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地网天罗最新章节 > 地网天罗最新章节列表 > 第138章 山人妙计
    爆炸头浸满了鲜血,像流出芝麻糊的汤圆,在高跷手脸上滑出黑红的痕迹。

    高跷手擦掉眉头鲜血,肩上两把锄头裹着胶状物,不知是沾了红土还是碎肉的,像是一位田间劳作完的老农,头也不回向红土高坡后奔去。其速度,应该叫“高跷脚”更合适。

    “那么,现在”奥拉里奥拨开胸前恶臭的尸体,黑红的血液染得诗人似乎偷喝了墨水,只是手上握着的不是笔杆,而是抛着一柄鲜血淋漓的青铜斧头。

    卡卡握着罗兰度的长胡辫子,荡到猛犸大力士肩上,骨棒朝前一指,“嘎啦”

    “让骨头唱起嘎啦之歌”罗兰度把关刀平举,很细心地用长鼻子吹去上面的鲜血,如同吹去肩上落雪那么温柔。

    两位巨人表现出的诗意与柔情,其吹拂鲜血的轻描淡写,停留下的熊地精不由紧闭嘴巴。熊地精们在害怕,害怕一张嘴,冬天里艰难获得的食物残渣会释数逃离酸楚的胃

    熊地精的酋长弗利萨已经带人冲向红土高坡,这些留下的家伙把胆子串联在一起,得独自寻求对付两名巨人的办法。

    千百年一直孤零零耸立的红土高坡已经不再孤单,其西面不知何时站立了两团锯齿荆,鸟瞰的话,像是一对大波来慰藉红土高坡的孤单。这是熊地精与河马诗人接触后灵光一动获得的贴切比喻。

    这里是埃罗的新家,是铁锈始祖龙的新巢穴,维库人驯龙师席瓦拉也居住其中。

    土地精的老家酒坛集建在荆棘上,既节省土地,也获得获得锯齿荆的庇护,不过这个跟泥土打交道的种族更喜欢窑洞。

    埃罗的新家跟加尼尔树下的祖居一样,纠缠生长的锯齿荆交织出绿荫甬道,具有很好的光线与通风效果,使得整栋别墅干净清爽。

    留下一部分熊地精围住红土高坡的第一波防守后,弗利萨选择了分兵。约有三十名狡猾的家伙选择追杀爆炸头,绝大部分依旧跟着酋长冲向红土高坡。

    土地精的跑步姿势极像一只全力冲刺的唐老鸭,但短腿真的很有爆发力。战略性撤退的高跷手虽然刚从“自卫军”升级为“民兵”,但是这新兵蛋没有忘记战士的职责。

    奔走的高跷手突然停下,一个爆炸性的后跳,钻进熊地精的毛脚丛林中,两柄钉锄对熊地精的脚板做一番勘探挖掘后,又钻溜到前面去,带着跳脚的熊地精往锯齿荆别墅中引。

    愚蠢的熊地精轻易被这小孩子打架招数挑起了愤怒,跟着冲进了荆棘丛,口中的“欧克”喊声不知是在歌颂,还是辱骂地精之神。

    科森土丘中有一片猴面包树林,是熊地精崽子攀爬打滚转圈的乐园。熊地精对树干间穿梭十分熟悉,毫无顾忌,毫无阻碍,比灌腊肠还顺畅地钻进了锯齿荆甬道。

    锯齿荆中没有熊地精最讨厌的尖刺,却有一百把钉锄,以及无数羽箭,这两样东西将会成为土地精新的恶魔化身。

    四通八达的绿荫甬道使得锯齿荆荫盖下充满了幽雅,却也造就了一个让人昏头转向的迷宫。

    迷失的熊地精遭殃了。

    埃罗与土地精对锯齿荆再熟悉不过了。

    土地精全族被香多拉领主非常封建化地划为佃农,只有少数人能够应征入伍,成为预备役,因为领主拟定的征收民兵的先决条件不是武力,而是身高为此,老当益壮的慢热手对矮胖领主诽谤不已,最终联名上书才替土地精在预备役中争取到了五个席位。幸好指挥这场战斗的代将军,香多拉太子卡卡钦定的指挥者,是同样不高的半身人村长土地精才得以预备队的身份隐藏在锯齿荆中。

    高跷手不愧是慢热手的表侄子,竟然能引来三十多名熊地精给族人开荤但慢热手一想到同样矮小的地精菲兹居然是正规民兵,心里就忿忿不平,考量着该给表侄子找一头长颈鹿坐骑,让高跷手也达到征兵的身高标准

    埃罗的姑娘们仗着“枕边风”的优势,无论老幼人人皆哨兵,一个个美眉纷纷摩拳擦掌,电光闪耀,准备大干一场。可惜她们的女王姐姐严肃起来实在不好说话,未满十六岁的萝莉们只能呆在家里,做一名观众。

    一个是想证明自身价值,一个是想好好乐上一乐,倒霉的只有熊地精。

    树干背后突然伸出一把锄头钉向脚板,头顶的树荫里突然飞下大把羽毛。

    熊地精顾头顾脚,痛不堪言,一个个变成头插羽毛的印第安,捧着一只脚丫在那跳大神。

    埃罗萝莉们却喜欢这场战斗。

    举行“月落乌啼双满天”仪式后,“羽箭”变成了埃罗的种族异能,三岁婴孩都能用臂膀挥出一根羽毛,随着年龄的增长,数量变成三五七九不等;“风暴与闪电”的异能却只能在觉醒后才能获得,埃罗萝莉们都失去了召唤闪电箭的能力,只有几名接近成年的重新获得与风暴沟通的能力。值得高兴的是,埃罗从此能够修习电系或风系的魔法了。

    红土高坡前的土柱缠绕着掉光叶子的千色茑萝,如同一根根穿着破丝袜的大腿,引人仰视。这些让人遐想的柱子间却充满了搔味,一堆野牛牛粪或干或湿混杂燃烧,不见火苗但见黄烟,烟雾萦绕茑萝藤蔓,营造出让河马诗人称赞的诗意。

    身处其中的人,却无法忍受这带着牛搔味的屎意。

    黑口黑面的大黑库抚摸着米奇的白毛鼻梁,即在安抚米奇,也在安抚自己。米奇的鼻尖到两边眉毛,都长着白毛,像刻画在海加尔圣山上的白羊座贴画,贴在米奇黑亮的脸上。

    米奇舔着陨石坚果白花花的果肉,依旧有些不安。

    那堆牛粪的燃烧,是为了掩盖这头阿瑞斯短面熊的气味,熊地精嗅觉还是挺灵敏的,不这么做,实在难让那头大熊担任伏击者的角色。

    短面熊的嗅觉却更灵敏,鲜血的腥味,已经把它的注意力从甜美的食物拖走,从冬眠的困意中拖走。

    不仅短面熊,彼尔熊人也感到自己的血液在沸腾,在黑色汗毛下奔腾。因为杂乱的脚步声,正在宣告敌人有多么接近。

    青铜吞钢的米莎咆哮战斧被当成了大葵扇,呼呼的风撩动两熊的体毛,带走心中的燥热。

    熊地精的臭味已经来到鼻尖,时候到了。库伦对正赌气地往嘴里塞陨石坚果的米莎扬扬下巴。

    短面熊扶着土柱站了起来,恰巧一个暴丑的熊脸从边上冒出来。

    米奇淘气地伸出双臂做个伸懒腰的动作,品尝熊掌的家伙摔出了老远,抱着脸在地上打滚。

    痛呼哀嚎声,米奇打了个呼噜表达对丑熊脸的不屑。甩掉挂在爪子上的脸皮,朝另外愣在土柱边的丑熊脸咆哮一声。

    飞溅的唾液与食物碎屑,喷了其一脸,吓得熊地精把胸膛上的哈喇倒吸回去。

    库伦一脚踢断没掉脸皮的脖子,结束了熊地精的痛苦。

    扬起头,车轮战斧已经代表彼尔的心声,冲进了熊地精队伍中。

    米奇不满黑熊人抢它的功劳,咆哮着,扭屁股绕到土柱另一边,扑到熊地精的队伍中。

    熊地精正用为数不多的脑筋想象征服着精灵的情景,哈喇就是他们内心见证。

    土柱突然长出一个熊掌,抹掉跑得最快的鲁鲁夫的脸。

    接着,一个黑巨人被斧头拖到跟前。

    因小脚趾的趾甲短一个蚂蚁长度的而跑第二的鲁鲁古,也倒在地上,咕噜噜地冒着血。

    跑第三的小丸子看着比自己头顶上那颗脓疮还高出一半的黑汉。咕噜地咽了唾沫

    “欧~克”是彼尔使斧头的彼尔

    小丸子拼尽力气,憋得脸色通红。充顶的血液,顶破了脓疮,疼痛把小丸子的脸扯出狰狞。

    小丸子的大棒,上面最长的仙人掌刺朝熊二砸去。

    “你仙人板板”下地步战的熊骑士构思了很久的开场白,化为崇山峻岭间的地道山骂,一脚踢向顶上开花的熊地精面门。

    正躬身打鸟的小丸子,狞笑着,铁砧仙人掌能磕断食人魔的胫骨,这一下足够让黑大汉变成铁拐李

    大脚丫临面,小丸子赫然看到,铁拐李的脚居然是金属的

    这是库伦再次成为祭祀追随者后,最悲哀的打扮。

    数年平淡的生活,居然让健壮的身材有些走样了,穿不下整套的圣殿骑士铠甲,幸好脚板没有变大,还能穿下鞋子。

    打大丸子的小丸子倒飞,碎牙在他身后的熊地精脸上种下一颗颗种子,开出一朵朵紫红的花。

    库伦汗毛倒竖,这些熊地精实在太阴毒了气恼的彼尔掉转斧头把打丸子拍到地上。

    “大摔碑手”,彼尔族绝技。小丸子变得如同顶上脓疮,红的黄的四溅。

    熊地精齐刷刷后退了一步,这个烤牛粪的黑熊脸,居然比前面两名巨人还

    短面熊扑来,撞到两名熊地精,真正的熊雄赳赳地杀进了熊地精队伍中,十二寸的利爪比剑齿虎的獠牙更让熊地精脖子发凉,一爪之下,熊地精胸腹里的什物悉数被掏出,稀稀拉拉撒了一地

    鲜血刺激着熊地精的胆汁,性格中凶狠的一面也被掏了出来,覆盖在脸上,脸上的肌肉抽紧,倒更像熊几分了。

    鲜血刺激着彼尔的神经,斧头挥舞更猛,两把车轮战斧抡开来,撒开一阵黑风,让熊地精近身不得,他是一心杜绝敲鸟打蛋的情况再出现。

    熊地精经过初次惊吓后,一个格外高大的熊地精的持着一根狼牙棒撞开同伴,撞向库伦。

    青铜的狼牙棒,古老的甲骨文印模工艺,每一根钉刺根部,都连着代表“鹤”的象形文字。被刮掉的铜绿间,每根尖刺都有着火烤的痕迹,上面的鲜血将干未干。

    在戈多边沿闯荡多年的库伦认出这是古老的制毒工艺,烤在武器上的血液其实是尸液,进入血管后会让血管浮肿,迟缓中毒者的动作。

    库伦不由咆哮一声。

    这熊地精的双臂,居然比狼牙棒还粗

    强劲臂弯嗷嗷怪叫着,硬撼库伦的车轮战斧。

    库伦再次使出“大摔碑手”,被拍开的狼牙棒撞在靠的最近的熊地精,塌眼眶的脸变成马蜂窝。

    强劲臂弯撞开不知死活的同伴,稳住狼牙棒,对彼尔勇士发出嘲笑的欧克叫声。

    米奇被拦了下来,熊地精以牺牲三名战士的代价,适应了白面熊的战斗,合力拦下了白脸的熊。

    后面的熊地精还在往前挤,但土柱让他们插不上手,只好转而冲向红土高坡。

    弗利萨看出红土高坡设下这个闯关游戏的目的。

    熊地精的目的不是闯关,而是抢到精灵美女

    抢到就是胜利,根本不需要一个个打倒这些难缠的比蒙武士

    酋长的吼声点醒了每一位部下。

    “想想娇嫩的精灵吧”

    这刺激了熊地精的下半身,也刺激了他们的脑袋。后来居上的熊地精撇开白面的熊,白胸的熊人。冲向红土高坡正面的斜坡。

    强劲臂弯熊地精踢开倒在地上的马蜂窝脸,像是踢开碍脚的石头。他没有马上进攻,而是把手臂放到獠牙大嘴里。

    两排牙印,鲜血渗出。强劲臂弯自残般地一连咬了三口。六排血洞,冒着紫黑的鲜血,肌肉不由自主地抽动着,青铜狼牙棒也随之抽动着。

    熊地精们发出“欧巴扎”的欢呼。

    强劲臂弯舔掉手臂上的鲜血,笑容狰狞。

    “欧巴扎要棒烂你”

    憋足的通用语,库伦终于明白熊地精欧巴扎双臂上伤疤的来源,为何伤疤如同一联队的马奔过的菜地,留下一个个月牙型蹄印。

    欧巴扎居然懂得用疼痛来刺激肌肉的爆发力用自残来刺激自己的神经在欢呼声中,欧巴扎变得亢奋而残暴

    金属棒砸下,举斧头格挡的库伦居然后退了半步。

    欧巴扎得势不饶人,一棒子重过一棒子,不仅右臂,连没咬的左臂都开始渗出鲜血,反震的力量使得皮肤开出一道道裂口。

    一连退后三步的彼尔,铁鞋扣住地面,发出嚎叫。

    狂化了

    库伦变得比欧巴扎高出一半,手臂也粗了一圈。

    欧巴扎接下来一棒没有得逞,黑熊人横着斧头挡下了这一击。

    “棒子臂弯看看爷的肱二头肌”

    暴熊战士压着胸中的激荡,吼完这一句话,两把车轮战斧动了起来。

    欧巴扎感觉自己回到了几年前,那个狂风暴雨的夏天,他死死握着猴面包树的枝干,最终还是被风卷走。

    现在,黑色的旋风,又要夺走他的身体了

    库伦踩着狼牙棒,把嵌在其中的斧头拔出来,扭头看了一眼红土高坡,转身对米奇吹了哨子,一同扑向熊地精。

    整个计划都是经过库伦点头的。霍比特人语无伦次的说明,经过彼尔军官的过滤,展开了最适合香多拉当下的战术:

    分批吸引火力,让不成体系的香多拉留守力量发挥到最大。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