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七十七章 传送
    这些专程押送修士的弟子,在据点中来去隐秘,恐怕是因为对他们有严格的规定,不允许出现在众人面前,只能使用他们专用的通道,这样就能与其他弟子相互隔开,免得暴露此处的隐秘。[燃^文^书库][].v.om

    若是早几天方言或许不解,现在将他这些天获取的情报串联起来,很容易就把这件事的前因后果想通透。这些人与外界的驻守弟子全然不同,相互间也被严密分隔,如此做法就是为了保守住这个隐秘,方言几乎可以断定是传送阵无疑。

    可惜关键时刻心劫突发,让他没有将那人搜魂成功,不过幸运总是在他最需要的时候降临,身前之人不就是他最好的目标么。而此人一边带着方言向前走,一边还嘴里嘟嘟嚷嚷地数落着方言,大意就是来了这么多次还不懂规矩。

    方言心头暗笑,这位师兄也太称职了,教导起师弟简直不遗余力,等下搜魂时还不知道会看到他做下的什么龌龊事。这里距离警卫稍嫌近了些,反正这条山洞还有很长,等再往里走一些就动手,然后找机会离开。

    “秦师弟,刘师兄那里的事情办得如何,听说是大罗门申家的弟子要几名女修。嘿嘿,这等纨绔就好这一口,走到哪里都会惦记着,搭上这根线,以后断然少不了我等的好处。”许是骂累了,方言又不搭腔,这人就转个话题说了起来,一边自顾自地朝前走。

    “差不多了,这段山洞崎岖蜿蜒,地方也很僻静,正好作为埋骨之地,就在这里送他一程吧,省得他在耳边聒噪。”方言没工夫听他胡扯,倒是一路盘算着找处好地方,干脆利落地将其灭杀。

    “师兄,师弟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方言突然停下脚步,假作含混地说道。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前面那人立刻回转身来,奇怪地望着方言,看方言吞吞吐吐之色,哪里会知道他的鬼心思,嘴上不由得骂了几句靠上前去。

    等他来到方言身前,却见方言身形闪电般直射而来,哪里是他熟悉的秦师弟的身手。快捷了不知多少倍。对付一名炼气期修士,竟然还可耻地使用偷袭。方言简直连筑基修士脸面都不顾,可见他此时如何小心,唯恐突然生变。

    接下来此地魔气滚滚,一段时间过后,方言丢下手中的那具尸身,紧张地思索起来,同时还不忘模仿这人的举动和习惯,这都要得益于他以前为炼丹而刻意习练的一心二用之术。半刻钟之后,方言便将此人的尸身化去。又将此地留下的些许痕迹抹去。

    这次搜魂果然得到了方言想要知道的事情,也应证了方言的判断,这个据点果然架设了传送阵,而且还不止一处,这个名叫金慕良的天魔宗弟子,至少乘坐过此间的三座传送阵,每一座传送的距离都不短。可以往来南越各处。

    难怪这些魔修四处可见他们的身影,原来在南越已然布下了各种暗线和据点,又有远距离传送阵相连,想要到达何处远比本地宗门方便。而方言所在的据点,正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处,不仅可以连通南越数个地方。还能直通西州,往来调派魔门弟子。

    而这正是方言最为郁闷的地方,因为他正巧赶上这些人回返西州,时间就在这两日,只等传送阵准备妥当就回去,好像是执行宗门的一项重要任务。哪里会有这么凑巧的事,方言气的都想骂人。平时他们往来穿梭于南越各地运送修士,等到他小心地混进来,却要回往魔门,这不正好南辕北辙吗。

    可他已经进入了这处通道,不出意外很难再与外面驻守的弟子有交集,至多找借口回到血池里找一名魔修冒充,可那样又要在那里呆上一年半载,这更加不行。而且他在里面做下的事情,迟早会被人发觉,一番清查下来很难保证不会落网,这里绝对不能停留。

    “怎么办,难道真的只能去西州吗,到时回来又是件麻烦事,而且在那边又不能停留太久,这里的消息要赶紧送出去,这该如何是好?”方言头疼无比,自己的运气远没有想象的好,亏得先前还沾沾自喜。

    没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首先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离开这里,这才是当务之急,保住小命要紧。在山洞中找了个偏僻的角落,方言藏身其中,随即闪身来到蓝珠空间,静静地回忆着刚才搜魂时找到的一些有用的信息,又在脑海中反复演示。

    约莫花了一天的时间,方言赶紧从里面出来,传送的时间可能就要来到,即便是去西州他也不能错过。随后方言从那人随身的储物袋中,取出了一块黑色的魔符,只见上面立刻传来一条讯息,催促他立即赶往传送阵,即刻就要出发。

    方言不敢随意炼化魔符,自然也无法回话,只得向那里紧赶慢赶地过去,希望还有一些时间。

    此刻在据点里一处隐秘的大型洞窟中,数百名弟子正无聊地等在各处,有些就地盘坐休息,有些在小声地闲聊。而在洞窟一角,却有数名筑基魔修围坐在一处,正在听一名炼气期的弟子述说着什么,脸上不时闪现着疑惑的表情。

    “你是说有两名弟子现在都联系不上,这怎么可能,据点再怎么说也就这么大,还会有传讯符也联系不上的,再继续找。诸位道友怎么看,在这里居然还会有弟子失踪,真是咄咄怪事,莫非这两个小兔崽子不想回家了不成?”一名天魔宗的筑基魔修脸色难看,气愤地说道。

    “不会,这些小家伙在这里得了不少好处,早就等不及要把收获换成丹药,用来提高修为,如何会在这种时候惰怠。莫非是有什么事情把他们牵绊住了,或是遇上了什么麻烦,据在下所知,有些弟子可是无法无天惯了。”一名老年魔修摇头晃脑地说道。

    “遇上麻烦?道友的意思是这里有人向他们出手,简直狗胆包天,据点里早就明令不许私斗,若被发现从重处罚,他们不想要命了?不过道友说的或许有道理,若是寻常小事当然没人敢乱来,可若是有足够的利益当前,那就难说了。”

    “不错,这事还真要详查一番,在下倒不担心有人见财起意,最要命的是有人怀有其他目的,要是真出了那样的事,我等恐怕都要受牵连。”一名魔修忽然说道,顿时让在场几人惊疑不定,若是真像这人所说,将这里的隐秘泄露出去,没人脱得了干系。

    “要不要现在就把此事报上去,还是等到传送阵开启时再说,或许那两人又及时赶回来呢。”

    “还是再派几人去找找看,找到后问问清楚,他们这几天都去了哪里,这帮小兔崽子,到哪里都不安分,等找着了定要严惩,绝不姑息。”

    “只好先这么办,诸位分头去安排吧。”

    随后几名筑基魔修便各自散开,吩咐自己的手下即刻前往各处寻找,洞窟里顿时一阵纷乱。

    而方言此时正按照魔符所示的地点,急匆匆地向此地赶来,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下的好事,这么快就被人察觉。路上他也有些担心到了那里别人查问,反复酝酿出一套说辞,最麻烦的还是那名秦姓修士的失踪,也不知是否会影响到行程。

    本来天衣无缝的计划,却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心魔劫生生毁去,方言一想到此事就郁闷不已。而他曾经呆过的那处血池,暴露已经是迟早的事情,唯一的办法就是赶紧走,远远的离开,继续停留下去将十分危险。

    很快方言进入到一处宽大的洞窟,迎面慌慌张张跑来两人,远远喊着金师兄,说是到处都在寻找他们,只等他们一到就会离开。方言心中微惊,等他问清楚详情,心里一时喜忧参半,喜的是传送阵已经备好,很快就可以从这里离开。

    而忧的是这件事并不像他想象的那么简单,这些专门负责押送修士的弟子,显然与外面那些值守弟子完全不同,毕竟他们牵涉到据点隐秘,稍有异动就会引起这些人警惕。

    若是再从这件事追查过去,很快就会发现秦姓修士失踪之事,又会连带着查到他刚刚离开的血池,整件事将被彻底翻出来。毫无疑问,据点的高层肯定会被惊动,如果再有一名高阶修士前来,方言将暴露无遗,现在最急迫的就是时间,希望传送阵很快启动,即便是前往西州也比留在这里强。

    方言刚入洞窟,未等他打探传送阵之事,立刻有一名筑基期魔修怒气冲冲地来到身前。此人定是来追问他的行踪,方言便将早已准备好的一套说辞搬了出来,无非就是在那些见不得人的交易中如何如何,又故意说的吞吞吐吐,东扯西拉,只为拖延时间,就等此人不耐烦。

    果然才听了没有多久,此人就打断方言的絮叨,喝骂了一声说道:“别再说了,老子才懒得管你们那些破事,现在就给我去传送阵那里等待,回到宗门之后再找你算账。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尽给老子丢人。滚!”

    随后大手一挥转身就走,不再理会方言。表面上方言一脸委屈,实则内心偷笑,总算糊弄过去,赶紧向洞窟中一扇石门走去,然后又跟着两名弟子快步深入地底,进入一处宽敞的石窟中。

    在这里又有数条通道,分别通向数个不同的传送阵,一路上守卫森严,莫说外人,就连据点里的魔修也不得进入。走进其中一个通道,不久后便来到一座巨大的法阵前,此时阵法的中央有数百名修士在静静地等候。(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