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百零七章 不辞而别
    readx;    兔起鹘落之间,已油尽灯枯的陈翱根本没有半点反抗之力,就被魔藤忽然卷住,浑身已被妖虫咬破了不少口子,正好又被魔藤趁虚而入。虫云遇上突然出现的魔藤,立刻密密麻麻地附着其上,根本不管它是什么,只要发现活物就上前攻击。

    方言吓得赶紧将魔藤往回收,拖着陈翱的尸身转身向外逃去,这妖虫实在凶悍,不过今夜方言却借助它们,灭杀了一位强敌,说起来还多亏了这些妖虫。来到外面,方言有驱虫粉护身,那些妖虫便不再追来,而他却依然一脸紧张。

    因为他想冒险做一件从未做过的事情,就是对比他修为高的人搜魂,对陈翱其人方言疑惑重重,尤其他是如何找到自己的,还有这人身后是否还有旁人,不弄清楚方言实在不得心安。虽然这样做风险很大,可要弄清楚只有冒险一试。

    在附近找到一处空房间,方言遍撒驱虫粉,又将暗影唤出护在身侧,魂牌招出来悬在半空。将这些准备做好,方言略微犹豫了一下,这才将手伸向陈翱的头颅,随之魔气滚滚而出。可是才过了一会儿,方言就将尸身丢下,头上汗出如浆,脸色不时发绿。

    这次搜魂自然是失败了,筑基修士已筑元神,尽管方言神识较同阶更为强大,可此人修为整整高出他一个小境界,神魂一点不比他弱。甚至方言甫一接触到他的神魂,此人竟然还想趁机对他夺舍,方言只能当机立断将其吸入魂牌,神魂俱灭。

    其实也不能说完全失败,付出神魂受损的代价,至少还是让方言看到了此人记忆中的一点片段,虽然只是很少的一点,可是联想起之前与他的接触,足以猜到一些事情。最让方言满意的是,他基本上可以确定。自己在此地只有他一个人在盯着,除他以外再无别人,只此一点付出这些代价就算值得。

    此人来到这里的任务,不但是要监视方言,而且他手中握着方言的生杀大权,只要发现方言稍有异常,就可以将他就地灭杀。无需任何理由,可见修罗宗对方言这样的外来修士。根本毫无信任可言。而且令方言感到心惊的是,就在他们这次谈话之后,此人已对方言动了杀心。

    “好险,幸亏自己阴差阳错抢先动手,否则必定会死在这厮手上,就算他不想亲自动手,到时随便做些手脚,甚至把自己卖给道门,也会让自己断无生路。”可是他如何能想到。方言根本就是道门中人,接下这个任务时就目的不纯,对他的谋划终究是徒劳,还误送了自己的性命。

    这个麻烦终于解决了,可另一个麻烦又接踵而至,那就是如何通过那道横亘在归途上的关隘,回往南越国的方向。而且这件事必须越快越好。否则此人失踪的事情一旦被人发现,修罗宗定会派人追查下来。

    想想也是无奈,这一路下来走到哪里都麻烦不断,眼看着就要回归南越,可惜事不遂人愿,竟然要派自己去天零国。潜入那个太一宗,否则何需花费这般手脚。方言郁闷无比,随手将这人身上的物品全部收起,再将其尸身化去。

    随后方言就躲在这里没有再出去,一直等到天光大亮,太阳高高升起,城中浓雾渐渐散去时才出来。突如其来的无数妖虫。就在迷雾散去时跟着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留下一座更加残破的仙城,和遍地惨不忍睹的修士尸身。

    等到方言回到缪家,整个家族上下已是满目疮痍,花费大量心血抢修的建筑大半倒塌,族中修士更是损失惨重,粗略估算怕是伤亡不下千余人,折损之巨令人触目惊心。

    对这次妖虫突然来袭,缪家上下根本没有任何准备,也没有半点对付妖虫的经验,短时间内便乱作一团,完全看不到半点像样的应对,任由妖虫在驻地肆虐。

    经此一事,缪家元气大伤,而那些跟随而来,欲在此地草创家族的修士,想来损失更加惨重,甚至刚刚建立起来的家族又被灭族都有可能。对于妖虫夜袭之事,回过头来看,自是不乏事后聪明之人,背后对缪家大肆修建也颇有微词,令缪家一应主事难受已极。

    方言回到住处,缪宁从里面快步迎出来,看见方言话还未说眼泪就扑簌簌掉落下来。昨晚的事情让这丫头吓得不轻,此刻脸色依旧苍白,方言只得好言劝慰几句,又查看了一下她的伤势,好在并不严重,没有损伤到经脉,休息一段时间自然就会痊愈。

    住处的楼阁也在妖虫的袭击下破损严重,只是此时缪家哪还有心情管这些,一门心思都在全力救治族人。方言只得自己动手,爬到屋顶上修补房屋,又安排缪宁自去养伤。

    表面上看方言没有任何异样,其实他心里无时无刻不在盘算着如何通过关隘,前往南越国。忙碌一天下来,楼顶那些破损之处基本被他修补完成,此时日近黄昏,方言坐在房顶上沐浴着夕阳,看着远处的修士匆匆来去,一个个脸色难看之极,昨夜缪家受创着实不轻。

    这次妖虫夜袭,像方言这般完好无损的修士不多,缪家不少族人非死即伤,一些人伤势沉重急需救治,可是这里条件有限,任这些人再心急也只能徒唤奈何。或许只有将他们送回西州,否则以此地的条件,只能坐视他们伤势迁延下去,最终再无治愈的可能。

    想到这里方言心中一动,顿时哑然失笑,自己想方设法要回南越,这不正好是一个好机会么。借着运送伤员前去乘坐战船,通过关隘名正言顺,等到了那边再趁机逃走,只是接下来的那一路将危险重重,身陷迷雾之中什么状况都有可能发生。

    而且那片区域连地图都没有,并非那里从未有人去过,或是没人前去查探过,而是那片云雾遮盖的区域不允许刻画地图,更不允许对外传播。这个规矩还是当年天灵国的修士驻守关隘时,就已经立下,目的自然是为了关隘的防御,不给对手提供任何有用的资料,魔门夺取之后依然遵循下来。

    仅仅片刻时间,方言就打定主意,即使寻找不到任何东西可以借助,他也要抓这个机会潜回南越,冒些风险也要如此,继续留在此地或许风险更大。即作此想,随后几日方言便没有待在住处,而是在缪家四处帮忙,几乎在哪里都看得见他的身影。

    一名缪家新来的客卿,主动为家族上下奔波,想想都令人感动,可谁又知道方言真实的想法。而这几天方言确实没有白干,就在妖虫来袭的第二天,族长缪虔飞就找到两界山的主事,要求运送一批受伤严重的族人回往西州,听说那边已经答应下来,时间就在半月之后。

    方言心中略微安定,每日都前往缪家听调,表现得比族人还要积极,令缪家上下一干人等对他印象大好。半月时间一晃而过,就在这一日,关隘外将有战船到来,返回时正好将这些受伤的弟子送回,而方言就可以混入送行的队伍中悄悄离去。

    此地方言一刻都不想多呆,大清早就从住处出来,没有和缪宁说什么,他准备就这样悄然而去。其实方言曾经多次想过,要给她些暗示,不愿两人总被这种关系缠绕,而且他已经感觉到缪宁对自己暗生的情愫,这绝不是好事,必须就此斩断。

    可是方言又不知该如何去做,更不能对她坦言相告,想来想去只有不辞而别一走了之,就让时间来冲淡这些记忆,希望她以后会有自己想要的生活。方言回身看了一眼,暗叹了口气,便向缪家的集结之地而去。忽然间方言神识一动,感应到几名修士正朝这处地方走来。

    为首之人是缪家在此地的族长缪虔飞,正陪着两名筑基修士向这里走来,身旁两人看上去很面生,绝对不是缪家修士,而且他们身上的穿着,赫然正是修罗宗弟子的服饰。方言顿时心惊不已,修罗宗的反应之快令他咋舌,或许那陈翱身上有什么可供追踪之物,一经发现在城中消失无踪,这家宗门就立刻派人前来。

    好在方言当时做事谨慎,从陈翱身上获取的一应物件,他都存放在蓝珠空间,连储物袋都没有来得及检视,就是担心魔门在这人身上留下了什么手段。方言多年来养成的谨慎小心的习惯,让他躲过了无数次危险,而这次不知能否躲过去。

    这陈翱前来此处的目的就是找方言接头,而他刚来没有多久,就在妖虫夜袭的当晚消失,这里面不管有何原因,追查方言必不可少,方言早有准备,只是没想到对方如此快捷。此时当然不能被他们撞上,就算一时没有查出什么,也断然不会轻易放过方言,落入他们手中怕是凶多吉少。

    方言立刻闪向一旁,然后远远地避开来人,见到几人果然进入自己居住的阁楼,慌忙从另外一条路向族内而去。走在半路,方言突然折向一条小路,悄无声息地进入了一座小院,然后朝一间房间摸去,那里住着的修士正是担任此次护送任务之人。

    约莫一个时辰过后,房门打开,一名三十岁上下的炼气期修士从里面走出,直奔缪家集合地点而去。这人看上去没有任何异样,以往常一样,不用说这又是方言故技重施,意欲假借他人身份逃离此地。(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