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朕谋最新章节 > 朕谋最新章节列表 > 第119章 木材银子等价交换

第119章 木材银子等价交换

作品:朕谋 作者:以天之名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扈三娘英姿依旧,身材健美,持久耐战。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潘金莲风流如昨,千娇百媚,吃人不吐骨头。

    与这二人酣战,简直是把自己往火坑推啊!

    也幸好是刘射天,有九阳真气护体,旁人非得被糟蹋了不可。

    刘射天坐在堂上,睡眼朦胧,两个黑眼圈如同一副墨镜,无精打采的样子。

    一夜风流,一夜不眠,能在女人堆里站起来的,千古唯一了吧!

    扈三娘和潘金莲一左一右分坐他腿上,许是刚经历灌溉的缘故,甚是娇艳,如两朵绽放的水仙,把堂下众人馋的直流口水。

    “有本启奏,无本退朝。”刘射天懒散地说。

    “大师,自从二位夫人到来后,你已经三天没主持开会了。我不是责怪您误了正事,怕您身体吃不消啊。眼下大战在即,少了你我们可怎么办?”高俅说。

    “你奶奶个腿的,你这是嫉妒。有好多人向我汇报,你看我马子的眼神都不对,是不是心怀不轨?”

    “大师饶命,我可没这个胆量啊!”高俅扑通一声跪在了堂下。

    “姑且念你初犯,给你个小小的教训算了。”

    刘射天一个眼神,小钻风、灰狼和野猪上前,摁住高俅就是一通暴揍,打得那叫一个惨烈,就差把命要了。

    高俅被抬走时,已经奄奄一息。

    这才叫小小的教训,大大的教训还了得?想想都瘆得慌。

    众人简直不忍直视。

    灰狼被扈三娘绑在半路,次日便逃了回来,他是妖精,山林中野兽哪敢动他。

    “谁还有事?”刘射天问。

    众人皆低下了头。

    “大师,咱们近来募集了不少军队,眼下粮饷吃紧,恐怕熬不到宋江打来啊!”魏征说。

    刘射天沉默了。

    这个银子的问题,大家的吃喝拉撒,一直是他最头疼的。

    “就这也叫事?”扈三娘轻蔑一笑,“隔壁有座金山,多少金银财宝都能挖来。”

    刘射天恍然大悟,狠狠嘬了一口她的面颊,喜道:“美人说得对,我怎么把这档子事给忘了。石头村富可敌镇,要啥没有?我和那曹雪芹还是老相识,借点银子还是不成问题的。放心,这件事交给我来办,肯定不让兄弟们跟我受罪。”

    他又吩咐道:“小钻风,点齐一百猛士,带上二十辆大车,跟我去石头村拉银子,咱们即刻出发。”

    军队集合完毕,浩浩荡荡地上路了。

    扈三娘和潘金莲也跟在刘射天左右。

    他本来不想让她们去的,因为他在石头村也沾惹了不少花花草草,这要是碰在一起还不得打起来。刘射天拗不过二人,只得让她们女扮男装跟着。

    他还跟她们约法三章:不能随便暴露身份;不能阻止他为了大业牺牲身体;不能无理取闹。

    将近石头村,刘射天喊停了军队,让大家集体砍树,装满二十个大车。

    “大哥,这是为何?”小钻风不解。

    “咱们就这样拉着二十个空车去装银子,不拿点物品交换,你认为合适吗?”刘射天反问道。

    小钻风恍然大悟,于是赶快带人伐树装车。

    二十辆大车装满后,队伍继续前行。

    傍晚时分抵达石头村西门外。

    但听得是西天取经的高僧到访,村长曹雪芹率人紧急出来相迎。

    “这不是吃屎天下第一的刘射天吗?怎么成取经人了。”贾氏族长贾赦哈哈大笑。

    众人跟着大笑。

    啪!

    扈三娘甩手就是一鞭打中了他的嘴,“你算什么东西,敢侮辱上差!”

    贾赦捂着嘴嗷嗷叫,鲜血直往指缝外喷。

    “贾赦不懂礼貌,大师见谅。”曹雪芹连连赔礼说。

    刘射天被迎进城去,进了石头村办事处,与曹雪芹同坐高位。

    都说石头村富有,果不其然,从城门到办事处,给人整个感觉仿佛是进了皇城一般,威武大气,富丽堂皇。

    “大师西天取经,造福我四方镇,辛苦了。”曹雪芹说。

    “不辛苦,不辛苦,为了四方镇之崛起而取经,我辈中人应当做的。”刘射天说。

    这时,一个妖娆的身姿翩翩而来。

    王熙凤端茶杯呈给了刘射天,莞尔一笑,“大师请用茶。”

    多日不见,这女人又风骚了几许,刘射天都看得呆了。

    “大师,凤姐是我们石头村会计,你上次见过的。”曹雪芹说。

    “哦,对对对,见过,见过。”刘射天笑盈盈地接过了茶杯,并趁机握住了她的手,抛去一个挑逗的眼神。

    他忽然察觉到身旁两双锐利的眼神盯着自己,忙松开了手。

    “大师不如就在我这多住些时日,也好让我尽地主之谊。”曹雪芹说。

    “曹村长见外了,其实我此次途经宝地一来是想顺道看看我的老哥哥你,二来是想跟你做笔交易。”

    “多谢大师还记着老朽。但不知大师指的交易是什么?”

    “听说石头村缺木材,我专门从西域拉了一车上好的雪山木过来。”

    “大师,你这消息从哪儿得来的,我们这根本就不缺木材啊。”

    “不管你缺不缺吧,反正我都已经拉来了,你总不能让我再拉回去吧?”刘射天又说:“老哥,你就帮帮忙吧,不然这事就算我答应,我手下这百十号兄弟也不会答应的。”

    “对,不答应。”小钻风附和道。

    门外百十人齐声应道:“不答应!”

    这分明就是强买强卖,哪有公平可言。说得不好听点,直接就是敲诈勒索。

    “好吧好吧,既然你都拉来了,我就收了吧!大师想卖个什么价位?”曹雪芹问。

    “二十车木材,换二十车金子吧!”

    刘射天话一出口,且不说曹雪芹及四大族长,连他自己带来的人都震惊了。

    一旁扮作侍卫的扈三娘和潘金莲更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大师,这个价位有点……”曹雪芹欲言又止。

    木材金子等价交换,这价位没法谈。

    说白了,就是抢劫。

    “如来镇长器重,能选我做取经人,说明我还是个通情达理的人。所以这价钱还可以谈,你们不要有什么压力。”刘射天又一本正经道:“千万不要给我面子,你们给我面子那就是瞧不起我,瞧不起我这生意没法做。”

    曹雪芹苦笑着,连声应声,“大师稍等,容我等去后堂商议一下。”

    “这天马上就黑了,你们最好谈快点,如果谈不拢这晚饭咱也别吃了。”

    刘射天这就是赤裸裸的威胁。

    曹雪芹及四大族代表去了后堂。

    扈三娘悄悄向刘射天竖起了大拇指。刘射天在她屁股上掐了一把。潘金莲不甘示弱,使劲往他身上蹭,意示嘉许。

    王熙凤不怀好意地瞧了二人一眼,冷冷地说:“大师,你这两个护卫长得倒是挺俊。”

    “长得不俊能叫贴身护卫吗?”刘射天哈哈大笑。

    王熙凤过来给他添茶。

    刘射天趁机掐了一把她的屁股,“琏二奶奶越来越有味道了!”

    “是吗?晚上给你做道鲍鱼让你尝尝。”王熙凤妩媚一笑。

    “好啊,就怕买卖谈不成,没机会吃啊。”

    “包在我身上便是。但不知大师的理想价位是?”

    “顶多金子换银子,不能再少了。”

    刘射天的意思是二十车木柴换二十车银子。

    “价格挺公道,看我的。”王熙凤去了后堂。

    扈三娘和潘金莲一左一右掐住了刘射天的面颊,“大师,没看出来啊,如此无比风骚的琏二奶奶都被你勾搭上了。”

    大厅内除了小钻风,别无旁人,她们才敢如此肆无忌惮。

    “两位娘子多虑了,如你们所见,为了换取银子,我也是逼不得已奉献自己冰清玉洁的身体。唉!做男人好难!”刘射天叹道。

    扈三娘女中英杰,潘金莲满腹猜疑,都是个顶个的精明,当然不会被他这花言巧语所蒙骗。当即对他展开了暗中攻击,各种拉扯扭打。

    若不是小钻风在场,他们真能当场日起来。

    不多时,后堂商议的六人出来了。

    “大师,我让人验过了,大师带来的确是上好的雪山木,珍贵之极,但毕竟不及金子贵重,拿银子兑换您看如何?”曹雪芹小心翼翼地问。

    四大家族的代表都是非常期许的眼神。

    “行吧,都是为公家办事,我也不为难你了,银子就银子吧!”刘射天装出很无奈的样子。

    “多谢大师,多谢大师!”几人千恩万谢,真像自己占了多大便宜似的。

    “凤姐,回头把账做细致了,别让审计的查出来。”曹雪芹吩咐说。

    王熙凤应了声是,出去带人装银子了。

    买卖谈成了,饭当然也就能吃了。

    曹雪芹于是领着刘射天上了酒楼。

    这酒楼可不是外面的酒楼,而是石头村内部的招待酒楼,非常阔气,非要说出个档次,跟现代的五星级酒店差不多吧!

    酒桌上。

    一起就餐的有刘射天和两个护卫,还有曹雪芹及四大族代表。

    两个护卫长得如花似玉模样,对方猜到是怎么回事,同样地礼敬有加。

    “如来镇长上台后,反腐倡廉大刀阔斧地进行,咱们就在舍下将就一下,酒菜有点寒碜,大师万勿见怪!”曹雪芹陪笑道。

    满桌子的山珍海味,鲍鱼、龙虾、鲲鹏、龙肉、凤凰肉……这还寒碜?

    这就相当于现代的官员,喝着茅台骂着百姓,要多无耻有多无耻啊!

    “好说好说,自己人就不要见外了。”刘射天说。

    酒过三巡。

    王熙凤来到酒楼,“大师,银两装好了,要不要过去点点?”同时向刘射天抛了一个挑逗的眼神。

    刘射天心都要化了,“要的要的,亲兄弟明算账,必须点清楚。”于是跟着她去了银库。

    石头村的银库足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堆积如山的金银珠宝,刘射天都看得眼花了。

    王熙凤一把揪住他的耳朵斥道:“臭小子,提起裤子不认人,多久没来看老娘了。”

    “这不是来了嘛!”刘射天嘿嘿一笑,一把将她搂入怀中,开始上下其手。

    哄女人可是他最拿手的,尤其是修炼了《九阳真精》后,有了资本,这技艺更加炉火纯青了。

    二人就在这珠宝堆里,上演了一场空前的情色大戏。

    那叫一个酣畅淋漓,欲仙欲死。
推荐阅读: 都市奇缘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村长的艳福生活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青春性事: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