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六十章 内讧
    很快刚刚平静下来的魔气,重新又变得翻滚不定,“轰隆隆”的响声不绝于耳,方言虽然不知道这些人所为何事,但是看见这些人打起来立刻来了兴趣。[燃^文^书库][]有争斗就好,这样他才有机会浑水摸鱼,最好能出现一个落单的魔修。

    那边打的越猛,方言看的就越开心,不过他也没忘隐藏好自己的身形,切莫出现那等乐极生悲之事。而这场争斗也渐渐趋向白热化,双方很快就打出了真火,魔修肆无忌惮不顾后果的本性,在这一刻显示的淋漓尽致。

    相隔的太远,方言无法亲眼见到双方凶狠恶斗的场面,仅凭借声响也可以判断出,这些本是队友的魔修之间,此刻已经打得十分激烈,绝对是一场生死之争。至于因何而起,方言不再关注,而是开始留心是否有落单之人,这才是他的机会。

    黑雾之中响声不绝,还不时伴随着阵阵喊声、嘶吼声,可能有人开始动用魔宠,或是其他手段,争斗到了这个份上,没有人再留手。很快双方争斗的范围也被拉开,筑基修士之间的斗法,与炼气期修士截然不同,法术威力也要强大得多,靠的太近很容易误伤。

    再者有人放出魔宠一类的手段,这场混战就不可能在狭小的范围内展开,慢慢的又演变成捉对厮杀,相互间逐渐远离,免得在斗法最紧张之时被人干扰。正好有两名魔修散开的方向靠近方言这边,透过黑雾影影憧憧看见两道身影,呼喝着手脚乱动,看上去很像方言小时候看过的皮影戏。

    这场热闹越来越有意思,难怪有很多修士喜欢看人比斗,尤其是看别人生死斗,场面确实不一般。虽然远看并不真切,方言同样看得津津有味,嘴角不住地向上弯曲,“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不知自己能不能做成那名捡便宜的渔翁。

    “咦,近了近了,再近一些……”方言不住地在内心说道,脱离其他战团独自对上的两人,竟然打着打着向方言这边靠了过来,看情形是一人想要脱离对手。而另一人却死缠着不放,非要将对手击杀才作罢。

    魔修果然喜怒无常。刚才还是一支队伍中的队友,现在却变成你死我活的仇人,出手狠辣无比。方言小心地收敛住周身气息,不敢有一丝泄漏,神识也收了回来,唯恐惊动在场之人,只靠肉眼看着眼前这对魔修。

    虽然相距仍有一段距离,可是方言躲藏的位置很好,视野很开阔。随着这两人快速向方言这边移动,慢慢的方言已经可以看清这两人。看他们的打扮那和身手,的确是魔修无疑,方言的猜测一点都没有错。

    两人看修为都是筑基初期,好像旗鼓相当,不过其中一人却凭借着一盏形似花灯的魔器,不时会发出耀眼的眩光。间或又有火焰喷出,攻击起来十分诡异,让人极难防范。而另外一人则是借助一对双刀魔器苦苦抵挡,明显处于下风,难怪会边打边逃。

    “好贼子,莫以为凭借这盏灭魂灯。就能将老子留下,就不怕老子鱼死网破么?”二人越来越近,说话的声音都隐约可以听清,只听得一人气急败坏地叫道。

    “嘿嘿,你们大罗门弟子不是一向很张狂吗,西州第一魔门,哼。很了不起么,老子就是看不惯,还想拿着个虚名来压我天魔宗弟子一头,瞎了你们的狗眼。鱼死网破,就凭你也配?”另一人冷笑几声,手上动作更快,一时间周围魔气变得光怪陆离,让对方不由得怪叫连连。

    难道这场恶斗的起因就是简单的口角,方言闻听不由得面色古怪,不太可能吧,恐怕相互之间还有别的积怨。而且听这两人的口气,他们出身的魔门颇有来头,在西州敢称第一,与南越的八大宗门相比,实力可能只高不低。

    而这盏叫做灭魂灯的魔器,方言也是闻所未闻,从没想过魔器还能炼成灯盏形状,攻击手段又是如此诡异难测。方言暗忖若是自己遇上,只怕也没有太好的办法,魔火可能还能相抗,可是这种眩光显然不凡,对付起来也会十分吃力。

    “好,既然你小子要下狠手,就怪不得老子和你拼命,想要靠这点手段就将老子彻底压制,简直是笑话。”说着话那名大罗门的弟子又取出一件魔器,模样更加古怪,竟然是一朵黑色的莲花,甫一丢在半空,立刻就变成数丈大小。

    紧接着这朵巨大的莲花上升腾起血色红雾,而这人倏地一下跃入其中,像驾驭一艘飞船一般,驱动着血雾黑莲摇摇晃晃地撞向对手。此刻就见那名天魔宗的弟子目光一凝,随即又冷笑一声,也不见他再取出什么,轻灵地几下躲闪,随后又围着这朵黑莲不远不近地跑动,并不着急攻击。

    “哼,寂灭黑莲这等邪物也被你小子炼出来了,大罗门的人难怪敢称第一魔门,应该说是第一黑心魔门,这世上就没有你们这帮人不敢做的事。你小子以为自己是金丹老怪么,这么点修为就敢在老子面前催动这个,累死你个不知死活的东西。”这人一边围着黑莲轻巧地闪动,一边故意激怒对方,嘴里不干不净地说个不停。

    看来两大魔门的弟子之间非常了解,这些在方言看来匪夷所思的魔器,才取出就被对方一眼认出来,而且对其特性也十分清楚。这等魔门出来的弟子,比起八大宗门有过之而无不及,大宗门出身果然不同凡响,斗法手段也令人叹为观止。

    再说这已经是筑基期弟子间的争斗,与炼气期弟子相比有了很大变化,场面激烈得多。相对而言,筑基期修士法力绵长,可以运用的法术也多出不少,斗法往往都围绕各自的法术特点来进行,法器更多的是辅助法术攻击,就如同眼前二人,各自使用的魔器必定与自身功法相契合,才能发挥最大的威力。

    所以说筑基期修士间才是真正的斗法,炼气修士多数是凭借大威力的法器来取胜,而且使用的法器与功法是否相符,对于法器的威力并无太大影响,只要炼化纯熟就行。故而有人说练气期修士其实是斗器,不是斗法,就是源于这个缘由。

    眼前这两人出身大宗门,虽然方言不知道他们在各自宗门的地位如何,但至少是内门弟子,甚至有可能是宗门重点栽培的核心弟子,手段自然非比寻常。方言筑基之后,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级别的修士斗法,比他以前看到过的高明了不知多少。

    “姓屠的,老子就算累死也不会让你捡便宜,你以为远离黑莲就没事么,倒要看看你一身气血都被老子吸干,还怎么欢蹦乱跳地在老子面前蹦跶。给我死来!”大罗门弟子狂喝一声,只见他身下的黑莲忽然变得黑红,仿佛要凝出黑血,莲花四周的血雾也跟着变得凝实,又猛地向着四周瞬间扩散开来。

    天魔宗这名屠姓魔修根本来不及躲闪,惨叫一声就被漫天而来的血色红雾吞没,可仅仅一息之后又奇异地出现在外面,干咳两声就急速后退,离开那人足有数十丈远。而此人并不知道,离此不远另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他,此时正在犹豫不决,因为这两人的实力都很强大,方言不知等下该找谁下手。

    “可恶,你小子不要命了,竟然使用秘术,害老子用去一张保命符。你很好,想找死老子就成全你,看你这朵破烂莲花又待怎样。”说话间这人抬手放出四只妖兽,距离不远,方言却未感觉到它们身上的妖气,而是有一种令人难受的气息。

    “杀!看老子活吞了你,扯烂你的破莲花。”屠姓修士紧接着说道,用手一指那朵巨大的黑莲,四只妖兽立刻冲了上去,莫说周围弥漫的魔气,就连那些血色雾气它们也一无所惧,就要冲到那朵巨大莲花之前。

    “炼尸?哼,看来你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辈,还在老子面前装正人君子,这么歹毒的事情也做得出来。区区几具兽尸而已,还好意思拿出来显摆,看我的。”大罗门弟子说完,抬手放出三只人形战宠,与方言曾经见过的魔修罗晨如出一辙,只是此人的三只战宠都是筑基期修为,上前就将几具炼尸拦下。

    原来这就是炼尸,难怪气息有些异样,莫非就是传闻中的死气。方言不禁瞪大双眼,这种邪物他以前只在别人的游记中看到过,据说是一些邪魔外道用某种秘法,用修士或妖兽的尸身炼制而成。

    此等邪物类似于傀儡,却并非像傀儡那样用灵材炼制,而是选取合适的妖兽和修士制成,手段之残忍自不必说,可对这些魔修根本算不得什么。

    这名屠姓修士的四具炼尸都是妖兽炼成,也就是平常所说的兽尸,在炼尸中较为常见,据说只要将合炼的妖兽尸身保存完好,就可以炼成兽尸,但炼制的手法血腥无比。

    可是还有比这更加残忍的手段,就是用人族修士来炼制,尤其是某些拥有特殊灵根和体质的修士,听说最容易被这些魔修觊觎,也不知为何。

    “也只有你们大罗门的人,才不把修士的性命放在眼里,哪一件魔器战宠不是用人命填出来的,亏你小子还有脸说,魔门的名声就是让你们给败坏了。老子从不愿像你们一样丧尽天良,残害这么多修士,老子都是用妖兽来做炼尸,你们大罗宗如此做,总有一天会遭报应的,今日就让老子帮天下人除去一个孽障。”(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