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朕谋最新章节 > 朕谋最新章节列表 > 第44章 吹箫
    这府邸虽说不怎么阔大,却透露着一股尊贵典雅气息。∑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亭台、花园、人工湖、假山,浓郁的花香飘散在整座院中,醉人心,甜如蜜。

    自打见到李师师第一眼,刘射天魂都没了,所以在他的眼中,任何事物都有她的影子。爱屋及乌,这里的一切事物都是美好的。

    “美,真美!”刘射天由衷叹道。

    “什么美不美的?”玲儿问。

    “我说玲儿妹妹长得美。”刘射天笑言。

    玲儿莞尔一笑,嗔怒道:“别瞎说。还有,一会见了我家姑娘,更不要瞎打岔,机灵点。否则被撵出去别怪我。”

    作为一个丫鬟被人夸美貌,这还是她此生头一遭,心中别提有多美。

    刘射天连声称是。

    来到客厅,李师师正临窗而立,望着外面发呆。

    “姑娘是不是又在想公子了!”玲儿笑言。

    “别瞎说,小孩家家的懂什么!”

    李师师温婉可人的模样,真的让人忍不住想去怜惜。

    刘射天都看得醉了,心中止不住想:“要是和她有一腿,死也值了。不知道这个年代强奸罪判多重。”

    “哎,你怎么还不走?你带来的甜糕呢?”李师师问。

    “姑娘,对不起,是我欺骗了你!”玲儿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我还没出门,他就被那凶巴巴的晁盖追杀冲进了咱家。”

    “既然不是,快送他离去。”李师师轻描淡写地说。

    “姑娘,他现在出去肯定会被打死的,还请姑娘发发慈悲,收留这位公子暂住府上,等那恶人离去再让他离开也不迟。”玲儿央求道。

    “不要胡说,当我这是什么地方,怎能轻易收留外人,况且还是个男人。他与你素不相识,死活又与你何干,快让他走吧!”李师师说。

    “姑娘……”

    刘射天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双手握住了李师师的脚,已然泣不成声,“姑娘,那晁盖说道燕青公子的不是,我据理力争,维护公子的名誉,这才遭到追杀,万望姑娘一定要救我性命,免得惹来流言蜚语,说公子无情,骂姑娘无义……”

    “哦?果真如此?”李师师明显是动摇了。

    “借我十个胆子,也不敢欺骗姑娘。”刘射天继续道:“那晁盖说燕青公子位居九州兵器榜第一的位置,纯粹是扯淡,说他根本没这个实力。我说燕青公子要真没这实力,怎么能把天下第一美女李师师揽入怀中。那晁盖不愿意了,我也不愿意了,于是乎就吵了起来。最后他仗着自己高大,要打我,还威胁说要杀了我。”

    “这个晁盖,不就是一武夫,竟敢侮辱我的小乙,当真是不知死活,此人着实可恨!你就暂且住在我府上,以为证人,等小乙回来,要那晁盖不得善终。”李师师说。

    “多谢姑娘,多谢姑娘……姑娘真是活菩萨转世,神仙姐姐下凡……”

    刘射天大喜,磕头如捣蒜,满嘴的感激之言,心中全是肮脏的想法,双手才依依不舍地脱离了李师师的小腿,站起身来。

    “玲儿,安排他住后院的柴房吧!”李师师说。

    柴房?妈的,当老子是什么人。小贱人,总有一天要你臣服我胯下!

    刘射天心中极为不满,脸上却笑嘻嘻的,嘴里还在说着感激的话。

    这偌大的府邸,除了李师师和玲儿,还有两个老女仆。

    很快,女仆就收拾好了柴房。

    玲儿带着刘射天去往柴房,出门就说:“没想到你嘴这么甜,见了谁都是活菩萨转世。看来是我低估你了。平时都是这样骗女孩子的吧!”

    这句话透露着三分讥讽,更是醋意浓浓。

    “好妹妹,看你说的,哥哥我会是那么无耻的人吗?刚才我要不那样说,你家姑娘非把我赶走不行。为了小命,我也是逼不得已。”刘射天嘴上虽这样说,心中却在想,我就是这么无耻,怎么的吧!

    玲儿白了他一眼,一脸不屑之态,“少跟我耍贫嘴。顺便提醒你一句,如你所说我家姑娘可是天下第一美女,除了九州兵器榜之首的燕青公子,旁人她都不放在眼里,识相的就乖乖待着,不要想动什么歪心思。”

    “了然,了然!”刘射天呵呵一笑,“玲儿妹子的恩德,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要动心思,我也顶多是对你这个小美人动一下,别人我都不屑一顾。”

    “别胡说!”玲儿羞红了脸,小脸蛋真如两个红苹果。

    显然,这豆蔻年华的妹子被撩动了春心。

    柴房被打扫得干干净净,富人家的柴房比穷人家的卧室还大气上档次。

    穿越以来,除过武大郎家,这算是刘射天住过的最好的地方了。

    被追了半天,刘射天也累了,躺在炕上不一会就睡着了。午饭也没吃,直到傍晚,送饭的女仆才将他喊醒。

    那饭菜挺不错,有酒有肉。

    吃得好住得好,流浪这么久,撇开被追打的凄惨不说,这可算是刘射天穿越以来最愉快的一天了。当然最重要的原因是,见到了传说中的天下第一美人李师师。

    李师师的音容笑貌,婀娜身姿,一举一动,都深深印刻在他的脑海中,久久挥之不去。他躺在炕头,一闭上眼就会想到她,魂都快丢了。

    忽然,呜呜的萧声传来,若虚若幻,宛转悠扬。

    刘射天不懂音律,对此极其反感,听来跟猪嚎似的,关键这萧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他到门外一瞧,心中的怒气登时烟消云散。

    吹箫的不是别人,而是李师师。

    她倚在栏杆之上,对着长夜星空,手弄玉萧,小嘴轻吹。那身段,那姿态,千古绝今独风韵,莲步微移妙无伦。

    刘射天忽然之间像是懂音律了,那萧声传入耳中,顿觉十分受用。

    他倚在门槛上,静静地倾听,瞧着她的一举一动,暗想:“燕青真幸福,这萧要换成我的该多好!”

    李师师脸上笼罩着阴霾,似有说不出的幽怨,只能通过萧声表达。一曲吹罢,她低眉颔首,这才瞧见楼下斜对面柴房门口的刘射天。

    二人四目对视,刘射天嘿嘿一笑,“姑娘吹得真好!行云流水,洋洋盈耳,余音袅袅,令人陶醉。”

    “是吗?你也会吹箫?”李师师苦笑一声,姿态妩媚之极。

    我不会吹,我有萧,你想吹可以借给你。刘射天想到此,禁不住又意淫起来,呵呵一笑,“吹箫当然不会。”

    他说的吹箫别有深意。至于这玉萧,不懂音律的人也可以呜呜吹几下,吹响谁不会啊。

    李师师原本带着几分期许的面孔又恢复死寂。

    漫漫长夜,孤寂作伴,若能得一知己,促膝长谈,那该是多美好的事!

    “天色不早了,早些歇着吧!”她回屋去了。

    刘射天一眼就看穿她的心事,忙说:“姑娘,我会吹箫,会吹。”

    李师师再也没有出来,更没有回应。

    刘射天懊恼得不行,狠狠扇了自己几个大耳光,暗骂自己错过了大好机会。

    灯光映衬下,他透过窗户可以看到,李师师坐在梳妆台前静静发呆,直到深夜才睡去。

    刘射天蹲在门口,一直盯着她,不知不觉靠在门槛上就睡着了。

    “刘大哥,刘大哥……你怎么不回屋里睡?”玲儿过来摇醒了刘射天。

    “这不是想你,睡不着么!”刘射天呵呵一笑,暗想得不到李师师,先拉个小丫头解解渴也行啊,再说这玲儿,小巧玲珑,也颇有几分姿色,他继续调侃道:“你怎么也没睡,是不是也在想我?”

    “去你的,我刚服侍姑娘就寝,顺便来看你一眼。早些睡吧!”

    玲儿正要走开,刘射天一把将她揽入怀中,抱进屋扔在了炕上。

    “刘大哥,你干什么?”玲儿并没有抗拒,羞得脸色通红。

    “玲儿妹妹,今晚就别走了,哥哥教你吹箫。”刘射天嘿嘿一笑,便扑了上去。

    “姑娘教过我,我没学会。”

    “这个简单,好学!”

    这一夜,注定无眠。

    清早的朝阳透过窗户射进来,照在炕上,暖烘烘的。

    “怎么样?吹箫是不是很简单?”刘射天乐呵呵地说。

    玲儿羞涩地点点头,趴在他胸膛上,一脸的幸福神情。

    “刘大哥,我得伺候姑娘洗漱,我先走了。”

    玲儿正想起床,刘射天一把摁住她的头,又塞进了被窝里。小丫头也机灵,于是又老老实实吹了一次萧。

    一日之计在于晨,刘射天享受着大好年华、大好时光,说不出的酣畅淋漓。

    事了,玲儿又趴在了他身上,一副惆怅的样子。

    “玲儿,怎么了?”刘射天禁不住问。

    “刘大哥,我知道你的心思,你喜欢我家姑娘,不止是你,全天下的男人都视她为梦中情人。”

    刘射天没有否认,轻抚着她的头发,心中满是歉疚。他暗暗咒骂自己是个畜牲,欺骗了一个无辜的小女孩。

    她继续说:“近年来,因我家姑娘而丧命的英雄不下百人。所以我劝你千万不要打她的主意,否则怕要小命不保。”

    刘射天听出了一身冷汗,心底暗暗发毛,心想这燕青果真了得,看来这九州兵器榜第一的人果然不是浪得虚名,还是少招惹为妙。

    “玲儿,谢谢你,我不会忘了你的。”

    他将玲儿拥入了怀中,这次是打心底的感激,发自肺腑的。白睡了人家,不给钱就罢了,付出点真心还是应该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村长的艳福生活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青春性事: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