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绝美女神爱上我最新章节 > 绝美女神爱上我最新章节列表 > 第180章 :我陆汉三又回来了!

第180章 :我陆汉三又回来了!

作品:绝美女神爱上我 作者:温酒煮浣熊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陆羽强忍着,才没把王玄策一脚踹下车。龙|坛|书|网w w w. longtan shuw .com

    王玄策嘿嘿一笑:“对了,你刚才真想要了段天狼的命?”

    陆羽反问,“真想知道?”

    王玄策点点头。

    “假的。我又不是二傻子,杀了段天狼,除了解气有个屁作用,还无端给自己惹一身骚,我是做给江依依那娘们儿看得。”陆羽解释道。

    “那……”

    “你懂的。”陆羽笑道。

    王玄策多聪明的脑袋,笑道:“阿瞒,你这么试探撩拨江依依那娘们儿,不怕她跟你翻脸?”

    “不怕。”陆羽摇摇头,“熊子绥了,段天狼毁了。这位江大小姐这几年的投资,全在小爷手里化作一泡屎尿向东流。她除了不遗余力的投资我,哪里还有别的选择?”

    王玄策叹了口气,“小师弟哟,你要是能一直赢下去,还真能将这娘们儿给吃干抹净,就怕哪天你输了一把,这娘们儿倒过来跟你算总账。”

    “师兄,我虽然没你长得帅,但要说怎么对付娘们儿,你还真不如我。瞧着吧,我不会给她这个机会。”陆羽自信满满地说道。

    “怎么说?”

    “江依依这种婆娘,你把她当观音菩萨供着,天天奴颜婢膝小狗一样在她跟前摇尾巴,她反而不会拿你当回事儿。反过来你表现的越强势,她就越舍得在你身上下重注。你信不信哪天只要我把吴天南那条老狗的脑袋割了,我把她霸王硬上弓她都不会有意见。”

    “霸王硬上弓呀,这个我喜欢。什么时候动手,师兄我给你把风。”王玄策嘿嘿笑道。

    “去你的。”

    陆羽白了王玄策一眼,“师兄你的路子都太狂野,不太适合我。我走的是险棋,哪一步走错了都绝对没有活路,咱们师兄弟得一直赢下去才行。”

    “那就一直赢下去。”

    “师哥,我要是输了,你会不会丢下我跑路?就跟当年你丢下二师兄跑路一样。”陆羽突然问道。

    突然就安静了。

    王玄策表情古怪,重重喘着气,蓦地眼眶一红,揉了揉脸颊。

    “当年我丢下凤年跑路,这事儿叶青竹估计得怨恨我一辈子。但老子王玄策不是个贪生怕死的怂货,只是当年陈师找我谈了一宿,他李凤年是可以杀身成仁,但我王玄策不能。他选择做了英雄,我就只能做那个忍辱负重苟且偷生的狗熊。要不没了老子,先在谁来帮你摆这盘棋?”

    “师兄……你也不容易。”陆羽叹了口气。

    “阿瞒,现在你没有退路,我也没有。你放心,这次你师哥我绝对不跑路。”

    陆羽笑了笑沉声道:“跑路倒是不至于。罗少卿跑了,不过已经吓破了胆。段天狼和陈琅琊都算是废掉了,眼目前就剩下一个吴天南,解决了这条老狗,这江海的江湖不说由我们说了算,占据个一隅江山还是没问题的。”

    “看你的样子,胸有成竹?”王玄策试探着问。

    “谈不上。只是有了些眉目。李景略你知道吧,我搭上了他的路子,这个机会还得让他给我。”

    王玄策说道:“李景略……他不是吴天南的拜把子兄弟么。这两人都是外来户,当年一起来的江海,一个从商一个从政,互相都握着对方的把柄。这几年李景略倒是混得风生水起上了台面,吴天南书读少了,越混越回去了。看来李景略是打算卸磨杀驴了,有意思。”

    “师兄,还是你的路子野。我不傻,就怕这是一个套。这不是还笃不定,要师兄帮着拿一下主意。”

    王玄策沉思片刻,直接说道:“阿瞒,这事儿可以做。李景略是真想要吴天南的命。”

    陆羽沉声道:“就怕他先跟吴天南玩一手卸磨杀驴,再跟我玩一手同样的把式。眼目前我这小胳膊小腿,可玩不起。”

    王玄策解释道:“那倒是还不至于,李景略这个人是有政治野心的,他现在这个当口想抛弃吴天南,就是不想以后被谁拿住把柄。但他们这种大人物,外面没个有狠手腕的人帮他干一些脏活儿累活儿,可撑不了那么大的台面。就算要卸你磨,杀你这头驴,也不是现在。”

    “这样我就放心了。”陆羽点点头。

    最近这些事儿千丝万缕,错综复杂,他哪怕走错一步下面都是万丈深渊,全是一个人小心翼翼走着的,现在身边多了个王玄策帮他出谋划策,相对而言,轻松了不少。

    “阿瞒,那今晚就先这样,师兄我去送送那杀猪的,全凭一张嘴把他从山西忽悠来,咱现在也没一个亿给他,但好听话总得说几句不是?”王玄策正色道。

    陆羽点点头,应有之意,想了想,“要不我跟你一起去?”

    “那不行,咱哥俩儿有一个人低三下气就够了。要比不要脸,你还真不如我。”王玄策嘿嘿一笑。

    陆羽突然鼻子一酸,挺感动。

    王玄策又说道:“对了,带钱没?”

    “干嘛?”

    王玄策说道:“报销呀。待会儿还要请那杀猪的吃一顿酒,指不定还得帮他叫小姐,那家伙你别看他是个杀猪的,台面高着呢,喜欢玩儿什么扬州瘦马,就几万块一晚那种。明天还得给他买回家的机票。现在咱俩你是台面,我不找你要钱问谁要去?”

    陆羽擦了擦汗。

    心里那点感动顿时烟消云散。

    心不甘情不愿的掏出夏晚秋给他的那种黑卡。

    “拿来吧!”

    将陆羽恋恋不舍的样子,王玄策一把将卡拽进了手里,哈哈大笑:“哇哈哈,发财啦。今晚老子的扬州瘦马都有着落了。”

    接着趁着陆羽还没反抢过去,打开车门就下车,屁颠屁颠就没影了。

    陆羽嗔目结舌,喃声道:“妈拉个巴子,我怎么觉着自己是被抢劫了?”

    好不容易卖萌撒娇出卖肉体和灵魂从夏晚秋那里骗了张卡,一转眼就被王玄策给骗了过去。

    得勒,小资产阶级顷刻之间又变成了贫下中农,陆羽同志,路漫漫其修远兮,你还得继续奋斗哇。

    他刚才跟一众刀客对刀,受了些轻伤,不算严重,但不处理也不行,回家的话这伤口也没法处理,想了想,半夜三更跑去敲开了一个大姑娘的门。

    叶青竹穿着睡衣,满脸怒意地看着眼前这个满身血腥味的家伙。

    陆羽嘿嘿一笑:“叶姐姐,见到你真高兴,我陆汉三又回来了。”

    …………

    …………
推荐阅读: 都市奇缘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村长的艳福生活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青春性事: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