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异世之紫微最新章节 > 异世之紫微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九章 冰儿的变化
    % し“咯~咯~”与韩灵儿动人的笑声不同,这是牙颤声

    “呵呵,那个,灵儿啊,你怎么来了!”看着众人吓得失神的样子,箫政只好干笑一声,硬着头皮问道

    “哦,看到你们聊得挺开心的,我就来看看!”韩灵儿一副无辜的样子,双手一摊,脸上还残留着一丝丝的红晕,这是喝了酒之后的证明,这很明显是喝醉了,真不知道是谁出的馊主意,箫政无奈的向着远处冰儿的方向看去

    “呵呵,有事尽管吩咐!”这种时候也就任浩能腆着白脸说话了,其他的一个一个脸色苍白,能站着就不错了,也亏韩灵儿看不清,要是上官婉儿来了,说不定得怎样的惊心动魄

    “没事,本公主最近内力有所精进,所以小试牛刀下!”韩灵儿双手抱臂,得意的说道:“你们说本公主是不是很厉害啊!”

    “厉害厉害;地上无敌天上少有啊;大宋精英啊;陛下之福啊;人族未来啊…”众人七嘴八舌的恭维道,几乎瞬间就将自己平生所有最恶心的马屁吐了个干干净净

    “哈!哈!哈!!”韩灵儿得意的大笑,伸出手在虚空中满意的按了按手,一副欣慰的样子,微笑着向着冰儿的方向奔去,不过韩灵儿确实没有吹牛,运转内力下,确实跑得快了不少,不过和惜雪比起来还是小巫见大巫了

    “呼~”看着韩灵儿奔去的背影,众人不禁吐出一口长长的浊气,抹了一把不知何时出现的冷汗

    “走吧!”刘星义看着杨康摇了摇头,无奈道

    被吓醒的众人无所事事的远远跟在冰儿等人的身后,无聊的夜晚顶着苍白的脸一步步的向着军营走去,偶尔一两声鸟叫声,就像什么莫名其妙的东西,搞得人心里忐忑不已

    “终于到了!从来不知道这条路这么难走!”任浩面色扭曲的感慨道

    “都怪你!要不是你的话,咱们现在至于这样么!”刘够平忍不住抱怨到,去时腿抖,回时心跳,牙关猛颤,胆战心惊这种事情真的不能经历第二次

    “就是说,以后去的时候咱们就好,嫂子她们还是别叫了,已经不能比这个更恐怖了!”自诩大胆的李二文都面色苍白了,说出了大家内心的想法

    “呵呵~其实挺有意思的!”杨耀宇看着杨康,笑道

    “好了好了,天色不早了,咱们先回去睡吧,明天还训练呢!”杨康不理众人,岔开话题向前走去

    “哈哈哈!”众人一阵大笑,互相打了招呼就都想着宿舍跑去

    看着刘星义等人都走远了,箫政才慢慢的向着东城楼走去

    此时冰儿等人早已上去好长时间,一天未见,以韩灵儿和上官婉儿的个性一定会有好多的话要说,箫政自然不会着急,趁此机会正好吹吹冷风

    慢慢悠悠的走上城楼,看到城楼内的蜡烛已经被点燃,以上散落着乱七八糟的东西,而且大多是衣物,好在没有一件是白色的,微微摇了摇头,箫政便蹲下一一捡起

    “嗷呜~”血狼欢快的声音响起,果不其然,箫政的学员服被血狼紧紧的咬住,丝毫不松口,拖着血狼将地上的衣物放在桌子上,扭过头来看着正在不停撕扯的血狼,不过这学员服真心够结实,这么半天都没有一点被撕坏的痕迹

    “滚!”箫政一脚狠狠的踢出,血狼应声飞出,在地上滚了好多圈才停了下来,箫政低头看向被血狼咬过的地方

    “唉~不管再怎么结实的衣服被这样撕扯恐怕都不能幸免!”箫政轻叹了一口气,看着被咬了两个牙洞衣服心痛不已,要知道自己可是就这么一件衣服,随即便再次恶狠狠的看向正在地上打滚的血狼

    “呃,没事吧,不是被打坏了吧!”看着血狼在地上以诡异的姿势扭来扭去,说不出的奇怪

    “嘭!”箫政走过去又是一脚,虽然不狠,不过还是撞到了门上

    “嗷呜~”血狼又扑到箫政的脚下,不停的蹭啊蹭的,蹭了箫政一脚毛…

    “夫君~”娇媚的声音突然传来,打断了箫政即将落下的脚,还不待箫政扭过头,一道饱含酒香的娇躯便扑到了箫政的身上,没准备的箫政便硬生生的倒在了地上

    “冰儿,你没事吧!”箫政咧了咧嘴,颇为痛苦道

    “嗯~没事!”此时冰儿身上衣服还是齐全的,不过确实有些不整,衣衫乱也就算了,可是香肩半露是怎么回事,箫政最先想到的是有人是同性恋,不过想到都喝醉了,这个还是可以理解的

    “冰儿,先起来行不!”箫政被冰儿紧紧的抱着,行动不便

    “嗯~”冰儿在箫政的怀中使劲的蹭了蹭,轻轻的撒着娇

    “呃…”箫政无语,看样子冰儿不像是能起来的样子,将被抱着的手使劲的抽出来,看到血狼正趴在那瞪着狼眸认真的看着,箫政忍不住就狠狠的拍了一下血狼的脑袋,可是血狼仍旧乖乖的卧在一旁,好似再看箫政的笑话

    恶狠狠的瞪了一眼,箫政将冰儿往上移了移,这才弯起腰,将冰儿抱了起来

    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箫政将冰儿的抱在腿上,将冰儿的衣服穿好,看到房子桌子上的衣服,突然想起如果明天早晨起来没有衣服的话就糟糕了,只好左手拖住冰儿的屁股,右手拿上衣服上了三楼,将衣服放在桌子上,把门关好便下了楼

    “夫君~”冰儿轻轻的呼唤道,不过声音不高,似乎是睡梦中下意识的举动,不过却又是紧了紧抱着箫政的左臂

    “没想到喝醉的女人这么麻烦!”箫政欲哭无泪的感慨出声,冰儿的右臂此时正不断的掐着箫政,各种形状各种扭,好在隔着一层衣服,不然的话一定够箫政受的

    “嗯~夫君~”走到宿舍楼的时候,冰儿突然开始乱叫了起来,不得已执行啊,箫政只好用自己的嘴堵住,喝醉的冰儿开发异常,一条小舌顺势滑倒了箫政的嘴中,与箫政的舌头缠绕在了一起,顿时箫政的欲火便升腾而起,想到自己的隔壁就是刘够平,只好强忍着,借着眼角的余光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好容易回到房中,冰儿的攻势更加猛烈,虽然没有月光照入,但箫政仍旧能看到冰儿娇颜上醉人的酡红,艰难的走到床边,脱离了冰儿的唇舌,可不知什么时候,冰儿嘴边尽是两人激吻后留下的晶莹,而冰儿的双眼也散发着幽幽的红光

    “夫君~”冰儿泛着幽幽红光的双眼与箫政对视着,轻轻的呼唤道,眼中流下了一串串的泪珠

    “没事的!”箫政看着冰儿的双眼,顿时明白了许多,冰儿之所以会催促惜雪和自己,恐怕就是这个原因吧

    箫政将冰儿放在自己的腿上,轻轻的拥抱着,吻了吻冰儿的耳边,擦掉冰儿留下的泪水,深情的说道:“不会有其他人知道的,但你要告诉我原因,好么!”

    “我从来没有害过人的,真的!”冰儿哀求的看着箫政,生怕箫政会因此而不要自己

    “我相信你!”箫政温柔的将冰儿拥在怀里,道:“不过现在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么?”

    “我也不知道,在之前我一直都没事的!”冰儿躺在箫政的怀里,轻轻的道

    “自从我和夫君那个之后,就越来越渴望和夫君一起,甚至每时每刻都想和夫君一起,我本来以为这只是暂时的,可是自从到了营中,能方便的见到夫君,我就一发不可收拾,昨天夜里我突然醒来,才发现我的变化!”说到这,冰儿又抬起头看向箫政,此时冰儿的双眼愈发的鲜红,就好像发着光的宝石一般,如果格郡王还在世的话,一定能够辨认的出,这是高等血族才会出现的特征

    看着冰儿的眼睛,一种若有若无的眩晕感传来,不过只是一下箫政便恢复了正常,疑惑的道:“那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么?”

    “我查过了!”冰儿紧紧的搂着箫政,低声道:“这是血族才会出现的特征,但是我的牙却并没有那么长!”

    “那你有没有试着去喝一些血!”箫政的手不断的抚摸着冰儿的后背,安抚着冰儿惶恐的心

    “没有,我怕…”冰儿赶忙否认道

    “嘘!”箫政止住了冰儿接下来的话,将冰儿压在身下,微笑着道:“血族虽然吸血,以血为生,不过并不致命,难道不是么?”

    “可是…”冰儿摇了摇头,拒绝道,对于吸食人血,冰儿接受不了,更何况是自己最心爱的人

    “难道你还想把我的血吸完么?”箫政仍旧打断了冰儿的话,随后耐心的解释道:“其实每个人定期的流失一些血的话对身体是有好处的,在我们哪,会有专门的献血机构,献给那些需要的人!”

    “这,真的么?”冰儿有些犹豫,又有些不信

    “真的,不信你先试试,一会我证明给你看!”箫政信誓旦旦的**道

    “可是,我不会啊!”冰儿有些无奈的道

    “张嘴!”箫政无语道

    “啊~”冰儿乖乖的张开嘴,张的大大的

    “嗯!”箫政点了点头,肯定道:“能的,我看过了,你的虎牙确实足够尖锐,足够了!”

    “真的咬么?”冰儿犹豫道

    “嗯,不过记得不要太多!”箫政微笑着道

    “嗯!”冰儿轻轻的应了一声,将嘴放在了箫政的脖颈上,只是微微的刺痛,阵阵舒爽顿时传到了箫政和冰儿的脑中,只是一瞬,冰儿便将自己的牙齿拔出,不知何时,箫政的眼中深邃的紫芒一闪而过…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