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地网天罗最新章节 > 地网天罗最新章节列表 > 第133章 锄禾日当午
    “开荒!”

    领主大手一挥,下达了香多拉第一个生产指令。

    红土高坡十里范围内贫瘠得如同维安萨满齐丹的脑袋不着一毛,十里外却是芳草凄凄,好不茂盛。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慢热手用红土在土豆上画出一张脸,用怪里怪气的腔调,以土豆的身份说出了香多拉的粮食种植方针。扛着黑曜石锄头的土地精们,纷纷举着土豆,挤眉弄眼地说着同样的话。这是土地精奇特的耕种仪式,对即将埋进土里的种子说出自己的愿望,祈祷来年获得丰收。

    这句本应出自佣兵之口,而不是由一个农夫说给土豆听的话语,带着几分游戏人间的霸气与潇洒,表达着慢热手对土豆茁壮成长的希冀——这是你的家,像爷们那样活下去吧!

    既然红土高坡种不了,咱们到外面找块肥沃的土地再种——欧阳的话也表达着同样的意思。

    被任命为“酒坛农夫”的土地精挑起大梁,随着“土豆味道一个样”的酒坛山歌唱响,半月形状的黑曜石锄头在冬日阳光下划出一个个音符,谱写着香多拉的“南大荒乐章”:

    割草。香多拉两位毛发最旺盛的大汉握着仅有的三把金属武器,舞动得如风如影,在戈多荒原上刮出一块块癞痢,如同两只从草丛中掠过的肥麻雀。土地精妇女与霍比特女孩们说说笑笑地跟在后面,梳理着漫天飞舞,又缓缓落下铺满一地的杂草。芒草纷飞的毛絮化为最淘气的小虫,钻进她们卷曲的头发中;紫黑的地浆果不时带来惊喜,欢喜地吃上一两个,顿时就把唇舌染成紫黑;笔直的茅草是她们着重挑选的目标,经过层层编织,就是渡过寒冬最好的草垫。

    烧荒。为萧瑟秋风,凛冽东风夺走水分的草叶燎起熊熊大火,惹得那群经过数天牛车颠簸的孩子们尖叫连连,卷毛的小土地精偷偷地往火里丢进一个土豆,一边忍受小霍比特人唠叨四种烤土豆方法,一边羡慕地看着空中翻飞追逐着滚滚黄烟的埃罗姑娘。

    艾谱莉编着一条大辫子搭在胸前,看着埃罗姑娘们头上跳动的小辫子,还有远处的蓝天白云,有些出神。自从转化为人形后,埃罗们就喜欢上了把一头银白的秀发反复编着各种辫子,马尾辫、麻花辫、羊角辫……林林种种,埃罗们从来没想过头发还能够弄出如此多的花样。这段时间,研究发辫已经在埃罗中形成潮流,而且姑娘们的技术日渐精进,活泼的小丫头们甚至相互之间把满头秀发都变成了小辫子,挂满一朵朵小花。

    这样快乐的日子,埃罗们一直期盼着,却从来未能想象得到。如果一直持续下去该多好啊!艾谱莉不禁对“精灵复兴”多了几分期盼。

    挑水工的渐近的号子打断了埃罗女王的沉思,面前由树桩挖空而成的水槽已经装满了,激荡着红土泥沌的泷江河水上漂浮着片片枯叶,有点像埃罗往日的岁月。香多拉老板娘笑了笑,打开怀里的水晶瓶子,滴下一滴“生命之泉”。一滴能让植物生长十年,稀释开来正好用来浇灌土豆。

    “好了!干活去吧,同志们!”艾谱莉摸了摸小腹,高声叫道。

    “好咧!老板娘!”几位匹格族猪头人囚犯挑起满满两桶水,干劲满满的冲了出去。猪头人不仅是比蒙兽人中好色之徒,还是比蒙中最好的农夫,匹格用钉耙翻过的土地,种出的南瓜跟他们肚皮一样圆滚滚的,格外肥硕。

    满头大汗的戈隆杜恩丢下架在肩上的木犁,凑到水槽边上呼呼喘着粗气,低下头就要满灌一口。一个水球炸在戈隆血盆大口中,把蠢笨的大家伙掀翻在地。杜恩在地上翻滚着,发出溺水者的嚎叫,抓着一把把泥土,摸去脸上的水迹。大概是醒起身下是红土高坡的红土而不是泷江河的河水,杜恩跳起来瞪着独眼寻找胆敢戏弄戈隆的蠢货。

    马背上一头跳动的金色卷发,让戈隆的咆哮声咽回脚眼里。戈隆怕水,更怕水系魔法师!这个魔法师不仅是杜恩的老板娘,还能召唤出一位力大无比的水人,杜恩宁愿被牛头怪夯进泥土里,也愿跟蓝色的水人交手。

    “菲兹!管好你的戈隆!如果不想当干爹的话!看看,都打翻一槽水了!浪费的不仅仅是一滴生命之泉!还有大家的汗水!”蜜莉恩高声吆喝着,怒气冲冲的脸上挂满细密的汗水。看到绿皮地精飞奔着过来,蜜莉恩又一个水球砸在戈隆脸上,涮开湿漉漉的红土,继续训斥道:“蠢货!你是香多拉的奴隶!不是荒原的强盗!个人卫生!个人卫生!”

    戈隆伸出猩红的舌头舔掉脸上的滴水,似懂非懂地呜了一声。

    蜜莉恩看在眼里,没好气地叹了口气,随机对跟在后面的霍比特人挥挥手,“别看了!快把土豆搬到仓库,这个大家伙一顿吃上不少呢!”

    艾谱莉落回地上,踩着疯长的嫩草,看着蜜莉恩的背影,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香多拉麾下的领民来自不同的种族,管理起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香多拉百废俱兴,等着要做的事情一箩箩,眼下大雪就要降临,单单食住这两件事就让香多拉忙得焦头烂额。主要还是人手不足,香多拉一万来人,不善于劳作的埃罗占了一半,土地精与霍比特人妇幼又占了剩下的大半,她们养活自己还可以,强力繁重的劳作依然无法胜任。

    昨夜欧阳把任务分配下来后,一大早就带着那些比蒙前往戈多边缘伐木了。不仅各种工具与日常用品需要用到木头,而且度过严寒的冬天,会需要用到不少木头木炭。

    剩下的人,也各自有着任务。

    艾谱莉负责保管“生命之泉”,不仅使用在土豆等粮食的种植上,而且埃罗的家园、铁锈始祖龙的牢笼,以及土地精的苁蓉,三大丛锯齿荆可是“生命之泉”的使用大户。再加上陨石坚果、桫椤蕉等出自牧树人长老之手的种子,欧阳有些担心“生命之泉”不够用,才放弃就近植树造林,选择跋涉到森林伐木。

    蜜莉恩是第一次碰到“耕种”与“收成”,兴致勃勃地骑着海马多拉艾波从地里跑到仓库,在克拉苏斯长老的指导下学习粮食的存储;或者从红土高坡滑翔到地上,用她最擅长的魔法召唤一阵大雨,滋润干涸的泥土;或者跳到泷江河里,唱着“潮汐诱惑之歌”,让河水中浮出一片鱼头,空中的埃罗趁机投下羽箭与闪电箭,可谓是香多拉最忙碌的一个人。

    霍嘉丝则钻进了红土高坡的窑洞里,与泥土打起了交道。敏克族水貂人是比蒙中出了名的建筑师,与虫族中的安特族白蚁人、鸟族中的保尔族园丁鸟人齐名,是比蒙中最杰出的三大建筑师种族。白蚁人能在最险峻的山上建筑坚固的城堡,园丁鸟人则善于打造能让凤凰落地的美丽园林,而水貂人的“威尼斯水城”则是洛瑟玛上独一无二的建筑特色,享有一座由敏克族建筑大师设计的水城是比蒙中光荣的象征。修筑窑洞与红土高坡除了霍嘉丝,责无旁贷。

    霍嘉丝留在红土高坡,作为魔宠的牛二也留了下来。欧阳原本是想着让香多拉第一号苦力一同去砍柴的,可想到自己带走了全部的战斗人员,没个“牛人”坐镇,还真不放心。戈多荒原可不是别的地方,这里的强盗比牛二身上的牛毛还多,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来戈多荒原打秋风。

    一大一小两名戈隆也是不错的战斗力,但最怕万一来的是刀塔食人魔部落,两个戈隆打不打得过另说,万一这两个家伙调转枪头就出现最坏的情况了。

    欧阳把尘世巨蟒的两颗巨牙交给牛二,一句“二哥,维护香多拉和平,修纂红土高坡的重任就交给你了”,就把牛二的地位从苦力提升为泥水工。

    欧阳这次前往百越森林边沿,伐木是主要目的,但他更想着借此来引出牧树人长老,不为了求助,而是兴师问罪!

    昨晚抵达时,为了筛选过冬的粮食,欧阳特意搞了块试验田,把所有的能种的种子都试了一遍。

    像小麦、稻谷之类常见的农作物不知是不是气候原因,一棵都没有种活,“生命之泉”浇灌下去,冒了一截芽芽儿就干枯了,还没里大嘴那坨牛粪中的野草坚强。

    东南西北四种瓜为首的瓜果,大概因为是没有蜜蜂授粉,光拉出长长的藤蔓,花儿朵朵开了又谢,就是不结果。慢热手从河马人嘴里扯出一根狗尾巴草,捻细后伸入花朵中扫了扫,倒是结出了一个拳头大的小南瓜。走南闯北,经验老到的老土地精举着跟他拳头一样的瓜,总结出是土地营养不够,扎根又不深,根本长不大。这样种瓜还不如种土豆呢。

    牧树人长老给的种子倒是都种出来了,能做食物的只有陨石坚果与桫椤蕉。前者块头够大也够美味,就是每棵量产不多,慢热手猜测大概是不知道隔了多少千年的种子,并不适应现在的气候环境,能够结果就不错了。欧阳有些不信邪,一连十滴“生命之泉”落下,浇出枝叶茂盛的百年古树,却还是个吝惜鬼。桫椤蕉果然不愧史前巨蜥的食物,一排排手臂粗的花皮大蕉齐整整地挂在高高的树上,欧阳摘下一个,用刀切出一块,入口香糯甘甜,味道极佳,却不能当成主食。

    一番试验下来,欧阳脑中的主食选项就剩下土豆这一种时,牧树人长老的种子中最后那个连省略号都不给的种子,长得四四方方,黑不溜秋的,让人怀疑长老是不是老糊涂了,拿了一块石头来充数,再结合其当时语焉不详的样子,欧阳连尝试的心都没了。蜜莉恩却在这“方石块”上浇出了惊喜,一棵玉米耸立在众人面前!

    这株玉米给香多拉一群饿鬼爆米花一样的惊喜!

    牛二举着水晶战锤也够不着的花穗!

    杜恩合抱粗的株杆!

    翠绿的苞尾端,一束茂盛的流苏迎着晚风飘动!

    “擎天柱~”河马诗人已经没了词汇形容这株玉米了,反复吟唱着“擎天柱”,连“契德玛丽亚”这口头禅都忘掉了。

    欧比斯拉奇!欧阳只能用这句话形容当时的心情。

    同样,这句话也很适合现在的心情!

    无论浇多少“生命之泉”下去,那梳着一束马尾辫的玉米苞依旧不见动静,如同先天不足后天营养不良的萝莉的胸部,不见涨!

    试过所有方法后,欧阳不相信一株玉米长了五百年还不结果,这么久,猴子都成精了!

    欧阳能送给牧树人长老的也只有五个字:

    欧比斯拉奇!(..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