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零四章 尘埃落定
    即使能够吸纳入体,方言也不一定敢拿来炼化,略微尝试之后方言就放弃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可除此以外他实在没有太好的办法,一应手段在大片先天灵火面前很难发挥作用,方言这次的确遇上了最为强劲的对手。

    总不能再次施展神识攻击,连续使用神识刺对自身神魂的损伤太大,神魂反噬也会比昨日厉害得多,此刻并非生死关头,绝不可轻易冒险。再说方言目前正处于修为快速增长阶段,怎会为了一次大比的胜负而断送自己的仙途,他从来不会做这样的傻事。

    方言只得咬牙坚持,想了想还是将儡身放出来,尽管这具儡身本是魔体,对灵火非常不适,却也能为自己分担部分压力。除此以外他再无拿得出手的东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步步紧逼,到现在他确实已经黔驴技穷,没想到最后自己竟然要败在灵火手上。

    这时方言只能拼命守住自身不失,数件器物也被他一一召回身前,密切地关注着对手法力上的变化,此刻他还存着一线希望,想要借助自身深厚的法力挽回败局。

    看着满天火焰,方言忽然闪露出一丝贪婪的神色,若是这些灵火能被自己炼化,绝对又能为他增添一件强力宝物。不过这个想法转眼即逝,对手催动着凶猛的火焰从四面八方席卷过来,方言只能疲于招架,渐渐变得越发吃力。

    先天灵火着实厉害,只是单纯的火攻,竟让方言使出浑身解数也无能为力,连一点像样的反攻也没有。那名女修此刻却眉头轻轻皱起,显然没想到方言这么顽强,看来传言中说他法力深厚无比并非虚言,能够与她缠斗这么长时间的修士也不多见。

    而且方言的符攻手段也算不俗,大把冰水属性符箓洒向四周,不断迟缓着火势蔓延,一时半会儿还难以定出胜负。这女修不想与方言再耗下去。突然檀口一张吐出一只火鸟,轻灵地飞入大片火网之中,随后就见火势猛然高涨,铺天盖地向方言涌来。

    先前居然还不是她最强力的攻击,方言苦涩地摇了摇头,除非他能调用本命灵符,或是其他非常手段。否则看不到半点取胜的希望。不过是一场比斗而已,反正他已经进入了八强。无须再为此拼死相争,索性就此收场也并非不可接受。

    “道友不愧是先天火灵之体,先天灵火的威力在下领教了,就此认输,以后有缘再向道友请教。”方言朗声对这名女修说道,尽管心中不免有些遗憾,可这样做才是最合适的办法。

    “方道友果然像传闻中说的法力深厚,能在灵火面前坚持这么久的修士可不多见,他日定会有再见之时。”这名女修忽然开口说道。这场比试直到现在她也只说了这句话。听上去对方言好像还有几分认同,语气却显得十分清冷。

    随后只见她双手轻舞,漫天火焰瞬间消失无踪,这名女修对灵火的掌控几乎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令方言叹为观止。随着两人罢手收起一应宝物,比斗场内却变得一干二净,仿佛刚才被人打扫过一般。更让方言感叹先天灵火的妙处。

    这场大比方言首尝败绩,不过他的比试并没有全部结束,八强战之后还要进行排位战,进入八强的弟子都要从高到低排出最后的顺序,只是接下来的比试对方言来说可有可无。

    但是对他所在的青元宗却不一样,这种排名关系到宗门的切身利益。每向前提升一位,都会有不少好处。方言只得耐着性子继续后续的比试,不过他无须再像以前那么紧张,完全可以放松一些,毕竟像他一样败下阵来的弟子,也不会像之前那么用尽全力。

    尽管方言输了比试,可青元宗的弟子并无半点落寂。当然方言若是能再进一步,那他们的脸面会更光彩。知道方言现在可以腾出空来,等他刚回到住处,一同前来参加大比的弟子轮番向他祝贺,同住楼内的苏东霖几人更是迫不及待地摆上了酒宴。

    到了现在方言也想好好放松一下,这场大比的节奏过于紧张,短短几天着实累得够呛。当晚是方言这些时日以来最轻松的一次,喝了一夜酒,再踏踏实实地睡去。

    第二天方言慢条斯理地回到山岭上观看比试,因为今天两场比斗的结果与他有关。若是那名拥有先天灵火的女修胜出,他就将参加争夺第五名的比试,若是她落败,方言就只能争夺第七名,所以她的胜负事关方言前后两个名次,否则方言只怕都不会前来。

    难得当了一回看客,结果却令他颇为无趣,这名女修居然战败了,输给的对手是一名战力高超的水属性修士。在她的对手面前,这名女修几无还手之力,一直被对方压着打,最后被生生耗尽法力,没有方言这般诡异的手段,水属性修士极难对付。

    接下来就是五到八名的排名战,方言的对手与他一样,也是败在今日输掉比试的修士手上,想来也会有些郁闷。谁知方言左等右等不见人来,最后一问才知那人昨日受伤较重,根本无法参加今日的比试,方言不费吹灰之力获得第七名,总算没有落在最后。

    而此后的大比却更加无趣,进入最后决战的竟是两名揽月宗弟子,这个等级的大比到最后也成了宗门比试,其他宗门的弟子只有观摩的资格。到今天为止,准备数月的大比即将结束,余下的事便与方言无关,不过他还有一件事没有完成。

    那就是找封若楠那厮履行赌约,想要从方言手上赖账又怎么可能,再说若是方言输了他也不可能放过,这一点两人都心知肚明。方言决定明天就去找他,趁着他现在身处揽月宗还有便利,否则以后想找那厮,怕是连宗门也进不来。

    谁知未等他寻思着出门找人,方言却被别人找上门来,竟是与他交过手的左良,引他前来的竟是凤儿的师兄杨慕。方言自然知道他来为了何事,心下立刻盘算着怎么回话,想要张张嘴就索回魔针和那件网状灵器,也太天真了些。

    左良的确被他伤得不轻,现在脸色依然白得吓人,谁能想到大比之上,还会遇到方言这种不按规则出牌之人,更是不讲规矩地取走他两件宝物。以左良的精明,当然知道方言不可能轻易吐出来,也不知他是怎样打探到这层关系,连养伤也顾不得,将杨慕生拉硬拽着来到这里。

    对这名满口道理的伪君子,方言自然没有好气,可是杨慕他却不好轻易落下脸面,其实若是顺着方言的性子,他也是个很好打交道的人。不得不说这人极为聪明,就是为人太虚伪,再说方言也知道不可能占为己有,索性答应交还给他。

    可是方言没有半点好处,那也不是他的性格,最后还是碍于杨慕的面子,方言才答应他拿出一笔财货赎回。左良虽然在心里大骂方言不已,脸上却始终作出一副正气凛然的模样,让方言看着就想再给他来一拳。

    杨慕也是聪明人,谈话间悄悄向方言传音,把冯若男那厮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看来他这位师兄对这厮也多有不满,却对方言大有好感。交换完毕,两人告辞离去,方言脸色阴晴不定,最后一狠心,等明日大比结束就去找这厮算账。

    原来这场赌约被他的师尊知道了,也就是那位新进元婴老祖封无涯,这几天他被禁足在洞府,哪里也不许去。明面上说是对他施以惩戒,其实是在护着他的面子,主要是方言立下的赌约太恶毒,当众承认垃圾不说,还要答应对方一个条件,谁知道方言又会弄出什么令人难堪的条件。

    这种看似玩笑的事情,其实对修士的道心极为不利,失败的挫折已经令人耿耿于怀,再加上这等羞辱,心境不可能没有变化。封若楠虽然只是筑基八层,但他是封无涯最为看顾之人,数十年内很有可能冲击结丹,这件事情当然会被阻止。

    以为他得到元婴老祖卵翼,就能将方言吓得不敢找上门去,他也太小看方言的胆量,再说这件事关系到凤儿,无论如何方言都不可能轻易放过他,哪怕有元婴老祖挡驾也不行。

    其实杨慕的本意是劝他就此收手,毕竟冲撞元婴修士可不是闹着玩的,而且他知道自己的师傅十分护短,若是被方言打上门去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可他哪里知道方言胆大包天,而且决定的事情就无所畏惧,等他真的看见方言找上门去哪里还敢解劝。

    两人刚走,青元宗的弟子又来找方言,无外乎就是恭贺,大比第七也算是很不错的成绩。方言只得将诸事放下,全副精力应付这些同门,不管怎样脸面上的事情还是要做足,方言可不想平白无故为自己到处树敌。

    当日方言的住处十分热闹,几乎所有的筑基期弟子都来这里走过一遍。等到千幻掌门也专程来这里嘉勉几句之后,竟然连同来的几位金丹修士都登门拜访,在他们面前方言怎敢托大,只得陪着又做了一套标准的礼仪,世事就是这样,他又能如何。

    等把这些场面上的事情应付完,天色已经黑下来,凤儿又给方言发来传讯,只有一件事,就是让他不要再去寻封若楠的晦气。对方言的性情凤儿最是清楚,她知道方言肯定不会轻易放过那厮,可她的师尊是何等人物她也清楚,故而才会极力阻止方言前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