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异世之紫微最新章节 > 异世之紫微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八章 龙秦公主

第一百一十八章 龙秦公主

作品:异世之紫微 作者:血漫荒城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乐 文小说 。“本宫的肉身就在正中冰棺里,你们只需要将一滴血滴在我的眉心即可!”赢玲的声音出现在二人的脑海中,冰儿还是第一次感受到,可萧政已经是第二次了

    “晚辈知道了!”冰儿向萧政点了点头,将韩灵儿交给萧政,向着前方走去,才走了几步,淡淡的寒意便袭向了冰儿

    “这水!”冰儿看着缓缓流淌的水流,不知为何,冰儿感觉自己的血液似乎都因此而为之凝固,不由的动用起许久未曾运转的玄机内力,淡淡的暖意很快便充斥在冰儿的经脉中

    其实在进入墓门后,整个坟墓的样子就已经呈现在二人的面前了,圆形的墓室,四个巨大的柱子上金凤腾飞,周遭环绕着八圈缓缓流动的活水,正中那巨大的冰棺周围还有十三个小些的冰棺,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地方,却让冰儿感到阵阵的心悸和彻骨的寒意

    “这水便是亿万雪山之上流下来的冰流,虽然是活水,但却是实实在在的冰水,冷而不凝,这边是能保持不腐的必须条件之一!”

    “这样冷的水,即使能保持不腐,沉睡这么久恐怕尸身也僵硬了!”

    “你这丫头身为血族,竟然一点有关血族的事情都不知道,你停止运转内力,自己好好感受感受,你自然就明白了!”

    “你难道不知道血族沉睡最好的条件就是要在冰棺里么?”赢玲见冰儿迟疑,顿时有些疑惑道

    “啊?晚辈明白了!”冰儿顿时醒悟,一直以来冰儿都还将自己当成人族来看待的,自然没有在意过这些

    “嘶~”冰儿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冰儿已经走进了最外围的一圈,但那彻骨的寒意还是让冰儿有些经受不住,但不过几息时间,冰儿便发现自己已经完全适应,虽然力量被极大的遏制,但冰儿却没有丝毫其他的不良反应

    “原来如此,多谢前辈指点!”冰儿大喜,不由拱手谢道

    “你看着别的女人和你的夫君如此亲密,你不恼么?”赢玲的声音再次出现在冰儿的脑海中,冰儿不由一紧,扭头看向萧政,但萧政仍是紧张的看着自己,冰儿心中一松,也随之一暖

    “三大帝国在初立时,整个人族加起来也不过十几亿而已,面对强大的异族,只有人口才能够填补人族与异族的差距,到了现在,虽然有了强大的武器,有了妖族的帮助,但人族与海族兽族冥族相比仍旧处于弱势,几百亿的人口虽然将三大帝国填满,但远远无法满足帝国扩张的需要,异族仍旧强大,人口自然仍旧需要增加!”冰儿走过一条冰流,温度再次下降了一个层次,冰儿不得已再次停下脚步,顿了顿,继续道:“以夫君的实力和能力,今后的妻妾定然不会少,就算夫君不愿意找除我之外的人,但迟早还是要娶的,商家的,大臣家的,军方的,皇家的,甚至异族的贵女,与其这样,还不如让夫君接受我的姐妹,不管以后怎么样,至少还都是自己人!”

    “你竟然是这样想的!”赢玲有些愕然道

    “不这样,还怎么办,宫廷的争斗我很清楚,灵儿聪明时有无数的人巴结,但灵儿没有了过去的宠爱,甚至整个建康府都是灵儿的坏话!”间赢玲没有说话,冰儿干脆全盘脱出道:“婉儿是精灵族的公主,灵儿是大宋皇室的公主,我的爷爷是大宋军方的代表,姐姐是妖族之人,不管以后如何,以我的姐妹们的身份,至少可以排除出去好多的人!”

    “你认识那小子多久了!”赢玲突然问道

    “啊?没多久...”冰儿的脸上升起几抹红晕,状若蚊声

    “看来他很合你的心意啊!”赢玲想起自己的夫君,真的好像啊

    “不是很合!”冰儿咬牙再次进了一圈,有些颤抖,却又坚定的说道:“是除此之外,别无他求!”

    “如果时间久了的话,你或许能明白更多的,不过这样也不失为一个好事!”赢玲的话让冰儿有些不懂,没有答话

    “他家祖辈一直都是一脉单传的吧!”赢玲的声音再次响起

    “啊!您,您怎么知道!”冰儿惊讶道

    “如果不是一脉单传的话,以他家族强大的武技,可能籍籍无名?”

    “您说的对!”冰儿听到后顿时醒悟,道:“夫君他是一脉单传!”

    “其实你不用想那么多的,只你一个的话,他绝对不会去想其他的,但你这样做,他只会对你更好!”

    “前辈为什么这样说!”冰儿有些奇怪的问道

    “呵呵!”赢玲的笑声出现在冰儿的脑海中,没有多说

    “其实前辈说的没错,夫君确实从来没有想过除我之外的人,可是,可是我也是没办法啊!”冰儿心中有些黯然的想到

    “但你从没有和他说过你的想法!”赢玲忍不住道

    “前辈这也是想和自己说的吧!”冰儿话锋一转,道

    “没错,这确实也是和本宫自己说的,但本宫从不后悔!”

    “呃...”冰儿愣了愣,没想到赢玲竟然会这样回答自己,想到自己和这个十万年前的人物相比,竟然在这个上面出奇的相似

    “冰儿!你没事吧!”萧政见冰儿一直站在那,不由有些着急

    “没事!”冰儿回过神来,再次前进了一圈,距离中心的冰棺还有两圈,不过已经到了一个小些的冰棺旁,里面躺着的,是名白纱遮面的女子,一身白袍着身,冰儿绕了一圈,总共六口,每个里面躺着的都是一个样子,再进了一圈,又是四口,仍旧是白纱遮面,白袍着身的女子,八圈冰流所保护的真正的主人,只需要过了这最后一圈,便可唤醒

    “这十三口冰棺里装得是什么人?”冰儿忍不住问道

    “是本宫的贴身侍女!”赢玲淡淡的答道

    “她们是不是和您一样,都处于沉眠状态,都需要血液去唤醒!”

    “没错,只需要一滴血,她们就会再次苏醒!”

    “她们都是自愿陪葬的吧!”冰儿看着这些随时都会醒来的女子,有些警惕的说道

    “既然知道你又何必再说呢!”赢玲的声音依旧平淡,但冰儿却感觉到了很大的不同,心中退意骤然升起

    “本宫有七十二名贴身侍俾,从小到大,本宫都没有更换过一人,在遇到夫君的时候,就只剩她们十三人了!”赢玲的声音有些黯然

    “她们为什么会死!”冰儿追问道

    “你应该知道皇家的残酷,那孩子很聪明,资质极佳,却从未认真的修习,反而对用药颇具造诣,如果她不这样,说不定会怎样夭折!”

    “灵儿不是这样的,我几乎和她一起长大的!”

    “她不想那样对你,所以才彻底放弃了复仇!本宫能够长大,除了有一个强大的皇兄,就靠她们伴随着本宫成长,如果本宫的夫君没有出现,等她们死后,我就是最后一个死去的人!”

    冰儿跨过最后一道冰流屏障,缓缓的走到了那巨大的冰棺旁,三口冰棺拱卫着中央,那就是赢玲的肉身之所了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冰儿的神情变得坚定,走到了那冰棺的旁边,而首先映入冰儿眼帘的,则是一张令冰儿都觉得惭愧的绝世妖颜,随后便是起伏的玲珑娇躯

    “好美!”冰儿忍不住赞叹出声,随后便把腰间的软剑拔了出来

    “吟!”软剑拔出,发出阵阵轻吟,冰儿的手腕一道划痕闪过,但却只有一滴殷红的血液流出,而伤口也很快便愈合,恢复如初

    “前辈你!”冰儿猛然一惊,有些惊怒的叫道

    “咚!”一声轻微的跳动声陡然响起,打断了冰儿的叫声,萧政亦然

    “咚!咚!”渐渐的,跳动的声音平稳了下来,也在二人的耳中消失

    “这是魂莲!给那个精灵族人服下!”一道淡黄色的内力拖着一朵婴儿拳头大小的黑色莲花飘在冰儿的面前

    “这,前辈你!”冰儿伸出手,将这朵在奇志录上被称为天造之物的莲花托在手中,但赢玲的苏醒才是让冰儿最震撼的

    “本宫刚刚苏醒,需要静养片刻,你们先去将军墓前,见机行事!”

    “前辈不怕我们逃走么!”赢玲的声音传到了萧政的耳中,这是在耳中听到的,不是脑海,很明显,赢玲已经苏醒了

    “你不会这样做的!”赢玲的声音很动听,如春风般拂过,但却让萧政无可奈何,果然灵儿现在已经被其控制

    “晚辈这就去!还望前辈告知方向!”萧政拱了拱手,干脆道

    “从右出去,一直往前就是,那里已经有很多人了!”不知何时,在右侧不远处,已是出现一条出去的通道

    “夫君放心!”冰儿点了点头,紧紧的盯着萧政,坚定的说道

    “本宫随后就到!”赢玲的声音打消了萧政一些其他的顾虑:“在这期间,你尽量拖延时间,一旦那些人闯入,你需要做的,就是保护本宫夫君的肉身,并把你的血液滴到夫君的眉心!”

    “这样就能够将其唤醒,是么!”萧政已经走到了通道口,突然转过身道:“为什么要我的血液,其他的不行么?”

    “你以后会知道的!”赢玲淡淡的说道,根本不怕萧政做其他的事

    “夫君万事小心!”冰儿听了赢玲的话,不由有些担心,即使萧政战斗力超强,但学院中学员的实力也是让冰儿有些担心

    萧政没有答话,径直走了进去,漆黑的通道在萧政的眼中在瞬间便消失不见,这古朴的通道顿时让萧政心中震颤

    昂然的战意充斥在萧政的周围,令萧政紧握泣血的双手都经不住有些颤抖,脑海中那些战斗的场面似乎再次浮现在萧政的眼前,霎时间,萧政竟然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眼中幽暗的紫色浮现

    萧政停下有些沉重脚步,额头冷汗浮现,萧政咬牙强忍,没想到这通道中竟然会让自己产生这种失控的感觉,尤其是那股杀意,不断的冲击着萧政的意识,几乎失控,萧政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已经失控一般,那种生生剥离般的感觉让萧政痛不欲生

    “恩!”正在痛苦中迷失的萧政突然恢复了理智,刚刚的一切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脑中有些空荡的萧政一时之间愣住了,唯有泣血和额头上的汗渍表明,刚刚的一切都是真的</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