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百一十六章 问难
    readx;    此刻这人却作出一副吃了大亏的模样,方言登时气结,貌似他那天才是受害者,修道以来就没丢过那么大的人。复制网址访问%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反正他也不想拜此人为师,索性将那天的事情和他理论一番,莫要一进宗门,就让人误以为自己人品有问题。

    不过既然已经知道这人的身份,方言也不好太放肆,语气尽量平缓地对他说道:“前辈所说晚辈没有听懂,而且晚辈也实在不知自己哪里不厚道,若是晚辈没有记错的话,当日看热闹的人可是前辈,连摔两次的却是晚辈。前辈说吃亏,到底亏在哪里,还请前辈指点。”

    “哎呀,怎么那么好玩的事,让你这么一说,就变得全然无趣,你小子可真不会说话。什么前辈晚辈的,弄得老子头都晕了,算了算了,不和你小子计较。”

    说着话他又把脸转向苏家老祖,对她说道:“妙音丫头,这就是你给老子找来的货色么?不怎么样啊,说起来还是老子自己挑剩下的。这小子别看花样不少,可学什么都只学了个皮毛,把坯子都给学坏了,老子没有说错吧?”

    苏家老祖闻言不由的老脸一红,几百岁了还被人叫做丫头,可相比起眼前之人,她的年龄确实小得可怜,只得斟酌着回道:“单师叔说得的确不错,可师叔就没有想过,方言的骨龄才三十多岁,一切都还来得及。再说师叔最善于化腐朽为神奇,就不考虑在方言身上试试?越是不可能之事,才越能显出师叔的本事啊。”

    “嗯,还是你这丫头会说话,老子爱听。咦,不对,你这是在给我下套呢,不行不行,老子活的太久,寿元也不多了。没那么多闲心花在他身上,纯粹是瞎耽误功夫。还是再找找看,听花千幻那丫头说,过段时间又会来一批新人,看看那里有没有合适的。”

    他所说的花千幻,或许就是青元宗那位大名鼎鼎的掌门,千幻真人。据说她幻术超群,与她争斗之人很少能全身而退。甚至听闻她曾经激发秘术,与一位元婴老祖争斗过数个回合,此后又因为这一战而名满南越,青元宗弟子常常引以为傲。

    可落在这人口中,千幻真人也是丫头,叫她花千幻,或许是因为她的俗家姓氏。反正这人疯言疯语,资格又够老,估计也没有人和他较真。随他高兴就好。而且看他的样子好像还瞧不上方言,这倒正好,方言也不愿拜他为师。

    谁知苏家老祖却有些着急,好像她就是认定了此人,不住地在一旁好言劝说,又频频向方言使眼色。也不知她为何就这么想让自己拜在他门下,方言着实不解。可苏家老祖这般做自有她的道理,方言尽管不愿意,可也不好没有半点表示。

    “晚辈确实如前辈所言,资质奇差无比,修炼天赋不高,连修炼的体系也十分混乱。的确再难造就。可晚辈自打出道以来,并未有一刻放弃,完全是凭借着自己的悟性和毅力,一步步稳扎稳打,如此不堪的资质依然筑基成功。”

    “或许这对前辈而言算不得什么,可晚辈却无比自豪,晚辈始终认为。不管仙路如何艰难,总有一条路是属于自己的。对晚辈这番浅见,前辈以为然否?”方言这番话有些发泄的成分,可其中亦有自己的一番豪气,就这般说了出来。

    苏家老祖也没想到方言会这样说,话里话外显露着情绪,顿时心生悔意,早知道还不如不让他说。毕竟年轻,被她这位师叔挤兑几句就有些受不了,还是要她来打圆场,就连忙说道:“师叔,其实方言他不是这个意思,他是想说……”

    话才出口,却立即被这人打断,只见他大手一挥,朗声说道:“妙音丫头你不要说,让老子来说,在老子面前还敢摆谱,那就和你小子说道说道。哼,你小子可知道,老子为何瞧不上你,你刚才说的那些原因都不是,连问题出在哪都不知道,还敢在老子面前大放厥词。”

    “实话和你说吧,老子就是看不惯你这四平八稳的样子,修士哪能这样,行为举止规规矩矩,与凡人一般,那还修炼作甚,安心做个凡人便是。既然是修士,就是与天争命,无需太多顾忌,属于自己的机缘就该去争去抢,甚至去偷去骗,你小子行吗?老子向来是这样做的,也是这样教道弟子,你小子若是敢学,老子就敢教。怎么样,你小子敢是不敢?”

    这叫什么理由,方言顿时感觉脑子有些不够用。自从踏入仙途以来,多少次遭遇危险,游走在生死边缘,连生死试炼和查探魔门他都敢去做,就这还叫四平八稳,那要怎样才算胆大妄为?

    再说到争抢机缘,死在他手上的修士貌似也不少,只是他从不屑于恃强凌弱滥杀无辜,难道说要不择手段杀人夺宝,才符合这人对修士的要求?方言很不认同,他自有一套处事原则,一直以来兀自坚守,从不为所动。

    “前辈这番话,请恕晚辈不敢苟同,若是前辈想收的就是这样的弟子,那晚辈恐怕完全不合要求。晚辈出身低微,来自于凡间,即便现在成为了修士,可那些俗念却一直存续于心。前辈所说的那些,晚辈非是不敢,而是不能,如此迂腐不堪又怎入得前辈法眼,更不可能妄想得入前辈的门墙。打扰前辈清修了,晚辈告退。”

    这次方言说的更直接,竟然连此人的话都敢当面反驳,已是对此事不抱任何希望,就要告辞离去。苏家老祖见状顿时火冒三丈,拜师哪里是做买卖,成与不成无甚紧要,这可是拜求名师,事关一生修为高下,方言怎会如此意气用事,辜负自己一番苦心。

    “方言,你说的是什么混帐话,单师叔是让你评判他的话么,你一个低阶弟子怎能对宗门前辈妄加评论,还说什么苟不苟同,没有半点规矩。还不赶快向单师叔认错,他老人家向来宽宏大量,不会与你们这些小辈计较……”苏家老祖大声呵斥道,极力为方言转圜,却再次被这人随即打断。

    “行了,丫头你就别在这里打圆场,給老子戴再多的高帽子也没用,这傻小子根本就是一头犟驴,你说的话也不一定有用。既然你小子说不敢和老子苟同,那我来问你,天赋资质本是上天赐予,既然你知道上天对你苛刻,不欲使你成道,为何你还要逆天而行,非要一步步修炼上来?”

    “况且天赋是机缘,出身亦是机缘,你天赋出身都不好,即是没有机缘,却为何能比不少同龄人修为都高,这其中你就没有占据他人机缘,甚至窃取他人之物为己有么?夺人机缘不是抢,寻人遗失不是窃?你说的这些根本就是自欺欺人,还敢大言不惭。”

    “再者说机缘本是由天定,为何上天不自动赐予有缘人,却还要让人来求,让人为此争抢不休?你又怎知上天不是故意如此,有缘人难道非要是天选之人,世事哪有绝对。刚才老子也只是打个比方,又没说要你成天去干那些害人的勾当,而是要放下那些迂腐的执念,莫要局限于自身的格局,你小子怎么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懂,还对老子一百个瞧不上,我呸……”

    这人开头都说得好好的,让方言不由得闻之心动,思绪一时起伏不定,不由自主地联想起修道之后遭遇的种种,似乎颇有些道理。可惜此人最后又故态萌发,开始说起疯话来,对着方言大骂不已,大意是方言如何蠢笨,不堪造就,言辞却犹如泼妇骂街,听得苏家老祖都为之脸红。

    “前辈的意思是说,机缘虽是天定,却非我等碌碌之人可以揣度,只能穷其力,却无法穷其理,与其想方设法窥破天机,倒不如想尽办法先将其取来。譬如我等修道之人,本就自有天数,不争亦为争,从入道之时便无可回避,晚辈所言当否?”方言却对此浑然不觉,只顾顺着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大约是这么个意思,被你这么文绉绉的说出来,让老子听着很别扭,不过你小子倒有几分悟性,还不算太笨。机缘这东西虚无缥缈,有些人遇上是福,有些人却摊上杀身大祸,可若是你连争都不敢去争,或许灾祸立至,老子见得多了。”

    “所以啊,有时候不惧风险才能消弭祸患,事事小心或许劫难难逃,具体怎么做倒在其次,更不用管那些俗人怎么看。”这人此刻才用正眼看向方言,显然他刚才说的那番话让此人有点心动。

    “前辈似有所指,何不痛快地说出来?”方言猛然醒悟,此人先前所有说辞好像都是在试探,或许他早就看好方言,只是还要故意考考他。

    “哈哈,你小子怎么看出来的,怎知老子有话要说?算了,老子不问也知道,又被你小子给套出来了。下面我有话要问你,你小子一定要老老实实回答,绝不可有任何欺瞒,否则老子一巴掌拍死你,你可记住了?”这人突然妆容一敛,郑重地说道,此时看上去又像一位得道高人,没有半点疯癫之状。

    方言脸色也跟着肃穆几分,故意难为自己半天,或许就是留着这个问题在等自己,方言看着他认真地点了点头。

    “你小子并没有主修魔功,为何身上的魔息一点也不弱,而且在修炼时是不是有这种感觉,好像自己的体质天生就合适修炼魔门功法,对魔气也不觉得很难受?”这人沉声问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