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零八章 魔音之坠
    第六百零八章魔音之坠

    做完这些,方言拉着凤儿站在这块岩石上远眺前方,看天空黑白云层翻滚,听山岗上松涛阵阵。两人就这样无声地伫立着,紧紧搂住对方,享受着片刻的宁静,明日之后又将是长久的分离,只有心的归属才能将他们永远连在一起。

    这座山峰位于揽月宗山门不远,大劫后风起云涌的黑雾消失无踪,曾经黑幕般压向南越大地的魔云正在渐渐消退,灵气开始显露端倪。这些预示着大劫的影响正在散去,可这也是天地灵气变化最为激烈之时,遮天蔽日的云层每日激荡不休。

    而这与两人此刻的心情正好映照,笼罩心头的雾霾将散未散,前景难测却又隐约可见之时,方言心中愈发坚定,等他再来此地,凤儿将会永远地和他在一起。遥想自己仙路的起点,正是奋力追赶着凤儿的脚步,却不想二十余年过去,自己还是走慢了一步。

    不知过了多久,天空中云潮涌动,起起落落,两人一动不动地拥在一起,心中却是随着云海浮浮沉沉。山岗上一阵微风吹来,泛起丝丝凉意,方言猛然间神识一动,轻轻挣脱凤儿的环抱,将她挡在身后,血红长剑握在手上。

    “凤儿,有人来了”方言低声说道,凤儿亦跟着惊醒,一柄灵剑握在手中,却并没有感应到附近有人。直到片刻之后,她才发现有两人疾速飞来,正是对着这个山头,居然是方言先感应到,难道他的神识还会超过自己。

    凤儿略微讶然,随即又有些恍悟,若非如此方言又怎能发动神识攻击,即便他的修为比自己还要低。可她现在已经来不及考虑这些,那两人身形极快,很短时间就来到了他们近前,一路飞来根本没有任何遮掩。

    “哼,方言,就知道你不怀好意,现在还有何话说林师妹,此人根本不是好人,跟他在一起绝对不会有好下场,赶紧到师兄这里来,莫要再受他蒙骗。”这等尖细的声音还能有谁,可这厮怎会追踪到这里,凤儿做事一向小心,又是怎样被他发现的。

    “封师兄,方言自小和师妹一起长大,他是不是好人师妹最清楚,师兄不必再说了,请回吧。对了,师兄又是如何找到了这里难道一路跟踪而来,不对,你居然在自己师妹身上留下了暗记,你怎会如此卑鄙,就不怕师傅知道吗”凤儿忽然明白了什么,赶紧用神识裹住身上衣襟,大声向封若楠喝问道。

    “知道又能怎样,拐骗我揽月宗女弟子,这等恶徒难道还不该杀,林师妹不要再犯糊涂,快些到师兄这边来,否则莫怪师兄手下无情。”封若楠身旁之人抢先说道,正是当日败在方言手上,又被抢去幻冰的杨林。

    “算了,凤儿,跟这种人何必多费唇舌,你还看不出来吗,他们已经动了杀意。跟他们讲道理毫无作用,这等小人只认拳头,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方言厉喝一声,随手招出魔王盾,将自己和凤儿护住。

    听方言这么说,凤儿不再犹豫,又取出一只灵瓶,戒备地看向眼前二人。只见这两人忽地取出灵器在手,冷笑着看向方言二人,就算方言取得大比第七名又能如何,封若楠可是筑基后期修士,两人整整差了一个境界。

    而杨林的实力也超过凤儿,再说他身边又有封若楠那厮,凤儿的底细恐怕早就被他所知,击败凤儿全无问题。两人为此早已准备多时,封若楠还不惜在凤儿的衣襟上留下法力印记,只等一个合适的时机,谁知还真被他们等到了。

    “嘿嘿,不得不说你小子确实聪明,一下就看出了我的心思,不错,我们二人就是来送你归西的。还有你,林师妹,师兄这么照顾你你都不领情,硬要跟着这个没有前途的垃圾,既然你到现在还不识相,那就怪不得我心狠手辣。不过你放心,等会儿我不会立刻杀了你,会让你尝尽人间快乐之后才舍得让你死,等着吧”

    这厮怪笑几声,从身上取出了一座三层小塔,轻轻一掐诀,这座小塔忽地变成十余丈高,随后漫天水雾遮天蔽日,向着方言二人汹涌扑去。杨林亦不甘示弱,甩出一只小瓶和一颗圆珠,山峰上的水灵气顿时潮水般涌来,一浪高过一浪。

    “无耻小人,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得逞。小七,这是我师尊给他的伪法宝,威力十分强大,你先负责防御,待我消耗他们一些法力再说。我们全力守住自身,刚才我已经给杨师兄发了传讯,不久他就会带人赶来。”凤儿急促地向方言说道。

    “哼,杨慕那里我已经命人给他找了件事情做,一时半会儿他是来不了,等他来了也只能给你们收尸。哈哈,不怕告诉你们,你们的死法我都安排好了,再怎么也不可能追究到我的头上,你们就等着做一对同命鸳鸯吧。”封若楠脸庞极度扭曲,阴狠地对着方言二人说道。

    “凤儿莫急,只需为我略微阻挡即可,无需用尽全力,我的功法正好对此克制,谁输谁赢还未可知。”方言悄悄向凤儿传音,让她尽量防御,而他自己则全速运转吞天魔功,将漫天水灵气吸入体内,尽数转入蓝珠空间中。

    方言水属性修士克星的称号,并非浪得虚名,这两人不知为何就是不长记性,或许是认为别人夸大其词,又或许是方言在对战杨林时没有全力抽取灵气,让他产生了错觉,以为方言不过是法力深厚而已,根本没往其他方面去想。

    生死恶斗之时,方言可不像在比斗台上那般缩手缩脚,功法全速运转之下,只见汹涌而来的水灵气眼见着减少,凤儿在一旁感觉最为明显,当即惊喜交加,连忙配合着为方言做好防御,好让他全力施展手段。

    比斗台上诡异的一幕再次出现,杨林很快回过神来,这哪里是方言在与他们比拼法力,根本是用了某种秘术在削减他们的法术威力,只是方言如何做到的却想象不出来。这让他悚然一惊,该不会又栽在他手上吧,同样的错误再犯一次,那就不是大意,而是笨得无可救药。

    “这小子有古怪,封师兄,姓方的小子好像根本不惧水属性法术,外面一些人说他是水属性修士克星,这其中必定有原因。封师兄,得想个其他的办法,时间长了恐怕不行啊,这里离宗门实在太近。”杨林焦急地说道,隐约间他看出问题所在。

    “有什么办法,难道现在去修炼其他功法能有什么古怪,不过是法术相克而已,看他还能顽抗到几时。把最强的宝物拿出来,抓紧时间把他们解决掉,就不信两个中期修士还能如何厉害。”封若楠尖声喝道,随手取出一只钵盂,向半空丢去。

    转眼间,这只钵盂忽地变大成数丈倒扣下来,几人身前的水灵气顿时又猛长一截,山峰上水雾弥漫,方圆里许都几乎被覆盖其中。可他们哪里知道方言最不惧这种攻击,此刻又有凤儿在一旁协助,他只需专心吸纳灵气即可,速度比大比之时足足要快上倍许。

    这厮也是水属性修士,事实上揽月宗有高达四成左右弟子修炼的这类功法,曾经攻守兼备令人头疼无比的法术,却对方言并未起到多大作用,不过是让他的蓝珠空间里湖水高涨罢了。

    凤儿在一旁越战越惊讶,无论对方怎样攻击,却根本无法将自己二人完全压制,从方言身上更是看不出半点吃力的模样,灵息平稳,呼吸均匀,像是依然留有余力。而那些细密的水灵气,源源不断地涌入方言的身体之后,也不知被他吸到了哪里,丝毫不见溢满出来的征兆,也记不清他到底吸入了多少。

    约莫一刻钟过去,封若楠也察觉到哪里不对,杨林在一旁惊叫连声,又拿不出像样的灵器,一副束手无策之状。封若楠气得差点破口大骂,与方言曾经斗过一场还会成这样,简直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指望这个蠢货根本不可能。

    时间越来越紧迫,杨慕那边说不定什么时候赶来,若是这边还没有解决,自己这次就麻烦大了,对自己师妹下手,只怕师尊那里都不会饶他。封若楠心中越来越急,可是方言那边却巍然不动,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得手,任他干着急也无用。

    “不管了,今日方言必须要死,让我落入这般境地全是拜你所赐,不杀你还修什么道,结什么丹”这厮恶狠狠地想到,忽地取出一件黑乎乎的物件,然后咬破舌尖,朝上面喷出一口精血。

    “嗡”的一声轻响,这件黑色的物品倏地飞到半空,身形逐渐变大,发出一道道黑光。只见此物形同一只牛角,表面隐约可见符文闪动,到了空中之后形态依然不断地变大,让封若楠这厮催动的也越来越吃力。

    就连杨林也从未见过他这件宝物,感受到此物诡异的气息,不禁脱口而出问道:“封师兄,这是什么宝物,威力如此奇特,能对付得了这小子么”

    封若楠气得几乎暴走,暗骂这人笨得可以,难道没看见自己如此吃力吗,此刻不说帮忙却来分散自己的精力,想必是对此物有些害怕。这厮灵机一动,强打精神说道:“此物名为魔音之坠,是专门拿人的物事,只能用精血催动,师弟快快向上面喷出一口,再晚就怕来不及了,让方言走脱我们都要栽进去。”

    杨林听得惊疑不定,可眼下他也一筹莫展,心里满是后悔和惧怕,听得他如此说一时拿不定主意。片刻之后杨林把心一狠,咬破舌尖逼出一口精血,向着上方不断涨大的牛角状物品喷了出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