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地网天罗最新章节 > 地网天罗最新章节列表 > 第147章 马獒象论战 上
    清晨。

    一根根粗壮的原木,“通通”地砸在被鲜血冻结的地面,打破了红土高坡的沉静。

    一伙夹着冰雪的壮汉闯进了关押熊地精囚犯的窑洞,响起的哀嚎彻底唤醒了沉睡的红土高坡。

    直到领主大人吹响集结号,这把人从美梦中吵醒,又把人扔进噩梦中的哀嚎才结束。

    战后会议就在獒人们摆下的原木上召开。

    勤劳的霍比特人们已经支起铁锅,熬出一锅锅热汤,根根马骨,块块鱼干,簇簇蕨勾,在浓郁的棕褐色中翻滚,香飘十里。

    寇沙带着兄弟们撤出窑洞,正好看到香多拉的几个猛男堆在原木上,指点江上。

    领主大人依旧穿着没衣袖的亚麻衬衣,整根肥硕的手臂搭在膝盖上,高坐木堆,远眺着红土之外的地平线。

    三位美丽的领主夫人却无一现身,今天的胖子显得格外孤单。

    “青棵树排排”,黑漆漆的熊人哼起了伐木歌,黑漆漆的斧头跳跃,白生生的木片飞舞,粗壮的原木渐渐见方,似乎要做一张适合墩位的凳子。首席贝波缠着厚厚的一层纱布,胸膛上渗透到最外层的血迹干涸、脱落。看其忙得一鼻子汗的样子,应该伤势不重。

    临冬之际剃掉长汗毛,这几天正后悔着的罗鼻哥重新裹上了灰色猩猩皮衣,反转的皮革绷紧在庞大的身躯上,活像大号蛤蟆,比光着膀子时难看多了可这位仁兄却毫无自觉,攥着库伦削出来的木片,温柔地擦拭着从领主那里讨来的关刀,精钢镀上了一层桐木油,紫亮得妖异,一如那张脸脸上垂下的鼻子随着动作一甩一甩的,发出奇怪的声响,在那里哼“逼博斯”节奏口技。

    大嘴巴的奥拉里奥今天却出奇地安静,端直满是肥油的腰,墩在领主下面的一根原木上,如一口大笨钟,一动不动,不声不响。寇沙转过去一看,却发现这个家伙膝盖上放着一叠箬纱纸,一根鸳鸯毛做的笔在纸上写写画画,却是在写诗

    难怪维尔伦会站在里大嘴身边河马人羡慕豪斯族本家的箭术,豪斯箭手也向往河马人的诗意。

    寇沙凑近脑袋,纸上只有寥寥四句:

    “经过我反复吟咏,

    桃花终于红了;

    不要笑我死得过于荒唐,

    一念之差便落叶纷纷。”

    在里大嘴屁股旁边蹭掉鞋子上的血与泥,獒人抽抽鼻子,道:“读着挺美,怎么我会闻到一股骚荡的气息呢”

    里大嘴大吃一惊,故作慌张地掩去手中的诗,道:“靠寇头你会赏诗你认字吗”

    “祭祀有教我们认字的。”寇沙换另外一只脚,贴着里大嘴屁股蹭泥巴,殷红的颜色蹭在裤子上,使得大肚汉看起来是测漏了。

    昨天的战绩统计下来,就这肥佬砍的人最多獒人可是没机会参战啊

    里大嘴不信邪了,一个囚犯居然懂得赏诗那还要河马诗人来做什么打着呵欠跳康茄舞便道:“伐木的,你说说我写了啥”

    “说你费尽口舌吟诗,终于推倒一个妹子,却死在肚皮上,心有不甘”寇沙拍了拍“砍人的”的肩膀,满是同情与安慰。

    “我谛波罗”里大嘴跳了起来,“我明明是在描述与熊地精作战时的英勇,讽刺人类强盗的自不量力你居然曲解成这样果真是诗人与石匠不可共语,你思想太邪恶了”

    “这么一首诗出自你手中,误解才是正常契克因穿裤子不是为了让人脱的,可总有人想着脱掉”维尔伦的评述恰如神箭手的箭术,一箭见血

    “噼啪你个隆滴咚”里大嘴大叫起来,抽出腰间唯一完好的蚌壳斧头,嚷着:“你们严重犯了先入为主的偏见主义,我要向你们发出角斗,以拯救你们错误的方向”

    “得了吧,你只是个诗人,又不是骑士,向石匠和猎人发出角斗要不,我陪你练练”大黑库停下手头的工作,调侃道。

    里大嘴看了看神庙册封的真正的骑士,又看了看地上放着的长方体,张了张嘴,顿时泄了气。“彼尔面前玩斧头”这句比蒙谚语十分准确地道出了河马诗人现在的处境。

    “道理是一样的。”领主大人突然插话道,“香多拉有着众多的美丽女子,可不是为了引狼入室的,却总有人会把手伸进来,这次是熊地精,下一次说不定就是食人魔了。”

    “引狼入室”是比蒙中的一个典故。这里的“狼”并不是指沃尔夫族狼人,而是沃尔夫的表亲,沃叟族黄鼠狼人。黄鼠狼人是比蒙中出了名的无赖,特喜欢欺凌契克因族的女子。有忍无可忍的契克因女子告到城主那里去,沃叟族黄鼠狼人却反咬一口,说是契克因族女子引诱他们的。现在多用这个典故讽刺某人的某些不良作风把坏人或敌人招引进来。

    最伟大的河马诗人徒然发现,自己竟然没有理由反驳,于是嘴硬道:“你们这是在扼杀一位有为青年的创作热情与未来”

    “得了吧你”欧阳被里大嘴逗得乐了起来,心中的苦闷一扫而光,道:“如果你真有心,就替香多拉写一首歌吧。”

    “生来喝酒,那么谁来铸造宝剑之类的吗”罗鼻哥抬起头,居然也吐出了一句诗

    “欧比斯拉奇连你这山顶洞人都会作诗”河马诗人的嘴巴惊讶得如同他的武器,蚌口大开

    “偶尔偶尔”猛犸人的鼻子翘得如同丹顶鹤的脖子。

    “好了,人都到齐了,该说正事了。”

    欧阳看到克拉苏斯长老拄着拐杖,满面春风地走了过来,停止了与几个不良人士的诗歌探讨。

    “库伦,说说昨晚的审问结果吧。”欧阳发出指示,便接过霍比特人盛来的热汤。

    库伦把屁股墩在自己削出来的凳子上,哧溜了一口特意加了蜂蜜的马骨汤,详细地说出了昨晚的审问结果。

    “其实,对俘虏的说词,我还保留着几个疑问。那个巴里虽然态度诚恳,但总觉得他不可信。这是我多次跟人类打交道培养出来的直觉。”库伦示意霍比特人厨师再给他添一碗汤,舔一口浓汤,吐出一句话:

    “第一,时机。”

    “第二,情报来源。”

    “第三,情报准确性。”

    说完,库伦的黑豆眼扫了四周一圈。前军士长的眼神十分明确,在座的各位既然都是香多拉的民兵,就应该有觉悟,成为民兵的觉悟,军事素养从此刻抓起

    出身比蒙营地,接触过军事培训,时刻准备好成为一名士兵的獒人偷偷首先挺起了胸膛,五官挤了挤,眉上的伤疤扯成弓形。

    寇沙道:“时机。敌人在我们不在时出现了。在我们抵达的当天晚上,在男人们都离开领地伐木时出现了。这个时机把握得实在是太好了。还有敌人似乎一直侦查我们的动向”

    “侦查”前军士长一口闷掉碗中的汤,握着空碗朝红土高坡顶端一比,“红土高坡四周视野开阔,有着埃罗作为空中侦查兵,敌人如何侦查我们如果是一路跟随,能不看到牛二吗敌人把握到的时机不是出现的时机,而是开始做准备的时机”

    这直指关键的解释,点醒了场中的莽汉。

    迷雾山谷强盗把握的战机不是鼓动一群熊地精,而是花数天时间鼓动熊地精

    香多拉一行人从威瑟斯顿到红土高坡,一共花了几天敌人为何能前脚赶着后脚杀到

    因为香多拉一行人拐了一道弯,到夏尔游了一圈而这几天,正好给了迷雾山谷鼓动熊地精的时间缓冲,使其能够踩着香多拉的脚后跟杀到

    这么解释,不难看出一点:敌人的情报,在他们离开威瑟斯顿时就送出了。

    “但这又说明什么”寇沙的思维有些跟不上了。

    “从时间来看,敌人的情报确实是从威瑟斯顿送出的,这跟巴里的交待是一致的。刚才我都说了,这个人类的话只能信一半。既然前面的交待是真的,那么后面的就是假的”

    欧阳补充道:“这说明,对方确实在威瑟斯顿安插了一步暗棋,最大可能是那些人类商人,不难猜测出对方这么做定是对威瑟斯顿有所图谋。不过这不是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了。应对迷雾山谷的下一波进攻,才是我们的目标。”

    “路凯大人,其实还是有关系的。我们可以以此修书给南部神庙,让其派遣祭祀来帮助我们应对下一次进攻。”库伦指出。

    “能得到帮助确实是好的,但我觉得神庙不一定会派出祭祀援助。个中原因,回到刚才谈论的问题上。迷雾山谷真的在威瑟斯顿安排了暗棋吗这只是我们的推测,神庙会相信吗也就是说,我们还没推测出敌人的情报来源,这正是库伦提到的第二点。”

    说到这里,欧阳心头浮起另外的顾虑。

    他带着埃罗与土地精两个部落的人,从高原一路南下,浩浩汤汤,上万人的队伍,沿路吸引了多少注意

    为何迷雾强盗收到的消息是十几名精灵换做是谁,都会先关注到队伍中的埃罗吧这可是几千名美女啊

    另外,现在香多拉獒人的人数是三百五十一名,其中五十五名是从十字路口加入的。为何敌人的情报是两百多这可是对敌方阵营的侦查,而不是睡前的数绵羊啊比蒙中有一句谚语,“一獒比三虎”,说的是一名受过正规训练的獒人,其战斗力比得上三名泰戈族虎人战士。就算獒人囚犯的战力没有开发,是十足菜鸟,但始终是比蒙强战种族,这个可是个不可忽视的名头对上人类战士,一挑一总能做到的吧

    为何会忽视了几十名獒人还有那些在十字路口加入的囚犯

    敌人获得的情报居然如此不正确到底是从哪道听途说得来的消息

    ps:

    其实是五千多的章节,但全是对话,一章太长的话,都会跳过的,截成两章发,因为本章开头写马獒象这段小析自己挺喜欢。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