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九十六章 宴无好宴

第四百九十六章 宴无好宴

作品:仙途凡路 作者:雁过随风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readx;    “这个嘛,也不是不行,毕竟严道友并非我修罗宗的弟子,而有些事在下也确实不知。这样吧,这件事就先暂定下来,在下不日就回返宗门,那边急等回复。最后还有句话,二位可不要嫌在下啰嗦,我等今日在此的密约,事关宗门机密,绝不允许外传,对严道友的安危也没有任何好处。缪道友觉得如何?”

    章炎清楚地知道,这种事情绝对绕不过缪季陶,本身也不打算绕开他,不过必要的提醒也不可少。缪季陶自然知趣,这么机密的事情都被他知晓,接下来该如何做,尤其是在族中安排好方言离开时的一应琐事,不至于使人生疑,这些都要有细致的安排。

    翌日清晨,章炎就悄悄从飞船上离开。谁知他前脚刚走,缪季陶却突然对方言变得热乎起来,每次不是嘘寒问暖,就是带着缪宁来陪方言闲聊。而他这般作态是何目的,方言心里门清,除了结金丹还会有什么,即便方言不提,迟早他也会向自己挑明。

    果不其然,才刚刚过了两天,缪季陶就派人来请方言,等到方言来到他的房间里,只见里面只有他一人端坐在桌案后,桌子上却摆满了灵酒灵食,看来是要单独宴请方言。

    方言心里不觉好笑,那枚结金丹根本就子虚乌有,因为方言不可能真的去完成那个任务,不过是想借机回归而已,他的一番愿望注定要落空。而且那天章炎说的明白,要求方言以后斩断与缪家的联系,至少在完成任务回到西州之前,必须如此。

    可能就是这句话令他极为紧张,方言本就非缪家弟子,完成任务之后凭什么还要回缪家,仅仅是因为他挂了个客卿的虚名么?若是方言有朝一日真的获得修罗宗奖赏,这样的弟子又有哪个家族会轻易放过,到时还不知怎样争抢,不趁着现在就将其拉拢过来。牢牢地绑在缪家身上,那真是脑子坏掉了。

    还有那枚结金丹,或许到时方言修为不够,一时无法动用,那么他的机会就来了,无论是要付出多大代价,也要想方设法将其弄到手。而这一切有个前提。就是方言愿意继续保持与缪家的亲密关系,在这里有他无法轻易割舍的事情。

    而这件事情还用的着说。不是明摆着么,此时他也不再觉得缪宁是缪家的祸患,而是缪家的福星,是他命里的贵人。所以他决定不再完全遵照老族长的意思,准备和方言把这件事情挑明,因为情况已经起了太大的变化,原因自然还是那枚结金丹。

    看见方言到来,缪季陶热情地起身相邀,拉着方言入席。又频频向方言劝酒。在上不挨天下不接地的飞船上,弄出这么一桌丰盛的宴席可不容易,既然知道他心中所想,方言也没有任何担心,大大方方地坐在桌旁,与他推杯换盏起来。

    酒才喝了没多长时间,缪季陶就把话题引向缪宁。在他看来缪宁称得上花容月貌,而方言的面相又如此年轻,怎么会一点都不动心,这绝对不可能。

    “严道友少年英才,又挟力斩胡班的威势,族中弟子可是有不少道友的仰慕者。这些是在下也颇有听闻啊。嘿嘿,这也难怪,道友本就孤身一人,又战力高强前途无量,有此想法也很正常,只是不知道友看上我族中哪位女修,那当真是她的福分了。”

    这就来了。方言心中暗道,表面上却要客气几句:“族长大人过誉了,在下不过是个落魄的散修,承蒙贵家族收容,又如何敢有非分之想。再说与胡班的生死相争,实非在下所愿,这场争斗在下也是出于无奈,缪家不来追究已经是对在下宽宏大量,又怎敢以此事自夸。”

    “呵呵,严道友莫要过谦,在下可以毫不夸张的说,道友可以称作我缪家年轻一辈的楷模,绝无半点虚言。这样的修士褒奖都来不及,谁家会傻到去追究,不过像道友这般优秀的修士,普通的女弟子恐怕配不上,在下听说那日道友是因为缪宁而起了些纷争,最终竟然为此上了生死擂台,着实佩服道友的豪气。”

    “绝无此事,与缪宁道友无干,是有人看不惯在下,故意寻衅滋事。”方言一脸正色地说道,可缪季陶却摆着手根本不信。

    “这件事起因在下也听闻过,都是族中的小辈不懂事,冲撞了道友,在下代表家族赔个不是。不过缪宁此女在下很熟悉,出身家族嫡系,其父又是西州大宗门弟子,本身又长得十分貌美,若是道友不弃,这倒真是一桩美事。道友若是有意,在下身为族长,完全可以代其父答应下来,严道友觉得如何?”

    “此事恐怕不行,在下出身山野,如何配得上缪宁道友。再说在下很快又要执行修罗宗的任务,按理还要断绝与西州这边的所有联系,这一去迁延日月,不知何时才能得回,甚至能否有命回来都不得而知,怎能让缪宁道友空耗岁月,坐看大好年华逝去。请恕在下实难从命。”方言知道他早有此问,已经准备好在这里等着他。

    “不错,这的确是个问题,而且这样做容易留下手尾,对道友确实不利。不过道友想过没有,能够遇上中意的道侣也非易事,就此错过岂不可惜?再者说,修罗宗为何会从家族中寻找灵魔双修的弟子做那个任务,散修里恐怕这样的人更多,道友就没想过吗?”

    缪季陶或许知道方言会推脱,虽然他并不知道真实的原因,更多的是从方言出于自身安全的考虑,故而才不愿在缪家留下牵挂。在他看来,方言也许是因为修罗宗对他的看重和奖赏,从而自视颇高,居然连缪家都完全不放在眼里,如此貌美的女修许配给他还不情不愿,说不得要重重地点醒他。

    “不知,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讲究?”此人明显话里有话,难道自己还忽略了什么,方言微微吃惊。

    “呵呵,其实也没有什么,无非是家族修士更容易打消这些大宗门的疑心罢了。道友请想,若是寻常散修混入道门,而且那家宗门有对他非常看重,甚至有恩于他,那他以后又会怎么做?可家族修士却不一样,无论走到哪里都不可能改变出身,而且他也会时常担心道门知道后会有怎样的反应,这对修罗宗不是更有利吗?”

    “所以这些大魔门才会与家族合作,甚至比对其自家宗门的弟子还要信任,毕竟血缘的牢固程度,远胜过施予任何恩惠。说白了就是不用担心派去的修士反水,可以大胆的任用,而像严道友这般无牵无挂的离开缪家,恐怕修罗宗也不敢真正放手,而道友愿意处处被人掣肘吗?”

    在说这番话的过程中,缪季陶不时用余光瞄向方言,却见他一脸平静,面色波澜不惊,这年轻人的养气功夫着实不俗。其实方言心里还是被这段话触动,修罗宗确实会有这样的顾虑,说不定到时会提出一些苛刻的条件,章炎只是初次与他接触,没有谈及而已。

    再说青元宗难道就没有同样的顾虑吗,自己的家人在外宗被重重保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不也等于是攥住了自己的把柄,这才放心地驱使他前来。虽然有魔门和道门之别,可他们都是大宗门,有着共同的思维方式也就不足为奇。

    而此人话里话外的意思,其实就是劝说自己接受缪宁,再主动授人以柄,或许这样才能打消修罗宗的顾虑。而他正好也遂了心愿,有可能因此换得结金丹,就算方言此行不顺,至少缪家与修罗宗的关系更进一步。

    而且看他的意思,已经认定了方言对缪宁有意,如此年轻貌美的女修还能去哪里找,方言又是孤身一人,没理由不如此。那么他下一步就可以此作为要挟,不怕方言不就范。

    缪季陶的想法方言洞若观火,而刚才他所说的那些事情也不得不防,随即方言转念一想,既然这些人认定了缪宁是他的把柄,自己何不顺势借用此事以安其心,这样一来她就成了自己的护身符。

    不过这样做对这丫头太不公平,他们之间不可能有结果,有一天她知道真相之后,必然会对方言恨之入骨。再说方言还是她的杀父仇人,这已经是无法化解的仇怨,再添上这一桩,是不是对她太过残忍,方言一时心乱如麻。

    转瞬之间,方言在脑海中就转过无数沟坎,不仅有利弊得失的权衡,还有如何对待缪宁上颇有头疼。尽管他可以对许多人杀伐决断,眼睛都不眨一下,可那些人恶贯满盈本就该杀,而对这种伤害弱小之事方言内心却极为不齿,更不想亲手做下这等事情。

    “严道友但请放心,我缪家绝非不通情理的人家,只要道友同意此事,在下便会立刻安排大婚之事,一应事项都按照族中筑基长老婚娶的规矩来,定不会辱没了道友。而且此后缪宁就是我缪家的长老家眷,住在族中等候道友回归,俸禄供养都与严道友在时一样,若有半点缺失,等道友他日凯旋而回时,找在下算账就是。”

    “切莫如此,在下此去凶多吉少,若是一去不回,岂不是误了缪宁道友的终身?这样吧,此事在下暂且应下,所有事情还是等在下任务完成,重回缪家之日再说,族长大人以为如何?”

    缪季陶急着就要帮方言办事,而方言一时情急也只能先答应下来,反正他以后也不可能回缪家。只是如此一来,方言这事就办得很不地道,不知为何,此刻方言内心对她竟然有种负疚感。(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