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绝美女神爱上我最新章节 > 绝美女神爱上我最新章节列表 > 第104章 :一般不记仇
    陆羽不是一个惯于低三下气的人。龙|坛|书|网w w w. longtan shuw .com

    王玄策这种乞丐套装出场的他不会不尊重,张大标这种满脸都写着“老子有钱、老子非常非常有钱”的大土豪他也不会去刻意迎逢。

    尊重每一个人,也希望每一个人尊重他。

    现在——

    张大标就很不尊重他。

    若在以前,陆羽会一脚将这死胖子踹翻在地,将他的肥脸按在桌子上,教教他什么叫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尊重。

    但他并没有这么做。

    除了解气之外,起不了任何作用。

    反而会误了夏晚秋的事。

    张大标当然有瞧不起他的底气。

    多大一老板,已经完全不需要在乎他陆羽是哪根葱或者哪根蒜苗。

    无比尴尬的氛围中,陆羽眯起了眼睛。

    脸面这个东西,不是别人给的,而是自己挣得。

    “张总,我不是什么东西,我是一个人,跟你一样,就是比你瘦一些。”陆羽浅笑道。

    “夏总,这个年轻人说话挺冲的呀,他能代表你们苏氏集团?”张大标脸色一冷。

    苏少邦说道:“张总,您别动怒,他能代表个屁,就是一吃我倾城侄女儿软饭的不入流货色。”

    陆羽没有动怒。

    至少表面上没有。

    任尔狂风骤雨,我自岿然不动。

    夏晚秋说道:“苏少邦,说话稍微注意一些分寸,陆羽现在代表的是我,如果你觉得我夏晚秋是个不入流的货色,那他就是。如果你觉得我夏晚秋说话还有点分量,那就请你给陆羽道歉。”

    “你……”苏少邦盯着夏晚秋,脸色有些难看。

    都是集团的副总,但论话语权和手上的权柄,他跟夏晚秋不在一个层次。

    他不敢惹夏晚秋。

    只是没想到夏晚秋居然会为了陆羽这般出头。

    夏晚秋目光冰冷,盯着苏少邦,一动不动。

    不容置喙的强硬姿态。

    苏少邦终究还是低下了头,说道:“陆羽,不好意思,是二叔我唐突了,我跟你道歉。”

    陆羽仍旧保持微笑。

    小人尔。

    张大标道:“有点意思,年轻人,你真要代替夏总跟我喝酒?”

    陆羽点了点头:“张总,您远来是客。我就代替夏姨尽一下地主之谊。这酒,咱必须得喝,还得把张总您喝高兴了,这么着吧,您一杯,我三杯。张总不喊停,咱就一直喝。”

    夏晚秋给他撑了场面,他就不能给夏晚秋丢人。

    张大标这种老酒棍,当然不会被陆羽吓住,拍了拍手:“给老子上酒,最好的茅台,全部算我账上,我要跟这位小兄弟好好喝一喝。”

    十分钟后。

    桌上摆了足足十瓶一斤装的茅台,50年的陈酒,53度,价格两万多一瓶,对张大标这种人来说,小钱。

    “请。”张大标摆了摆手,笑得如弥勒佛一般。

    其他几个人都面露嘲讽的看着陆羽。

    强出头?

    还你三杯我一杯。

    张大标得把这小家伙喝到医院去。

    “陆羽……”夏晚秋拉了拉陆羽胳膊。

    陆羽摇摇头,示意夏晚秋不必多说。

    开了一瓶,没有用杯子,直接就开喝,鲸吞牛饮。

    他酒量不好,但不代表他不能喝。

    这世界上有种东西叫“先天内劲”,不仅可以用来杀人,也可以用来压制酒气。

    他体内的“先天内劲”虽然不多,但用在酒场上,也堪堪够用。

    大概五分钟,陆羽面前摆了足足三个空瓶。

    而他面不改色,笑道:“张总,到您了。”

    张大标脸色变得极为古怪。

    他不是没见过能喝的,但这么直接干三斤的,还真没见过。

    他酒量好,但这个好是相对的,换算成这种高浓度的白酒,一斤半就是极限。

    骑虎难下,他也不能不喝,只得打开一瓶,不愿输了气势,学着陆羽灌,一瓶酒喝了足足七八分钟才喝完,酒意上涌,差点就吐了,强撑着没吐,只是脸色涨红如猪肝。

    “张总,不知道您尽兴没?”陆羽不清不淡地问。

    张大标死死盯着陆羽,没有说话。

    没法说话,一说话,他铁定会吐。

    “看来是没尽兴了,再来。”陆羽笑了笑,又拿起一瓶,拔出酒塞,继续喝。

    咕噜咕噜,鲸吞牛饮。

    五分钟后,又是三瓶酒下肚,喝得肚皮都鼓了起来。

    “张总,到您了。”陆羽依旧面不改色。

    张大标彻底吓住了。

    前阵子看新闻,是听说有个小女孩能把酒当水喝,一口气能喝七八瓶白酒不醉,不过这种人一千万中也不定有一个吧?

    难不成这个年轻人也是这样的人物?

    喝?

    喝他大爷,一瓶白酒就是他的极限了,他又不想进医院。

    “神经病。”张大标看着陆羽,怔怔半响,就吐出这么三个字。

    陆羽浅笑道:“看来张总这是尽兴了,那我这地主之谊也算尽到了吧。没关系,下次张总还想喝,找我就是。”

    酒桌上,七八个中年男人面面相觑,相顾无言。

    酒仙这两个字儿谁都认识,但今儿总算是见到真人了。

    不服不行。

    ……

    半个小时后。

    因为陆羽六瓶白酒下肚还面不改色的壮举震慑住了在场所有人,这酒也就没能再喝下去了,夏晚秋扶着陆羽出了会场,到了地下停车场,陆羽找个角落蹲了下来,哇的一声就吐了出来。

    酒仙,屁的酒仙。

    “先天内劲”能压制住酒意,但不能解酒,他不吐才有鬼。

    吐得稀里哗啦,差点把胆汁都吐出来,脸色发青,极为难看。

    夏晚秋递给他一瓶水漱口,眼神复杂难言。

    陆羽好一会儿才调整过来,微微皱着眉头。

    夏晚秋说道:“心里苦么?”

    “不苦。”陆羽笑了笑,笑容如大雪覆没荒原般干净。

    “不委屈?”

    陆羽笑道:“说不委屈那是骗人的,但我这人不记仇,知道为啥不?”

    “为什么?”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而小爷我报仇,从早到晚。”

    他眯起眼睛,盯着同样进入停车场的几个人。

    张大标为首,还有几个保镖。

    因为灯光和角度的缘故,陆羽和夏晚秋可以发现他们,他们却不会发现陆羽跟夏晚秋。

    这胖子一口气灌了一斤白酒,他可不像陆羽那种能用“先天内劲”作弊,同样吐得不行。

    “喂,你可别乱来。你把他扁了,夏姨这生意可就黄了。”夏晚秋说道。

    “放心,我保证他不会认出我。”陆羽扯出一个笑容,打开了车子的后备箱,饲料口袋装着的军大衣和解放牌胶鞋就在里面。

    大概五分钟后。

    换完衣服的陆羽出现在夏晚秋面前,脸上蒙着一张布,冲着夏晚秋眨了眨眼睛,然后往还在吐的张大标走去。

    …………

    …………
推荐阅读: 都市奇缘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村长的艳福生活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青春性事: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