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异世之紫微最新章节 > 异世之紫微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章 一个热闹的晚上

第二十章 一个热闹的晚上

作品:异世之紫微 作者:血漫荒城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し“啊~舒服!”箫政从马车上下来,狠狠的伸了个懒腰,马车虽大,却也不能容下箫政将整个身子舒展开,总不能把脚放到惜雪的头上吧

    “你能不能注意注意自己的礼仪,会丢冰儿的脸的!”看着正在扭屁股的箫政,惜雪不禁面色一红,生气道

    “呃,不会吧,据我所知冰儿没几个朋友的!”箫政弯着腰看着惜雪,疑惑道

    “那你总有朋友吧,还不是给冰儿丢人么!”惜雪翻了个白眼,无奈的看着火光照耀下的营门,实在不想理会这个丢人的家伙

    “箫副将,惜雪姑娘,两位快些进去,现在是戒严期!”一名戴着面甲的橙缨百夫长小心翼翼道,毕竟一个是总管的孙女,另一个据说马上就要成为总管另一个孙女的夫君了,惹不起啊~

    “这位大哥,小弟只是临时充当的,等事情完了,我也还是学员!”箫政见其颇为恭敬,赶忙回礼解释道

    “就是,管他做什么!”惜雪鄙视道,随即转身乘上马车,就要进军营了

    “呃…这位大哥,小弟就先走了啊!”箫政冲着惜雪的背影狠狠的瞪了一眼,施了一礼也赶忙跳上了马车

    随行回来的还有四名骑兵来着,不过已经到了军营,和那留在军中的校尉交待了些事情,和箫政说了一声便又向着帝都去了

    马车从北往东比从北往南要进的多,惜雪老神在在的闭目养神,箫政被摇摇晃晃的马车闪的蛋疼,全身心的放松,感受着一上一下的乐趣

    拉车的马是战马,马车原先的马被突如其来的暗箭射中了屁股,惊呆了,所以就换了一匹战马,就是之前带着箫政和惜雪狂奔的那匹,所谓的老马识途指的就是这个,此时的箫政已经到了东城楼下

    “惜雪!到了,走吧!”箫政脚下一滑便跳下了马车,自从经脉俱通,箫政越来越觉得自己可以随心所欲的做出一些需要技术含量的动作,潇洒的吹了个**哨,引得那匹战马一个响鼻

    “怎么没声?睡着了?”箫政暗暗想到,轻轻的跃上马车,看到惜雪还在那一动不动的坐着,就像老佛爷一样,箫政顿时无语

    “不是吧!”探了探鼻息,有气,不知何时,天窗上射下的月光恰好照射在惜雪的脸上,就好像一块晶莹圆润的美玉镀上了一层薄薄的银光,箫政不由的就是一呆,如此美景,貌似除了在上官婉儿还有冰儿身上见到过,这算第三个,箫政狠狠的甩了甩头,将杂念一一甩掉,再度抬起头准备将惜雪叫醒时,不知何时惜雪的头竟是靠在了车壁上,那粉红的双唇微微张开,形成小小的桃心状,粉色的桃心啊!素白的长纱和那微微梳拢起的及腰长发随意的散在身旁,箫政分明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加速,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

    “唉…还是找冰儿去吧!”箫政暗暗想道,轻手轻脚的下了马车,想着城楼之上走去

    “冰儿!”箫政刚刚走到门口,就看到冰儿正一个人坐在椅子上打着瞌睡,不由心疼道:“这么晚了还不去睡觉!”

    “嗯,你还没有回来,我怎么可能睡的着~”冰儿细细的打量着箫政,见其没事才松了口气,轻轻的抱住了箫政,低声道:“爷爷让你去你就去啊,你的医术那么厉害,不需要战功也可以的!”

    “呃…放心好啦,我这么强,怎么可能会有事!”箫政有些无语道,难道女人都是这样么,冰儿以前貌似不是这样啊,箫政暗暗想到,感觉到冰儿抱着自己的胳膊越来越紧,柔声安慰道:“我会注意安全的,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么!”

    “你换衣服了,以为我不知道么!”冰儿拉着箫政的手,让箫政坐在了椅子上,轻轻的给箫政捏肩,以缓解箫政的疲劳

    “哇~好舒服!”箫政舒服的**道

    “那当然了,我以前经常给爷爷捏肩的!”冰儿的发梢总是不经意的触碰到箫政的脸颊,使得箫政心痒难耐

    “怎么就你一个?她们呢?”箫政突然想起这里好像只有冰儿一个,疑惑道,按照这三人的关系的话,不应该单单放下冰儿的

    “上面睡觉呢,现在都寅时了!”冰儿解释道

    “好了,你也半夜没睡了!”箫政抓住冰儿的手,站起身将冰儿抱了起来,放在自己的怀里,问道:“你在哪休息?”

    “快…快把我放下来!”冰儿红着脸急道,再三扑腾之下,箫政只好满脸坏笑的将冰儿放了下来

    “上面的地方很大的,我自己上去就好了!”冰儿红晕未消,鸵鸟般的将头深深的埋下,胸前不禁又雄伟了几分,使得箫政狠狠的吐了两口唾沫,冰儿突然想起什么,疑惑道:“对了,姐姐呢?”

    “哦,惜雪啊!”箫政奸笑道:“马车里睡觉呢!”

    “啊?为什么会在马车里?”冰儿奇怪道:“我去看看!”

    “呵呵,没事的,都已经睡着了,打扰了不好!”箫政急忙阻止道

    “夫君,你不会是做了什么事情吧!”冰儿瞪着眼睛看着箫政道

    “没有啊,我可没有做什么,到是你姐姐老是想着法的整我,你夫君我大人有大量,不和她一般计较!”箫政一脸无辜样,委屈道

    “夫君,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姐姐生气的话!后果会很严重的!”冰儿叹了口气无奈道,满脸的爱莫能助之色

    “嘭!”马车被强大的内力震得四分五裂,引得巡逻的士兵警惕的看向东城楼,好一会才各做各的事去

    “嘶~怎么可能!”听到声响的箫政满脸的不相信,不由惊愕道:“我可是用内力封穴的啊!”

    “封穴?什么意思!”冰儿疑惑的问道:“一种武技么?”

    “如果好夫人帮我挡挡的话,我就告诉你,好不好!”箫政哀求道

    “我也…想啊!”冰儿犹豫道:“我知道夫君最好了,以后也一定会告诉我的!”说吧,冰儿放在下面的手指悄悄的示意向箫政

    “怎么可能这么快…”箫政的脸抽了抽,此时则真的是惊骇了,距听到马车被毁后不过才几个呼吸,竟然就到了自己的身后

    突然,箫政愣了一下,一条毛绒绒的东西缠住了箫政的腰

    “嘭!”不远处的桌椅已是四分五裂

    “姐姐!”冰儿不由担心的惊呼出声,看到惜雪银白色的瞳孔,不由改口道:“下手轻些…”

    身为妖族,惜雪确实是仁慈的,友爱的,不愧妖族流传在外的好名声,既没有使箫政破相,也没有让箫政出血,虽然狼狈了一点,但浑身上下多出骨折却是真的

    “你对我用媚功,我只是让你不能动,至于把我打成这样么!”箫政趴在最后仅存的三张桌子上,接受冰儿细心的照顾,高声抗议道

    “嘘!婉儿和灵儿睡觉呢!”冰儿低声道

    “哼!如果不是我醒过来,你是不是准备让我在外面呆一晚上!”惜雪明亮的大眼睛狠狠的瞪着箫政,愤怒道

    “姐姐,其实我们正准备去找你的!”冰儿忍不住插嘴道

    “呃,那他还用点穴让我不能动了!”惜雪气势弱了些道

    “我内力早就耗尽了…”箫政苦着脸,欲哭无泪

    “好啦,你应该高兴的!”冰儿和着稀泥,看着箫政疑惑的目光,温柔道:“姐姐可是把你当成自己人了,不然的话,都不会理会你的!”这话却是真的了

    “我宁可她不把我当自己人!”箫政心中呐喊道

    “对了,惜雪,你为什么会有尾巴?我检查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发现?”箫政对此很是疑惑,那么粗,那么长,看起来竟然没有,什么情况:“狼的尾巴能弯么?”箫政下意识的问出了这个问题

    “废话,你以为我们为什么会和人族区分开!”惜雪不屑的看着箫政道,苦于小腿骨折,屁股被扎了个动,箫政只好屈辱的接受了居高临下,不过扭过头表示抗议还是做的到的

    “每一个妖族都是经过漫长的沉睡后才发现自己进化的,而进化后都会保留一下原来的特征!”惜雪解释道

    “呃,那你留下的就是那条大尾巴?”箫政的脸上爬满了怀疑与不信

    “还有眼睛!”惜雪瞳孔突然变成了银白色,身后一条长长的尾巴探了出来,刚好可以绕惜雪的腰两圈,变身后的惜雪浑身散发出莫名的魅意,使得人情不自禁的迷恋其中

    “你确定你原来是狼?”箫政古怪的看着惜雪,确认道

    “废话,自己原来是什么当然知道了!”惜雪恢复常态,淡淡道,左右看了看,却没有发现能坐的地方,于是便将箫政往一边移了移,从容的坐在了箫政的臀部旁边

    “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我没有发现你后面还有一条尾巴啊?”箫政不禁有些心慌道,从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看到冰儿还在给自己敷药,心中略微放松了些

    “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可以随意的控制,而且也一直都能感觉的到尾巴的存在,至于你没有发现我就不知道了!”惜雪似乎有些疲惫,声音有些低沉

    “看来这样的变身很消耗你的体力啊!”箫政疑惑道:“把你的手腕给我,我给你查查!”

    “啊!这个…还…还是不用了!”惜雪似乎想起了什么,面红耳赤的拒绝道

    “呃,好吧,不过还是很好奇!”想到上次的尴尬,箫政也就没有继续要求,不过还是想要了解了解,问道:“那以后能不能找个妖族让我检查检查?”

    “不行的,对于妖族来说,这是很犯忌讳,很无礼的!”冰儿不知何时敷完了药,到了自己的身旁

    “呃,那…”箫政看向惜雪,意思不言而喻

    “那是姐姐主动的,所以没什么的!”冰儿温柔的给箫政擦了擦脸上的汗,温柔道:“好啦,可以起来啦!”

    “嗯!”箫政答应了一声,很轻易的就跳下了桌子,虽然有些地方还隐隐作痛,却只是些皮外伤而已,真正的伤害,最多就是让箫政流了些血而已,突然道:“天色已经很晚了,上面已经有两个了,我就把冰儿带走了,你也赶紧休息吧!”

    “嗯,确实,四个人的话是有点挤!”惜雪思量了下,点了点头,随即警告道:“晚上你最好规矩点!”

    “呃,怎么可能!”箫政无奈道,自己都被打成这样了,扭头看了看红着脸的冰儿,拉起手便向外走去,摆了摆手道:“针送回来了去找我就好!”

    “嗷呜~”箫政的裤腿突然被咬住,不过箫政并没有理会,只是任由血狼在地上拖出一条长长的莫名其妙的的痕迹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