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异世之紫微最新章节 > 异世之紫微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八章 精神的传承
    “算了,反正也没有什么危险!”爱丽莎盯着远处的箫政和冰儿,权衡再三之后,还是不想和箫政说明了,虽然不能肯定冰儿到底是不是冥族,但至少可以肯定这两人现在是不会影响到自己的生活,也不会给自己造成什么危险,说不定自己和箫政坦白,自己反而会被杀掉,即使不杀了自己,总之不会有什么好事

    “一!”突然一声大叫在爱丽莎的耳边响起

    “七!不要这么吓人好不好!”爱丽莎揉了揉自己的耳朵,扭过头无奈的说道

    “嘻嘻,你在看什么?”爱丽莎另一半冒出一个脑袋,亲昵的拉住了爱丽莎的胳膊道

    “没看什么,我看到刚刚那里有一只非常好看的小鸟飞过。``し”爱丽莎抽出被拉住的胳膊,画了个大大圆道:“那只小鸟有这么大!”

    “这么大的小鸟吗!”孩子们都惊奇的叫道:“在哪?在哪?”

    “飞过去了!”爱丽莎双手一摊,小脸上满满的都是遗憾的神情

    “一,你胡说,大家都在看公子哥哥,明明你也在看的!”

    “既然大家都在看,那你们还问我做什么?”爱丽莎毫不在意的道

    “是啊~也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和公子哥哥那么厉害!”

    至于公子哥哥这个名称是大家综合来的,只在内部流传,箫政无奈的将头往下低了低,心中暗道:“这群孩子能不能起个正常点的名字…怎么感觉这么别扭!”

    “噗哧!”冰儿突然笑出声,靠在箫政的肩膀上低声道:“那些孩子真有意思!”

    “呃,今天总管该回来了吧!”箫政转移话题,这个问题实在是有些囧,实在是有些影响自己的形象

    “是爷爷!”冰儿纠正道:“也不知道爷爷最近在忙什么,不过今天肯定是会回来的!”冰儿自己都没有发现,廖无常现在的存在感其实很低

    “嗯,下午总管、爷爷要训话的,顺便宣布明天的擂台和擂主!”箫政略微有些尴尬的道,毕竟总是叫不对,这是很无礼的

    “哼!”冰儿不满的哼了声,在箫政的腰间狠狠的掐了下

    ……

    “总管!今日该回帝都南郊军营了!”一名戴着面甲的将士对廖无常提醒道,此时的廖无常已是在战舰之上漂了整整七天了

    “嗯,去把平海王请来!”廖无常放下手中密报,吩咐道

    “无常,怎么了!”韩浩刚进了廖无常的舱室,就急切的问道

    “小事,小股海族偷袭第三防线,还没有靠近就被消灭了!”廖无常不在意的道:“老七你先坐!”看着韩浩颇为着急的样子,廖无常不紧不慢

    “这种小事你叫我做什么,计划我都还没有制定好,忙着呢!”此时的平海王韩浩盯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可见其睡眠不足

    “暂时不用那么急了,海族突然袭击三防线的原因已经知道了!”廖无常摆了摆手,舱室中的人都施了一礼出去,淡淡道

    “什么原因?”韩浩收起了脸上的不耐烦之色,低声道

    “你知道我发现箫政的那个孤岛吧!”

    “就是那个位于冬松岛和血线群岛间的那个孤岛?”韩浩皱了皱眉,疑惑道

    “没错!”廖无常喝了口茶,沉声道:“我在那个孤岛搁浅一夜,后来急于面见陛下,没有去冬松岛港,而在那个孤岛的时候,还遭到了一只海族的攻击!”

    “这个事情你说过,我也对那个孤岛出现一只海族的战士疑惑过,可是后来我去搜查过,那个孤岛附近在没有任何其他的海族活动过的痕迹啊!”韩浩有些不解道

    “老夫也搞不懂啊!”廖无常站起身,沉声道:“虽然那只是个孤岛,但那个孤岛却是在血线群岛之内的,能让这些海族如此凶猛的进攻,定然是有什么海族在意的东西!”

    “哼!我们在血线群岛可是驻扎了整整三百万精锐,防御设施不计其数,这些海族还真是妄想!”韩浩冷哼了一声,言语之间尽是鄙视

    “好啦,血线的重要性我们都知道,只要将血线牢牢的把握,血线之内的千里海疆都将成为我大宋内海,而我大宋不禁扩疆千里,更可后顾无忧,但现在的重点则是那个孤岛!”廖无常看着韩浩,严肃道

    “我会派遣精锐暗卫去查探的!”韩浩点了点头,对于海族竟然动用了近百万的海族进攻,而目标却只是那么一个小岛,着实让人惊奇

    “对了,老七!”廖无常突然叫住韩浩

    “怎么了?”韩浩有些奇怪道

    “我建议血线增兵百万,加固防线,在原有的十五座港口上在建十五座,第二防线的两个主岛增设十座港口,冬松岛七座,稀松岛三座!”廖无常将自己先前思量许久的内容一一说出

    “我同意,但是数量有些庞大,恐怕会被左派那些人阻止!”韩浩皱了皱眉,道

    “呵呵,那群人无非就是想要些好处罢了,许他们些经商之地!”廖无常笑了笑,嘴角露出一丝丝奸笑

    “哈哈哈!”看到廖无常的样子,韩浩也是不禁大笑出声,走出了舱门

    廖无常之所以这么长时间没有出现,就是因为海族以百万之军入侵的事情所影响,虽然廖无常远在帝都,收到的消息都是三天前的,但廖无常仍旧要处理很多事情,因此才耽误到今天,这七天,廖无常仅仅搜索了建康府境内,在军营中停留两日,便会再次启程继续向西

    走出舱门,看向浩瀚的海洋,密密麻麻的尽是如刺猬般的战舰,而廖无常此时乘坐的,比起箫政乘坐的大了数倍不止,而箫政曾经所认为的巨型战舰,如果分成四等的话,廖无常的是一等,箫政所见到的只是三等而已,站在旗舰最高处的廖无常百里外,还有六艘同样的巨舰,这数量近万的庞大舰队是对海族残部最为彻底的扫荡!

    ……

    “公子!”晴儿的声音突然响起

    “嗯?”刚昨晚演示的箫政正坐在椅子上晒着上午的太阳

    “您的战甲送来了,您要不要看看!”晴儿恭谨的道

    “战甲?”箫政突然站起身,疑惑道:“我怎么不知道?”

    “所有晋升的将军都会由兵器监量身打造一件战甲的!”晴儿现在也知道箫政对于一些约定成俗的规矩大都不懂,不过也辛苦晴儿是韩悍派来的,不然箫政早就不知被坑多少次了

    “哦?这样啊!”箫政小小的惊异了一下,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是个值得高兴的事情,其实箫政之所以一直都只穿这么一件,一是因为要求就是这样的,二则是因为箫政就这么一件衣服,又没有时间出去买,这件战甲可以说是箫政的第二件衣服

    “走,看看去!”箫政摸了摸下巴,突然发现胡子又长起来了,不过暂时不去理会,箫政感兴趣的,是那件战甲适不适合穿

    “唔,不错!”箫政不由赞叹道,只见箫政对面的战甲一片甲叶包裹着一片甲叶,胸前和膝盖都是被重点保护,漆黑的鳞甲散发着幽幽的寒芒,看着看着箫政便迫不及待的走了过去,这样的战甲箫政还是第一次穿

    “呃,还不轻!”箫政试着活动了一下,除了重了些,基本不会影响到自己的活动,而且这战甲做的十分的标准,刚好传到了箫政的身上,恐怕如果换一个人都没有办法穿,除非和箫政的体形一样

    “这身战甲很适合你!”惜雪的声音突然响起

    “哈哈,这战甲做的不错,非常适合!”箫政扭过头,刚好看到惜雪窈窕的身形,奇怪道:“你不是一直在三楼睡觉么?”

    “睡累了!”和箫政相处的久了,惜雪说话也变得有些奇怪

    “呃…”箫政顿时无语,不禁有些好奇昨天三个女人做了什么事情随即便没有理会,向身边的晴儿吩咐道:“拿泣血过来!”

    贵族生活过久了,箫政深感自己已经堕落了

    “是!”晴儿便将武器架上的一杆泣血拿了出来

    “一会来我房里一下!”看着箫政臭屁的样子,惜雪突然有些恶心,说了声,便向着楼上走去

    “哦!”看着惜雪上了楼,箫政颇为奇怪的看着惜雪,将头盔戴到头上,接过晴儿手中的泣血,将面甲放下,面甲下箫政的双眼顿时闪现出幽幽紫芒,冲天的杀气遮天蔽日,这是箫政的祖先历代杀伐的积累,也是箫政命中的注定

    “公,公子!”晴儿被突入起来的杀气笼罩,即使受过皇家礼仪训练过,声音中也不由的有些颤抖

    “箫政!”惜雪突然出现在箫政的面前,面色凝重的惊呼道

    而大厅门口也出现了十道身着黑色劲装的暗哨,手按腰间刀柄,盯着大厅中着甲持枪的箫政

    “我没事!”箫政将面甲推起,面无表情的说道,似乎在想着什么

    “你们都回到自己的岗位吧!”李平的身形悄然显现,对着那几个警惕的暗哨说道,听到李平的话,暗哨没有丝毫的犹豫便退下了

    此时整个军营都静悄悄的,即使是校场上浑身冒汗的学员也是将头不自觉的看向东城楼,先前的冷意让所有人都感到了一种绝望,唯一没有受到影响的可能就是那些单纯的孩子了

    “好强!”爱丽莎也对先前冲天杀气感到不可置信,但随即便被冰儿强大的血气所吸引,几乎在瞬间就出现在了东城楼墙角下,在爱丽莎看来,这已经是仅次于血族亲王的实力了,如果自己全盛期的话,也是不相上下的

    “夫君!”冰儿的声音突然响起,大堂众人都是一惊,因为冰儿的出现,他们没有丝毫的察觉,李平不禁有些感叹这些孩子怎么强到这种程度,惜雪则惊叹自己的妹妹不知不觉中就这么强了

    “你怎么来了!”箫政有些无奈的看着怀中的冰儿

    “你先说说你刚刚是怎么回事吧!”李平无奈的道,箫政的散发的杀气几乎能和廖总管相比了,最主要的是箫政才十七岁,这根本不可能

    “这…”箫政想了想,道:“这应该是我祖先的留下的!”

    “这怎么可能!”惜雪不可置信道,所有人都是不相信的看着箫政

    其实关于自己祖先的事情,箫政的爷爷是和箫政说过的,其实也是自那代祖先起,所有经历过杀戮的后代都会变得嗜杀,像箫政这种情况,已经有五代没有出现过了,但这并不意味着,这种精神的传承消失了

    所有人都看着箫政,等待着箫政的解释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