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百二十六章 吞天魔功

第五百二十六章 吞天魔功

作品:仙途凡路 作者:雁过随风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readx;    方言一时心绪难平,不知该说些什么。而单孤峰也突然停下话来,不肯再发一言,兀自背转身去,望着远处云海静静地发呆。就在这一刻,满天霞光奇异地落在他的身上,远远看去,像是又恢复了他世外高人的造型。

    良久过后,正当方言有些忐忑不安之时,单孤峰忽然发出一阵狂笑,随即回转身来看着方言,脸上表情说不出的诡异,似哭似笑似疯似魔。可他的眼神却变得有些灼热,冲方言大声说道:“我好像有些明白了,天选之人,天弃之人,哈哈,原来如此。”

    这番举动让方言又是一头雾水,说出的话更像是疯言疯语,根本听不懂是何意思,方言脸上写满诧异。单孤峰却面色沉静,接着又说道:“这些事你小子闻之尚早,以后自然会清楚,别胡思乱想。再说每个人的际遇不同,此刻又身处南越数万年难遇的旷世大劫,正所谓应运而生,劫难何尝不是与气运相伴。”

    “还有你小子心思太多了,都给老子收起来,就那点小九九又如何瞒得过老子,别忘了老子也是从低阶弟子过来的。放心吧,无论你有怎样的机缘,是你的谁也夺不走,老子不仅不会有半点觊觎之心,还会助你全力守护,谁敢打主意都是找死。”

    “不怕告诉你,凡是能成为高阶修士的,没有一个不是大气运之人,几乎生下来就得到老天眷顾,自然少不了各种机遇奇缘,否则如何能成长到这一步。老子身上就有不少秘密,以后你慢慢都会知道,青元宗向来就有规矩,不得谋夺弟子的机缘,只要你不愿说谁都不能勉强。”

    “不过防人之心不可无,在哪里都少不了背后算计别人的险恶之徒,你小子又是从散修过来的,对人有些戒备也算不得大错。只是以后在老子面前大可不必如此。人前谨慎些就是了,算了,时间长了你自然知道,无需我再多言。”

    先前那些话的意思,单孤峰并未过多解释,三言两语便一带而过,也不管方言是否听得懂。不过他后面的话却说得十分清楚。或许这老怪物早就将方言看了个通透,而方言躲躲闪闪的样子让他也实在看不下去。忍不住数落了方言一通。

    “是,弟子记下了。”方言又能说些什么,只得老老实实答应下来。

    “第一个问题你小子答非所问,接下来可要仔细了,莫要三个问题一个也答不出来,那可就太没脸了。好了,老子问你的第二个问题,你先说说看。”看着方言的样子,单孤峰得意地点点头。翘着脚摸起了那个破茶杯问道。

    “是,弟子以为,选取功法最忌杂乱无章,导致自身修炼不能专精一道,就如同弟子以前那般,各种功法胡乱修行,最后将自身修炼弄得一塌糊涂。蒙师尊前些日子教诲。弟子决定痛改前非,以后必将有所取舍,不再贪多求全,这样回答是否妥当?”

    方言斟酌着说道,满心以为这次总不会错,基本上方言都是按照他上次对自己的提点。单孤峰总不至于连他本人说过的话,也矢口否认吧。

    “不对,还是没有说到点子上。功法的选择并非越少越好,那样所有人终生只学一门,岂不就是最简单的办法,何必劳心费神于主修功法的选择上?可你见过有几人只修炼一门功法,若是只修炼一门又哪来的灵魔双修。这样做岂不是自打嘴巴?”谁知单孤峰依然摇着头说道。

    “这,可是……”方言着实无解,没想到单孤峰果然转脸就不认帐,还一副振振有词的样子。

    “可是老子上次分明就是这样说的,对吗?哼,你果然一知半解,老子当时说的是这个意思吗,那是说你修炼太乱,却没有说你修炼的功法太多吧?其实功法修炼并没有定数,多与少全看修士个人,若是你忙得过来,修炼个十门八门也无不可,甚至有些天才修士,修仙百艺样样精通,又何曾见他的修为落下半分?”

    “可见修炼多少门功法,或是选择怎样的主修功法,并非一成不变,生搬硬套,而要看修士修炼的这些功法是否匹配。不仅是这些功法相互之间的关联,还有对修士而言是否适应,并没有统一的标准。若是非要弄一个出来,那就是你修炼的功法,能否让你的修行逐渐暗合大道,就是这种感觉,其他的老子认为都是谬误。”

    “暗合大道?那种玄之又玄的感觉?”方言似懂非懂地问道。

    “正是,你现在用心记下即可,以后再仔细体会,就会明白老子这些话用意之深。其实功法选择不必有太多顾忌,只要感觉能够顺应大道,就可以随心所欲,无需拘泥于功法本身。看来这次你小子又答错了,最后一次机会,想清楚了再回答。”

    单孤峰倒是不厌其烦,耐心地再次解释一番,而对他提出的三个问题,方言也基本丧失了信心。连功法选择这类泛泛而谈的问题都答错,有关斗法之事就更难回答,修道以来,方言从未有过这方面的专门训练,与人斗法大都是出于自保,哪里有什么经验可谈。

    再者说了,若是自己一个也答不上来,他还真会因此而把自己赶出师门?应该不会,自己这位师尊看起来疯疯颠颠,可他说话做事却并非率性而为,说的话乍一听似乎有悖常理,仔细琢磨却回味无穷,只是经他口中说来简单粗俗,不像流云子那般循循善诱。

    不过内心的想法方言如何敢流露,便揣测着说道:“恐怕这次弟子依然会答错,弟子并非战修,也未经过斗法方面的训练,既然师尊问起,弟子便试着说上一说。弟子觉得,在斗法时手段一定要多,这样不管对手如何变化都能迅速应对,而自己又可找出对方的弱点突施强手,如此就能立于不败之地。”

    “果然又错了,你这些话听上去不错,其实大谬不然。斗法仅仅凭借手段就能取胜么?你也太小看天下修士,修真界功法手段何其多也。谁人又能穷尽,按你这种说法,岂不是功法学得越多越占优势?难怪你小子乱七八糟的功法法术学了不少,又是灵魔双修,又是挨打术,却连斗法的根本都没弄清,真是笨得可以。”

    “还是老子来告诉你吧。大凡与人斗法,无非就是三种形式。要么以力压人。仗着修为法力一较高下,要么以快打慢,先下手为强,还有就是奇正之术,以巧制胜,以技压人。其实这些都只是皮毛而已,充其量不过是小道,斗法真正的精髓却在于以此证道,领悟大道之力才能无往而不克。”

    “这些等你小子日后修为高了。自然都会知道,此时多说也是无益。”单孤峰说着话,拿起那个破茶杯嘬了一口,又一脸得意地看着方言如痴似傻的表情。

    听完这番话,方言脑海中忽然闪出一个念头,或许他提的这三个问题并非是在考较,而是传授他的修炼经验。甚至于他的人生经验,只是他选用的方式比较特别。

    “弟子明白了,多谢师尊教诲。”方言恭恭敬敬地起身谢道。

    “慢着,你小子休想一个谢字就蒙混过去,问你三个问题,竟然没有答对一个。依了老子以前的脾气,定然要将你赶下山去。不过念在你刚刚入门,为人也还老实,这次又是初犯,就给你一次机会。记住,下次不可再犯,否则要你小子好看。”

    “是。弟子谨记。”方言算是看出来了,自家师尊说话办事就是这种方式,但是对待自己却还算宽厚,教导也还尽心,只是让人一时难以接受罢了。与其为此而别扭,还不如尽快适应,凡事先老老实实应下来再说。

    “唔,你小子转得倒是挺快,怎么一下变得这么老实了,是不是想从老子这里骗取什么好东西?让我看看,你又在打老子什么主意,对了,功法,你小子一定是看上了老子的功法。”才说了几句像样的话,单孤峰又开始胡言乱语。

    说话间,却见他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枚黑色古朴的玉简,正欲递给方言,半路上却又忽然一顿,像是想起了什么。然后他又不知用了何法,竟让这枚玉简突兀地悬浮在身前,双手急速地向玉简中打入一连串手诀,速度极快,动作又晦涩难懂,根本无法看清。

    半刻钟之后,黝黑的玉简猛地发出一道刺目亮光,直透天际,然后又迅即收敛起来,变得和先前时一样,也不知他刚才在玉简上做下了什么手脚。

    “拿着,这就是老子的主修功法,刚才老子在里面设下了一些禁制,有些东西只有等你修为到了以后才能开启,免得你小子不知轻重胡乱修炼,到时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说完他用手一指身前,这枚玉简就飘向方言。

    “吞天魔功!”方言拿到手中,贴在额头一看,果然是一部功法。而且这部功法的名字有些吓人,吞天魔功,当真有吞天噬地之能么?当初单孤峰说他自己主修魔功之事,看来确实不假。

    方言将功法粗略地看过一遍,里面可以看清的地方,只有对应着他修为的那一部分,再往下就被一层灰蒙蒙的禁制阻住,无法看清分毫。不用说,这就是单孤峰刚才抬手间设下的禁制,单是这份手段就令方言无比叹服,短短时间如同行云流水一般,了无痕迹地就在玉简中打入禁制,他的这位师傅的确不简单。

    看着方言认真地读着玉简,单孤峰没有理会,只是端坐着静静地喝茶。不知过了多久,方言才抬起头来,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脸上满是疑惑不解,又带着些许兴奋,这部功法他大致看了一遍,心里不免有些想法。(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