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零五章 谁是垃圾
    第六百零五章谁是垃圾

    或许杨慕说出那番话,其中也有凤儿的意思,方言知道她对杨慕颇为信任,这夫妇二人曾经对她多有关照。估计杨慕回去之后把他与方言见面之事告知了凤儿,而她现在又不便来找方言,所以才会传讯给他,对凤儿的性情方言当然也很了解。

    凤儿现在夹在方言和师傅之间左右为难,一边是自己最为亲近之人,一边又是对她恩重如山的师傅,让她在其中做出选择何其艰难,此刻她完全乱了分寸。方言总不可能一点都不照顾到凤儿的感受,可让他轻轻将这厮放过也不可能,这也是他的为难之处。

    自己做出的承诺都不敢面对,借着师父有命躲在洞府里闭门不出,这厮不仅让方言轻看,而且这样的心境本就有问题,封无涯还要苦心维护,枉他修道如此多年。既然症结在他师傅这边,方言自然不好欺上门去,只有想个办法引他出来。

    “对了,就这么办,到时不信他不出来。”方言灵机一动,突然想出了一条妙策,思虑再三之后就开始行动起来。一会儿取出储物袋往外倒腾东西,一会儿又进入空间翻箱倒柜,然后找出几个装饰得很漂亮的小箱子,把一应物品装入其中。

    随后他又出门而去,很快找到苏东霖那里,等方言说起要他帮忙,苏东霖想也没想就答应下来。两人坐在一起,小声地商量了一会儿,又匆忙将楼内另外两名弟子找来,四个人凑在一起议论到深夜,像是在密谋什么大事。

    清晨几人一起出门,去观看那场无聊的决战,左右都是揽月宗弟子夺魁,想来其余宗门之人热情也不会太高。可是揽月宗弟子却是个个兴奋不已,早早围在比斗台边,等待着这场巅峰对决。

    几人找了个僻静之处坐下,只见附近也坐着不少其他宗门的弟子,冷眼看着远处的高台,仿佛是要观看一场与他们无关的比试。不过接下来的比斗却是精彩纷呈,台上二人并未因为同门而有半分留手,为了争得头名很快打出了真火。

    他们已经是在为个人而战,所有人各怀心思看完这场比试,等待着公布整个大比的最后排名。其实名单基本上已经出来,这时宣布只是走个过场,众人想看的还是这些夺取名次的弟子将会获得什么奖励,八宗大比前可是说过奖赏会非常丰厚。

    一阵手忙脚乱的清理之后,晓月真人的身影再次出现,代表八家宗门宣读完全部三个等级的排名,然后就将发布奖赏。看得出这位揽月宗掌门兴致极高,脸上容光焕发,这次揽月宗大获全胜,三个等级的前几名几乎全部出自这家宗门。

    首先宣布的是金丹期修士的奖励,只要进入前六十四名就有奖赏,想来是为了照顾各宗的情绪。而奖赏也确实丰厚无比,无论法宝丹药和灵材,都是高阶以上之物,寻常绝对难得一见,此外每人还获得了数量不等的联盟贡献值,这个倒是新鲜玩意。

    南越联盟目前只能算拉起了框架,并未真正运作起来,各种利益和关系的协调复杂无比,单是八大宗门内部就要花去不少时间。不过联盟贡献值已经弄出来,说明进展正在加快,难怪前些日子看不见各宗掌门,显然他们也没闲着。

    这次大比归根结底还是为了仙魔大战做准备,再怎么热闹也要回归到这件事情上来,趁此机会将联盟贡献值以奖励的形式发下去正当其时。虽然现在还不清楚贡献值有何作用,想来不会比各家宗门的贡献点差,否则联盟的颜面何存。

    除去贡献值,其他奖赏的标准也自然不同,尤以前八名的奖励最为丰厚,连一些方言闻所未闻的物品都被拿出来,只看那些排名靠前的金丹修士们的表情,就知道这些宝物价值不低。据说所有奖励都是八家凑起来的,最后的大赢家却是揽月宗,他们赢了面子还赢了里子,短短数天时间收获甚巨。

    接下来是对筑基后期和中期修士的奖励,与金丹修士们自然没法比,可丰厚程度也让在场弟子惊叹不已。方言虽然排在第七位,可获得的奖赏也让他兴奋不已,一件伪法宝,十万联盟贡献值,百万灵石,数颗品质极高的破障丹。

    进入八强的弟子,每个人还发给一枚金色令牌,上面铭刻着这次大比之事,并非灵器或法器,不过是证明其为联盟精英弟子的身份而已,拿来炫耀之用。对这种虚名方言向来不看重,这是大宗门最喜欢弄出来的噱头,方言随手丢进储物袋。

    仅仅方言就能得到这许多,前几名的奖赏就更不必说,听得方言都有些眼红,竟然连结金丹也被拿来奖励,其余物品更是无算。想来那名一举夺魁的弟子有这些奖励,可以安心在自家洞府内冲击金丹期,在此之前无需再辛苦外出寻缘。

    这还仅仅是大比主办方的奖赏,这些弟子回到宗门后肯定还会得到重赏,成绩好的弟子一次大比的奖励足够享用数十年,比如像方言这样突然杀出的黑马。热热闹闹地领取完各自的奖赏,八宗大比就此落幕,而方言昨晚策划的事情即将开始。

    在众人一脸艳慕的表情中,方言等人回到各自宗门聚集处,然后整队离开。就在这时,方言忽然向千幻掌门告假,说是要和几位师兄趁机逛逛揽月宗内坊,这些时日他还真没有去过。千幻真人并未多想,再说她此刻心情不错,直接照准,哪里会想到方言早就谋划好了一件大事。

    带上苏东霖几人,方言直奔封无涯所住的灵峰飞去,到了山下立即停住,然后缓缓向凤儿居住的那座灵峰走去。此时他们已经换了一套行头,方言身着一件大红色长袍,身后三人也换上崭新的红色衣衫,手中各自捧着一个精美的小箱子,上面扎着红绸。

    一行人的装扮自然引起了旁人的注意,只要有人问起,四人就会大声地说是来上门提亲,对方就是新晋元婴老祖封无涯的高足,其最小的女弟子林凤英。几人又装作无意中说起封若楠之事,口口声声说他已经同意作媒,却不见他来到这里,好一同前去提亲。

    还有这等新鲜事,竟然有人进入揽月宗内提亲,这里可是宗门重地,又不是世俗家族的宅院,怎会发生这种可笑之事。而且此事牵涉到揽月宗的大人物,除去封无涯不说,封若楠和凤儿两人,无一不是宗门人人尽知的亲传弟子。

    可这就是方言苦思出来的计策,弄出这么大动静,看这厮如何还能安坐在洞府中,以方言对他的了解,这厮必定会暴跳如雷。方言就是要引他出来,总不能真的打上门去,此处可是揽月宗核心地域,又居住着元婴老祖,谁还敢乱来。

    那就只能想办法逗引他出来与方言理论,若非这里是揽月宗门内,方言都想找些人吹吹打打前来,动静越大越好。方言已经打定主意要将凤儿带走,这些时日与她的接触更加坚定了方言的信念,以后绝不再将她一个人留在这里。

    迎娶凤儿是方言一直以来的夙愿,阴差阳错间拖到现在,以前他是苦于两人差距太大,担心自己会拖累她。现在方言总算有了些许能力,这次大比又让他身价倍增,而且还身在揽月宗,此时不趁热打铁做成此事,再想有这样的机会可就太难了。

    敢明目张胆地做下此事,最主要的还是方言占着个理字,八家宗门的掌门和大批弟子都在此地,方言又因为大比暴得大名,揽月宗也不敢对他为所欲为。只要他小心不触犯揽月宗门规,想必他们也不能奈何于他,再说他只是看中了揽月宗的女弟子,上门提亲而已,难道这样也要受到责罚

    方言就是钻了这个空子,看准了揽月宗不能将他如何,封无涯知道了又能怎样,还敢对上门提亲的修士出手不成。附近大都是这家宗门的低阶弟子,想看热闹又怕惹祸上身,便不远不近地跟在后面,见机不对也好立即抽身。

    短短时间,这支小小的队伍惊动的人越来越多,方言又故意一路慢慢走去,嘴里不停地说着封若楠与自己的赌约,言语中多有鄙视和嘲讽,唯恐众人听不出他的意思。

    没过多久,只见一队身着黑衣的修士急速赶来,正是揽月宗的执法弟子。这里可是宗门核心地域,哪能容许旁人在此胡作非为,听到传报之后这些人火急火燎地赶来,一个个犹如凶神恶煞,吓得一些胆小的揽月宗弟子抱头鼠窜。

    “尔等是何人,不知此处是何等地方,竟敢在这里撒野”为首那名执法使远远地对方言等人喝道,看着几人的穿着像是外宗来人,不知所为何事,虽没有立刻出手,却赶忙开声喝止。

    “何人我等可都是好人,来此自然是做好事。这件东西就可以证明在下是何人,这可是贵宗宗主亲手颁发给在下的,道友是否要验看一番”方言毫不客气地掏出刚刚得到的金色牌子,倒是在这里立即派上了用场。

    “你,道友原来是精英弟子,可为何这般模样来到这里,此处并非寻常地域,道友还是快些离开的好”看见金色牌子,这名执法时顿时一愣,随后态度变得客气一些,来到近前和声说道。

    谁知未等他说完,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尖利的叫声:“方言,你这个垃圾,竟敢私闯我揽月宗重地,当真以为无人治得了你”

    “封道友原来无恙,害得在下倒是白白为你担心,还以为你已经病入膏肓了呢。刚才那句话请你再说一遍,谁才是垃圾”这人是谁方言无需回头都知道,弄了半天正主终于出来了,方言心中暗喜,嘴上却大声喝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