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地网天罗最新章节 > 地网天罗最新章节列表 > 第129章 一言点醒梦中人
    这名绿党螳螂人是被吼声给吸引出来的,起初他听到外面吵吵闹闹,还以为是荒原上的强盗又来了,但听到这句带着东片吴侬口音吼出的话,他对外面来人的身份有几分疑惑,就走出来看看了。

    山坡下的阵势让螳螂人吓了一跳,红土高坡前广场,高高矮矮挤满了人!

    身材最为高大,独眼瞄着红土高坡,扣着鼻孔的戈隆,螳螂人还以为强盗来打劫他们,手臂上的骨刀不由得紧了紧。

    几百个獒人牵着一头头从没有见过的巨大飞龙,让螳螂人松开了手臂上的肌肉。难道道格族獒人集体来戈多荒原上当强盗了?

    虽然这个绿党螳螂人在外面流浪了几年,但对比蒙中的事情还是有所了解的。獒人一族因为“谕制”的罪名被关在监狱里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突然有这么一群獒人在冬天里出现在荒原上,也难免让螳螂人有这样的想法。

    当把这一群人都看了一遍,这名绿党族的剑圣疑惑了,彻底对山坡下的这突然出现的一大群人的身份彻底没有了猜测。

    那群人中,人数最多的三个种族中,霍比特人是荒原邻居,鹰身女妖和土地精都是北方的高原上的强盗,现在一同出现在这片红土高坡前。其中还有比尔族棕熊人、匹格族猪头人、豪斯族人马射手等。

    然而,最让螳螂人吃惊的,却是队伍前面的那几个人。

    这支队伍领头的显然是那个长得又矮又胖的,不知道是比蒙还是人类的家伙,围绕着他身旁的几个漂亮的女人也都是不同种族的。

    螳螂人把圆鼓鼓的眼睛瞪得极大:离那个胖子最近的是一名敏克族雪貂女子,身上打扮明显就是一个圣坛祭祀;另一个是一名有着金色头发的人类女子,看她的打扮,居然是一个人类魔法师;第三个女子却让螳螂人感到吃惊,这名女子从白色的发际间露出的居然是两个尖尖的耳朵,她居然是一名精灵。

    在看看围绕着这位四个人的那几个人,绿党螳螂人居然又看到了另外一名精灵和另外一名人类魔法师,旁边还站着一个女巨人。然而最让他吃惊的还是那个牵着一头羽翼飞马的白袍女子,他认得那黑袍的款式和纹路,赫然一位人类修女!

    然而未等他吃惊完,他又看到后面走出一名大汉,从那颗毛茸茸的黑脑袋可以认出这个壮汉是比尔族中最善战的黑熊人,而这名比尔背着的两轮巨大的战斧,居然是帝国为比尔族特制的巨熊吞金战斧,这种以战神的魔宠米莎命名的“米莎咆哮车轮战斧”只有比尔族中最出色的战士才能够拥有。

    这时,那个有着金色头发的女子向他喊话,对方的语气让他看了这个女子一眼,才回答道:“美丽的小姐,还有各位,我是比蒙绿党族的螳螂人莱文,不知道各位来到荒原,来到这片红土高坡有什么事情?”

    “我们是新晋圣坛祭祀的追随者,现在以战争祭祀霍嘉丝的名义,征用此地作为领主府。而你,绿党的莱文,要么归顺,要么离开!”

    打着小雪貂的名义干坏事,蜜莉恩十分乐意。而且在海族公主的认知中,只听闻比蒙水族的昔日威名,与虫族从没打过交道。这个绿党家伙干瘦干瘦的,还没班尼路武士一根胳膊粗,想必也厉害不到哪去。

    “霍嘉丝大人!莱文有礼了!”绿党剑圣完全忽略金发女子的无礼,双手合十,朝队伍中的唯一一名女比蒙稽首行礼。

    欧阳拦下了胡闹的蜜莉恩。既然每一位绿党男子都有剑圣之名,都有教官的身份,那个眼前这位应该也不是简单角色。自己麾下正好缺个教授刀技的!

    欧阳道:“绿党族的莱文先生,你好!我是新晋的圣坛祭祀,灵魂祭祀路凯。这位敏克族的小姐是我的导师,战争祭祀霍嘉丝!我们带着随从来到这里,是因为神庙把泷江河以南的地区分封给我们做为封地。据我的手下说,这片红土高坡是唯一能够居住的地方,现在我们要进驻这片红土高坡。如果你愿意留下,我可以把你原来居住的这个洞**留给阁下,能够有一位绿党剑圣留在我的领地里指导我的士兵,这将是一件十分荣幸的事!”

    莱文一听,走下斜坡,对欧阳与霍嘉丝行了一个礼,恭声道:“霍嘉丝大人,路凯大人,莱文有礼了,对于领主大人的慷慨与仁慈,我替我的导师向你们道谢了!”

    莱文行的礼与比蒙通常看到祭祀行的抱拳礼不一样,而是竖起一个手掌行了一个躬身礼。

    欧阳点了点头,问道:“没想到阁下的导师也在这里。我想,能够教导出一名年轻的‘剑圣’弟子,阁下的导师也应该是一位修行高深的‘剑圣’了。作为领主,我为自己的领地里能够拥有这么一位强大的长者而感到高兴。”

    欧阳盯着莱文那折叠起来的骨刀,隐约可以看到有九个锯齿,所以断定他是一名“剑圣”。

    莱文听到欧阳的赞扬,谦虚道:“领主大人谬赞了,这个世界强者多的去,绿党族中每一名男子都是一名‘剑圣’,莱文也只是勉强及格罢了,没什么值得大人称赞的。不过,大人你误会了一点,我的导师并不是一名剑士,也无‘剑圣’一说。他老人家是一名苦行僧侣,我与几位同族的兄弟在荒原上流浪,有幸得到他老人家指点,便跟随他老人家修行。”

    “苦行僧侣?是职能者吗?”欧阳本想问霍嘉丝,但看她同样不了解的样子,想到自己这个导师一直在一个小村子里长大,对外面的事情了解不多,便转向问别人。

    修女丽莱安听到欧阳的疑问,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她说道:“苦行僧侣的确是一种职能者,也可以说是一种神职者。就跟我是圣廷的修女,伺奉着光明神。你们圣坛祭祀,伺奉着战神一样,苦行僧侣也伺奉着他们信仰的世界。不同的是,无论是圣廷修士,还是你们祭祀,在我们的信仰里,我们的主神就是最强大的。苦行僧侣所信奉的笥葭里并没有‘神’的存在。苦行僧侣的信仰里认为世界有三千,三千世界的众生应该是平等的。在苦行僧侣的认知中,只有这三千世界的中心‘笥葭世界’才真正做到众生平等,所以苦行僧侣信仰‘笥葭’。”

    莱文听了点了点头,“正如这位牧师小姐所说,我们苦行僧侣只是一群追求‘平等世界’的苦行者,希望在我们的修行中能够帮助苦难的人民,帮助他们摆脱苦难的修行者。只是世人并不认同,他们并不接受我们苦行僧侣的教义。苦行僧侣一直以来都没受到公平的待遇,既然我们苦行僧侣本身都没有受到‘平等’,世人又怎么会相信我们呢?所以我的导师带着我们隐居在这个荒无人迹的红土高坡上,希望能在这苦难之地领悟更深层次的笥葭奥妙。没想到今天这里会成为路凯大人的领地,导师他上了年纪,经受不了长途跋涉,特别是在这样的天气,所以我十分感谢领主能够在这里替我们留下一席之地。”

    “不公平待遇?发生了什么事?”欧阳捕捉到莱文与丽莱安脸上的不自然。

    丽莱安苦笑了一下,还是回答道:“是发生了一件很大的事,苦行僧侣信奉的‘平等’与圣廷所奉行的‘神权至上’相冲突。在三百年前,两个教派的矛盾升至最高,发生了冲突,最终人数少的苦行僧侣被圣廷作为‘异端’处决了,现在人类国度根本就没有苦行僧侣的存在,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遇到。”

    莱文同样是苦笑,“从那以后苦行僧侣就过着避世的生活,重新寻找能够让世人接受的方法。”

    这张丑脸上的苦笑,触动了欧阳。避世?一名剑圣要避世?那会不会拒绝传授剑技?

    欧阳抬头看了看那个为枯草掩蔽的洞口,提高了声音,道:“我觉得你们苦行僧侣就是不折不扣的大笨蛋,在这个各族交战的乱世,信奉并推行‘平等’有什么用?对别人有什么帮助吗?你看看别人光明圣廷,他们推行的‘铲除异端’,让人类称霸了潘帕斯草原,建立了一个强大的人类帝国。而你们苦行僧侣就知道跟穷人谈什么‘众生平等’,要他们放下金钱地位,却对他们一点帮助都没有。别人不觉得你们在做白日梦,不把你们当异端才怪!真不知道还留着你们有什么用。你一个好好的比蒙,不去信仰战神,却躲在这里做着‘众生平等’的梦,简直就是浪费粮食,白长了这么一副皮囊。”

    欧阳一席话说完,莱文听得哑口无言,真不知道这个刚才还好好说话的领主大人怎么就突然对他大骂。

    “你说的不错,年轻人,”这时高坡上又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众生平等’的确是一个不切实际的空想,其实这也是我们苦行僧侣对先人的思想的错误理解。比蒙中,有的一出生就是强大的莱恩狮人,有的只是弱小的莱伯特兔人。世上有着处于食物顶端的巨龙,同样有着任人宰割的莎罗兽。其实先人的思想只不过要我们平等看待所有生命,不要妄造杀戮。而我们却是要世人放弃自身优势,要做那地位平等,的确是不折不扣的笨蛋。不过我们苦行僧侣还是有点用的,我们的‘祷言术’是世界上最好的治疗方法,在这个荒凉而强盗横行的荒原上还能够帮助一些生命,至少能够让我这个老家伙找到一些存在感。”

    众人看去,高坡上又出现了三名绿党族螳螂人,还有一个黑黢黢的老头。

    三个螳螂人跟来莱文的打扮大同小异,都是一身简朴的布衣,而那个黑黢黢小老头却让欧阳歪起了眉头。

    老头拄着拐杖站在三个螳螂人面前,尖脑袋,三角獠牙,双关节的四条腿,圆滚滚的腹部。

    脸颊下两支三角獠牙之间,长着两撇长须的嘴巴凝固着经受岁月洗礼的慈祥笑容,十足教孩童认字的孔乙已模样。

    欧阳不禁从卡卡屁股下扯过鲁鲁,举在面前与小老头做比较。

    像,真的很像!

    只要把鲁鲁的脖子拉长,一头鬃毛剃掉,应该就是年轻版的小老头!

    欧比斯拉奇!这是什么怪物!

    众人一看到这对比,不禁面面相觑。

    他是鲁鲁的父亲吗?

    莱文一看到这个老者,马上收拾脸上的情绪,恭敬的行了一个礼,“导师,您怎么也出来了?”

    鲁鲁他爸对莱文笑了笑,道:“出来看看,顺便透透气。没想到这个荒芜人烟的红土高坡突然来了这么多的客人,听到这个年轻人的话,我就忍不住了,没想到今天老朽能够遇到有这样想法的年轻人。”

    欧阳吸了吸鼻子,道:“想必老人家就是莱文的导师吧,小子有礼了!其实你想错了,人有优劣,根本不用谈什么平等。无论什么思想都无法阻止人在发展自身优势,同时又能够清除他们的劣根性。既然人人都是优势与劣性同存的矛盾体,那么谈‘平等’就是傻瓜才干的事。而生命本身,也就是生命而已,光溜溜地来,又光溜溜的去。既有值得尊重的地方,也有它可恶之处,这是相互的。懂得尊敬生命,杀戮自然少了,你们空谈‘众生平等’,还真只是空谈。”

    欧阳轻拍着肚腩,努力将从月神和战神那里得来的东西挤出来。

    老者沉思了一会,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道:“年轻人,或许先人想表达的东西正如你所说的,只是我们后人理解错误了,才造成那一番杀戮。”

    欧阳笑了笑,有点捉撮地看着这个老者,道:“长老,你又错了。这并不是我的想法,只是我偶尔看到而已。只要活着,总会有用自己的双手蔑视生命的时候。另外,我不是这里的客人,而是这里的主人!从今天开始,我就是这片土地的领主!”

    老者看到欧阳的笑容,才明白这个胖子在捉弄自己。他顿了顿手中的拐杖,然后才对着他信仰的“笥葭”行了一个礼道:“小子,你的话让我生气了。看来老朽的修行还不够啊。”

    欧阳看他的样子,笑道:“长老,你信仰笥葭,而我则是战神的地上行者,你觉得我们的想法能够一样吗?哈哈,小子开个玩笑,你老看看我身边的人,有信奉战神的比蒙祭祀,有信仰月神的精灵与埃罗,有信仰光明神的人类牧师,有信仰雷神的维库人,还有信仰海神的人鱼,甚至还有一个不相信神的魔法。,长老,再加上你所信仰的笥葭,我相信在我领地里,所有的信仰都能够找到一个共通点。因为我是个什么都相信的人,我已经看到那个共通点。实力能够带来一切!”

    他的话顿时惹来了身边的三个女子的怒视,同时喊了一声“路凯”,三只手也同时落在他背后的肥肉上,他的肥肉挺好下手,但也不那么容易被拧疼。

    这个家伙身为“月神使者”,获得海神的最高祝福“双宿**结界”,同时又是战神钦点的“天生灵魂歌者”,却在这里大言不惭地说什么都不相信。

    老者听了,同样露出一个捉弄人的笑容:“小子,你也弄错了一件事。在成为苦行僧侣之前,我也信奉着另外一名神祗,‘强大的实力与拳头可以蔑视一切蝼蚁’是我年轻时的格言!‘手握日月摘星辰,世间无我这般人’是我少年的追求!‘人生真是寂寞如雪’是我后来的情怀!”

    “那么‘我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一老一少,相视一笑,只不过一个中气十足,一个缺牙漏风,但同样狂妄。

    一个,阅尽人生百态,何妨聊发少年狂?

    一个,当是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

    生命伊始,生老病死,阴谋诡计,入土为安。你有你智慧,我有我力量,你能报与桃花一处开,我便会当击水三千里!

    一路稻香谁是主,红蜻蛉伴绿螳螂!正如传道绿党学徒一样,老僧侣这张翅静立风中的红蜻蛉,于未言处点开了潜伏着收紧双臂的肥螳螂的心结。

    王子虎躯一震,把我抖落尘埃,又如何?

    世界是个色彩斑斓的花园,我手中一张蛛网,定能谱出一曲沧海笑!(..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