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四十三章 黑吃黑
    说话间数十人都被分派到各处岛屿,只余下那名仙族金丹和身边几人,而方言和两名仙族人则被指派打探其中一座岛屿。跟着两人向前飞去,在方言的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这两人却显得非常紧张,做这种无本生意哪个不是担着性命。

    那是一座周围暗礁密布的小岛,重重水雾中只能看到岛屿的轮廓,离那里还有数里远,只听得海中一片嘈杂的枯叫声。这是此地特有的虫类,体型只有拇指大小,生长在海面的礁盘上,叫声犹如鸣蝉,稍有响声就会被惊动,发出刺耳的干叫声。

    仙族人把这种小虫称为风铃虫,如同风铃一样,稍有风吹草动就会叮当乱响。即使没有法阵相护,有这些虫子也能担负起警戒任务,三人路上再如何小心,还是被这些极其敏感的小虫察觉,飞到哪里都会引发一片叫声。

    再如何掩饰也毫无用处,几人只得硬着头皮向岛上飞去,奇怪的是到了岛屿边缘,四周反而安静下来。

    几人对视一眼,慌忙相互分开,像这种怪事的背后往往潜藏着风险,挤在一起有何益处,不如就此分手各安天命。

    方言随意选了个方向,沿着岛屿的周边飞纵过去,另外两人也是如此,小心翼翼不敢立刻登岛,先围着小岛的周边转上一圈。方言本就无心于此,他的目的是寻找空间出口,像这种危险的任务不过是敷衍而已,才不会真的去用心查看。

    来之前那名仙族金丹发下话来,若是谁查探到有用的讯息,攻下之后可以多分一份,这让众人原本不情愿的心情好受一些,或许还真有发财心切不怕死的。方言根本嗤之以鼻,可他还想借助这些人查找出口,并没有打算独自离开,来这里不过做做样子。

    以他的神识本来可以有些作为,仙族人明显在神识上比不上人族,开始方言还有些怀疑,随着对仙族的了解加深,才逐渐肯定了自己的判断。只是他不知道这是因为种族的缘故,还是在这片空间生活太久造成,这片天地中的生灵好像神识都要低下一些。

    不过方言哪有半点心思做这等事情,趁着几人分开时,方言反而利用自身的神识在岛外兜了个圈子,然后悄悄跟在其中一名仙族人的身后,把他当做自己的挡箭牌。看着这人小心谨慎的模样,方言不断地调整着位置,不远不近地跟着。

    这名仙族人修为本就比方言低不少,只有筑基五层,神识更加无法与他相比,被方言牢牢地锁定却不自知,不住地围着岛屿四处查看。很快禁制的痕迹显露出来,岛上显然已经有人占据,而且时间应该不短,只要试试这座阵法的威力就能看出究竟。

    “轰隆隆”几声轰响暮然传来,方言急忙向后方撤去,这人已然开始攻击护岛大阵,岛内实力如何立刻就能见分晓。不过方言可不愿被波及到,随即向远处撤去,而且故意选择了回往聚集地点相反的方向,免得这人逃离时把追兵也带过来。

    大阵遭人攻击,里面却好像无动于衷,并没有人出来阻拦,想来方言几人接近小岛时,就应该已经被里面的仙族人察觉,不知为何现在还未出手。与方言一起前来的那名仙族人显得更加谨慎,刚才的攻击连灵器都没有用出,而是几枚攻击符箓,只为试探一二。

    谁知他还是低估了岛内之人的凶悍,或许像这等投石问路的手段已经见得太多,早就对此有专门的防备。就在这人发出数道符箓正要转身离开之时,雨雾朦胧的大阵中忽然光芒一闪,这座阵法居然凭空扩大了一圈,正好将这名前来查探的仙族人困在里面。

    幸好方言逃得够快,连刚才他停留的地方都被囊括进去,晚走几步他也会陷落在阵法中。这座小岛的主人手段够狠,早就布下了陷阱等着人来,凡是敢打他们主意的人都不打算放过,先前一点声息皆无,动起来却是一招致命。

    这种地方谁还敢去招惹,方言能跑多远就跑多远,好在岛上并没有追兵赶来,或许是将他们当成了几条小杂鱼,根本没有过于看重。那名为方言探路的仙族人,看样子是不可能回来了,另外还有一人也不知道怎样,想了想他还是回往来时的队伍中。

    独自一人在这么危险的海域,又是初来乍到,很容易成为他人攻击的目标,方言还是决定回去。不过就这么毫发无伤地回到队伍怕是不行,方言将自己装扮了一番,弄成一副身受重伤的模样,然后才向着集结的地方缓缓飞去。

    等他回到出发之处,只见那里只有二三十人,方言在路上故意磨蹭了半天,就是想着晚些过来。和他一起出发的那两人都不见踪影,一起被派出去打探的人,回来的也不足一半,见到方言所有人都默不作声,在原地静静等候。

    时间不长,为首的仙族金丹不耐烦地向身旁一人说了几句,只见那人二话不说就向前飞去,随后这名金丹仙族人呼喝一声,众人慌忙跟在后面飞了出去。一次查探就死了一半多,这片海域果然危险无比,能在这里存活下来的,又有几个是弱者。

    或许不等见到人族修士,来这里的仙族人就会因为自相残杀损失一半,巨大的利益诱惑之下,很容易让人变得残忍嗜血。一行人稀稀拉拉地向前飞去,路上又小心地避过几个地方,怕是这些人中有谁在那里吃过亏,根本不敢再往那座岛屿靠近。

    又飞过了一段距离,跟随着前面那名带路之人,众人在一片岛礁上停了下来。

    这人手指着前方不远的地方,向这名仙族金丹说着些什么,其余人在一旁听的十分清楚,顺着他所指的方向不足十里之处,有一座岛屿刚刚发生过大战,而将他们带到这里的目的,就是想要趁虚而入。

    方言小心地站在人群边缘,尽可能离那名仙族金丹远一些,在这等高阶仙族人面前,他依然有些心虚,总担心被对方看出跟脚。可那人根本就没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正皱着眉思量其中的得失,恐怕除了这座岛屿再没有其他合适的目标,这人突然一拍大腿,大喝一声“就是他了”,然后招呼那名带路的仙族人。

    随后一行人胡乱飞起,在那人的带领下继续向前,很快这人口中所说的岛屿已经遥遥在望。

    众人停下来略微聚在一起,都不约而同地看着这名仙族金丹,只等他发号施令,到时就一拥而上,这帮乌和之众也只有这一个套路。

    “冲过去,越快越好,不要给他们准备的时间,你们谁第一个冲入岛上,本座重重有赏。杀”这人一声令下,所有人就像打了鸡血一样,不管不顾地冲了上去。在这名金丹前辈面前,任何偷奸耍滑都毫无意义,再说此战不论胜败,关键还落在这名金丹身上。

    一行人气势汹汹地对着小岛冲去,这名仙族金丹就跟随在队伍的一侧,方言再次落在众人的后方,装作有伤在身行动不便的模样。不过他也没有落下众人太远,而且尽量和这名仙族金丹保持距离,呼啸着向前冲去。

    等到快要进入岛屿的范围,方言忽然察觉到哪里不对,心中莫明生出一丝警兆,下意识地放慢了速度,双目凝神看着岛上。就在这时他才感应到是哪里不对劲,原因就是这里的灵气,那人不是说这里不久前发生过大战么,岛上的灵息怎会分毫不乱

    队伍最前面的仙族人已经冲进岛内,这里竟然连护岛大阵都未开启,这又怎么可能,若是连大阵都被摧毁,这里的灵气又该混乱到何等程度,更不可能在短短时间内便恢复如初。这必定是一个陷阱无疑,根本无需去想其中的细节,事情已经是明摆着。

    方言二话不说扭头向下方飞去,纵身跃入海中,看上去就像身负重伤体力不支,一头扎进了海里。其他人却去势不减,转眼之间全都攻入岛上,对方言落入海中并未有人发现,注意力全在近在咫尺的岛屿上,就算看见也不会在意。

    “哈哈,小子,干得不错,将这些人都带来了,等下本座重重有赏。”一阵大笑声忽然从岛上传出,紧接着一道光幕冲天而起,随着这段得意的话音落下,一名带着巨大灵压的仙族人突然现身在众人面前,赫然也是一位仙族金丹。

    更加令人恐怖的是,此时身旁还站着一位与他气息相仿的仙族人,一脸讥讽地看着眼前众人,在他们两旁数十名筑基期的仙族人严阵以待。到了现在如何会不知发生了什么,这帮一路截杀过来的乌合之众彻底落入他人手中,被人里应外合摆了一道。

    “诸位道友,识相的就加入我等,以后一起干几票大买卖,有我们一口吃的,就绝不会亏待你们。若是不听好言相劝,还有什么痴心妄想的话,本岛主说不得露上几手,也好教诸位死心。”这人继续说道,眼睛扫过众人,最后落在为首的那名仙族金丹身上。

    其余人都战战兢兢,落入别人早就设下的陷阱里,又怎会有自己的出路,此刻只求能够活命而已。刚才带路的那人,已经早早的跑了过去,站在对方的队伍中,脸色凶狠地瞪着这伙人。

    这片混乱的海域中,几乎每天都上演.着各种争斗,像这样的黑吃黑也算不得什么,只是手法各不相同罢了。这帮人哪里能想到,怀揣着发财的心思来到这里,第一战就要被人连皮带骨吞掉,下场已不言自明。第644章独行客此时的方言哪里敢露出水面,正在这片浑浊冰冷的海水中亡命奔逃,思量着是否干脆躲进宝珠里。就在这时,身后岛屿的方向传来一声闷响,随后四周明显有些震动,连身在海水中的方言都能感觉到。不用说这是从岛上传来的,金丹仙族人之间的斗法竟然如此激烈,造成的动静这么远都会被波及。好在这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动静,也没有追兵从后面赶来,多亏了方言见机快,稍不对劲就立刻返身逃进海中,这才躲过了一劫。而方言不知道的是,他还真的躲过了一次生死大劫,就在刚才的那座岛屿上,走投无路的那名金丹期仙族人,最后居然被逼自爆金丹,以这般激烈的方式结束了那场围杀,宁死也不肯受人驱使。.这样一来,周围的筑基期仙族人就倒了大霉,金丹自爆的威能何其猛烈,方圆百丈之内都受到了巨大的冲击,离得稍近一些的仙族人当场身死,肉身化作无数碎块。离得远些的也受伤不轻,就连那两名围杀他的金丹也没有幸免,躲闪不及之下身负重伤。一场精心算计的诱伏,最后竟然这样收场,那名岛主几乎被气的吐血,一点好处没捞着却损兵折将,还连累自己身受重伤。这种情况下谁还会记起有无漏网之鱼,方言完全可以从容地逃走,可他哪里知道这些,一番潜行之后才小心翼翼地浮出水面。只是方言现在的处境也十分难受,好不容易搭上一帮人来到这里,没成想空间入口踪影全无,自己又变成了孤家寡人,成为这片海域中的落单者。如此危险的地方,实力稍弱的队伍都会不时遭人惦记..方,实力稍弱的队伍都会不时遭人惦记,何况他这个筑基期的独行客。再说他现在对那处空间入口一点头绪也无,根本不知道该向哪个方向寻找,独自闯荡下去显然不行,方言一时没了主意。就连宝珠他也不敢长时间躲在其中,此地来往的金丹期仙族人不知有多少,说不定就会被谁感应到,除非他真的藏在海底。想到这里方言也十分头疼,接下去又该怎么办还要仔细筹划一番,实在不行只能原路返回,重新加入一支队伍试试。可他旋即就否定了这个主意,这片海域进出并不容易,反身向外危险更大,很可能与前来这里的队伍迎头撞上,还不如前往更深处。可那种地方也非善地,还有这一路上将要路过的无数岛礁,那都是些什么人占据的,方言这几日可是着实领教了一番..据的,方言这几日可是着实领教了一番。想到这里方言突然觉得有件事十分古怪,就是这些占据岛屿的仙族人好像并不会主动攻击,只要不过于接近他们的领地,就能安然通过。回想起不久前跟着那伙人瞎撞,这一路上也经过不少地方,若非这些人前去打探,或是想要谋夺他人的岛屿,并未见到有谁主动向他们攻击。这一路也很少见到有人经过,此地的仙族人像是都老老实实地呆在岛上,确实令人有些费解。他们不是前来捉拿人族修士的么,就这么躲在岛屿上等着人族自己上钩不成肯定不是这样,其中或许还有不为他所知的原因,不过果真如他所想,倒也不妨独自向海域深处进发,只要避开这些被仙族人占据的岛屿即可。随后几日,方言便小心翼翼地游走在星罗棋布的岛屿之间,还真是如同他所..星罗棋布的岛屿之间,还真是如同他所想,岛屿之间的大片海域根本看不见人影。只要远离这些小岛,他就可以放心地在其间穿行,而那些驻守在岛上的仙族人又仿佛在等待着什么,而此刻时机还未成熟。到了这里,水雾变得越发浓密,方言索性取出避水珠,略微催动之后,比撑起灵气护罩更节省灵力。一路漫无目的的搜寻,方言像是又回到了初入这处秘境的时候,独自一人每日无聊地行走,只是这里却要危险得多。就在这一日,方言忽然灵觉一动,神识中感应到自己像是被人窥探,虽然时间极短,可方言的神识何其敏锐。等他停下来专注地察看着四周,神识却再没有任何发现,仿佛刚才只是他的错觉,但方言并不相信,对自己的神识他极有信心。此后方言开始留意起来,那种感觉.此后方言开始留意起来,那种感觉却又变得若有若无,有时会在他稍微放松之时,神识又会突然被触动。这种被人监视却又摸不清头绪的滋味,让方言心里极不舒服,不将这件事情弄清楚,他又如何能安心继续下去。可是任凭他想出各种办法,想要将这躲在暗处的窥视之人逗引出来,却始终未能奏效,有几次方言还故意长时间地停在一处,却依然找不到丝毫线索。这让他不禁心生焦虑,根据他多年的经验,这种行踪诡异的对手最是难缠。这到底是什么人,有几次他都怀疑是来自海中的妖兽,可一路下来,四周并未发现海兽的踪迹。难道是被高阶修士盯上了这个想法顿时让方言心悸不已,能够不被自己的神识立刻发现,说明这人神识有可能超过自己,不是高阶修士还能是何人。人。只是这人却迟迟不曾出手,始终在暗处跟随,若是确实如他所想,好像无需这般麻烦,何时见过高阶修士付出这么多耐心,只为偷袭一名低阶修士。方言百思不得其解,却又无法通过神识捕捉此人,心中越发烦躁不安。“就不信你不肯出来,看你能躲到几时。”整整一天下来,方言都被此事困扰,心里不由得火起,等他看见附近一座岛屿时,立刻萌发了一个念头。随后方言径直朝那里飞去,翻手取出一大叠符箓,看架势准备攻击这座岛屿上的阵法。这般做法,好像和那名与他一起打探虚实的仙族人相仿,只不过方言的手法更巧妙,并非直接激发攻击阵法,而是采取符阵的攻击形式,那样就不用担心自己被岛上的大阵突然困住。那名始终在暗地里跟着他的人,料想就在附近不远处,等跟着他的人,料想就在附近不远处,等下他发动攻击之后就跃入海中,看看这人又该如何应对。孰料未等方言动手,忽然感觉到头顶上的异样,无数细如牛毛的东西倾泻而下,就像他催动的冰针,而且比这更加细密繁多。方言随手将符箓激发打向头顶,紧接着身形向下急坠,玄武盾立时出现在他的头顶。“轰”的一声炸响,数十枚符箓同时引动。只不过这些都是方言早前的存货,又没有来得及运用符攻手段,看似声势不小,其实威力十分有限。不过还是抵挡住了大部分飞泻而下的细小东西,但也有一些依然打在方言的玄武盾上,发出“扑簌簌”的声响。此时方言才看清楚,这些东西的形状还真有些像牛毛,只是颜色略显淡蓝,也不知是何物,被他堪堪抵挡下来。他可从不知是何物,被他堪堪抵挡下来。他可从来不是被动挨打的习惯,立刻着手还以颜色,一柄青色长剑突兀地出现,正要向头顶上攻去。神识中忽然感觉到那人正急速后退,看起来并非是为了远离岛屿和阵法,而是有如刺客一般,一击不成立刻远遁,根本不与对手正面交锋。可方言哪里还肯将他放过,循着微弱的灵息急速追了过去,此时岛内突然窜出几人,想来两人刚才的交手已将他们惊动。方言头也不回地急追而去,竟是向着云层中越飞越高,令方言不禁疑惑重重。要知道修士尽管可以飞行不短距离,可飞行的高度越高,耗费的灵力也就越大,一般筑基修士都选择离地数百丈的高度飞行,这样最节省法力。此人这样做又是何意,难道是要与自己拼消耗,方言已经打定主意追杀到底,己拼消耗,方言已经打定主意追杀到底,否则被这人躲在暗处突施冷手,令人防不胜防。身后追来的几人很快回返,也不知是何原因,不过他们不愿紧随其后而来,倒也让方言更省心。这样他就可以专心追杀此人,好容易才有这个机会,休想再从自己面前逃脱。刚才短暂的交手,还有这人逃走的身形,明显和自己修为相差仿佛,也是一名筑基修士,只是他颇有些手段,等追上之后一切自会弄个明白。依旧是那种若隐若现的感觉,这人的遁术怎会如此奇特,方言暗自惊讶不已,若非自己对灵息十分敏感,时间长些还真有可能追丢。无论如何都要将这厮撵上,方言连飞剑也放了出来,将浮岛收起,遁术顿时加快了不少。“哼,莫要以为我怕你不成,竟敢在后面苦苦追赶。既然你非要送死,现在后面苦苦追赶。既然你非要送死,现在我就如你所愿,在这里做过一场,看看你小子到底有什么本事,能独自深入到这等地方。”面前是一名身材修长的仙族人,面容白净无须,一身白衣千尘不染,倒有几分高手的模样。“藏头露尾之辈,也敢在这里大言不惭,难道不知这世上还有羞耻二字。现在被我追得走投无路,却又找出这般托辞,倒要看看你除了嘴上功夫,是否还有其他本事。”方言被他一路跟的着实火起,自然没有好脸色,三言两语就将这人气得脸色涨红。“很好,敢做独行客都是不怕死的,像你这样找死的倒是个例外,现在后悔已经晚了。”说着话,这人手上出现两支尺许长的银色短枪,表面却没有显出半分光泽。两只银枪被他催动之后,忽然像是活了过来,从他手中自动飞出,对着方言迎了过来,从他手中自动飞出,对着方言迎面飞来。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