的敌人。

    “稳住稳住”“不放过一个不放过一个”

    主子不同的命令再次吼起,每个“夏洛特”都明白这两个命令的意思,更明白不遵守这两个命令的后果。

    形势的突然转变,熊地精脚步迟缓了。

    熊地精们实在想不出,有什么方法能够做到比蒙领主下达的两个命令。

    “放下武器”狗头叫了起来。

    “放下武器”卡鲁的两个脑袋同时威胁道。

    黄皮的狗头再次尖叫了起来:“放箭快放箭”

    第一根箭矢射出去时,熊地精的武器已经距离黄皮的脑袋不远了。

    也亏得这阵慌乱,地精的弓箭才发挥了作用。不然,地精那老鼠屎大的胆子老早就把箭射出去了。地精的膂力,玩具一样的弓,能射得多远

    或许是欧克的眷顾,熊地精冲到了近前,箭矢才稀稀拉拉,乱七八糟地扔到目标身上。

    铁砧仙人掌的尖刺,尖锐而坚硬,扎破熊地精伤痕累累的皮肤。

    眼镜树蛇的毒液瞬间发生了作用,大块的肉变成了硬块,疼痛与麻痹剥夺了熊地精的平衡,哎哟哟的跌坐一团,狗啃泥、树蜻蜓、大马趴、驴打滚,丑态百出,不一而足。

    一个大鼻子跌到自己面前,黄皮狗头不屑地吐了一口唾沫,一脚踢在其旁边的眼窝上。熊地精发出的嚎叫,大大地刺激了这个地精的意气。狗头拔出腰间的佩剑较长的铁针仙人掌刺,如同将军一样高举。

    看到信号,所有弓兵都放弃了别扭的箭矢,做出同样动作。

    “欧克”

    绿皮们冲进了熊地精的队伍,像一群剑客,但更像一群老鼠。

    “他们不应该在豪斯面前耍弓箭”

    豪斯射手第一个出手,射杀了冲在最前面的地精。

    地精们看着倒飞的同伴,尸体上透胸的羽箭还在颤抖。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土丘后又撞出了一群人。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