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绝美女神爱上我最新章节 > 绝美女神爱上我最新章节列表 > 第21章 :禽兽不如
    对任何一个有身份证的成年人来说,开房都没什么大不了的。∈↗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但如果这是一个倾国倾城的大美女跟你说的话——

    这一瞬间,陆羽心都漏跳了两拍。

    “老婆……这……是不是有点太快了……”

    陆羽老脸一红,下意识搓着手。

    小表情三分害羞三分腼腆,剩下的全他妈是期待。

    “姓陆的,开两间,你睡你的,我睡我的!”苏倾城没好气道,忍不住哆嗦,都要冷死了。

    “那多浪费钱,咱俩挤挤吧,我不介意……”

    “姓陆的,你诚心要把我冷死吧?”苏倾城委屈的,都快哭了。

    陆羽不再废话,抱着苏倾城就走。

    “喂,放我下来!”

    “老婆,你腿上还有伤……”

    “唔……”

    苏倾城小脸又红了。

    ……

    两人很快就到了一家酒店。

    俱是衣服湿透,到了前台。

    苏倾城一边打喷嚏,一边拿出信用卡,说开两个单间。

    前台狐疑地看着两人。

    江海初春,晚上真不是一般冷,这两人在玩什么,湿身诱惑?

    这也太会玩了吧。

    “对不起小姐,我们酒店只剩下一个单间了。”前台不好意思的说,脸上挂着职业化微笑。

    “额……”

    苏倾城一阵纠结。

    冷的要死,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那就一间吧,给我们熬点姜汤。”陆羽笑道。

    苏倾城小脸一红,踢了陆羽一脚,说那怎么行……

    “放心吧,只要你不对我动手动脚,我保证不对你动手动脚。”陆羽正色道。

    很快到了房间。

    苏倾城冷得不行,立马躲进浴室洗澡去了,洗完澡裹着浴巾出来,发现陆羽这家伙已经脱了。

    她脸颊更红了:“喂……”

    “老婆,我也很冷的好不好……”陆羽无奈道。

    “活该……”

    陆羽白了她一眼,转身去浴室洗澡,接着裹着浴巾出来,发现苏倾城已经躲到被窝里去了,身体瑟瑟发抖,脸颊微白。

    陆羽见她气色不对,连忙摸摸她的额头,好家伙,滚烫的可怕。

    这时候服务员把姜汤送来了,陆羽连忙喂苏倾城喝。

    苏倾城喝了一口,蹙着眉头,说烫……眼神委屈,柔柔弱弱的样子,如一只怯弱的小鹿。

    “老婆,对不起啦。”

    陆羽无比温柔地帮她把姜汤吹凉,一口一口喂她。

    苏倾城看着这家伙无比温柔的样子,心里突然觉得有些温暖。

    女强人,其实不是那么好做。

    她妈妈早死,跟父亲关系又不好,这两年独自在外打拼,一女孩子,难免会有生病时候,都是一个人挨过来的,哪里被这么细致温柔照顾过?

    虽然——

    她这次发烧全拜这家伙所赐。

    心里还是有些小感动。

    喝完姜汤,她情况并不见好,身体愈发滚烫,意识都有些模糊。

    “老婆,我送你去医院吧。”

    “喂……我们这个样子,怎么去医院?”苏倾城无比虚弱。

    两人衣服全是湿的,难不成裹着浴巾去?

    “这……老婆,你要是信我,那我帮你按摩按摩吧,发发汗就退烧了。”陆羽正色道。

    “按摩?”苏倾城心里一紧,“怎……怎么按摩?”

    “就是刺激身体的一些穴位,让你出汗呀,只是……需要脱掉衣服……我才好认穴位……”

    “喂……那……那怎么行!”

    “怎么不行,我又不是没看过……”

    “额……”

    苏倾城小脸更红了。

    也不知道是发烧红的还是羞怯。

    她闭上眼眸,细长睫毛微微颤抖,脸薄如她,自然不会再说话了。

    陆羽深吸一口气,拉开她身上的被褥,颀长手指微微颤抖,解开她的睡袍。

    暖色灯光下,露出肌肤如雪,说是造物天赐也不为过。

    震撼。

    动人心魄。

    在陆羽记忆中能比拟的景象,大抵是第一年进山的那个暮春。

    大地回暖,冰雪消融,万物复苏。

    彷如一夜之间,山花就开始烂漫。

    推开门,或白皙、或嫣红的山花蔓延进了眼瞳。

    自然的壮丽之美,生命的奇迹之美。

    那个场景,让陆羽第一次爱上了大山。

    而眼前这个场景,则让陆羽第一次爱上了一个女人的身体。

    陆羽深吸一口气,压制心中旖旎,开始给她按摩。

    中医观点,发烧就是外感风邪。

    陆羽跟学究天人的陈道藏学了三年,上下九流旁门左道的手艺都有涉猎,深谙医理。

    最先需要刺激的穴位,叫风池穴。

    胸锁乳突肌与斜方肌上端之间的凹陷处就是。

    ……

    良久。

    苏倾城喘着粗气,睁开了眼睛。

    眼眸里蕴着水汽,脸颊带着诱人的红。

    “行了,好好休息吧,睡一觉,明天什么都好了。”陆羽正色道。

    “那……你睡哪里?”

    “沙发。”

    衣柜中只翻出一床薄毛毯,关上灯,陆羽躺着便睡。

    黑暗中。

    苏倾城悠悠吐了口气。

    其实她刚才已经决定了,如果这家伙要求的话,大不了就挤挤咯,只要他不动手动脚就行。

    不过他提都不提,她总不能主动提吧?

    那她成什么样的女人了?

    这姑娘估摸也是累了,很快就睡着了。

    陆羽在沙发上躺着,端着烟灰缸,关上灯,静静抽着烟,望着灯火辉煌的外滩,怔怔出神。

    天人交战的某人抽完倒数第二根烟,望了眼大床方向,模糊朦胧却玲珑有致的身躯,唉声叹气道:“妈蛋,刘家沟那些个小媳妇儿、俏寡妇要知道了,不得把老子笑死了,别说禽兽了,老子连禽兽都不如。”

    “噗……”

    苏倾城没忍住,所以她笑了,笑得很欢畅。

    第一次觉得,其实这位陆小爷,挺可爱。

    “你再笑,再笑我就跟你大战三百回合。”陆羽老脸一红,眯着眼,暗含杀气。

    苏倾城不敢笑了,说道:“我知道你不会啦,你陆爷顶天立地,还能欺负我一弱女子?”

    “傻妞。”陆羽没好气吐出两个字。

    掐灭烟头,睡觉。

    其实挺好。

    禽兽不如就禽兽不如咯。

    喝了酒就上床,太像一夜情了,幼稚,肮脏,庸俗!

    老子就是有崇高道德品质和个人修养,怎么滴吧。

    …………

    …………对任何一个有身份证的成年人来说,开房都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如果这是一个倾国倾城的大美女跟你说的话——

    这一瞬间,陆羽心都漏跳了两拍。

    “老婆……这……是不是有点太快了……”

    陆羽老脸一红,下意识搓着手。

    小表情三分害羞三分腼腆,剩下的全他妈是期待。

    “姓陆的,开两间,你睡你的,我睡我的!”苏倾城没好气道,忍不住哆嗦,都要冷死了。

    “那多浪费钱,咱俩挤挤吧,我不介意……”

    “姓陆的,你诚心要把我冷死吧?”苏倾城委屈的,都快哭了。

    陆羽不再废话,抱着苏倾城就走。

    “喂,放我下来!”

    “老婆,你腿上还有伤……”

    “唔……”

    苏倾城小脸又红了。

    ……

    两人很快就到了一家酒店。

    俱是衣服湿透,到了前台。

    苏倾城一边打喷嚏,一边拿出信用卡,说开两个单间。

    前台狐疑地看着两人。

    江海初春,晚上真不是一般冷,这两人在玩什么,湿身诱惑?

    这也太会玩了吧。

    “对不起小姐,我们酒店只剩下一个单间了。”前台不好意思的说,脸上挂着职业化微笑。

    “额……”

    苏倾城一阵纠结。

    冷的要死,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那就一间吧,给我们熬点姜汤。”陆羽笑道。

    苏倾城小脸一红,踢了陆羽一脚,说那怎么行……

    “放心吧,只要你不对我动手动脚,我保证不对你动手动脚。”陆羽正色道。

    很快到了房间。

    苏倾城冷得不行,立马躲进浴室洗澡去了,洗完澡裹着浴巾出来,发现陆羽这家伙已经脱了。

    她脸颊更红了:“喂……”

    “老婆,我也很冷的好不好……”陆羽无奈道。

    “活该……”

    陆羽白了她一眼,转身去浴室洗澡,接着裹着浴巾出来,发现苏倾城已经躲到被窝里去了,身体瑟瑟发抖,脸颊微白。

    陆羽见她气色不对,连忙摸摸她的额头,好家伙,滚烫的可怕。

    这时候服务员把姜汤送来了,陆羽连忙喂苏倾城喝。

    苏倾城喝了一口,蹙着眉头,说烫……眼神委屈,柔柔弱弱的样子,如一只怯弱的小鹿。

    “老婆,对不起啦。”

    陆羽无比温柔地帮她把姜汤吹凉,一口一口喂她。

    苏倾城看着这家伙无比温柔的样子,心里突然觉得有些温暖。

    女强人,其实不是那么好做。

    她妈妈早死,跟父亲关系又不好,这两年独自在外打拼,一女孩子,难免会有生病时候,都是一个人挨过来的,哪里被这么细致温柔照顾过?

    虽然——

    她这次发烧全拜这家伙所赐。

    心里还是有些小感动。

    喝完姜汤,她情况并不见好,身体愈发滚烫,意识都有些模糊。

    “老婆,我送你去医院吧。”

    “喂……我们这个样子,怎么去医院?”苏倾城无比虚弱。

    两人衣服全是湿的,难不成裹着浴巾去?

    “这……老婆,你要是信我,那我帮你按摩按摩吧,发发汗就退烧了。”陆羽正色道。

    “按摩?”苏倾城心里一紧,“怎……怎么按摩?”

    “就是刺激身体的一些穴位,让你出汗呀,只是……需要脱掉衣服……我才好认穴位……”

    “喂……那……那怎么行!”

    “怎么不行,我又不是没看过……”

    “额……”

    苏倾城小脸更红了。

    也不知道是发烧红的还是羞怯。

    她闭上眼眸,细长睫毛微微颤抖,脸薄如她,自然不会再说话了。

    陆羽深吸一口气,拉开她身上的被褥,颀长手指微微颤抖,解开她的睡袍。

    暖色灯光下,露出肌肤如雪,说是造物天赐也不为过。

    震撼。

    动人心魄。

    在陆羽记忆中能比拟的景象,大抵是第一年进山的那个暮春。

    大地回暖,冰雪消融,万物复苏。

    彷如一夜之间,山花就开始烂漫。

    推开门,或白皙、或嫣红的山花蔓延进了眼瞳。

    自然的壮丽之美,生命的奇迹之美。

    那个场景,让陆羽第一次爱上了大山。

    而眼前这个场景,则让陆羽第一次爱上了一个女人的身体。

    陆羽深吸一口气,压制心中旖旎,开始给她按摩。

    中医观点,发烧就是外感风邪。

    陆羽跟学究天人的陈道藏学了三年,上下九流旁门左道的手艺都有涉猎,深谙医理。

    最先需要刺激的穴位,叫风池穴。

    胸锁乳突肌与斜方肌上端之间的凹陷处就是。

    ……

    良久。

    苏倾城喘着粗气,睁开了眼睛。

    眼眸里蕴着水汽,脸颊带着诱人的红。

    “行了,好好休息吧,睡一觉,明天什么都好了。”陆羽正色道。

    “那……你睡哪里?”

    “沙发。”

    衣柜中只翻出一床薄毛毯,关上灯,陆羽躺着便睡。

    黑暗中。

    苏倾城悠悠吐了口气。

    其实她刚才已经决定了,如果这家伙要求的话,大不了就挤挤咯,只要他不动手动脚就行。

    不过他提都不提,她总不能主动提吧?

    那她成什么样的女人了?

    这姑娘估摸也是累了,很快就睡着了。

    陆羽在沙发上躺着,端着烟灰缸,关上灯,静静抽着烟,望着灯火辉煌的外滩,怔怔出神。

    天人交战的某人抽完倒数第二根烟,望了眼大床方向,模糊朦胧却玲珑有致的身躯,唉声叹气道:“妈蛋,刘家沟那些个小媳妇儿、俏寡妇要知道了,不得把老子笑死了,别说禽兽了,老子连禽兽都不如。”

    “噗……”

    苏倾城没忍住,所以她笑了,笑得很欢畅。

    第一次觉得,其实这位陆小爷,挺可爱。

    “你再笑,再笑我就跟你大战三百回合。”陆羽老脸一红,眯着眼,暗含杀气。

    苏倾城不敢笑了,说道:“我知道你不会啦,你陆爷顶天立地,还能欺负我一弱女子?”

    “傻妞。”陆羽没好气吐出两个字。

    掐灭烟头,睡觉。

    其实挺好。

    禽兽不如就禽兽不如咯。

    喝了酒就上床,太像一夜情了,幼稚,肮脏,庸俗!

    老子就是有崇高道德品质和个人修养,怎么滴吧。

    …………

    …………
推荐阅读: 都市奇缘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村长的艳福生活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青春性事: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