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七十三章 借口
    而重新架设一座这样的传送阵,听起来都是笑话。[燃^文^书库][]要知道南越曾经的远距离传送阵,哪一座不是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耗费时日之长,所需材料之巨简直令人发指,如今这种情况下,还有谁敢妄谈修建此类传送阵?

    这处据点竟然就有一座,是魔门用无数南越修士的鲜血来催动的血元大阵,至少其中一个用途就是用来传送大批修士。那么这处据点的作用也就呼之欲出,它绝不是普通的魔修据点,很可能是魔门在南越的中枢,拥有这种传送阵的据点,用途不可能简单。

    偶然闯入的一处魔门据点,就是他们设在南越的核心据点,方言不知是该庆幸自己运气太好,还是倒霉到了极点。发现这样的地方,用来给青元宗交差绰绰有余,完成苏家老祖给他的任务自不必说,可这也要出去后才行,而且要尽快离开这里。

    方言来到这里值守时,可是言明了要在此地呆上一年,就算他在此期间安然度过,没有被任何人看出破绽,可这条消息过了一年还有多少用处,方言十分怀疑。而要离开这里,恐怕也没有那么简单,如此重要的据点自己是稀里糊涂进来的,没被人发现已是万幸,他可不敢想象自己也能稀里糊涂地就混出去。

    难怪这里守备森严,若是早知道这里的实情,方言都怀疑自己是否还会闯进来,可他已经置身其中,想这些毫无意义。必须找机会离开,越快越好,他现在刚来,以前又是呆在据点中无关紧要的地方,无人注意让他逃过去,以后还能有这等运气么?很难说。

    再把自己的思路整理了一遍,方言越想越心惊,他现在至少有五成以上的把握可以证明。刘满得的猜测是对的。如果还要再寻找佐证的话,就在一两天以后自会见分晓,他不是已经发现血池的异动吗,按照刘满得的说法,这两天就会有修士被送到此地,那时就能说明这件事的真假。

    若是果真如此,方言必须寻找机会离开。继续留在此处危险之极,这里肯定有金丹修士坐镇。而且绝不止一两人,若是被他们遇上,方言就会被轻松看破。再者方言的拟容术只能改变外形,身上的气息和神魂无法改变,欺负炼气期的低阶修士尚可,同阶修士也有可能混过去,可修为高出太多的绝对不可能。

    据点中肯定不止他在外面看到的这些人,也绝对不会只有这些表面上的力量,只怕有大量的高阶修士隐身其中。只是方言运气好,一直没有遇上而已,否则他哪里还能逍遥到现在。方言顿时一阵烦躁,心中又陡然一惊,自己这是怎么了,情绪这么不稳定,难道是在里面受到了那些怨魂的影响。

    把心中的焦虑慢慢压了下去。方言静下心来,思量着如何找到出去的办法。忽然看见正呆看着自己的刘满得,可能他以为刚才说的话,把方言给吓着了,一时回不过味来,又如何能想到方言刚才脑袋里已经转过了无数圈。

    “看来这件事还是要落在他头上。”看着此人。方言在心中暗暗想到。他在这里时日不短,看似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其实此人对此地处处留心,若非方言修为比他高出太多,拟容术也确实高明,否则很难不被他生疑。

    “刘道友之言匪夷所思,在下简直难以相信。也许是在下对阵法之道完全不懂之故,听不出道友的深意。不过在下也觉得刘道友言之有理,让在下大涨见识,多谢道友。对了,还要多谢道友为在下解围啊,筑基丹之事在下只要回到家族,立刻就想办法。”

    方言赶紧掩饰几句,又故意把话头转到他最感兴趣的筑基丹之事上,此人果然双眼立刻放光,哪里还会注意到其他。方言还想着套他的话,又故意一拍脑袋,大声说道:“怎么在下也像那些人一样,弄些虚头巴脑的东西糊弄人,来,这是家中长辈赐下的,道友一起尝尝。”

    说完方言竟然摸出一壶灵酒。因为功法的原因,魔修之中精通酿酒之人不多,而灵酒对于魔修来说却有着更强的吸引力,或许是酒这个东西更符合魔修肆无忌惮的性情,又或许灵酒对于魔修的修炼也有不少好处,反正方言知道大部分魔修都好酒。

    可要得到却不容易,尤其是南越已经破败如此,又是身处护军山脉这等偏远之地,有灵石都很难买到。看见方言随手取出一壶灵酒,这人立刻眉开眼笑,随即又故作推辞,毕竟他还有求于方言,表面上的样子还是要做足。

    “刘道友不用客气,我等二人还要在此地呆上年许,以后需道友关照之处不少,些许薄酒不成敬意,只是可惜只有美酒却没有佳肴,只能这般将就着。”禁不住方言一顿劝,刘满得又本就嘴馋,二人改茶为酒,推杯换盏起来。

    此后短短两日,二人居然开始称兄道弟,好的就像多年相交的老友,迅速打得火热。一个刻意接近谋求筑基丹,一个想方设法套取有用的情报,二人各怀鬼胎,又相互利用,自然关系急剧升温,几乎无话不谈。

    就在这日,外面忽然有大群魔修进来,押解着数百名神志不清的各色修士,呼啦啦地进入到方言值守之地,又在刘满得的带领下,跨过光门直奔血池而去。方言找了个理由偷懒,实则是他心有不忍,又担心自己看不下去忽然出手,故此才躲在一旁。

    这些被押来的修士,经过此地之时还手脚完好,进入里面就会被残忍地砍去四肢,那样的场面方言如何看得下去。

    只要一想起族叔方坤的惨状,方言就按耐不住,想要站起身来冲到外面,将那些魔秀一一击杀。可他知道那样做根本于事无补,只要自己能够出去传出这里的消息,八大宗门一定会想方设法摧毁这里,这才是目前解救这些人的唯一方法。

    “这些押送之人往返于各处,借助他们的身份岂不更好?”方言忽然灵光一闪,这些人的到来正好是个机会,只是如何利用,又怎样离开,还需好好筹划一番。那些人正在里面作孽,方言就躲在一旁谋划,一个大致的计划浮现在眼前,不过仍需仔细推敲一遍。

    等那些人前脚离开,方言的计划也已经完善,想了几遍都觉得可行,借助他们的身份离开方言毫无心理压力,这些人本就该死。整个计划的开始就来源于一个借口,而看刘满得与这伙人的熟稔程度,这件事必然又要落在他的身上。

    “刘道友辛苦,在下来这里没帮上什么忙,倒像是来躲闲的,实在是惭愧。不过在下有一事不明,还请道友教我。”看着刘满得从里面出来时,脸上略带得色,想来刚才在里面弄到些好处,具体是什么方言懒得去问,而方坤之事想必也被他巧妙地蒙混过去。

    “申道友客气,这点小事由在下去办就行,何必劳动道友亲自出马。道友是不是想问刚才血池之事,就算不问在下也会相告,而且在下向来就没有吃独食的习惯……”刘满得误会了方言的意思,以为他也想分一杯羹,还未说完却被方言打断。

    “刘道友误会了,在下问的并非此事,而是道友所说的那些鲜肉之中,怎么全部都是男修,为何一名女修都未曾见到?难道她们都被谁人扣下,或是不适合弄到这里来?”方言早就想好了说辞,一点点抛出自己的借口,能否成功,第一步就要看此人有何办法。

    “哦?呵呵,申道友的意思是那些女修去向何处吧?没想到道友还是性情中人,嘿嘿,谁又没有个年轻的时候。”想来此人误以为方言是惦记上了那些女修,像这些大家族的弟子,有几个不是贪图享乐之辈,如何能忍受此中的寂寞。

    见方言不置可否,此人也不敢再卖关子,紧接着又说道:“别看这里表面上没什么好处,其实里面的学问也不少,这样吧,在下就把这里头的事情一一与道友分说,绝没有半点隐瞒。做这等守卫之事本来最是无聊,一年到头都要呆在这种血腥之地,又无法修炼,没有半点好处谁又愿来。”

    “不过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只要肯去琢磨,哪里都有发点小财的机会。譬如刚才之事,在下早就与他们商定好,每次少报二十名人髭的数量,这样算下来血池中的血液就会只多不少,而每次换鲜肉时就能从中取出少许,带到外面卖出高价,我等就能分上一些,其中断然少不了道友的一份。”

    “还有道友刚才问到的女修,也被他们暂时藏了起来,只需花上一些代价就能弄来几名享用。反正她们迟早都要被做成人髭,这之前不但能让弟兄们赚上一笔,还能让驻守在此地的修士们解除孤寂,何乐而不为。听说这件事几家门派的前辈也是默许的态度,否则他们如何能成事。”

    听完方言出离愤怒,这些人无所不用其极,哪里还有半点人性可言,而那些被捕获的修士如同畜禽一般,被他们想方设法榨取最后一点价值。方言努力抑制住内心的激愤,不让自己的真实情感流露出来,脸上毫无表情。(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