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零六章 相约金丹
    第六百零六章相约金丹

    不出方言所料,封若楠那厮在得知此事之后,立刻变得暴怒异常,是可忍孰不可忍,方言竟然真敢找上门来。他的住处与凤儿相隔不远,也在封无涯那座灵峰上的一个侧峰,这里向来是揽月宗戒备最为森严之地,宗门弟子在此都要小心行事。

    听到方言居然找到了这里,这厮立刻从洞府中冲出来,除了受不了方言上门挑衅,更多的还是想借机惩治方言,以解心头之恨。他知道方言此举就是冲着自己来的,被方言这般恶意宣扬,若是他再不出面,以后在宗门将抬不起头。

    而且他还想借此事大做文章,想办法给方言安上一个罪名,这里可是揽月宗,既然方言送上门来,正好可以想办法炮制他。是以这厮飞快地出门而去,根本不记得自家师傅的禁足令,满脑子都是如何对方言还以颜色,不过此事也要他亲自出面才行。

    看到执法队已经来到此地,封若楠心中颇为得意,脑中急速转动,想着怎样给方言罗织罪名。孰料那名执法使竟然对方言客客气气,顿时将他气得七窍生烟,当即打断他的话,一顶私闯重地的帽子就扣了过去,谁知方言根本不接招,反问他谁是垃圾。

    当初赌约里可是说得清清楚楚,谁输了就要当众承认自己是垃圾,这原本不过是气话而已,却被方言死死揪住不放,还讥讽他躲在洞府当缩头乌龟。在这件事情上他可不敢纠缠,连忙转移话题对几名执法弟子喝道:“外宗弟子私闯宗门重地,身为执法使,诸位难道没有看见吗”

    “这,封师兄息怒,这位道友可是有联盟的精英弟子金牌,只怕师弟几人没有资格处理,待师弟将此事回报执法长老,请师叔定夺,这样做是否稳妥些”这名执法使方才说话被其打断,却又敢怒不敢言,此时他心里隐约知道这件事将十分棘手,暗叫倒霉之时也萌生退意,想要借机开溜。

    “这是什么混帐话,这里是揽月宗地界,任何人胆敢犯我揽月宗门规,都必须将其拿下,管他又是什么人。诸位做事这般瞻前顾后束手束脚,莫非视门规于无物,还不速速将几人擒下,交由执法堂发落”封若楠当即大怒,立刻拿出亲传弟子的威风,尖声对几名执法弟子喝道。

    “封道友好大的威风,连执法弟子都敢训斥,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就是执法长老。别说这些没用的,若是在下没有记错的话,你可还有一句话没当众说呢,我来问你,谁才是垃圾你敢不敢当众对人说,莫非是想要赖账不成”方言可没那闲心看他耍威风,直接又对他逼问道。

    “你少在这里胡搅蛮缠,方言,你触犯我揽月宗门规,今日就要将你拿下治罪,还敢在这里胡作非为,真当是你们青元宗那等无法无天之地睁开你的眼睛看看,这里可是揽月宗”这厮哪敢接下方言的话题,开口闭口都是门规。

    “嘿嘿,诸位道友,请问在下来这里上门提亲,触犯了贵宗那条门规诸位身为执法弟子尚不清楚,而这位道友却口口声声说在下触犯了门规,贵宗的事情的确令在下费解。”方言转而向几名执法弟子问道,却不忘再次挑拨几句。

    “提亲这个,在下不知。”这名执法使已经被方言二人问得头大,又不想得罪任何一方,面对方言如此奇特的理由不置可否,他根本不想卷入此事,只想着趁早离开。

    “哼,想打我林师妹的主意,你还是趁早死了那条心,莫说我师父不可能同意,就是我这个做师兄的也不可能答应。识相的早点滚回你们青元宗,否则你就留在此地不用走了,这里可不是你随意来去的地方。”见几名执法弟子如此无用,这厮顿时勃然大怒,单手捂住自己的储物袋,心中杀意已现。

    “小七,你何苦非要如此”

    “给我住手,宗门重地,擅自斗法可是重罪,都不要命了。”

    接连两个声音传来,只见两名修士急速飞来,眨眼间就到众人眼前,正是凤儿和他师兄杨慕。就在封若楠想要出手时,方言立刻警觉,心中同样杀意勃发,浑身气息都已散发出来,这些自然都逃不过杨慕的眼睛,登时大喝一声。

    凤儿眼圈通红,没想到方言不顾她的阻拦,想方设法将封若楠诱骗出来,这般做法到底为何,她又如何不知。只是方言弄出提亲的把戏,让她又好气又好笑,方言的心思她一清二楚,可是正如封若楠那厮说的,她师傅那里只怕很难通过。

    “诸位都请回吧,这几位都是青元宗的客人,与在下的师弟发生过一点口角,算不得什么大事。都请回吧,这里可是师尊修炼之地,无故聚在此处是何道理”杨慕果断地驱散众人,又对那几名执法弟子简单解释几句,他们本就相熟,三言两语他们就离开了。

    “哼,就你们会做好人,什么客人,根本就不怀好意。你们是想来看我笑话的,还是来维护方言的,今天也不怕跟你们明说了,林师妹的事,我自会跟师傅说,倒要看看师傅是和你们一样向着这个外人,还是维护自己人。”对杨慕二人这厮十分不满,他已然将方言恨之入骨,想方设法也要将他和凤儿的事情搅黄。

    “混账为师不是让你闭关么,你怎的又到外边胡乱生事,既然你能猜到为师的想法,那你不妨说说看,为师现在心里在想些什么”一个声音突然在众人耳边响起,听上去很温和,可其中的威严之意却不言自明。

    尽管这些话是对封若楠所说,可在场之人都吓得低头不语,连同与方言同来的几人都感受到其中可怕的威势,不觉间有些战战兢兢。恍惚中一道人影出现在众人面前,正是方言在上见到过的封无涯本人,依然是那副儒生打扮。

    “打扰师父静修,徒儿知罪。”凤儿等人连忙拜倒下去,未等伏地却被一股巨力抬起,不由自主地向后倒退几步。方言在一旁看的真切,刚才封无涯只是随意地挥了下袖子,就将几人的举动生生打断,元婴老祖果然法力无边。

    待几人站稳,忐忑不安地望向封无涯,谁知他瞪了封若楠一眼之后,却转向方言说道:“方小友不愧是单孤峰道友的高足,胆量着实不小,竟敢到我这无涯峰上来生事。你们弄出的那些事情我听说了一点,无非是年轻人争强斗胜的玩闹,仙途漫漫,每一步都要全力以赴,怎可将精力用在这些旁支末叶上,完全是本末倒置。”

    高人就是高人,开口便高屋建翎,虽未点明这场争执的是是非非,却已将其大而化之,归结到了仙途上。听口气他不准备追究任何人,这件事也不过是玩闹罢了,对他这等高人来说当然没错,可对方言却未必如此,他从来不觉得修道就该有所舍弃,只认同修心之说,这一点上他与单孤峰倒是相合。

    “前辈此言立意高远,可惜晚辈却不敢苟同,而且晚辈乃是心修之士,只讲求心境通达,不愿做违心之事。世人都说修道即是求道,求之而取得是为求取,路径无非逆取顺取而已,可晚辈只听从心修,心意所至无所谓取舍。”

    “前辈视之为玩闹,那是前辈身在众山之巅,晚辈身于局限,心境自是亦然,只懂得君子一诺千金。再者晚辈受制于自身执念,倾慕前辈座下弟子林凤英,才有今日登门提亲之举,不如此念头亦不通达。前辈说过,大道三千,条条皆可证道,晚辈不才,愿以此身相试耳,但请前辈不吝赐教。”

    方言这番话直白大胆,其中不乏激愤之言,不但直率地指出两人并非同道,而且言辞中多有冒犯之处,自是他心中愤愤不平所致。再者封若楠之事他并没有松口说放弃追究,除了暗讽他小人之举,甚至连凤儿的事情也说了出来,几乎类似于摊牌。

    凤儿一脸惊讶地看着方言,没想到他竟然如此大胆,在自己师尊面前口无遮拦,作出表情频频示意方言不要再说下去。可是方言根本听不进去,有些话如鲠在喉不吐不快,只是他现在并不知道,这其实是两种仙途的交锋,等他日后成为了高阶修士,想起今日之言才会明白。

    “心修方小友竟然是心修,这就难怪了,不过本尊也有些话想说,对与不对小友日后自会明白。心修何其艰难,自古能成大道者少之又少,越是与天道至理相近者,越是被天道所忌,小友只需记住本尊之言即可,莫与令师乱说。罢了,世间事总是无风竟起波澜,凡事强自抑之不如顺而导之。”

    “呵呵,小友不必心怀踹踹,本尊并非只知护短之人,而是要给每个弟子匡正的机会。譬如一株大树长成,你可见过一株枝桠完全齐整顺利长成的么,见到一丝缺陷就立刻斧正,能保证它日后长成参天大树么万事皆有定数,人抑之不如天抑之,若天道欲让其长成,人力又岂可穷尽,何必刨根问底,自寻烦恼耳。”

    封无涯并不生气,反倒用论道的口气对方言说道,修为到了这等地步,对人对事已不可以常理而论之。方言似有所感,却又抓不住纷乱的思绪,茫然间问出一句:“前辈似乎只回答了晚辈一个问题,今日之事又如之奈何”

    “哈哈,此事又有何难,小友即知修为格局之事,不如我等来个约定如何就以金丹为约,金丹不成终究是仙梦一场,若是凤儿率先成丹,你们两人以后便莫再说起,若是你们之中谁先她一步成就金丹,才有资格再论起此事。须知本尊这名弟子并不简单,他日仙途如何连本尊也不敢妄加评论,小友现在应该明白了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