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朕谋最新章节 > 朕谋最新章节列表 > 第56章 密谋
    楼上好酒好菜,楼下糟糠和水。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这样一对比,刘射天食欲全无。关键他心中想着阎婆惜的娇躯,沉溺在那片刻欢娱之中,始终提不起神。

    小钻风等表面上和宋江谈笑风生,眉开眼笑,料想心中也是极为不满的。

    “老爷,宋家保保长高俅率人登门造访。”下人来报。

    “今天真是好日子,贵客一波接着一波啊!”宋江让大家稍待,亲自带人出门相迎。

    原来高俅等人在途中被打跑后,没了马匹,行进速度缓慢,是以后一步赶到。至于为什么两伙人没在途中没相遇,可能是走的路径不同吧!

    不一会,一众人便进到院中,人未到声先至。

    “但不知是谁把高保长伤得如此之重啊?”宋江说。

    “那家伙三头六臂,身高二丈,长得凶神恶煞,甚是可怖……”

    高俅在陆谦和李虞侯的搀扶下走到了大厅门口,看样子伤得不轻,边咳嗽还在边描述将他打伤之人的样貌。

    “我有那么难看吗?”刘射天稳坐桌前,冷冷地道。

    “你……是你……”高俅惊诧道。

    张教头和史文恭闪身上前,手持长枪,齐声喝道:“休想伤害我家哥哥!”

    刘射天缓缓起身,他二人吓得直往后退。

    宋江大惊,立于双方之间,惊问:“诸位兄弟,都是自己人,却为何要搞得如此兵刃相向!”

    “公明哥哥有所不知,打伤我家高保长的,正是这家伙!”史文恭说。

    “射天兄弟,你……”宋江也愣住了。

    小钻风等人更是一脸懵逼。

    大家都知道刘射天的能力,基本算是手无缚鸡之力,怎么可能打得过千古蹴鞠第一人之称的高俅,况且他还带了这么多高手在身边。

    刘射天离席,缓缓走上前来。

    张教头和史文恭吓得一溜烟退到了门外。

    高俅被顶在最前端,气得他心底直骂娘,战战兢兢道:“你,你想干什么?大不了你再射我三球!”

    “高保长,在途中咱们只是切磋球技,何必如此仇视嘛!要知道你也是公明哥哥的好兄弟,我才不会鲁莽行事。还请见谅!”

    高俅当即释然,笑道:“好说,好说!既然是自家兄弟,前事概不追究!”

    二人执手坐到了桌前,就此冰释前嫌。

    四个妖精不得不对刘射天另眼相看,肃然起敬,同时相信了他在途中打跑匪盗之言。

    “小钻风大人也在啊,失敬失敬!”高俅作礼道。

    “高保长客气了!”小钻风嘿嘿一笑。

    众人欢聚一堂,这才开怀畅饮。

    面见桌上的菜肴,还有那代酒的水,高俅忽然间惆怅了,面露难色。

    “酒菜寒酸,让高保长见笑了!”宋江呵呵一笑。

    高俅猛然起身,咳咳几声,听得出伤势依旧严重,抱拳道:“都说宋公明侠肝义胆,孝义无双,未曾想做了保长,还是如此节俭,为民着想,着实可敬呐!”

    “保长,我去把咱们的马宰一匹,让兄弟们吃个饱!”

    张教头转身就要走,却被宋江拦住了,“现下我梁山保正在修筑城墙,为这百年大计做最后一搏,吃喝寒碜点是应该的,与其将那马匹宰来吃了,倒不如赠予我梁山保拉石料。”

    “哎呀,公明兄高风亮节,为国为民,实是我辈之楷模啊!”

    高俅佩服得简直五体投地,余人亦然,只有刘射天知道宋江是在作秀。他又吩咐手下:“回头走的时候,将带来的财物全部留在府上,包括马匹,一样都不准带走。”

    史文恭等齐声称是。

    宋江感动得稀里哗啦:“哥哥大义,宋某人替梁山保全体人民先行谢过!”

    “都是水浒村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千万不要客气。”高俅说。

    两伙人寒暄好长时间,才开始享受那糟糠酒水。也是,都是吃惯了大酒大肉的人,这种垃圾饭菜不吃也罢,耽误时间越长吃得越少,对身体好。

    席间大家肆无忌惮地吹牛,天上地下,山里水里,吃的玩的,想到什么说什么。

    所谓群居忌口,独居忌心,这些人简直忘了自己姓什么了!

    也难怪,古代人可不像现代人,没那么多讲究和规矩,勾心斗角也是一眼明了,不用揣摩细想,过得多快乐。

    高俅和宋江趁着大家不注意,暗中出了大厅。

    刘射天觉得蹊跷,暗暗跟了出去,发现他们进了后院的书房,于是轻手轻脚到了窗外偷听。

    “俅哥,你那边准备怎么样了?”宋江问。

    “军械粮草齐备,只待你这边准备妥当,就可以趁势南下,攻取永乐保。”高俅又问:“扈三娘那怎么样了,她祖辈都是当官的,可没少搜刮财物,这钱财对咱们举事很重要。”

    “那娘们嘴硬得很,不过我派去她身边的王英已经探得消息,扈家有一张藏宝图,描述了这几百年来搜刮的财物存放地点,可能还得一段时间才能搞到手。”宋江说。

    “这就好,这就好,让王英机灵点,别给搞砸了。”高俅说着咳嗽了几声,“那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历,武功如此之高,险些一球没把我踢废了!”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看这小子外强中干,没多大分量。”宋江这是故意在给高俅下套,好让他放松戒备。

    “哼,毛头小子,回头我找几个好手把他做了,一雪前耻。”高俅愤恨地说。

    “现在他是镇里的官差,务必小心行事。”宋江说。

    “放心,我知道怎么做。”高俅说。

    吱呀……

    刘射天猛地推门而入,冷冷地道:“这么神神秘秘的,要做什么啊?”

    高俅和宋江大吃一惊,相视一眼,达成一致意见,假装吃惊地说:“射天兄弟,你怎么来了?”

    “我再不来,恐怕就要被你找人做掉了!”刘射天冷冷地说。

    “什么?我们刚才说的你都听到了?”高俅惊问。

    宋江倒不怎么紧张,因为这连横之法还是刘射天当初教他的。他心中还在幻想,刘射天一直拿他当自己人。

    “当然听到了,你这不废话嘛!”

    刘射天练成了《九阳真精》,耳聪目明,数十米外的声音他都听得出来,何况是这几米的距离。

    “你……你想怎样?”高俅问。

    “眼下的形势,你们联手除掉永乐三寇方腊、王庆和田虎,确实不是什么难事,但是你们想没想过,如何扳倒武大郎?”刘射天说。

    二人一脸懵逼,这个问题他们还真没想过。武大郎可是镇上任命的,除非镇里领导发话,否则想要硬打只会引火烧身。

    “这件事只有我能帮你们办成,不过有一个条件。”刘射天说。

    “先说说你的办法,可行的话,到时我做了水浒村村长,副村长以下的官职随你挑选。”

    高俅将那副村长之位留给宋江了。

    “明日我假扮呼延灼,去把武大郎的媳妇睡了,引得武大郎和呼延灼相斗,到时武大郎必然落马,你们不费一兵一卒一金一银便可如愿。”刘射天说。

    “据我所知,武大郎近日可都在家中,你去了一定被识破,这个计谋施展不开。”高俅说。

    “山人自有妙计,这就不用你操心了。”刘射天说。

    “好,就暂且相信你一回。你的条件又是什么?”高俅问。

    “咱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你们不能光让我一个人背黑锅,一旦事情败露,你们也得承担点连带责任。”刘射天掏出一张纸放在了桌上。

    高俅和宋江拿起来一看,上面什么也没写。

    “这是张空头支票,你们在上面签字画押就成,等我想到需要多少银两,会填上去的。到时你们给我银子就成。”刘射天补充道:“放心,最多一百万两。不过你们要保证到时一定要认账。我也可以保证,一旦被抓,肯定不把你们供出来。”

    高俅和宋江大喜,当即签字画押。他们都想好了,这事一办完,就把他杀掉,哪儿会给他留要账的时间。

    刘射天一直提银子,他们可没想到他会将这空纸用作别途。

    三人达成协议,其实是各怀鬼胎。兴高采烈地回到大厅。

    “三位如何这般高兴?”小钻风惊问。

    “没什么,刚才在后院看到三只鸟在互怼,好笑,太好笑了!”刘射天大笑起来。

    高俅和宋江也附和着笑起来。

    四个妖精忙出去瞧热闹,余人则奉承着干笑一会。

    史文恭过来给刘射天敬酒,让他忽然想到了晁盖,于是说:“史大哥,听说你家城南的苞米地去年颗粒无收,你什么耕作水平,竟能达到这种程度。”

    “公子有所不知啊,非是我种的不好,是被人偷完了。”史文恭又愤愤地说:“我调查一年都没抓到那人,让我逮住非杀了他不可。”

    “哦,原来是这样啊!”刘射天又漫不经心地说:“我听说晁盖晁天王耕作水平挺好,去年的苞米收成比往年足足翻了两倍还多。”

    “真有此事?”史文恭狐疑道。

    “千真万确,我去过他家,那苞米都堆成山了。”刘射天暗喜,那晁盖一直追杀他,这一来终于可以引史文恭去替他报仇了。

    “既是如此,回头我一定要去向晁天王请教一二!”史文恭切齿道。

    哈哈哈哈……

    四个妖精大笑着回到客厅,笑得那叫一个惨烈,比吃了含笑半步癫还严重。

    “你们真的看到三只鸟互怼了?”刘射天惊问。

    “非也非也!哈哈哈……没有鸟互怼,是一男一女光着腚在小树林里互怼!哈哈哈……”

    四个妖精笑得更欢了。

    余人听罢脸色铁青。

    宋江随手提了一把大砍刀,愤愤地出去了。
推荐阅读: 都市奇缘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村长的艳福生活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青春性事: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